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笠吧 关注:17,338贴子:366,459

【利笠】《致利威尔》(原著向/短篇已完结)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回复
1楼2019-06-23 14:31
    利威尔:


      今天,春天到了。家前的美人蕉也开了,轰轰烈烈像是红色的汪洋,被风一吹层层地起着浪,和深蓝的海水照应成了一种旖旎缱绻的温柔。昨天几个男孩子对我说,海水再涨下去,我的小木屋就会被冲垮了。但我不想搬家。


      窗外晴云疏阔,海浪翻卷,海鸥轻扑着黑白的翅膀,淹没进美人蕉壮阔波澜的红浪里。我的墨水瓶已经很干了,钢笔尖不得不蘸一点水,笔墨稀稀拉拉的,在信纸上像是碎裂的蚯蚓。现在,我听见海浪拍打着沙滩,海鸥的叫声一阵阵的响起。


      我想起了851年。


      那一年,人类的前途被迷雾笼罩在茫茫之中,墙内的一切都翻天覆地、分崩离析。我还记得那个浓稠得化不开的黑夜里,天上寥寥挂着几颗星星,我和艾伦、阿明坐在一起,他们兴奋地谈论着大海,那样汹涌澎湃、深邃难测的危险之物,而我默然听着,无法理解他们眉目间的飞扬神色。


      “又在谈论那些只有他们两个人能懂的东西了。”我兴味索然。艾伦和阿明的世界,似乎从来都不是我能踏足的领地,我无法理解他们的执着和狂热,他们也不在乎我的沉默,我压住疲倦静静地听着,抬头看天上的星光明了又暗,像是我心间闪动的不安。


      这个时候,我听到了一些细微的响动。就在我的身后,一墙之隔,我听到了衣料摩挲过皮肤的、微不可查的声响。我的注意力马上就被吸引了过去,只是入神地听着,然后我听到了轻轻的一声叹息。


      轻轻的一声叹息,与鼻息无异,如果不是里面稍稍释放的一些压抑、痛苦和伤怀,竟然与我心里某根颤动的弦完全契合,我是绝对不会察觉那是一声叹息的。


      利威尔,那时候我还不知道是你。


      夜深之后阿明和艾伦跟我道别,脸上的笑容纯粹自然,眼里闪闪的光像是天上璀璨的星子,自那之后很久,我都没有再看到他们的脸上有这样孩童般的喜悦了。


      我拉着围巾盖住下半张脸,悄悄地往前走。女兵营的纪律依旧严苛,我不想被扔到郊野去喂狼,只好做贼一样地度回营地。我提心吊胆地走着,在深夜的寒风中像个飘忽不定的鬼魂,拐过街角的时候,我头脑一震,心被吓得一凉。


      我看到了你。


      你靠在街角的墙上,双手抱臂,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你的眼睛在冷漠之下还有深层次的东西,纷乱、繁杂,几乎扯着我的呼吸,让我不由自主地跟着一同沉沦。我僵在了原地。


      然后,你抬起了头。


      你眼里的纷杂瞬间散开,又渡回了一层钢铁似的严密的冰冷。你蹙起眉头:“三笠·阿克曼?”


      我放下揪着围巾的手,围巾垮下来,露出了我的鼻子和嘴巴。我那个时候真是耿直得要命:“是我,兵长。”


      我原以为会迎来一顿痛骂,或是一场严刑般的体罚。但是什么都没有,你就这样静静地看着我,眉头松开,视线平淡温和。你摆了摆手,似乎不想在这个时候搭理我:“走,天亮之前赶回兵营。”


      我深吸了一口凉气,为自己的幸运而震惊,求之不得地往前奔去,只是路过你的时候,你的声音突然低低响起:“阿克曼,你喜欢海吗?”


      我停下脚步,想了想,诚实地摇一摇头:“我不知道。大概是不喜欢的。”


      你的头偏了偏,眼里略带了一点惊奇,我不解地和你对视,而你道:“真巧,我也不喜欢。”


      不过,当时的我并不愿意和你有什么共同之处。我扭开头,拉起围巾,快步消失在了你的眼前。你看着我的背影,应该没有察觉我悄悄在地骂你。我那时对你可是始终都不尊敬。


      那一晚之后过了很久,也是851年,你我终于见到了海。


      帕迪拉岛最尽头的万里波涛,吞天盖地的壮阔,那是我们的世界之边境,天地相结合的地方,也是现在我窗前,卷着滔天的浪花的蔚蓝之海。


      那天的风很暖和,阳光很明亮。艾伦一反常态,沉默地站在海边,阿明和韩吉分队长倒是兴奋极了,奔跑、呼喊、大笑,抓住所有新奇的事物,似乎要把眼前的一切都尽收囊中。我那时候看了看你,你也是默然站着,但是不同于艾伦的阴沉和压抑,你只是静谧、疏朗、坦荡。


      我那时的心情,也和你一样。


      我想,你错了,你是喜欢大海的。我也错了,我应该和你一样喜欢它。


      萨沙前几天给了我三颗美人蕉的种子,不知道她从那里弄来的,在帕迪拉岛上,这样的物种应该是第一次出现。她说,等我以后到海边种下它们,它们就会繁衍生长,最后开成赤色的海浪,盛大得像落满海岸的太阳。


      那个时候,已经有人告诉我,你也姓阿克曼。我好几次凝神看着你,费力地想在我们之间找到一些血缘带来的共同点,但是很遗憾,当时的我并没有找到。你的姓氏给我带来了一点对你的古怪好感,我有一种感觉,像是这天地死寂萧瑟,冷酷严寒,而你和我是两匹受伤的孤狼,世界终结的那一刻,你我才会互相舔舐。


      我轻声道:“兵长。”


      你回头看我,前一秒钟看向蓝天白云时眼里的愉悦还未散去,那是我第一次见到你这样明亮的眼神。我说:“我的口袋里有三颗花种,我想把它们种在这里。”


      你问:“需要我的帮助?”


      虽然的确是我对你示好,但是你冷漠的神情,毫不客气的语气,让我的心里蔓延上来一些不爽快。那个时候,我眼中的你阴沉、躁郁、冷酷、暴力,偶尔还有自大和狂傲,我冷冷地看着你,不停地在心里怀疑,你真的姓阿克曼吗?


      我没想到的是,你没有等待我的回应,而是利落地大踏步走了过来,停在我的身前,语气还算温和:“走吧。我们去种花。”


      你不知道,你短短一句话,在我的心里掀起了千层的浪花。我看着你灰蓝色的眼睛,眼里清澈明净,冷寂若冰,我突然想,阿克曼的眼睛,或者说,你和我的眼睛,似乎有一点相似。


      就在那时,艾伦突然抬起手,指着无边无际的大海:“如果把那一头的敌人全都杀了,我们就能得到自由了吗?”


      我看到你蹙紧了眉头。


      就是那个时候,我的心间突然为你留出了一块小小的空地,空地的地缝里,幽然地长出了细细的野草,沐浴着不知从何处而来的阳光。


      利威尔,你姓阿克曼。


      我向你正式地谈论起这个的时候,是在一个庆功宴上。我已经忘了那是什么时候,只记得那天晚上的星星很明亮,蝉鸣一阵阵的起伏,周围的人都被灌得东倒西歪,笑成一片,我有点醉了,僵硬地站在你身前,你端着一杯红茶坐在桌边,眼神清醒。


      我说:“兵长,你怎么会姓阿克曼呢?”


      你呷了一口红茶,蹙着眉:“你以为我愿意吗?”


      我道:“我也不愿意。”又看看你冷漠的表情,“你是我在这个世界上最后一个亲人了,矮子,你觉得我会高兴吗?”


      你的手顿了顿,把红茶杯放在桌上:“小鬼,要我给你点教训吗?”


      有人尝试拉了拉我,被我甩开,我指着你的鼻子道:“兵长,既然全世界只剩下最后两个阿克曼,我们就不要自相残杀了。”我凑近你,直勾勾地看着你冷淡的眼睛,“我们应该相互扶持、相互关爱,这才是家人。”


      我记得你的眼眸动了动:“……家人?”


      我看着你的眼睛,愣了愣,一阵冷风吹过,把我吹得一哆嗦。我往后缩了缩,不再说话。


      家人。短短两个字,对你我的意义,已然是人生之压顶泰山。


      我们的关系,大概是从那天之后开始升温的。你变得温和,我变得有礼,一切都井然有序地向前发展,真的,就是从那时开始,我发现你其实挺不错。


      你带着我训练,俨然有培育接班人的架势,只是下手多少都会温柔一些,而我看着你和我相似的眼睛,心里突然冒出了一点点不一样的东西。当时的我还并未发觉,那足以改变你我余生命运的东西。


      有一天我剪了头发,像个假小子。走在路上有大妈敲打我一下,嘻嘻地笑着,问小军官要不要她家如花似玉的女儿?


      我拒绝她:“不用。”她听着我的声音,脸色一变再变。


      那天我像往常一样去找你训练,你坐在训练场擦拭着刀片,抬头看见我,愣了一愣。我向你打招呼:“兵长。”


      你点点头,又低下头擦刀片。过了一会儿,你问道:“剪头发了?”


      我说:“是。”


      你把刀片收回刀鞘里:“耶格尔那小子说了什么吗?”


      我的耳尖一红:“不。”我看着你冷淡的眼睛,“只是短发比较方便。”


      那时候我还不懂你的沉默是什么意味,也未曾想再向你解释些什么。其实我该和你说,前一天我听到你训斥新兵飘逸的长发,说到头发卷进立体机动装置里撕扯开头皮的疼痛,我想了想,自己的头发也长长许多,不如,干脆剪掉。


      你起身,突然把手伸进我耳后的短发中,一揉,收回手,冷漠地朝前走:“你更适合长发,小鬼。”


      我后脑的头发被你揉得毛毛躁躁,看着你的背影,心里突然就有点气结。那天我们俩的状态都很糟糕,甚至起了一些争执,最后还没有到平日里训练结束的时间,便不欢而散。


      晚上,我到训练场跑步,想要借助运动来缓解气闷,刚跑了三圈,就看到了夜色中一个沉寂的影子,我知道是你。


      放眼天地漆黑,脚下的泥土粗粝干燥,风吹过树丛带来了清新的空气,我知道里面一定有你的气息。


      那一晚,我不记得你在那里站了多久,只记得我最后跑了五十四圈,跑到筋疲力竭、几斤虚脱,天边都微微泛白,我停下来的时候,听到了你走远的脚步声。


      利威尔,那个时候,我真应该追上去抱抱你。


      我们很久很久都没有再说话,你好像每天都很忙,我不知道你在忙什么,而我也有自己的事情要做,我们的生活开始失去了交集。


      某天萨沙得了上级的许可,准许她离开兵营,上街采集物资。萨沙高兴得一蹦三尺高,生拉硬拽把我也一起拖了出去,刚上街她便冲进了肉铺里。我看着她在高悬的、血淋淋的猪羊牛肉里尽情穿梭,忍不住有点想笑,方才转眼,一点翠绿的光芒便闯入了我的视线。


      我身旁就是街上新开的一家珠宝铺。果然是和平日子过久了,平民百姓也有了为资本家消费的能力,我循着那光芒走过去,视线就落在了那个橱柜里。


      一块祖母绿,温和、莹润,泛着清凉的幽光。我忍不住弯下腰,伸出手,隔着橱柜细细抚摸着它的形状,我喃喃道:“像艾伦的眼睛。”


      那样幽深秀丽的东西,与艾伦的眼睛有八分契合,我真是觉得有趣。然后我的视线微微一移,看到了另外一枚,同样美丽、深沉、仿佛嵌有厚重的灵魂的玉石,我的心突然如擂鼓一样跳动起来,我屏住呼吸,刚要抚上另一块玉石的轮廓——


      这个时候,你停在了我的身前。


      我和你总是那么凑巧,利威尔,可那偏偏都是不该凑巧的时候。我直起腰,向你点头:“兵长。”


      你看了我一眼,道:“阿克曼。”然后你低头看了看橱柜,眼神深深的,足以溺死一个失足的人,你又抬头看我。


      我现在还记得你的那个眼神,破碎、流连、沉默、隐忍,像是天地间最美的一块琉璃,也像是山野里最浓的一团暮霭。


      过了很久,我再次上街的时候,珠宝铺已经变成了酒铺。


      之后的事情,突然就像被大风吹散的白纸纷至沓来,利威尔,我不愿意再回想这些了,我的记忆就像是一间破败不堪、结满蜘网的地下室,里面的痛苦、悲愤、纠缠、背叛,就让它们一起被压垮在满室的尘埃之中吧。我需要休息了。


      我的心里有一个阳光遍布的小小角落,我把那里留给你,里面四季如春、万物生长。


    收起回复
    2楼2019-06-23 14:32
        后来的你,已经在脸上留下了长长的伤疤。我想告诉你,没有关系的,我的脸上也有疤,大概阿克曼家的人,身体上终究都不能完整。


        可是我始终都没有和你说话的机会。


        那是决战的前一夜,我一个人坐在萨沙的墓前,看着天上圆圆的月亮。日出国的女士和我说,在那个古老而遥远的东方国度里,月圆,就象征着聚合和圆满。


        我的手摩挲着萨沙冰冷的墓碑,心里也微微颤抖。


        那是一个月圆的夜晚啊,在我失去了几乎所有的东西之后,月亮为什么偏偏还圆得起来呢?大自然生生不息而残酷无情,我却哪里有资格求来一个月亮为我盈缺的机会?


        可是,在圆月之下,我见到了你。


        你向我走来。


        风吹过你的呼吸,吹过静夜中繁密的树、幽然的花,带走俱寂之万籁、失色之天地。利威尔,孤云独闲,山川寂寥,而你向我走来。


        你说:“小鬼。”


        我眼里有一点点湿,轻声道:“兵长。”


        你的手里好像攥紧了什么,夜色太暗,我看不清。你说:“战争结束之后,我有东西要给你。”


        我看着你,而你看着我的眼睛:“所以,你别死,活下去。”


        你转身离去,我看着你的背影被黑色吞没,突然无可抑制地惊慌,我叫住你:“兵长。”


        你回头,我哑然半晌,然后说:“听说,海边的美人蕉开了。”


        月色之下,我看到你勾了勾唇角。


        战争轰然给世界炸开一个疮疤,泼下倾天的洪血,冲走无数嘶哑的灵魂,磨灭千万的歌声和欢笑,留下密密麻麻的呜咽和吼叫。我站在血浪之中浴血重生,我在战争里活了下来。


        可是,利威尔,你没有。


        我跨过巨人的脚印,冲过漫天的炮火,我爬过滚滚的尘烟,淌过血染的河水。我见过残肢,见过裂脑,见过白骨,见过血涛。


        可是,利威尔,我没有再见过你。


        他们说你是战争里的常胜将军,你大获全胜,只是在一切结束的时候,突然和战友说要到海边,看看那几株艳红的美人蕉。你说要采下一朵,送给一个倔强的小鬼。


        倔强的小鬼。利威尔,你从来都不肯好好的叫我的名字。


        你的战友说你站在海边,被敌军的一梭子弹贯穿了胸膛,你跌落海中,鲜血染红了一片波浪。我发了疯一样用立体机动装置往前冲,冲到海边,几个踉跄,把我的眼角擦开了好大一个口子,鲜血淌下来,像是眼泪。


        对不起,利威尔,我冲进海里,却没有找到你。


        很多人把我拖了出来,很多人把我架上了担架,很多人把我固定在病床上,很多人,我见了很多人,可是没有一个是我熟悉的脸孔。


        那个时候,我真的很害怕。


        我是调查兵团里唯一活下来的元老。艾尔迪亚换了新的首相,首相亲切地拉住我的手,对我致以国家最崇高的敬意,和最深切的问候。首相问我,想要什么?


        利威尔,我还想要什么呢?


        我在海边要了一幢小木屋,沿着当年我们撒下的三颗美人蕉的种子,又种下了一大堆的美人蕉,第一个春天到来的时候,它们肃穆地站成一排,像是几个严肃的小士兵。


        今天,是第六十个春天啦。


        利威尔,我的头发长得很长很长,但是也变得很白很白,我用我干瘪颤抖的老手,艰难地捏着这支滑溜溜的钢笔,给你写信。


        这么多的年岁,月盈月昃,潮涨潮落,我看着人走了又来,来了又走,我睁着眼,盼着,我知道总算有一天,你会回来的。


        昨天,你回来了。


        几天之前,最新的首相宣布要寻找失落战争英雄的遗骨,他们开来了先进的机器,我已经看不懂那是什么东西了。他们日夜不停地在海里挖掘、搜索,最后,他们找到了你。


        他们说你被立体机动装置的重量压在了海底,那么多年都没有被海水冲走,是上天对你的尊敬。你的手被你自己主动压在了立体机动装置下面,为的是保护手里紧紧地攥着的东西。


        几个孩子搀扶着我去认领。


        我看着你只剩下了森森的白骨,调查兵团的自由之翼盖在了你的身上,像是你最后的勋章。我看着他们从你的手里拿出了一条银质的项链,项链上挂着一颗打磨精致的、圆润的祖母绿。


        我被你气笑了。


        利威尔,我要的从来都不是那块祖母绿。我当年目不斜视地盯着、让我心跳如雷的,是它身旁那一枚美丽、冰冷、散着清透的气息的蓝宝石。


        蓝宝石质地不是很纯,有一点点泛灰,像是你的眼睛。


        我烧了你的遗骨,把骨灰盒埋在了当年我们最先种下的美人蕉的下面。那里已经是一片荒芜了,而它的身边,它的子子孙孙还在以野草之势蓬勃生长着。


        利威尔,欢迎回来。


        还有,


        我爱你。


         三笠·阿克曼


      收起回复
      3楼2019-06-23 14:32
        我好像又被吞文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9-06-23 14:47
          顶顶,楼楼很棒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9-06-23 18:04
            乐乎看到了 太棒了楼主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9-06-23 20:51
              好棒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7楼2019-06-23 22:53
                哇!!!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9-06-24 12:37
                  啊,我哭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9-06-24 14:58
                    哇,太虐了吧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0楼2019-06-24 15:07
                      啊啊啊我真的哭了我天 希望结局能相反


                      收起回复
                      11楼2019-06-24 19:45
                        楼主写的好棒
                        我暴哭
                        利笠不要刀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9-06-25 23:10
                          不行啊,纸巾不够用了……狂风哭泣,还有写的也太好了吧,那一段寻找利威尔的描写特别好。特别感谢楼主的描写,十分还原原著,简直就是我心目中的利笠,最后就是,非常感谢能阅读到这么好的文章!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3楼2019-06-25 23:50
                            真的超喜欢太太了
                            “两匹孤狼”用来形容利笠真的很合适
                            就是这个刀看的我好难受啊啊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9-06-28 18:34
                              楼主文章水平真心高。文笔优美,各种成语、比喻信手拈来,同时无堆砌之感,极为流畅(这点难得);对三笠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5楼2019-07-03 15: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