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哀gl吧 关注:4,977贴子:98,203
  • 5回复贴,共1

新人拜吧文——救赎(哀酱重生文)

取消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锲子
时间:变小五年后
我们联合了FBI,CIA, 日本公安,还有怪盗基德,用了五年的时间,在这么多人力物力财力的消耗下,终于迎来了与黑衣组织的决战之夜。
然而,作为唯二活下来的人,工藤新一无比后悔,无比怨恨当初的自己为何不能再等一等...
终究还是年少轻狂,不懂得何为沉淀下来的重击才是真正致命的一击。
若不是自己的心急,灰原和兰便不会被琴酒挟持,若不是自己心急,怪盗基德也不会假扮成自己的模样,答应了琴酒提出来的一命换一命的条件。
还记得那个放荡不羁的白衣少年,最后笑着对自己留下的唯一的遗言:
“毕竟,怪盗就算喜欢上了侦探,也没什么不行吧?”
还有她,被灰原,不对,被宫野志保用命换回来的人——毛利兰。
毛利兰悲怆的看着眼前的废墟中正在燃烧的部分,不由得想起方才...那个为自己挡枪的茶发少女。
—回忆—
“我如约来到了这里,也请你如约放了我所心爱的女孩。”黑羽快斗轻笑着说道,脸上那抹不羁的笑容,仿佛迎接死亡的不是他一般,那样的少年,刺痛了毛利兰的心。
“磅。”的一声枪响,毛利兰看着自己熟知了十几年的白衣少年,她所爱的竹马,就此倒地。
左胸处的血染的花朵在这个月圆之夜显得格外刺眼。
枪声的回响在这个寂静的有些可怕且充满杀意的夜晚是那样的刺耳。
“真是个为爱愚****。”GiN踩踏着黑羽快斗的尸体,笑着唾弃道
“够了,GiN,你也该如约放那个女孩走了。”宫野志保故作冷淡的说道。
为什么?眼前的人会如此冷静?明明新一死了,毛利兰不解的看向自己身旁的茶发少女。
“他并没有明说他所爱的到底是哪个少女,这让我很难从你们之中抉择出一个能活命的。”GiN轻笑道。
“别在这种地方和我玩这么令人厌恶的文字游戏,GiN,放她走,我会给出你们想要的,再说,你想杀的人也杀了,该收手了。”宫野志保面无表情的垂眸看向地上的那具尚有余温的尸体,将自己的目光定格在了其胸口的花朵上片刻会,安静而兀自的将手上本来就没有系的很紧的绳索挣脱。
“真是不乖,不过看在已经得到我想要的东西的份上...你可以滚了,女孩。”GiN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看在宫野志保将毛利兰手上的绳索解开,嘴角洋溢一抹玩味的微笑道。
毛利兰看着始终面无表情的宫野志保,不由得怒视而对。
“别这么盯着我的猎物,这样只会显现出你的愚蠢,还有,不要磨灭我难得的耐心。”GiN露出一抹嗜血的笑容恐吓道,并且对毛利兰的右胸开了一枪,仿佛在告诉眼前的少女,自己,并不是开玩笑的。
“够了,GiN,别言而无信!”宫野志保皱着眉如此说,并极快的抱住毛利兰。
“当然不会,只是,你死了的话,我会很难过,而且我还答应了贝尔摩德,送回一个活的你给她,毕竟,你是她的侄女,但是,也正因如此,她才会这么讨厌你,毕竟,她的妹妹,艾莲娜,你的母亲,从某种角度来说是因你而死的。”GiN看着心脏中枪的宫野志保,轻笑道。
“...这是我们之间的事情,GiN,你越距了。”黑暗中走出一个金发碧眼,魅力十足的女人,可是,毛利兰却在看见她的那一刻,瞪大了双眼。
“你怎么还在这里?”GiN不解。
“先生都已经死了,你还替他卖什么命呢?GiN,我实在是不解。”贝尔摩德轻笑道。
“你居然背叛他?!你居然敢背叛乌丸先生?
那可是我的养父,我唯一在意的人,贝尔摩德,就算和你同归于尽,我也要你付出同等的代价。”GiN闻言疯狂的大笑道。
“求之不得。”
于是乎,琴酒和贝尔摩德相互给了对方一颗子弹,两个人就这样饮弹而亡。
宫野志保也因为方才的一弹,倒下,笑着交代道:
“angel,死掉的不是你的工藤,是最擅长捉弄人心的基德,证据就是胸口的花,其实你的工藤还活着,能保护你,我突然觉得,自己似乎比工藤那小子幸运多了,我已经满足了,所以,别再为我哭了。”
待她说完,便微笑着倒下了,本来想要擦拭女孩脸上泪珠的手也无力的落下...
—回忆完—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9-07-30 23:30
    序章 重生
    眼前虽是一片黑暗,却仍有意识存在,渐渐的,宫野志保逐渐熟悉了这黑漆漆的环境,不由自主的行走着,她也不知道终点究竟在何处,但是她的第六感告诉她,她需要这么做。
    “一个人死后会有第六感吗?”宫野志保行走在这条不知通向何处的“道路上”,一边自嘲的胡思乱想着。
    走着走着,这条小道上出现了一点亮光,那光,虽然在这片茫茫黑色小道上那般遥远,可宫野志保却觉得,那里似乎有一个对自己微笑的身影,虽然宫野志保却看不出那究竟是谁,但是,那个人似乎一直一直的在那里等待着自己,这样莫名的错觉让宫野志保不由得向那束光追去。
    追啊追啊,宫野志保只觉得自己似乎被什么东西绊倒了,跌在地上,身体似乎也变回了幼儿身体,天空也飘起来不小的雨。
    一切,都让宫野志保觉得那样的熟悉,熟悉的刻骨铭心。
    她拼命的挣扎,好不容易睁开了自己的双眸,看着周围她所熟悉的白色小洋楼,她安静的可怕,眼泪,落下,和这夜间的瓢泼大雨混在一起,她的预感告诉她,这并不是梦,自己似乎回来了,回到了五年前?
    这样的疑惑并没有坚持多久,便又被她兀自压下去了。
    重生回到过去这种灵异事件...怎么可能呢?
    她自嘲一笑,喃喃自语道:
    “想什么呢?你已经死了,笨蛋..”
    言罢,她便又一次晕了过去。
    —另一边—
    放学回家却突然心潮澎湃想要来到自己竹马家看看的毛利兰,正撑着一把伞,提着自己的书包行走在这条走了十几年的路上,伴着雨声,她难得觉得,其实这样也还算不错。
    只是,若那黑漆漆的如同鬼屋般的别墅此时是亮着灯光的,就更好了,真不知道那位大侦探本人现在究竟身在何处,是否安好...
    晶莹剔透的紫眸满是担忧和怀念的看向那座孤独的别墅,与往日不同的是,那栋仿佛已经废弃掉的别墅前,多了一团白色。
    那似乎是个...人?
    眼力极好的毛利兰在意识到这个现实后,极快的走到那团白色前,果不其然,里面确实是个人...准确来说,一个六七岁的茶发小女孩。
    衣服上沾了些污泥,眉头皱的死死的,口中似乎呢喃着什么。
    “姐姐,姐姐...”这是毛利兰靠近小女孩后听到的词汇。
    看着这个有些无助的孩子,毛利兰不由得心中软了一片。
    将手中的伞和书本放下,一把抱起这个羸弱的茶发女孩,踏入了工藤宅旁边的白色圆顶小洋房里。
    没有原因的,毛利兰第一次如此心疼一个初见不到半刻的茶发女孩。
    而且,将女孩抱在自己怀里时,心中莫名的悸动。
    看着怀中女孩的脸,仿佛时间静止了,一切变得漫长,而她,从此刻起,似乎遇见了这世上难得的至宝,莫名的熟悉感让她忍不住想要呵护怀中的小家伙。
    “叮咚”几声毛利兰面前的门开了,里面出来了一个白发苍苍带着圆眼镜的老人,正一脸惊讶的看着自己。
    “兰酱,怎么淋成这个样子?”老人用袖子擦了擦嘴角的酱料,让出一条道,示意她进屋。
    “我没事,博士,客房在哪里?”毛利兰抱着灰原哀走进博士家的客房里,对阿笠博士说道。
    “跟我来”阿笠博士思量片刻后,对毛利兰说道。
    —进入客房后—
    毛利兰小心的将女孩身上和其严重不符的白色研究服脱下来。
    这时,毛利兰才发现,这孩子身上所有的衣服好像都是十分不合身的,一时半会儿,毛利兰不由得有些犹豫。
    这里似乎并没有给这孩子换洗用的合适衣物。
    一旁的阿笠博士似乎看出了小兰在思量的问题,轻咳了一声道
    “我记得这附近不远有一家便利店,里面应该会有她这个年龄段的孩子穿的衣物,离得不远,快的话,来回也就十多分钟。”
    这会儿也就才七点多,毛利兰看向在梦中却皱着眉头,且不知何时死死拉住了自己手的小女孩,一时间有些犹豫,但随后又狠下心将女孩的手从自己的袖子上扯下来。
    毕竟,虽然这孩子现在可能还没有生病,但如果一直穿着这种不合身的湿衣服,是很容易感冒的。
    “博士,这孩子就先交给你了,我顺便去买些食材。”毛利兰对阿笠博士笑了笑道。
    “好的,路上小心点。”阿笠博士点头道。
    —兰走后—
    阿笠博士回到了客房里,却发现本该“昏迷”中的女孩兀自从床上坐起。
    “博士...我想,你会对一些事情感兴趣的,比如说,那颗能让高中生名侦探的工藤新一一夜之间变成帝丹小学一年级生的药,以及,我的身份...”宫野志保看着阿笠博士一脸惊恐的样子,脸上露出一抹腹黑的邪笑,缓缓开口道。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9-07-31 21:16
      贰 傲娇的妹妹比弟弟可爱多了
      “你究竟是谁?”阿笠博士不由得警惕起来。
      “我吗?我是宫野志保,原黑衣组织成员,代号Sherry,是使工藤新一变小的药物的制造者,不过,组织并不知道工藤新一还活在世上,由于我的私心,那在组织的名单上已经是个死人了,而我,也成为了一个一败涂地,身无归处的背叛者,不知道,这个答案,博士你可满意?”宫野志保没有收敛脸上的笑容,顺便抬起了自己的右手将因为雨淋而贴在脸上的乱发别到耳后。
      “你这么说,我反倒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但是,你会以这样的姿态来到这里,只能说明你也不好过吧,还有,请你不要把新一变小的事情告诉那个把你捡回来的女孩。”阿笠博士摸了摸自己的脑袋道。
      “这是自然,让现在的angel了解真相,并不是最好的时机,而且,告诉她真相的特权,此时并不属于我。”宫野志保轻嘲道。
      “那你接下来有什么好的打算吗?”阿笠博士好心的问道,对于宫野志保上面的话,他虽然有些不解,但是也没有出言阻止,只是安静的听着。
      “先和工藤一样,自欺欺人着吧,再说,我们还只是偶然见过一面,剩下的,需要好好的聊一聊,就是不知道,他是否能听的进去我的话了。”宫野志保如实说道。
      “需要帮忙吗?”阿笠博士想了想,问道。
      “嗯,如果博士你愿意帮忙的话,自然更好,但是,就这么轻易的相信我这么一个陌生的背叛者,真的好吗?”宫野志保看着阿笠博士挠头的样子,轻笑着如实说道。
      “我倒是没有想那么多,毕竟,宫野这个姓,在学术界虽然是个禁忌,但是我本人还是接触过那位疯狂科学家的,既然那位都不似传言般,我自然相信他的女儿的人品。再说,你自己都说了,你已经背叛了组织,而且,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你给我一种很熟悉的感觉,所以请安心的在这住下去吧。”似是想起什么的阿笠博士,如实说道。
      “...或许是因为缘分吧,缘分这个东西很玄乎,不管我们信不信,我们总是被命运的轮回线缠绕在一起。”宫野志保言罢不语,除此之外,她真的找不到比这句话更好的形容了。
      兜兜转转,她又回到了这里。
      可是蝴蝶效应也确实是真实存在的,就比如,今夜本不该出现在此的毛利兰。
      所以,宫野志保说不准未来会不会像以前一样,但是,有一点她却十分肯定,她,真的...回到了这里。
      这或许是个机会,渐渐改变原有结局的机会,或许这条路上充满了未知的危险,但是,无论如何,她也要试一试。
      即使不是为了活下去,即使只是为了见到女孩在结束一切后可以和自己喜欢的竹马喜结连理,即使只为了自己的私心才想见一面的,那个和自己姐姐长得十分相像的女孩穿着纯白嫁衣的模样。
      —毛利兰回来后—
      “还是睡着了吗?”毛利兰放下自己买的东西后,戳了戳正在装睡的宫野志保的脸,有些无奈道。
      “唔。。你是谁?”宫野志保趁此机会伸手将在自己脸上作弄的那只纤纤玉手捉住,一副刚醒模样,一脸不解的看着毛利兰。
      一旁的阿笠博士看着其炉火纯青且淡定不迫的从容表演,不由得想笑,却又因宫野志保的轻轻一瞥下硬生生憋了回去。
      “我是捡到你的人,你为什么会倒在新一家门前?”毛利兰好奇的问道。
      “...我想找到他,所以就在那里了,但是因为等了很久都没有等到所以饿晕在那里了,谢谢你,好心的..姐姐。”宫野志保不由得有些尴尬的撒着谎。
      虽然毛利兰确实和姐姐长得很像,但是,叫一个生理上比自己小的女孩叫姐姐,总觉得哪里怪怪的。
      所以说,工藤那家伙究竟是怎么一脸淡定到习惯的叫自己同龄的青梅兰姐姐,而且,还能对着自己的青梅皮着小孩子的皮囊撒娇的呢?
      宫野志保看着眼前的脸,思绪有些飘飞的想到。
      “可以告诉我你的名字吗?还有,你叫我兰姐姐就好了。”听着眼前孩子好听的声音,毛利兰一脸...宠溺的看着宫野志保。
      “我叫灰原哀,兰..姐姐好。”宫野志保无奈的说道。
      毛利兰因为自己一句话亮了眼,她忍不住上手蹂了蹂宫野志保...不,灰原哀的茶色短发,问了一句让灰原哀脸色爆红的问题
      “哀酱,需要我帮你洗个澡吗?”
      阿笠博士因此在出门时踉跄了一步,灰原哀则是拿起新衣服,熟练的从客房里翻出一条新的浴巾,飞也似的逃离了那个此刻正浑身散发着(母爱)光辉的少女,连她叫自己哀酱这样的爱称都不反驳了,只留下一句
      “我自己可以的。”
      便轻车熟路的进入了浴室。
      “没想到哀酱这么害羞,那我去帮哀酱做晚饭好了。”果然啊,看起来很傲娇的妹妹比弟弟可爱多了。毛利兰愉悦的拎着食材进了厨房。
      在边上旁观的阿笠博士不知为何产生了一种“小哀以后一定会被小兰吃的死死的”的直觉。
      殊不知,在不远的将来,毛利兰小姐确实在某方面将灰原哀吃的死死的。
      当然,这些都还是后话。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9-08-01 21:35
        叁 晚安
        待到灰原哀洗完澡,发现毛利兰正等着自己。
        在看向桌子上做好的咖喱饭,灰原哀了然。
        “...”灰原哀安静的坐在饭桌旁,在毛利兰期待已久的目光下,吃了一口她做的咖喱饭。
        “哀酱,怎么样?”毛利兰有些紧张的问道。
        “...很好吃。”灰原哀犹豫了片刻道。
        “那就好。”毛利兰松了口气般说道。
        “...已经这么晚了,还不回去真的没问题吗?”灰原哀看着毛利兰,若有似无的提醒道。
        “没关系,在哀酱你洗澡的时候,我和爸爸他们沟通过了,今晚我就不回去了。”毛利兰看着灰原哀,笑道。
        “也是,这么晚,你一个人走夜路,他们也会不放心的。”灰原哀对这样的结果并不惊讶。
        “那哀酱,今晚要一起睡吗?”毛利兰期待的捏住了一个金属汤勺。
        “..当然可以。”灰原哀无奈。
        —入夜—
        “哀酱,睡了吗?”毛利兰躺在灰原哀身侧,问道。
        “还没有,怎么了?”灰原哀好奇的问道。
        “轰隆!”外头一道惊雷闪着光,发出慑人的声音。
        “我害怕,可以抱着你吗?”毛利兰靠近灰原哀,笑着撒娇道。
        “可以..”灰原哀话音刚落,身后便多了个温暖的柔软怀抱。
        “...”总觉得自己似乎被骗了。灰原哀听到身后女孩似是满足的感慨叹息,默默想道。
        “哀酱,你好香啊。”毛利兰叹慰道。
        “我们用的是同一款沐浴露的说。”灰原哀无奈轻笑道。
        “是吗?晚安,哀酱...”女孩轻柔的声音在灰原哀耳边响起,仿佛挠痒痒一样,不过,很舒服,而自己,也似乎真的被这样的声音轻唤的起了困意。
        “..晚安。”灰原哀感受着身后女孩的心跳声,轻声道。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9-08-05 09:25
          肆 与江户川柯南的初见(上)
          —灰原哀到来后第三日—
          因为给灰原哀办个学籍算不上什么难事,且柯南的学籍也是阿笠博士找人托关系帮忙的,所以,有柯南这个先例开头,再给灰原哀办学籍时,反倒是更加轻车熟路,且让程序尽力走的更快的说。
          恰巧灰原哀刚到阿笠博士家的日子是周六,于是在地下室里尽力撰写自己曾经的实验数据而在此地对着电脑整整呆了一天一夜后,在清晨到来之际,步行来到帝丹小学的灰原哀毫不意外的又一次在小林老师的带领下来到了自己所熟知的一年B班,看到了那几张熟悉的面容。
          “我是灰原哀,请多指教。”
          一如既往地简短介绍,在诸多惊诧的目光下,无视了献殷勤而早早将凳子拉好准备让自己请坐的小岛元太,将书包放在江户川柯南旁边的空位置上,从书包里一边拿出书整理,一边不咸不淡的和江户川柯南打招呼道。
          “....啊,好,我是江户川柯南。”本来在台下对灰原哀的到来习惯性翻死鱼眼且刚和少年侦探团的孩子们吐槽灰原哀名字奇怪的柯南同学不知为何有些心虚。
          “江户川乱步和柯南道尔的结合,你的名字真是恶趣味十足。”灰原哀对江户川柯南嫣然浅笑道。
          “……你也不差。”没来由的,柯南嘴角一抽,当即熟稔的和灰原哀怼起来,自己和眼前这个茶发女孩互怼这种事仿佛做过很多次,虽然,他也不是很明白为什么会产生这样挥之不去的错觉,但是,好像也不赖。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8楼2020-01-15 02:55
            刚回来,手机打的慢字也不多,不过,明天开始日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9楼2020-01-15 02: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