凪璃吧 关注:16,194贴子:1,111,391
  • 6回复贴,共1

◇凪×璃◆【原创】《隔壁夫妇》(补文重发)

取消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首发于2014年


回复
1楼2019-08-10 12:01
    Chapter 1[工作]

    隔壁夫妇搬快有一个月了。我对那对年轻的小夫妻怀抱着极大的兴趣,其中一个最大的
    因素就是因为他们都俊美得不像话。

    隔壁夫妇姓作藤咲,两个人年纪与我和我丈夫一般大,也就是二十五六岁左右。我对藤咲先生的印象非常好,他是一个极好相处的人,温文、阳光、风度翩翩、平易近人,特别是他那一头格外飘逸的长发,在他身上没有丝毫的违和感,反而更显得他俊逸非常,魅力十足。

    而藤咲夫人则不太喜欢说话,看上去有些内向,或者说是怕羞。当我叫她藤咲夫人时她往往会狠狠地瞪一眼藤咲先生,以表示她对被冠以藤咲先生的姓氏这件事很不满意。但是同为女人的我多少可以看出来,被冠以藤咲姓氏的藤咲夫人是幸福的,每一次叫她藤咲夫人的时候,我都能从她的眼里看出被隐藏得很深的明亮与柔和。

    藤咲夫人的身材娇小,脸蛋也格外可爱漂亮,只是我很少看见她笑,顶多看到过几次她与藤咲先生在一起时的浅浅笑容,但是我总是能发现,当藤咲夫人看向藤咲先生时眼底的那一片深深的温柔和幸福。我开始懂了,藤咲夫人不怎么笑,不代表她不会笑、不喜欢笑,但是最适合她表达对藤咲先生的爱的方式还是一如既往的娴静沉默。可喜可贺,他们是那种只要一个眼神便能向对对方说明一切对的人。

    尽管我与隔壁夫妇还是会有一定的交流,但是说过话的次数少得可怜,所以我只能透过家中的窗户偶尔发掘出一些隔壁夫妇有趣的事——这么说我就成了一个偷窥狂——当然我只是偶尔会瞄一瞄——比如知道了藤咲夫人最喜欢搞笑的事物什么的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这一天,我在家里优哉游哉地看着书。我的丈夫是一个极爱闹腾且有些孩子气的人,有他在我绝对不能清闲地过上一整天,得知最近一个月他都要出差后我情不自禁惊喜得叫了出来,导致他直至昨天上飞机都还是一脸郁闷。

    午后的阳光照在身上暖暖的,配上桌边香浓的可可,手中钟爱的书籍,我再也找不出比这更加惬意的时光了。在我感慨万千的时候,一声门铃打断了我本该悠闲的一天。

    当我起身去开门时我居然没有任何抱怨,恐怕还是因为平时丈夫的折腾养成了自知必定过不上悠闲日子的心态吧。

    但是当我打开门看到藤咲夫人的那一刹那,我还是大大的吃了一惊。

    “浅井夫人,我有事想请你帮忙。”藤咲夫人有些不自在。

    “先进来坐吧,有什么事慢慢讲。”看到藤咲夫人扭捏的可爱样子,我虽然忍不住满脸笑意,但还是恭恭敬敬地将藤咲夫人请进了门。

    藤咲夫人坐下后,我又递给了她一杯热可可。

    “可可?是凪彦告诉你的?”藤咲夫人接过热可可,很明显地愣了愣,随即疑惑地看着我。

    我亦是一愣,听不懂她在说什么,却还是如实回答道:“我只是觉得午后看着书喝着热可可比较舒适,所以今天煮了可可而已。”

    藤咲夫人闻言似乎松了口气,喝了一口可可后缓缓对我道:“我想找一个工作,希望你能帮助我。”

    我并没有多吃惊,反倒是非常理解藤咲夫人的想法。

    藤咲先生除了他自己的工作,还兼职着日舞舞姬表演工作。用他的话说,这样做是为了让梦想与现实相结合。另外,他还将家中的做饭打扫各种家务事都包揽在身上,本来应该是大忙人,但是因为他的工作并不繁忙,工资还特别高,所以他每天都大半时间悠闲自在地陪藤咲夫人做各种事。

    其实这是多少女人梦想的完美丈夫形象,可是藤咲夫人的自尊心可受不了,弄得跟金屋藏娇一样,我对此也表示同情。

    “藤咲夫人,你和藤咲先生商量过了吗?”出于对藤咲先生的尊重,我觉得这件事还是要跟藤咲先生说一说才行。

    “没有。”藤咲夫人蹙起好看的眉,“我只是不想闲着。”

    我愣了愣,随即了然地笑了,还真是不坦诚的人。

    “好啊,对面的野田婆婆有一家糕点店,我可以去给你说说。”我知道这么做可能会让藤咲先生生气,所以我打算等藤咲先生下班回来找他长谈一次。

    “可是……”藤咲夫人苦恼地鼓起腮帮,“我不会做糕点啊。”

    “那……早河太太的裁缝店……”

    “我也不会。”

    “啊……那山冲先生的干洗店?”

    “怎么洗?”

    “你负责把衣服丢进干洗机就好啦。”

    “唔……干洗机是什么?”

    “……”

    我被噎到,藤咲先生,你到底是有多宠藤咲夫人啊?

    在经过和藤咲夫人长达三小时的谈话后,我终于忍不住问道:“藤咲夫人,你平时都会些什么?”

    藤咲夫人蹙起眉鼓起腮帮很认真地想了想,随后又很认真地回答我:“使唤凪彦。”

    我差一点绝倒,但还是忍住了。

    “藤咲夫人,我先把你送去野田婆婆那里当收银员吧。”

    “嗯?这个倒不错。”

    对藤咲夫人的文化水平我还是很有信心的,把藤咲夫人托付给了野田婆婆后,我就回家静静地坐在窗边等着藤咲先生的归来。

    待了得有一个小时,我看到藤咲先生回来了。

    他的步子有些急,和平时的泰然自若有些不同,我打开门,等待着藤咲先生的质问。

    “浅井夫人,璃茉那边……是怎么回事?”藤咲先生刚走到我家门口,就开门见山地问。

    “藤咲先生,你先别着急,进屋坐一会儿,我慢慢给你解释。”我看到他并没有生气的意思,只是有些疑惑,便也不急,准备慢慢给他讲。

    藤咲先生坐在了刚才藤咲夫人坐的位置,不得不说他们两人还真是有默契。

    我坐在藤咲先生对面,可可已经冷掉了,所以我并没有用可可来招待他的意思。

    “藤咲先生,藤咲夫人她觉得有些过意不去。”

    我看到藤咲先生轻轻地蹙了眉,问我道:“为什么?”

    我回想着和藤咲夫人的对话,琢磨着藤咲夫人的意思回答他:“藤咲夫人认为你很辛苦,她想替你分担一些,但是她又不擅长做事,所以只好来拜托我为她找一份适合她的工作。”

    藤咲先生松开眉头,笑了笑道:“我不累。”

    我能感受到藤咲先生现在幸福的感觉,也笑了笑,道:“可她不这么想,藤咲先生,试着让藤咲夫人为你做些什么吧。”

    藤咲先生并没有看我,我看到他别过头,看着窗外明媚的阳光,久久沉默。

    ……

    与藤咲先生的长谈进行得很愉快,我并不知道我的话对他有没有什么效果,但是自此之后,我看到藤咲夫人一步步从收银员转到了糕点师,每一天我透过家中那扇小窗都能看到藤咲夫人为藤咲先生做着不同的糕点,看到藤咲先生对藤咲夫人腻宠地笑,看到藤咲夫人红着脸不服气地别过头鼓起腮帮,看到两人眼里的那一片清明和煦。


    回复
    2楼2019-08-10 12:01
      Chapter 2
      [搞笑]

      自从帮藤咲夫人找工作过后,我家和藤咲家的关系便亲密了不少,连我的丈夫都可以和藤咲先生畅谈人生了。

      这一天晚上,一阵敲门声此起彼伏。我晃晃悠悠地起床开门,发现居然是藤咲夫人领着大包小包站在门口。

      半梦半醒间忘了自己还只是衣冠不整,把藤咲夫人请进门后我才反应过来,就赶紧回房换好衣服,顺便把房门锁上了——万一我丈夫起来怎么办?

      藤咲夫人看上去不慌不忙,只是淡淡地打了个哈欠。

      “藤咲夫人,你怎么了?”我对不速之客毫无办法,只是有些担心她是不是和藤咲先生吵架了。

      藤咲夫人闻言鼓起腮帮,闷闷地哼了一声,道:“凪彦他容不下我,那我也不要回去了。”

      很难想象像藤咲先生那样温和的人是怎样和藤咲夫人闹不愉快的,但是我知道,藤咲夫人铁定是生气了。

      我刚想要劝解,就听见一阵敲门声,连门铃都没有按。

      “我得藏起来。”藤咲夫人飞快地下了结论,随即抱起她那些大包小包,躲进了我家的客房,锁上了门。

      那些包包堆在一起看上去比藤咲夫人还要大,真是难为她了。

      我叹了口气,也不知道这两人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一边琢磨一边去开了门。


      “浅井夫人。”藤咲先生无奈地笑了笑,一点也不拘束地迈进客厅,坐在了沙发上。

      “你们究竟是怎么回事?”我小声地问他。

      藤咲先生有些烦恼地敲了敲太阳穴,思索了片刻后,决定在纸上给我写出这一切。


      藤咲先生极有当作家的天赋,写出的事件优美得就像是一篇小说,写出的字也是非常的大气,铁画银钩,但是为了叙述清楚,我在下面的记叙中还是把事件还原了出来。

      藤咲夫人最喜欢看搞笑节目,最钟爱的就是漫画《平衡超平衡》,所以,当藤咲夫人进入搞笑节目或是漫画状态时,她是怎么也不会搭理藤咲先生的,这种状态藤咲夫人已经持续了一个多星期了。

      昨晚,藤咲先生想和藤咲夫人做一件事情(这里藤咲先生少有的并没有叙述清楚,具体是做一件什么事情,自行想象就是了),而藤咲夫人正沉浸在搞笑的世界里,不论藤咲先生怎么做,藤咲夫人都是不屑一顾——其实也以可说藤咲夫人根本就没意识到还有藤咲先生这个存在——为了藤咲先生的面子,我们暂且放下这个问题不谈。

      藤咲先生自觉自讨没趣,很不服气。

      “难道对璃茉来讲搞笑比我重要么?”藤咲先生忍不住问出口。

      “是的。”藤咲夫人难得地起了反应。

      藤咲先生顿时有一种欲哭无泪的挫败感,于是第二天——也就今天,清晨的时候,把藤咲夫人所有关于搞笑的东西都先藏了起来,希望藤咲夫人能意识到他的重要性。

      藤咲先生也有不理智的时候,他做这件事时就是不理智的。

      当藤咲夫人找了一整天也找不到自己心爱的搞笑漫画和怎么也打不开电视看搞笑节目的时候,她终于将目光投向了藤咲先生。
      “凪彦,把我的东西还给我。”

      藤咲先生打了个寒颤,试探性地问出口。

      “璃茉,我可以还给你……但是你能不能不要那么沉迷,乐在其中的同时理一理我?”

      藤咲夫人打了个哈欠:“不要。”

      藤咲先生征在原地。

      藤咲夫人微微一笑:“开玩笑的。”

      藤咲先生很满意,把东西全都还给了藤咲夫人。

      结果——

      藤咲夫人还是没有理藤咲先生。

      然后藤咲先生就义不容辞地再把东西收走了。

      这一次藤咲夫人没有质问,气哼哼地就搬来了我家。

      “事情就是这样?”我有些无言地望着藤咲先生。

      “就是这样,浅井夫人,帮我想个办法吧。”藤咲先生叹了口气,我们两个还是在有意地压低声音。

      藤咲夫人喜欢搞笑,因为搞笑不理藤咲先生,藤咲先生很生气,于是就把搞笑藏起来,藤咲夫人更生气,于是离家出走。

      这怎么看——都像是正房打小三的故事啊。

      藤咲先生的情敌居然是搞笑漫画和搞笑节目,我不得不表示由衷的同情。

      “藤咲先生,你先回家吧,我和藤咲夫人谈一谈。”

      藤咲先生看了我一眼,我立马感到重大的责任在身,待我送走了藤咲先生,就把藤咲夫人叫了出来。


      “藤咲夫人,你对藤咲先生是什么想法?”

      藤咲夫人抱着大包小包又坐到沙发上,鼓起腮帮不满意道:“我就是比较喜欢搞笑嘛,那个家伙太可恶了,为了满足自己居然把我的东西全都藏了起来,连电视都开不了。”

      我叹了口气。

      “你真的没有理藤咲先生吗?”

      藤咲夫人有些动摇,腮帮慢慢地瘪了下去,轻声道:“凪彦他是生气了吧?凪彦从来都很温柔很小心的,那段时间,我是有些不对。”
      我没有想到藤咲夫人会那么轻易服软,但也是轻声回应她:“那么,回去认个错不就好了吗?”

      藤咲夫人蹙起眉,道:“太没骨气了。”

      我看着藤咲夫人,轻叹了口气:“回去找藤咲先生好好谈一次吧,藤咲先生他并没有生气,他在自责。”

      “该怎么说?”

      “想说什么说什么。”

      藤咲夫人闻言一愣,随后不可思议地看着我,抱起大包小包,又颤颤巍巍地回去了。

      “怎么感觉……”我望着藤咲夫人远去的背影,感觉怪怪的,“我那么像喜欢劝解吵架小夫妻的隔壁大妈啊……”

      翌日。当我神清气爽地从家里走出来时,看到了藤咲先生在他们家门口徘徊。

      “藤咲先生,怎么了?”我有些不解。

      “我放弃了。”藤咲先生扶额道,“璃茉说她果然还是更爱搞笑,我还是乖乖的不要去招惹她为好……”

      “……”
      我的劝解貌似有些不对啊。

      这是一个小三打败正房的故事吗?


      回复
      3楼2019-08-10 12:02
        Chapter 3[孩子]
        藤咲夫人一定非常喜爱小孩。
        当我在一上午内被藤咲夫人第四次拉进野田婆婆家看婆婆的小孙女的时候,濒临崩溃的我终于下了这个结论。刚出生一个月的小小婴儿看上去粉嫩嫩的,肥肥的,两只小手不安分地摆来摆去,身子软软的,一到藤咲夫人的怀里,她就咯咯咯地笑个不停。
        可是我此刻丝毫没有欣赏萌物的心情,只是在思索我的丈夫一个人在家该怎么解决午饭问题,唔,又是吃速食面吧?我还能记得当我第四次出门时他的表情是何等的委屈。“浅井夫人,你……抱一抱。”藤咲夫人小心翼翼地抱着野田婆婆的小孙女,脸色绯红,说话也很小声。
        “啊……我就不必了。”我打着干哈哈,盯着藤咲夫人怀中的小家伙。
        这孩子一被我抱就哭个不停,上次还尿湿了我一身子,我是绝对不会忘记的。
        “藤咲夫人啊。”野田婆婆坐在一旁的沙发上,欣慰地看着自己的小孙女,“你和藤咲先生也该要一个孩子了吧。”
        藤咲夫人闻言,脸涨得更红了,但还是故作常态地回答野田婆婆:“我和凪彦……都还没有那个打算,野田婆婆就不要再操心了。”
        我看到野田婆婆欲再次张口劝说,还不罢休的样子,我就赶紧替已经有些不自然的藤咲夫人解围,转移话题道:“婆婆,小孙女还真是可爱啊,取了什么名字没有?”
        野田婆婆果然转移了注意力,而且整个人显得非常兴致勃勃:“还没有呢,我女儿说一切交给我来,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取。”语毕,野田婆婆又像想起了什么一样把目光又对准了藤咲夫人,看样子更加开心了:“藤咲夫人,你和藤咲先生都是文化人,不如你们来给孩子取一个名字吧。”
        我对野田婆婆对我显而易见的无视并没有感到尴尬,反而还很暗爽,因为我最讨厌的就是舞文弄墨的起名字,脑袋都想痛了对方家人或许还不满意,野田婆婆就是知道我这一点才毅然决然地将我排除在给孩子取名字的人选之外了。藤咲夫人呆了呆,似乎有些受宠若惊,但是还是很开心的答应了这件事,然后又将孩子还给野田婆婆,起身拉我出了门。“野田婆婆,我们下午再来。”我听见藤咲夫人这样说。下午再来……我打了个寒颤。
        一路上,藤咲夫人整个人的状态都显得很精神,也没和我多说什么话,直接将我拉进了她家。
        藤咲先生正在做饭。
        看到这里我忽然想到了隔壁我那个只能苦咽速食面的丈夫,并在心里对他那个不会做饭的男人表示同情。 “凪彦,我告诉你一件事情。”藤咲夫人请我先坐一会儿,然后她气定神闲地进了厨房——当然这只是表象,藤咲夫人的眼里闪着兴奋的光芒我觉得藤咲先生一定能看出来。
        厨房是不隔音的,于是我听到了如下对话。“什么事情?”藤咲先生的声音里颇含笑意。
        “野田婆婆拜托我们给她的小孙女取名字。”藤咲夫人如是平静地回答,但我还是能感到她的兴奋。
        “哦?那么璃茉你想怎么取?”藤咲先生声音中的笑意更甚。
        “唔,还不清楚,但是我勉强还是会好好考虑一下。”
        “那么璃茉就好好的考虑吧。”我想起身告别,走进厨房,却看到了藤咲先生说最后一句话时眼中似水的温柔。……

        “小夏,你终于回来了。”刚回到家,我就看见我的丈夫——浅井先生正可怜巴巴地望着我,桌上是一大碗只剩下汤水的速食面。“速食面的味道如何?”我忍住笑意,走过去一边帮他收拾碗筷一边挑眉问他。

        “唔……不大好。”丈夫蹙起眉想了一会儿,认真地给我了个答复。

        我忍不住笑了出来,他看上去又更委屈了一些。

        “小夏,你这样,不厚道。”

        我正在洗着碗筷,听到身后幽幽地飘来丈夫的声音。

        于是我的心情似乎又更好了。

        第二天,藤咲夫妇又来到了我家,这一次,是藤咲夫人气鼓鼓地进了门,藤咲先生又有些无奈地对藤咲夫人一直笑。

        “你们怎么了?”我看到藤咲夫人不太愿意说话的样子,就去问藤咲先生。

        “我给小姑娘取了名字了。”藤咲先生有些委屈。

        “你们一起取的?”

        他点了点头。

        “那怎么了?”

        “野田婆婆跟我们说抱歉,小姑娘的名字已经取好了。”

        我了然,野田婆婆的性子就是这样,经常给人一个猝不及防。

        “藤咲夫人,别生气了,不就是一个名字吗?”我讨好地凑近藤咲夫人。

        “唔,我没有生气,只是……”藤咲夫人看了一眼藤咲先生,“小孩被她的父母接走了,凪彦他一脸松了口气的样子,我看上去很不舒服。”

        我再次了然,藤咲先生准是又跟一个小孩子吃醋了。

        唔,醋性很大嘛。

        “没事的,藤咲夫人,你既然喜欢小孩子,那么你和藤咲先生生一个宝宝不就好了吗?”我考虑了一会儿,就这样对藤咲夫人说道。

        藤咲夫人的脸顿时红了,我才意识到她对这个问题有些敏感。

        “我们还没有这个打算。”藤咲先生只是对我们笑了笑。

        “唔,或许,可以考虑考虑。”藤咲先生的话音刚落,藤咲夫人忽然幽幽地接口道。


        之后,我就看到了藤咲先生眼里闪过了一丝意味不明的亮光,在我怀疑他是不是也要跟自己的孩子吃醋的时候,他忽然一伸手把藤咲夫人揽在怀里,不顾藤咲夫人的挣扎将她带回了家。

        临走前,藤咲先生向我投以感谢的目光。

        我愣了愣,然后思索了一会儿,忽然恍然大悟。

        唔,腹黑果然就是腹黑啊。

        同时我的丈夫也像明白了什么,和我一起向藤咲先生的老谋深算表示敬佩。

        ……

        当我再次见到藤咲夫人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黄昏了,那时我的丈夫也在家里,他正意味不明地看着我,还故作出一副反面人物的表情,背景是电视上海绵宝宝的动画。

        不知道为什么,他从刚才和藤咲先生打完电话开始就一直期盼着黑夜的降临。

        “藤咲夫人,你们商量好了吗?”我率先开口打断沉默。

        “嗯,昨晚之后,我和凪彦一直考虑了很久。”藤咲夫人看了一眼我,有些犹豫。

        “结果是?”
        “我们觉得……”藤咲夫人像下定了什么决心一样看着我道,“果然我和凪彦还是不打算要一个孩子,不过……”

        “你和浅井先生生一个小宝宝,对我们还是没差嘛。”

        当藤咲夫人说完最后一句话是,我感到一口老血梗在喉咙。

        在藤咲夫人闪亮亮的目光下,我终于明白丈夫的表情和动作是怎么一回事了。


        回复
        4楼2019-08-10 12:02
          Chapter 4
          [故事]

          我和藤咲夫人最近愈发亲近了。

          于是在最近,我们正在交换一些故事。一些我们和丈夫的故事。

          在这最近整整三个星期里,我和藤咲夫人每天午后都围在家中那张平时用来休闲的白色圆桌旁,桌上是热可可和一些可口的甜品,以及藤咲夫人贡献出的糕点。

          这个时候也是我丈夫和藤咲先生的畅谈时光,在我和藤咲夫人欣赏故事的时间内, 他们往往会聚在阁楼不知道在谈些什么,但从藤咲先生和我丈夫每次谈话完毕之后的表情来看,他们必定也是极愉快的。

          藤咲夫人常常吃着甜点,喝着可可,给我讲一个又一个故事, 每当她陷入回忆状态的时候,眼里总会泛起某种不知名的波光,他们的过往也由电影一般一幕幕闪过我的眼前,我犹如身临其境。

          藤咲夫人给我讲藤咲先生和她十几年的故事,从十一岁开始。

          每当这个时候,我就是一个最安静的聆听者。

          藤咲夫人讲了藤咲先生是如何十几年如一日地每天为她准备早餐,不管那时他们的关系是好是坏,或亲密或疏离,藤咲先生总是每天都为藤咲夫人递上早餐,藤咲夫人也只是默默地吃完。那时,藤咲先生和藤咲夫人都说习惯是一种可怕的东西,可我只看出了他们专一的感情才是最可怕的。有些话不用我说,他们都懂。

          藤咲夫人也讲了只是因为她一句无聊的感慨,藤咲先生就会在大半夜翻身起床,睡眼朦胧地做给她一碗乌冬面,当做好的时候,藤咲夫人已经睡下了。

          藤咲夫人说,她那一次发高烧,藤咲先生不眠不休地在医院守了她一整天。

          藤咲夫人也说了,藤咲先生是如何为了她拒绝了家族的继承,差一点放弃他心爱的日舞,与她一路走过。

          在搬到这里之前,他们的房子总是很吵,邻居是一对并不幸福的夫妻,经常打打闹闹,特别擅长在半夜吵闹。

          那一段时间藤咲夫人的精神状态并不是很好,被他们这么一闹,便更睡不着觉了。

          藤咲先生也是睁着眼陪着她,把她紧紧的抱住,藤咲夫人蜷在藤咲先生的怀里,头靠在藤咲先生的胸口,那时,她总是能安心,也听不到吵闹声了。

          藤咲夫人总是在讲藤咲先生对她的好,为她所做的一切,而在她偶尔一笔带过的语句中,我也能捕捉出来她对藤咲先生的用心。

          藤咲夫人从不在藤咲先生的面前喊累,也从不在藤咲先生的面前哭泣,尽管当时面对爱上藤咲先生的女生们的仇怨报复真的很累,可是她却也从不还击,因为她不想给藤咲先生增添不必要的麻烦。

          藤咲夫人她从爱上藤咲先生开始,她所做的一切就没有不为藤咲先生着想过。她偶尔会任性,因为这个世界上能一再包容她的任性的只有藤咲先生,她也想要藤咲先生放心,如果有一天她连任性都做不到了的话,藤咲先生一定会非常着急。

          藤咲夫人从不赞成“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的爱情观念,但她也没有想过紧抓着藤咲先生不放,在最艰难的那段日子里,藤咲夫人其实比藤咲先生还要更加的犹豫不决,更加痛苦。

          ……

          其实不只是藤咲先生,藤咲夫人讲故事也是极为娓娓动听的,我总是跟着藤咲夫人的故事一起哭一起笑, 有时可可都已经凉透了,我还沉浸在故事中不能自拔。

          藤咲夫人讲故事甚至会讲到深夜,而我也丝毫没有感受到时间的流逝。

          当藤咲先生和我丈夫长谈下楼之后,我的丈夫往往会坐在我身旁细细聆听,而藤咲先生也只是微笑着坐在藤咲夫人身后,偶尔会补充上一两句,藤咲夫人讲累了,就会靠在藤咲先生的身上继续讲。

          讲故事永远是比听故事要累的,有时候藤咲夫人讲着讲着就睡着了,每当这样藤咲先生就会向我们报以略带歉意的笑容,笑容中更多的还是对藤咲夫人的心疼,他总会动作轻柔地抱起藤咲夫人,轻轻告别后抱着藤咲夫人回家。

          当藤咲先生抱着藤咲夫人走后,我红着眼眶一下子就泪如雨下,转头向我的丈夫梗咽道:“他们太不容易了。”

          我的丈夫的表情也是少有的正经,他把我的头按到他的肩膀上,双手环住我,在我耳边的话似一声轻叹:“是啊,太不容易了……”

          当然,这是一个互相尊重的交易,我也和藤咲夫人交换了我与我丈夫的那段故事,虽然不如藤咲夫人和藤咲先生的故事曲折婉妙,但也算是精彩,藤咲夫人在听完之后,红着眼眶感叹了一句:

          “你们真是绝配。”

          我只是笑着,脑中闪过了藤咲夫人与藤咲先生的故事,还闪过了一副绝美的画面。

          那时藤咲夫妇刚搬来一个星期,我与他们也只算是点头之交,在一天温暖的午后,我在家中打扫卫生,偶然间一瞥透过窗户瞥到了藤咲夫人和藤咲先生,他们并没有将窗户拉上窗帘。

          藤咲夫人和藤咲先生面对面睡在一张沙发上,藤咲先生看上去睡得很熟,藤咲夫人还没有睡着,她的表情有些犹豫。

          过了一会儿,藤咲夫人忽然咬咬牙,小心翼翼地伸出手轻轻戳了一下藤咲先生的脸,然后慢慢把头凑过去蜻蜓点水一般地碰了下藤咲先生的唇,做完这一系列动作后,藤咲夫人满意地舔了舔自己的嘴唇,带着笑意睡下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当时我是呆掉了的,因为在我看来藤咲夫人是那么的淡漠,这样调皮的举动还真是出乎我的意料。

          忽然,我看到了藤咲先生嘴边勾起的一抹笑容,彼时藤咲夫人已经睡着了,脸颊红红的。

          藤咲先生伸出手理了理藤咲夫人凌乱的发丝,笑着回复了藤咲夫人一个绵长而又深情的吻,尽管藤咲夫人还在睡梦中。

          我感受到了藤咲先生炙热的目光,这时他忽然抬头视线对准了我,微笑着做了个噤声的手势。

          之后,藤咲先生拉上了窗帘,大概是躺下睡了。

          这件事情带给我的震撼其实是举足轻重的,早在那时我就对他们下了一个定位。

          “你和藤咲先生已经不是用绝配就能形容的了。”

          我看着藤咲夫人的眼睛,由衷地微笑着回复她。


          回复
          5楼2019-08-10 12:03
            Chapter 5
            [礼物]

            隔壁藤咲夫妇刚搬来时是入秋,天气渐渐转凉,现在已经快秋末了。

            我时常感慨,时间就是这样快,不留有任何余地。

            就是因为秋末的关系,最近我遇到了件麻烦事。

            “这边……这个手法不对……右手往左挪一些……哎哎……呃。”

            我看着藤咲夫人手中乱成一团的毛线,深深地叹了口气。

            “啧,太麻烦了。”藤咲夫人如是嫌弃地对我摇了摇头。

            我哭笑不得,藤咲夫人果然傲娇。可是,为什么感觉怪怪的?就像是……藤咲夫人才是教我打毛线的师傅,而我才是那个榆木脑袋的徒弟。

            其实不得不说,藤咲夫人的脑袋很灵光,人也很是很聪慧,可是她的动手能力就是那么让人头疼。

            “藤咲夫人,非要织围巾吗?另外送一样礼物藤咲先生他一样会很高兴的。”我敲了敲头痛的太阳穴,劝阻道。

            “其它的东西可没有这个实用,它挺好的,凪彦他用着会很温暖。” 藤咲夫人平静地对我解释道,同时她也理了理乱糟糟的毛线,修长白皙的手指又开始转动了。

            幸苦的人是我啊。

            我暗自又叹了口气,继续教藤咲夫人如何织一条漂亮温暖的围巾。

            又过了两个小时,一个歪歪扭扭的长方形条状的物体终于有了点围巾的味道了。

            “唔,我明天还会再来的。”藤咲夫人打了个哈欠,继而懒洋洋地伸了个懒腰,朝我道了别后便回家了。

            留我一个人苦着脸面对着对面沙发上那一条不知名的物体。

            对着藤咲夫人的围巾发了会愣,然后我又慢慢把它收好,正准备好好休息一下,门铃却又被谁按响了。

            “是我,浅井夫人。”藤咲先生站在门外,笑得分外温暖明亮。

            我却一阵冷汗,一种不好的预感自心底油然而生——

            经过藤咲先生的解释,他果然也是来找我学习纺织的。

            “我要织一顶帽子送给璃茉。”藤咲先生笑得如沐春风。

            藤咲先生那么万能,纺织也应该没什么问题吧。想到这里,我还是有些欣慰。

            结果,接下来的教学过程却让我更加头晕脑胀了。

            “不好意思,万能的我不会纺织。” 藤咲先生抱歉地笑着朝我耸了耸肩。

            我又感到一口老血梗在喉咙——这夫妻两人还真是什么都能理直气壮啊。

            当藤咲先生学艺完成从我家走出去后,我看到了我丈夫对我深深的同情目光。

            桌上那一坨东西……说是毛衣团吧,它又是镂空的,说是帽子吧,它又圆得像个大皮球。

            我越看越心惊,这样可不行,藤咲夫妇的学艺路程绝对是艰辛的,我的教学路程也必定曲折离奇。

            “慢慢来吧——”我听到丈夫这般同情地说道。

            慢慢来——不行,在他们成功之前这样折腾我绝对会疯掉,我得想个办法。

            于是第二天,早晨我将藤咲夫人叫到家中,与她做了一次长时间的交谈,她表示,只要是围巾就没问题。

            当天下午,我又找到了藤咲先生,他对我的提议很感兴趣,同意把帽子改成围巾。

            这样就好办了。

            藤咲先生到我家,果然又不负众望地织成了一条长方形不明物体,我在头痛之余也暗自松了口气。

            晚上,我将藤咲夫妇的两条纺织物品修修改改,然后又煞费苦心地将它们接到了一起,装到了一个大礼物盒里。

            我不知道藤咲夫妇对我的做法是否满意,但是我在之后的冬天,看到了这样一个令人钦羡的画面。

            雪花纷飞,一男一女俊俏的两人走在街上,两人的脸上都洋溢着甜蜜的笑容,他们的脖子上都围着一条长长的围巾。

            围巾的图案有些奇怪,但是搭配在他们身上又是格外的协调。

            我望着隔壁夫妇的背影渐行渐远,仿佛他们与就是这样世俗隔绝,美得不忍直视地走向共同属于他们的天地。


            回复
            6楼2019-08-10 12:03
              Chapter 6
              [情敌]

              近来我有些郁闷。

              不,应该说是非常郁闷。

              就在我对着和藤咲夫妇日渐亲密的关系窃窃自喜的时候,藤咲夫人却忽然警惕了起来,我想靠近她说话她也只是远远地躲在藤咲先生的背后。

              比如说,在我散步时偶遇藤咲先生,准备和他寒暄闲聊时,藤咲夫人就会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一句话也不说就鼓着脸把藤咲先生拉走。

              再比如,我在院子里准备栽种一些花草植物想向藤咲先生请教该种什么好时,藤咲夫人却又会鼓着腮帮挡在藤咲先生的身前。

              最明显的,就是藤咲先生都不能再来我家与我丈夫喝下午茶了。

              真是非常非常的烦恼啊。

              从藤咲夫人有了心防开始,我就这样一直郁闷了两个多星期,当我把这件事情告诉丈夫时,丈夫的脸色有些古怪。

              “我们找一个机会和藤咲先生聊一聊吧。”丈夫如是给我提建议。

              于是我就一直等着这个机会,等啊等,终于在一个阳光明媚的星期六下午等来了藤咲夫人出去找日奈森夫人聚会的这个机会。

              这一天下午,我格外殷勤地迎着笑脸将藤咲先生请进了家门。

              “藤咲先生,我想和你商量一件事情。”我坐到丈夫身边,看着对面久违的藤咲先生,我不由得开始想念藤咲夫人。

              “什么事?还要特意请我过来。”藤咲先生看着热情非常的我,微不可察地挪远了些。

              我闻言,一边回忆着藤咲夫人怪异的举动一边朝藤咲先生如实禀报。

              藤咲先生听完,忽然很严肃地蹙起了眉头,冷冷道:“我早就觉得璃茉有些奇怪了,可没想到她会这样认为……浅井夫人,我觉得我们最好还是不要再联系了。”

              我还是有些听不懂,好好地琢磨了藤咲先生的话和藤咲夫人的举动后,忽然恍然大悟了,同时又更加郁闷。

              “璃茉她,是认为我们……”

              “我的天!藤咲夫人完全多想了!”我打断藤咲先生的话,顿时打了个寒颤。

              那可是藤咲夫妇啊,多么完美的一对,藤咲夫人不会这样想的。

              过后的几天,我都一直浑浑噩噩,每每想到藤咲夫妇,遗憾之余又有几分痛心。

              而我的丈夫神色却一直很古怪,几天过来都一言不发,他平时孩子气的性子都没有了。

              这天早晨,我正准备着丈夫的早餐,忽闻一阵井然有序的敲门声。

              我家安了门铃,而隔壁夫妇却是出于礼貌问题从来都不按门铃的。

              一听这熟悉的敲门声,我就知道是谁。

              是藤咲夫人。

              我有些复杂地开了门,却看见藤咲夫人支支吾吾地站在门口,随后一把把我拉了出去。

              “浅井夫人,浅井先生他……不在家吧?” 藤咲夫人耳语道。

              “我丈夫?他还在家里呢。”听藤咲夫人的口气完全没有了当初的防备,我松了口气,同时一个隐隐约约的猜想又浮现于心头。

              “唔,凪彦他啊,老是来找浅井先生,他俩的关系貌似很好。”藤咲夫人又鼓起了腮帮,同时我的那个猜想也渐渐清晰。

              “浅井夫人……别怪我小孩子气,是凪彦他和浅井先生太……”

              藤咲夫人说到这里却突然噤声了,我看到对面藤咲先生开门走了出来, 而我也闻到一股熟悉的清香,我的丈夫正站在我身后。

              那个猜想已经异常清晰了,我抑制不住叫了出来。

              “藤咲夫人,你的情敌果然是我丈夫!”

              我不明白我为什么会说果然,或许是因为我始终都不相信藤咲先生说的藤咲夫人的假想敌是我,藤咲夫妇的感情,我看得很清楚。

              “璃茉……”藤咲先生似笑非笑,脸上终于有了许久未见的柔和神色。

              而我的丈夫也一把把我搂住,笑眯眯地道: “唔,果然和我想的一样,可是藤咲夫人,我的 性 取向是很正常的……”

              藤咲夫人看上去也丝毫不以为意,淡淡道:“我相信凪彦,只是不相信你。”

              唔,这样一种奇怪的感觉是怎么回事?

              这个故事似乎只有我一个人被耍得团团转啊!

              等等,为什么我丈夫和藤咲夫人之间的感觉那么奇怪?

              藤咲先生你不要光顾着笑啊……

              果然我的存在是多余的吗……


              回复
              7楼2019-08-10 12: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