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锤全面战争吧 关注:153,082贴子:5,648,403

短篇小说渣翻《瘟疫祭司》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作者是C.L. Werner(我不认识),接下来是正文,不长,翻的很渣,以及对话不多看不到喜闻乐见的yes!yes!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9-08-18 18:46
    土墙的农舍外立着一个小小的木质神龛。这里供奉着自然精魂——它们的肆意妄为会给瑞克领的土地带来莫大的痛苦。神龛上装饰着各种稀奇古怪的小玩意儿以平息邪恶力量——裂开的乌鸦喙和伯劳鸟喙排列在神龛上;两侧是一大碗大麦和一串麦秆;一只偷鸡的狐狸枯槁的爪子被绑在神龛上的窄柱上;一个人类的手指——从流浪来的闯入者手上切下来的,被绑在神龛的顶部,指着天空和古老的风和风暴之神。
    当两个人从谷仓里搬出沉重的粮食袋,在神龛下面的阴影里,一双亮晶晶的黑眼睛正注视着他们。当这些人把他们的东西装进一辆牛车里时,观察者抑制住了找一点乐子的冲动。强壮的农奴身上散发着汗水和劳作的气息,混杂着公牛和农场里其他动物粪便的气味。
    另一种气味,另一种更细微的气味,农奴们没有发现,但它远比其他的气味重要地多,因为那是死亡的气味。这气味是从人类搬运的粮食里边散发出来的。
    就在他们的鼻子底下!那些傻瓜甚至都闻不到它!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9-08-18 18:47
      斯克里斯奇(Skritsch)光秃秃的长尾巴在地上甩来甩去,一种蔑视的感觉在他的脑子里一闪而过。人类是如此可鄙的生物——盲目的讨厌的玩意儿,甚至没有跳骚的智慧。他们的视觉、听觉就够差劲的了,结果他们的嗅觉更差,跟没有似的。他们甚至认不出自己的气味,更别说其他生物的气味了。这些软弱可怜的玩意儿能够活着可真是大角鼠开恩!
      当这些人类结束了他们的劳动,斯克里斯奇从他的隐蔽处冲了出来。如果这两个人中的任何一个此时转身,那他将看到怪诞的一幕:一个巨大的老鼠模样的生物,穿着肮脏的黑色破烂衣服,四肢着地跑过泥泞的地面,冲向猪圈里的掩体。他们也许会注意到那把用鼠肠绑在怪物腰间的锈剑,或者注意到他黑色的眼睛里闪烁着邪恶的智慧。他们可能会想到下层人民古老传说中关于“住在永恒黑暗地下的非人种族”的传说,并被吓得扭头就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9-08-18 18:47
        但斯克里斯奇太狡猾了,只有在确信人类不会注意到他时才行动。斯卡文鼠人的繁盛拜那些无知的人类所赐,他们利用自己的隐蔽性来窃取和掠夺人类的成果。武器,衣服,食物和奴隶,不幸的人类将所有的这些提供给他们的秘密邻居。而这些愚者却把盗窃和绑架归咎于强盗、狼和各种各样的鬼魂,几乎没有猜到导致到他们不幸的真正原因。
        斯克里斯奇一头扎进猪圈的柳条墙里,扭动身子通过一个狭窄的洞口。这鼠人掉进了猪圈的粪堆里,他用力甩了甩身子,把注意力又集中到农奴身上。他竖起一只耳朵,听着那些猪因为他的闯入而不安地叫着。如果这些**们太吵了,他会用随身携带的尖利匕首迅速刺一下,让它们安静下来。匕首上淬了毒,见血封喉。当那些愚蠢玩意儿调查的时候,他们会看到匕首造成的叉状切口,以为是毒蛇袭击了他们。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9-08-18 18:48
          不过,他不认为这些人会为那些吵吵闹闹的猪操心。他们忙着装粮食。斯克里斯奇能从他们的姿势和气味中看出他们焦虑和紧张。他经常观察农奴,知道其中的原因。他们的军阀——拥有他们和他们土地的人类,在这个季节比往常更早的时候向他们索要贡品。斯克里斯奇知道当农奴怠慢了主人的要求时会发生的事情。
          鼠人的眼中闪着邪恶的光芒。农奴们很快就会侍奉新的主人。
          当然,如果他们中有人幸存的话。
          斯克里斯奇一直等到牛车离开小农场,才从猪圈里窜出来,他很得意,因为这批致命的货物正运往人类首领的庄园。这些人类在不知不觉间把灾厄带到整个村子的中心。
          鼠人一想到整个村子都将被鼠人投放的邪恶武器所摧毁,他就垂涎欲滴,这武器就像大角鼠本人一样残忍、恶毒,并且能轻易击垮敌人。人类玩意儿会知道自己所处的地位,鼠人会让他们知道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9-08-18 18:48
            斯克里斯奇躲在阴影里,从墙边悄悄溜到树下,在灌木丛和树篱下爬行,跟着牛车沿着小路来到了村子。每走一步,这鼠人都要抑制住自己发出满是恶意的笑声的冲动。一切都在按计划进行。但当马车驶近村子四周的木墙时发生的事情却让他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卫兵们从门房里走出来,对农奴们怒目而视,愤怒于自己的休息被打断。他们故意刁难这些农民,用一种斯克里斯奇再熟悉不过的卑鄙的野蛮手段欺负他们。有时候,人类做出鼠人般的行为举止是多么让人害怕。
            真正令人担忧的时刻到来了,守卫们开始用长矛的枪托戳着一袋袋的粮食。斯克里斯奇屏住呼吸,看着麻袋撕裂,谷物一滴滴地流了出来。如果这些人仔细地看袋子,他们就会注意到被鼠人调包了的粮食。
            好在,紧张的时刻过去了。守卫们没有发现任何异常情况,就转身离开了。斯克里斯奇看到那些长矛兵把马车推过大门,兴奋得直咬牙。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9-08-18 18:49
              这个鼠人从他的藏身之处跳了出来,绕着墙的边缘跑了一大圈,以避开绑在木头上的怪异雕刻的吓人面具,这些面具是用来吓跑狼和恶鬼的。他用爪子抓住了村子南边一根柱子。鼠人胡子一抖,就爬上了那根木头,掉到了另一边的一块萝卜地里。他把自己的身体紧贴着地面,只抬起了鼻子,仔细嗅着村子里的气味,他的耳朵拼命地听着有没有什么声音表明有人注意到他进来了。
              斯克里斯奇对自己的仍然没被人发现感到满意,他急忙跑到村里最近的土墙小屋。选择了最近的一个角落,跳向那座建筑物,像爬木墙一样敏捷地爬上它的一侧。
              他更小心地爬过茅草屋顶。经验告诉他,这样的建筑是多么危险和脆弱。如果他想成功地完成任务,那么他就不能发生任何意外。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9-08-18 18:49
                他必须成功。斯克里斯奇不愿意去想如果他失败了,军阀纳希克(Nashqik)会对他做什么。当他想起另一个念头时,他的腺体紧绷着。也许他担心的不只是纳希克。鼠人咬紧牙关,想把这个可怕的念头赶走。他有活儿要做,他可没有时间担心可能发生的事。他也必须确保这不会发生。
                村子里的房子建的都很近,这很方便斯克里斯奇从一个屋顶跳到另一个屋顶。这样,鼠人就能在无人注意的情况下迅速穿越村庄。他从墙边的小棚子来到村里的广场,挑了铁匠铺子的平屋顶作为藏身之处。铁匠铺里冒出的烟有助于掩盖他的气味。虽然人类不大可能注意到他,但狗的威胁是他不能忽视的。
                正当他坐在屋顶上时,斯克里斯奇看见那辆牛车开进了村里的广场。鼠人舔了舔他的尖牙。
                是时候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9-08-18 18:49
                  村庄广场的一侧是占地面积极大的石制庄园,领主的仆人们住在这里,管理着他的财产。另一边是木材仓库和谷仓,存放着领主收上来的税收和村庄的财富。仓库对面是村里的客栈和招待所,铁匠和草药医生的房子紧挨着客栈。广场的最后一面是一座狭窄的木结构建筑,高高的塔尖从拱形屋顶上伸出来,一个喷泉在门前汩汩作响。斯克里斯奇明白,这座建筑是人类玩意儿向他们奇怪的神表达敬意的地方。鼠人嘲笑这些弱小的神,因为他们的力量与荣耀根本无法与大角鼠相提并论。但他的谨慎让他对他们保有一定的畏惧感。
                  当他的目光转向教堂时,斯克里斯奇发现他有充分的理由害怕这个地方。从教堂里散发出来的气味一直传到广场上,一个孤零零的人影站在路中间。斯克里斯奇从她身上的气味判断,她是人类玩意儿的牧者(breeders直译就是饲养员.....)。当那个女人匆忙地穿过广场时,纯白的披风在她身上翻动。她的衣服和黑色长发上飘着香味。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9-08-18 18:50
                    斯克里斯奇的担忧是对的,这名女子走向那辆牛车的脚步愈发加重。她伸出双臂挡住路,用严厉的声音命令牛车停下。她严厉的语气使得工人们都从仓库走出来看个究竟。她命令坐在车上的农奴们待在原地。
                    “这些人把死亡带到了这里,”女人说。她用纤细的手指着一袋袋粮食。“这些袋子必须马上烧掉!感谢莎莉娅的仁慈,我们及时赶到了!”
                    每个工人都从上衣的胸口处取下一个稻草娃娃,并朝这丑陋的东西吐口水,以此祛除这次事件可能带来的霉运。做完这一切,他们急忙回到仓库里去搬柴火来搭火堆。车上的农奴们不安的看着彼此,脸色越来越苍白。他们惊慌地注视着柴火堆的搭建。
                    当那堆木头足以点燃大火,女人对车上的两个男人喊道:“是你们把这邪恶之物带到这里来的,毁掉它代表你们的忏悔。她挥手示意二人从车上去火堆那里。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9-08-18 18:50
                      “你要销毁的不是他们的财产!”一个粗哑的声音吼道。
                      讲话的人是一个身材魁梧、肩膀宽阔的男人,他曾经强壮的身体变的肥胖,他的金发已经染上了灰色。相比于村民们的羊皮短上衣和马裤,他身着的精致的紫红色织锦大衣和配套的裤子显得华丽得多。他的脖子上挂着一个沉重的钢制胸饰,胸饰的表面蚀刻着精美的纹章。他的两侧站着两个人,穿着饱经风霜的链甲套装,他们的职务徽章上写着他们是村里的治安官(reeve)和执事(beadle)。
                      “我的领主管家大人。”女人说出了指责者的身份"我不认为你....."
                      “我不会看着我领主的财产被毁,”那人对她哼了一声。“凯瑟琳修女(Sister Kathryn),你可能已经忘记了,但莫伯格村,村里的人,村周围的土地,所有这些都属于冯·格雷茨男爵。维护他的统治是我的责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9-08-18 18:51
                        唯一能看出女祭司正在生气的迹象就是她微微咬紧的下颚。她没有费事向管家说明自己的立场,因为她知道要说服管家,光说不练是不够的。当她嘴里低低地念叨着对莎莉娅的祈祷,一步步走近马车,农奴们后退几步让出来道路。一股超自然的光芒开始环绕着她的手,并且随着她的祈祷越来越充满生机。
                        管家看着凯瑟琳修女用她那散发着灼热之光的手从粮袋的一个洞里伸进去。当她缩回她的手时,那光已经暗淡了,它的活力已经变成了一种粘在她手指上的灰色的污物。她向外伸出手,让广场上所有的人都能看见。管家的吼声使得许多好奇的面孔探出了窗口,每个看到这一幕的都吓得倒抽了一口冷气。他们以前见过女祭司从病人身上取病,但从来没有见过她用法术从一袋粮食里取病。
                        凯瑟琳修女闭上了眼睛,希望她的女神的魔力能净化她自己身上的堕落。她的手又恢复了生气勃勃的红晕,虽然这个过程不像以前一样快。在净化的光线面前,灰色的脏污在缩小,渐渐地完全消失了。这几乎使女祭司跪倒在地,她的整个身体都因法术对她造成的伤害而颤抖。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9-08-18 18:52
                          管家皱着眉头,对法术所展示出来的事实和此事生动的提醒了此处还有比他更强大的力量感到不安。他瞥了一眼那群农奴,又瞥了一眼他自己的卫兵们露出敬畏神色的脸。毫无疑问,凯瑟琳修女的表现赢得了他们的心。正因为这个原因,管家是不会让步的。这种情况已不仅仅是几袋粮食的问题。这变成了一个谁是莫伯格老大的问题。
                          “好把戏。”管家说着,慢慢地拍了拍他的手。“我在莫德海姆看到一个男巫也制造了同样的幻觉。”那人做出凶恶的嘴脸,咆哮到。“他们把他吊了起来,刨开了他的肚子。你可曾见过一个男巫蠕动着身子,五十个大蒜球塞满了他的.......”
                          “这里没有巫术,只有莎莉娅的神圣恩典,”凯瑟琳修女声音颤抖地说。“许多牧师被群众粗暴对待,只因为他们觉得牧师的神术中附着着巫术。她强迫自己平静下来,挺直腰板,指着牛车。“那些袋子里带有疾病。”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9-08-18 18:53
                            管家听到村民们惊恐地低声议论,皱起眉头。“我不会为了巫师的把戏而烧掉我们的庄稼!鲍里斯皇帝在第一场雪来临之前,已经把一艘新的商船准备好了,男爵命令我保证莫伯格能付清这笔钱,以及皇帝认为今年冬天应该向我们征收的任何其他税款!”管家咆哮道。他打了个响指,挥手示意警卫们上前。即使很不情愿,治安官和执事还是接近了马车。他们放下长矛,拿起一个袋子,开始把它从车上搬下来。
                            袋子在经过了门口警卫和凯瑟琳修女的检查后已经很脆弱了,在被搬下来的过程中它直接裂开了,里面的东西全都漏在地上。旁边看到的人恐慌地大叫。和谷物混在一起,埋在袋子的最深处,有几团头发,是人的头皮!
                            管家边后退边做了个尤里克教的手势,“神啊,发发慈悲吧!”他喊道。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9-08-18 18:53
                              “瘟疫,”凯瑟琳修女说,声音低沉而空洞。“我能感觉到它潜伏在那些袋子里,但我从没想过它是被人故意放在那里的。”她的表情变得严峻起来,两眼紧盯着把马车推到村子里来的两个农奴。“只有蝇虫领主(Fly lord)的仆人才胆敢做出如此邪恶之事。当她说出这邪恶神明的名字时,女祭司把手指交叉成鸽子的手势,以免慈父注意到自己被召唤。村民们也做了同样的手势,一提到古老之夜(old night)和毁灭之力,他们就吓得睁大了眼睛。
                              马车上的一个人跌到地上,跪在女祭司面前,高呼他是无辜的。“我们不知道那些头皮是怎么到袋子里的!一定是被别人动了手脚!”
                              管家怒视着那个被吓坏了的家伙,“每个异教徒被发现时都说自己是无辜的。抓住这个人渣!我们要把他们连同他们的污秽一起烧掉!”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9-08-18 18: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