平和吧 关注:44,065贴子:824,806

【人鱼の眼泪】「短篇」喜欢的类型与不擅长的事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有关最近的杂志《ちゃお》5月号附录的资料卡,以及单卖的平次车牌的衍生同人,预祝食用愉快w
令和年的首次更新~
五月快乐,假期快乐,祝愿小两口在令和年能够在一起!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楼2019-05-03 14:13
    最美的花见邮票镇楼~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楼2019-05-03 14:14

      (1/4)

      “平次,你先回去吧。”前座的和叶飞快地收拾东西,甩给平次一个抱歉的微笑,然后径直朝门口去。
      好容易捱到放学,正琢磨着带和叶去哪家店吃饭的平次给她这突如其来的变卦搞得不知所措,急忙卷了东西追上她的脚步:“哈?你着急去哪啊?”
      “我早上跟你说过的呀,漫画今天发售。”
      平次急匆匆跟上她,费力地检索着记忆,似乎早上出门的时候和叶确实说过今天放学要早点去书店来着。
      “哦……好像是有这么回事。”
      “傻子,”和叶嫌他脚步慢,揪着他的袖口向前走,“既然你也要来就快一点,买不到的话就全都赖你。”

      好在书店离学校不远,两人没花多长时间就到了书店。
      那本杂志好像真的人气非凡,不止被作为大篇幅的海报贴在书店的玻璃上,还在书柜上有专门的标示,生怕有人看不到似的。
      库存充足,和叶心满意足地拿了一本,回身问他:“平次呢,有什么想买的吗?”
      “嗯……”
      “要不去推理专区逛逛?”
      “好啊,”他正想着呢,就被她言中,于是顺水推舟地随她去了推理区,“果然是和叶懂我。”
      “知道你喜欢推理就能算懂你的话,你也有点太好懂了吧,”和叶说笑着,手指扫过一整排推理书籍,“有什么推荐吗?”
      最终和叶在平次如数家珍的滔滔不绝下,和叶选了两本短篇作为入门。平次对于将和叶拉进推理坑兴致勃勃,还表示如果有感想可以随时与他讨论。
      和叶怀里抱着书,笑着应下来。
      最近的平次总是有点郁闷、提不起精神,和叶看着他这么迫不及待地讲述感兴趣的事情的样子,内心也一点点被点亮了。

      按和叶一直以来的习惯,要在咖啡厅之类的地方坐下来好好翻漫画,在喧闹的书店门口是万万不可以拆封阅读的。看最新更新的漫画这件事,于她甚至像是个仪式一般正式而神圣。
      “比起咖啡厅……我上次听说有家意式餐厅还不错来着……也挺顺路。”
      “那就去咯。”和叶没有异议,大概全部的心思都在怀里的书上了。
      餐厅不大,平次选了个靠窗的座位,桌子上铺着花桌布,柔和的酱色沙发令人感到温馨而放松的感觉。
      和叶窝在沙发里,把菜单放心地交给平次。他一直熟知她的口味,也总能在她接受的范围内点到令她惊喜的特色菜。

      平次点单之后就索然无味起来,只得看着和叶津津有味地读漫画,窗外的天光打在她的侧脸,还有她弯弯翘翘的细密睫毛。他盯着她的眼睛出神,看她眸中的色彩随着书页的翻动流转,时而专注,时而化作一汪暖融融的春水,直直地快要流进他的心里去。
      “诶,这里有张小卡片耶,平次要不要填填看?”和叶从书里翻出一张附赠的卡片,推到无事可做的平次面前。
      “无聊……”他嘟囔一句,垂下目光,扫了一眼卡片上的问题,忽然就改了主意。
      他抬眼瞧瞧和叶。
      她似乎并未因他的拒绝而遗憾或不满,似乎早就知道他会嫌无聊似的,又埋头进书页去了。
      “诶,我说,”他不情愿地开口,“让我填这玩意也不是不行……”
      “嗯?”和叶并不抬头,只是轻声笑了,“没事呀,平次不感兴趣就算啦……”
      “……但是我也要知道你的答案,”坦白后,还要欲盖弥彰地补充一句,“倒也不是多感兴趣。”

      承认吧服部平次,因为那个“喜欢的类型”的问题,你感兴趣得要命了。

      和叶轻笑,难得平次配合,她撕下另一张卡,拿出两支笔。
      “那,我们写好了就交换吧。”
      是初步胜利!接过和叶手里的笔的时候,他几乎能清晰地听到胸膛里杂乱的心跳。
      填完了基本信息,第一条是兴趣,平次在“推理”和“摩托”两者之间犹豫,他喜欢破解案件的畅快,也同样喜欢驾驶摩托时的擦过脸颊和耳畔的疾风。
      最终,他将推理归于主业和毕生志向,而在兴趣这栏填上了摩托,不知是否私心作祟,他总觉得对摩托的一部分喜爱,也许是源于后座的某人。
      多亏了摩托,他可以合法地载着她去任何地方,可以在她起晚了的清晨晃着车钥匙打趣她的哈欠连天:“我猜得果然没错,走吧,本大爷骑车送你。”甚至可以,在冲下坡道的时候故意不减速,感受着她一边尖叫一边圈紧他的腰。
      那些猎猎风声鼓起单薄的衣衫,稍稍侧眼就能在后视镜看到她飞扬的发梢和天边灿烂的火烧云的时刻,他无论何时想起,都觉得动人。

      他心满意足,把笔端移向下一个题目:喜欢的食物和不喜欢的食物。
      至于不喜欢的食物么……既然是写给和叶看的,他有点想写个“被和叶烧糊的料理”来玩笑一下,最后怕挨揍,还是规规矩矩地写了“没有”。
      而和叶唯一不怎么吃的东西,应该就是蒜了。在一起吃拉面的时候,平次总威胁她要往她的汤里加蒜,吓得和叶惊慌失措捂住自己的碗,他会笑话和叶“这果然是你无法成为拉面鉴赏大师的坎”,而和叶会撇撇嘴,表示并不稀罕。吃罢了面, 他还会故意对着她打嗝或者呵气,得到她丢过来的一颗薄荷糖。
      他偷偷发笑,为幼稚的自己,也为那时和叶蹙起的眉眼。真奇怪啊,笨女人就连嫌弃的神色,在他的回忆里,居然也出人意料地可爱起来。


      回复
      3楼2019-05-03 14:21

        (2/4)

        填到喜欢的食物,更是不用犹豫什么,章鱼烧、乌冬面、什锦煎饼、老妈的河豚锅……写到这里终于填不下了。
        章鱼烧排在第一位是不可撼动的,由于其便捷的制作方式,这大阪街头的寻常小吃是他与和叶决定不出吃什么的保底选择,两人也经常靠章鱼烧补足元气,他还记得和叶合气道比赛失利,郁郁沉沉的时候,他慷慨请她吃平常不舍得买的口味,戳起章鱼烧吹了半晌才敢靠近她的嘴,她嘴里塞得鼓鼓的,慢慢地嚼着,眼泪终于淌了下来。
        这种时候他自然不舍得笑话她什么,只是安慰着,并答应她“你看,贵有贵的道理吧,所以复活赛你胜利的话,我还请你吃!”
        和叶任眼泪挂在脸上,用力地点点头。
        他揉揉她的头,看她再次恢复元气。纵然她以姐姐自称,在这种时刻,却像个让他禁不住捧在手心里的小妹妹。
        后来他们的确如愿吃了一顿昂贵的章鱼烧来庆祝,那时意气风发的和叶把章鱼烧送入口中的模样,令他想起雨过天晴时分的连绵云朵。

        而有关乌冬面的回忆多是在家里。乌冬面是家庭料理中简易而讨喜的菜色,也是和叶的拿手好戏。比起完全依照菜谱,和叶更喜欢在乌冬面中发明新的花样,昆布汤底、柴鱼汤底、酱油汤底都尝试过,甚至还加入过咖喱;配菜也每次都有所调整,此外,是否过一次冷水,面条是粗还是细,是冷着吃还是热着吃都十分有讲究,和叶不断地更换着组合,使得他每次都能尝到很不一样的口味。
        他还挺乐意作她专属的评测员,猜猜汤底,做做评价,虽然一定要加上勉为其难的表情就是了。
        有时他称赞面条好吃,和叶难掩骄傲,并再给他加一些汤汁:“那你可要多吃点哦,下次可就不会有一样的味道了。”
        每次都带来不同的新鲜感的乌冬面,及其带来的饱腹和满足,还有她盛着期待的清亮目光,共同构成了一点一滴的美妙记忆。无论在速食店、大小餐厅、或是老爸推荐的制面所,他一旦吃起乌冬面,往往能想起某个在厨房忙碌的身影。

        下一顺位是什锦煎饼。他曾经骑着摩托载着她搜遍了大阪大大小小的什锦煎饼店,只为找到能符合他俩的口味的店铺。许多天连吃了太多次什锦煎饼,和叶有些吃不消。他看看地图安慰她:“再尝试最后一家店,离这里不远,如果还不合适,咱们就放弃好了。”似是命运使然,终于让他们找到了这家命中注定却名不见经传的小店。
        煎饼表层焦脆、内侧酥软,连同卷心菜丝、脆甜的虾仁章鱼,还有煎烤后的培根,一口下去,两人齐齐发出满足的感叹:“果然是这里!吃了那么多家店也值了!”
        后来这家偏僻的小店成为他们经常到访的宝地,平次还生怕自己带来了人气让这家店变得不正宗,以前确实有过一家不错的什锦煎饼店,因为他经常去吃而被报道,名声大噪了一阵,结果某次他发现店员居然改用关东方式*切煎饼,跟和叶鄙夷了很久,虽然味道没有什么大变化,却总觉得变味了。
        好在这家新发现的小店许久以来还是保持着正宗的风味。平次曾想带工藤来尝尝,结果事务所姐姐时间看错,工藤差点错过了车,于是什锦煎饼也没有如愿吃成。两人饱餐一顿后,平次看着工藤发来的简讯失笑:“他也太惨,连列车盒饭也没吃上呢……”
        “啊,这么可怜,我让小兰给他在车上买点东西垫垫好了,”和叶赶忙拨通小兰的电话,“小孩子没吃上东西肚子饿估计很难开口吧。”
        交代好了那边,她居然劈头盖脸:“真是的,柯南好不容易来一次大阪,都怪你非要做什么**推理才耽误那么多时间……”
        “是吗,说起来你要是拒绝照顾小孩,现在他早就吃饱喝足出发了。”
        “可是……可是……”和叶低垂眼神,“我一看到那孩子,根本就不忍心拒绝嘛……”
        他的气势瞬间就弱下来了,方才送走工藤遗憾的想着“都怪笨女人”的想法,在面对她自责又委屈的眼神的时候,终于彻底消散。
        “要我说啊,根本不怪咱们,怪就只能怪工藤,啊不,怪柯南,”他伸出手来,拍拍她的肩,“是他自己运气太糟。”
        “今天确实太多舛了些……”和叶也点点头,“甚至有点诡异了。”
        “这很像某些小说的设定啊,没准就算顺利带他到了这里,他也看不见这家店。”
        气氛像更诡异的方向去了,和叶捏紧他的袖口。
        “因为这家店嘛,只能有咱俩知道。”
        原来包袱埋在这里,她笑起来,甚至眼角都泛了泪花:“是哦是哦,难怪柯南一路上被各种事情阻拦呢。”
        虽然是玩梗,他也有点喜欢这个说法,只能他们两个才能知道和抵达的秘密地方,莫名有种神秘和浪漫,连好兄弟没能顺利吃上什锦煎饼,他都不厚道地觉得无所谓了。


        回复
        4楼2019-05-03 14:21

          (3/4)

          接下来是老妈的河豚锅。话说大婶若是知道自己引以为傲的河豚锅居然被他排在最后,可能还会有些不满吧。
          河豚锅是家里来客人才会摆的宴,或是他取得了什么成绩的奖励,和叶也经常在他剑道比赛入围决赛或是取得奖项时一边夸赞一边慢悠悠地引出正题:“平次辛苦啦,那么我们今晚是不是……有静华阿姨的河豚锅吃呀?”
          感情我整场比赛的魅力都比不上这河豚锅哦?他有些不满,捏她的脸,阴阳怪气:“你个馋鬼。”
          河豚锅工序复杂,浓香美味,即使他跟和叶从小吃到大,也依旧期待得很。每次和叶都会吃得比平时多,大婶看和叶吃得香也十分有成就感。只有一次,河豚锅上桌的时候,和叶却靠在他肩膀睡着了。
          “怎么握着筷子就睡着了。”“还不是怪你,和叶酱找你找了一整天,都累坏了。”
          是哦,今天一路上都听到有人说“和叶正在找你呢”,却忙着办案,把她全然抛在脑后了。最后和叶揪着他赶去赛场,却还是错过了。
          居然累到撑不住河豚锅上桌吗……
          今年的剑道大赛也是,明明早就自信满满地许诺过,却最终还是因为案子错过了比赛……和叶还为他的比赛特地求了护身符。他越想越愧疚,脱口而出:
          “下次比赛,我一定能让你吃上河豚锅了。”
          “诶?平次也写了河豚锅吗?”和叶惊喜于平次与自己写了同样的答案,“不过不用那么在意啦,我只是说说,你还是好好比赛哦不要压力太大。”
          说罢,和叶眨眨眼:“对于比赛,我期待的不只河豚锅,更多是别的事情啦。”
          别的事情?难不成告白的计划被她猜到了?平次慌张起来,和叶却依旧淡然得很,还平静地问他:“下一题咯,平次将来的梦想是什么呢?”
          “啊,大约是在工藤之上的日本第一名侦探吧。”
          “你的梦想不要建立在别人上面嘛,虽然有时候较劲的感觉还挺有帮助的,”和叶悠悠道,“我一直都想在成绩上追上平次,结果虽然始终没能超过,排名却一直在前进呢。”
          “嗯,看出来了。”
          “不过,我不想看到平次成为第二个工藤。平次要继续做独一无二的平次呀。”
          “哈,这一点就放心吧。”平次笑了,“学习也是,需要平次大人的辅导的话可以随时开口哦。”
          “好啦,我会自己努力的,争取不麻烦您,快写下一项吧!”

          接下来是“特别技能”,他第一时间想到的是剑道和英语,就直接写上去了。没想到和叶凑过来偷看:“居然不写推理吗?”
          “Nonono,推理是我的本行,不算特别技能。”
          “是哦,平次又会推理,剑道又厉害,英语也讲得漂亮,很多事情都很精通,似乎没有不擅长的事情呢。”
          “怎么忽然吹捧我,我也有不擅长的事情……”平次满脸写着「少来了远山和叶」,“比如你在‘特别技能’里写的,我一定不擅长。 ”
          “料理和手工,确实诶,平次不仅连个黄瓜都切不好,幼稚园的手工作业都是我帮着做的。”
          除此之外,他也有更不擅长的事情。
          比如……对着心上人说出心里话这件事……
          似乎每次面对她,总是结结巴巴,那些精心排演过的话语也难以出口。他叹口气,笔尖终于转向下一条——“喜欢的类型”。
          已经有两个字出现在他的脑海,他稍稍在脑内幻想了一下交换卡片后,和叶一条一条看下来,猛然在“喜欢的类型”这条看见自己的名字的表情。这算不上什么正经告白,但是对于连告白都说不出来的他,无疑是更为容易的一条路。

          “好啦,写完啦。”和叶扣上笔盖,大大方方地把卡片递给他。
          “……还有个心理测试来着。”平次瞥了一眼她右下角的空白。
          “诶,平次不是一直不信心理测试吗?”
          “这不是……顺便就写了嘛。”
          “要选座位诶,平次选的什么呢?”
          “我选的A。”
          “哦,那我选B好了。”和叶说着把选项圈起来,“你的卡拿来吧?”

          “先等一下,我的卡里有个大秘密呢,”平次说着,霸道地把自己的卡翻过来,“我们先来看看心理测试好了。”
          和叶好奇那个大秘密,觉得有些吃亏,也还是听他的,打开了心理测试的答案。
          “A.国王:选择里面最中间座位的你,是比较容易调动起气氛的国王type,多为人群焦点、开朗且会聊天的人,”和叶点点头,“确实很像平次呢。”
          “B.公主:选择最里面座位的你是被爱着的公主type,遇到困难的话会很自然地有很多人来帮你……诶?我选的是最里面的座位吗?”
          “什么嘛和叶,你都不仔细看看就选了?”
          “毕竟只有这个选项挨着你选的A嘛……”
          “你自己的测试干嘛管我选什么啦……”平次说着,却感到心里某处因她的这句话忽而柔软起来。


          回复
          5楼2019-05-03 14:22
            顶顶顶,大大还有吗?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9-05-03 16:02
              啊,前排次糖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9楼2019-05-03 17:35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9-05-03 19:09
                  ??是不是被吞了


                  收起回复
                  12楼2019-05-03 20:07
                    13-16看不到


                    收起回复
                    21楼2019-05-03 21:25
                      看不到TAT 每次只看见END和关东方式科普那里 哭了


                      收起回复
                      27楼2019-05-03 21:38


                        收起回复
                        28楼2019-05-03 21:44
                          谢谢!超好看!!!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9-05-03 23:52
                            顶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9-05-04 02:07
                              忘了放了 这是提到的周边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1楼2019-05-04 09: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