猛兽吧 关注:77,110贴子:2,111,871

南非沙瓦里私人野生动物保护区的狮子的食性及捕杀的详细情况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一楼给辛巴(long life the king)


回复
1楼2019-11-22 23:54
    ?没然后了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楼2019-11-23 00:00
      在重新引入狮子后的三年内,工作人员都会定期记录下来,我们利用这些数据建立了猎物概况、猎物选择和每日摄取量(kg/FEQ/day)。由于观察到捕杀的机会主义性质,我们试图通过分析完整的数据集和一个数据子集来解决记录中的空白,在这些数据子集中,我们省略了间隔超过5天的捕杀。完整的数据集(n = 360次捕杀)包括3年内(1095天)的23个物种,而子集(n = 227次捕杀)包括368天内的16个物种。猎物偏好(雅各布斯指数)是通过数据集和回合数计数来计算的。在可见度有差异的情况下和没有校正的情况下,我们都使用了回合数。两个数据集的猎物轮廓非常相似,偏好的是相同的物种(黑角马、鸵鸟、疣猪),避免的是(跳羚、黑斑羚、麂羚)。研究人员分别计算了每一年的猎物偏好,发现它们对羚羊的偏好转变为对疣猪的回避。两组数据的平均猎物大小没有显著差异(全数据集,131.5 kg;数据子集,133.1 kg)。然而,这两组数据确实产生了非常不同的每日摄取率,其中数据子集(第一年9.3 kg/FEQ/day)的值高于完整数据集(第一年4.6 kg/FEQ/day)的值。由此得出结论:在小型生态旅游保护区,通过驾驶车辆定位的猎物可以用来建立猎物特征。消除猎杀中的间隙将提猎杀准确性,这对于计算击杀率和每日食物消耗量是必不可少的。


      回复
      3楼2019-11-23 00:05
        介绍
        对食肉动物饮食的研究可能基于观察到的捕杀清单(通常称为捕杀清单),通常包括对猎物偏好或选择、捕杀频率和每日食用量的分析(Schaller 1972;Mills1984;鲁杰罗1991)。这些分析的结果形成了讨论捕食者-猎物相互作用的基本方面的基础,如体型在猎物选择中的作用和饮食重叠(Radloff & du Toit 2004;Hayward & Kerley 2005;海沃德2006;Hayward等人,2006)。这一结果对保护区管理人员也很重要,因为对他们来说,准确了解大型食肉动物的猎物选择和日常消费很重要(Bothma 1996;Power 2003;;Hayward等人,2006)。猎物偏好的各种测量方法(Norbury & Sanson, 1992年)以及衡量猎杀频率和每日消耗量的方法(Schaller, 1972年;(Funston et al. 1998);然而,这些分析的准确性总是取决于杀戮名单的完整性。已经使用了许多方法来收集大型食肉动物的饮食数据,所有方法都有固有的偏见(见Mills 1992的讨论),在数据用于荟萃分析之前应该考虑这些偏见。
        南部非洲生态旅游的发展使人们需要一种可靠的方法来分析通常在这些保护区收集的捕食者-猎物数据。在许多生态旅游保护区,大型食肉动物每天都被发现,并有捕杀记录(Radloff & du Toit 2004)。然而,这些猎杀名单是有偏见的,首先是全年不均匀的搜索努力造成了猎杀名单上的空白,其次是观察的机会主义性质,它更倾向于发现较大的猎物,而不是更小、更迅速和完全消耗的猎物(Mills 1992)。如果这些猎杀名单将用于分析猎物的偏好和储备管理,那么它们的准确性应该得到确立。在这篇论文中,我们使用了在南非东开普省的一个野生动物保护区内的两个狮群的观察和猎杀记录。我们分析和比较猎物的概况,猎物的偏好和每日的消耗量,使用完整的猎杀名单,为期三年,其中只有一个子集的数据,其中包括那些杀害对方五天内。我们假设,在完整的数据集中,较小的猎物将被低估,每日的食用量将被低估,因此,对数据子集的分析将产生更准确的结果。


        回复
        4楼2019-11-23 00:10
          方法和材料
          这项研究是在Shamwari野生动物保护区(Shamwari;180平方公里;33°20的;(东经26度01分),位于南非东开普省。保护区成立于1990年,在此之前,这片土地一直用于小型畜牧业。这里的植被是由灌丛植被(约占保护区面积的55%)和更开阔的草原样植被组成的马赛克。2000年10月,两只成年雌狮和一只成年雄狮被放归沙瓦里。自从它们被引进以来,这狮群繁殖了;一个亚成年雄性和一个亚成年雌性被转移到另一个保护区;研究结束时,沙瓦里有15只不同年龄的狮子。保护区的其他大型食肉动物包括7只猎豹(Acinonyx jubatus)、14只棕鬣狗(Hyaena brunnea)、4只豹(Panthera pardus)和12只野狗(Lycaon pictus)。
          沙瓦里是一个生态旅游保护区,大型哺乳动物食肉动物被护林员定位,以供游客观赏。搜寻工作视乎保护区的访客人数而有所不同;然而,大型食肉动物的目击是高度珍贵的,狮子几乎每天都被定位(参见Radloff & du Toit(2004)的类似方法)。每当观察到狮子被捕杀时,就会记录它们的种类,如果可能的话,还会记录它们的年龄(成年或幼年)和性别,以及狮子的详细情况。在这项研究中,我们分析了从2000年10月到2003年9月重新引入狮子后的前三年的数据。由于数据收集的机会主义性质,完整的数据集包含了多个猎杀地点之间的长时间间隔,同一组狮子之间最长的间隔为97天,导致对猎杀频率和每日消耗量的低估。为了纠正这些差异所产生的错误,包括对大型猎物的过度表现(Mills, 1992),我们还分析了一个子集的数据,其中包括同一种群在5天内相继捕杀的猎物。从杀戮记录中删除超过5天的时间缩短了持续时间并删除了一些杀戮,但应该会产生更准确的杀戮率和每日消耗。
          捕杀频率受到各种因素的影响(Funston et al. 1998),但是根据Saba(1979)的研究,在饮食中水牛(Syncerus caffer)的数量很少的地方(如Shamwari),每头成年狮子每年捕杀的数量从15头到32头不等,这取决于猎物的大小,捕杀间隔在24到11天之间。沙瓦里每群成年狮子的平均数量为3头,这意味着至少每两天就应该捕杀一次。五天周期的选择是在真实的猎杀间隔和维持一个大的猎杀样本之间的一种妥协。
          猎物倾向度是用雅各布指数来计算的
          D = r −p/r + p − 2rp ,
          其中r为某一物种的全部捕杀量的比例,p为该物种的可利用度的比例。猎物可用性数据来自年度空中猎物计数。空中狩猎计数的准确性受到多种因素的影响,包括植被类型和栖息地的选择、羚羊物种的大小和颜色(Redfern et al. 2002)。我们使用原始计数和应用校正因子(基于Mills & Biggs, 1993;Redfern等人,2002)我们使用原始计数和应用校正因子(基于Mills & Biggs, 1993;Redfern等人,2002)。使用的校正因子为0.4(疣猪,航拍数低于60%);0.6(麂羚和薮羚);0.7(黑斑羚、水羚和捻角羚)和1.0(其他所有物种)。之所以选择雅各布斯指数,是因为它尽量减少了其他选择方法固有的许多偏差,并允许与使用该指数的其他研究进行比较。Jacobs指数的范围从表示最大偏好的最大值+1到表示最大规避的最大值-1 (Jacobs 1974)。
          狮子的每日食物摄取量是根据猎物的平均可食用量计算出来的。成年猎物的身体质量取自文献(Skinner & Smithers 1990;Stuart & Stuart 1996;(van Rooyen et al. 1996),幼体的质量是通过平均成年体质量乘以0.3来估计的(Radloff & du Toit 2004)。每一种猎物的质量被修正后,就会被计算出被捕杀名单中成年雄性、雌性和幼崽的比例(Radloff & du Toit 2004)。然后用Viljoen(1993)提出的分类对s进行调整,得到可食用的生物物质(校正质量< 50kg, 80%可食用;50 - 150公斤,75%;151 - 250公斤,70%;和251-500公斤,65%)。计算每只雌狮每日的食物摄取量(FEQ;伯特伦1979;(帕克等人,1990年),假设在一次捕杀中,狮子的猎物的尸体被平均分配。成年雄狮的食量是雌狮的1.5倍,并被分配了1.5个FEQs (Schaller 1972;Funston等人,1998)。2 - 3岁的亚成体代表1FEQs(van Orsdol 1982)和0.75FEQs(Schaller 1972;范,Orsdol 1982, 1986)。大的幼崽被定义为一到两岁的狮子(Schaller 1972; Smuts 年;1991)。小于一岁的幼崽需要的食物量是成年雌崽的三分之一,并被分配了0.3个feq (Packer et al. 1990)。幼崽的feq是根据它们作为小的或大的幼崽度过的一年的比例来调整的。平均日摄取量为数据集和分析时间段的总食用生物量,除以天数和feq的数量。


          回复
          5楼2019-11-23 00:44
            明天继续发结果部分


            回复
            6楼2019-11-23 00:44


              在沙瓦里,同一组狮子的捕杀频率记录显示,超过一半的捕杀发生在前一次捕杀的5天内。


              回复
              7楼2019-11-23 08:21
                结果
                完整的数据集涵盖了36个月,包括360个捕杀(表1),其中9个没有被纳入进一步的分析,因为它们没有被吃掉。这九种动物分别是:棕鬣狗、黑背豺(Canis mesomelas)、长尾猴(Cercopithecus aethiops)、猎豹、埃及鹅(Alopochen aegyptiacus)、巨蜥(Varanus albigu- laris)和三只豪猪(Hystrix africae- australis)。数据子集的总长度为368.5天,包括31天(期间有15只动物被杀)到1天(期间有2只动物被杀)。该亚组包含了227次捕杀,代表16个物种,其中只有豪猪(见表1)。该亚组的捕杀数量占总捕杀数量的64%,总修正量的66%,而亚组的持续时间为研究期间的33.6%。在这两组数据中,相同的5个物种被捕杀的频率最高,占全部捕杀的70.3%,占全部捕杀的69.6%。校正质量最大的5个猎物种类,长颈鹿、伊兰羚羊、斑马、剑羚和捻角羚在两个数据集中所占比例相近(40.2%,全集;41.9%子集)5个最小的猎物也一样:山苇羚,麂羚,跳羚,黑斑羚和薮羚(17.6%,全集,15.8%,子集)。从这两个数据集计算出的每种物种的比例没有显著差异
                (χ2 = 5.81, d.f. = 15, P > 0.05)


                猎物偏好(雅各布斯指数),这是根据两个数据集并使用修正和未修正的猎物可用性计算出来的,从对鸵鸟角马疣猪的强烈倾向性到对山苇羚,黑斑羚和麂羚的强烈回避性。单独的两个数据集的分析产生了类似的结果(χ2 = 0.23,d.f。= 15, P > 0.05)而且猎物的校正对雅各布斯指数影响很小。对于大多数物种来说,校正猎物可得性后的雅各布斯指数比未校正的可得性数据要高,疣猪、麂羚和薮羚的指数则较低(表2)。Jacobs指数与校正质量呈正相关
                (全集, r 平方为 0.34, P < 0.05; 子集, r 平方为 0.38, P < 0.05).雅各布斯指数最高的是鸵鸟、角马和疣猪,校正质量在33至168公斤之间,所有猎物的平均校正质量为131.5公斤(全数据集)和133.1公斤(数据子集;表3)。平均修正质量计算为总修正质量(表1)除以猎杀次数。两组数据的平均校正质量无显著性差异(t = -0.169;P > 0.05)。5个最小的物种都有负雅各布斯指数,并被避免(表2)。伊兰羚羊的雅各布斯指数为0.4-0.5(表2)。捻角羚占所有捕杀量的30%,是Shamwari上数量最多的潜在猎物种类,Jacobs指数为0.4(表2)。当将猎物的大小(校正质量)表示为狮子大小的一个比例时,对中等大小猎物的偏好是明显的,这表明约55%的所有猎物的大小与捕食者相同或更小(图2)。
                雅各布指数是对每三年单独计算的,目的是确定从重新引入狮子开始,它们的偏好是否随着时间而改变。南非白面大羚羊被杀的数量从第一年的18只下降到第二年的7只,第三年的2只,这反映在雅各布斯指数从0.5到-0.2的变化上(表4)。虽然角马被杀的数量从第一年下降到第三年,但可用的数量减少了,雅各布斯指数在第一年和第三年是相似的(表4)。从第一年到第二年和第三年,被杀的疣猪数量增加了,这反映在雅各布斯指数的增长上。对于其他物种,雅各布斯指数要么变化不大,要么被杀死的数量很少。
                两组数据分别计算了每个FEQ的平均日摄入量(kg可食用生物量/天),并将其进一步细分为三个12个月的时间段(即第1年= 2000年10月- 2001年9月等)。两组数据,从第1年到第3年,日平均摄取量均有所下降,全组数据明显低于子集数据(t = -4.81, d.f. = 3, P < 0.05);表5).前两年,整个数据集的平均每日摄取量大约是5公斤/FEQ/天,但第3年非常低。第三年仅接近5 kg/FEQ/day时,根据子数据集计算日摄入量,头两年计算的摄入量几乎是全集估计量的两倍(表5)。


                表2


                表3


                回复
                8楼2019-11-23 08:58

                  补充个图
                  猎物大小的频率分布(修正质量)与这个地区的狮子体重(156kg)的比例。
                  黑色是全集,灰色是子集
                  纵轴是猎杀率,横轴是猎物除以捕食者的质量占比。


                  收起回复
                  9楼2019-11-23 09:01

                    先把表5发了,等会发讨论部分


                    回复
                    10楼2019-11-23 09:02
                      在非洲大草原,大型哺乳动物捕食者比小型物种或个体有更广泛的潜在猎物范围,狮子的猎物档案比小型食肉动物的猎物档案(把楼上的那个猎物轮廓改成这个玩意,我翻译有误)包含更多的物种(Radloff & du Toit 2004)。沙瓦里狮子的猎物概况(被杀死的种类数目,n=17)在非洲其他地方报道的范围内(夏勒1972年有7种;Mitchell等,1965,19种;1969年Pienaar, 38种; Radloff & du Toit 2004年,雄狮12种)。我们假设完整的数据集会低估小猎物;然而,对全集和子集数据的分析得出了非常相似的猎物概况。对此有两种可能的解释:实际上,完整的数据集确实是有偏差的(sensu Mills 1992),数据子集也有相同的偏差,不过,完整的数据集没有严重的偏差。Radloff和du Toit(2004)认为观察者的努力越高,对小猎物的偏见就会被克服。他的推理应该适用于数据的子集,这些数据应该能准确地反映狮子在Shamwari上捕食的情况。从完整的数据集中获取的猎物特征与子集非常相似,似乎完整的数据集不会对小的猎物产生偏见。这在一定程度上得到了支持:如疣猪,黑斑羚,麂羚和豪猪等小猎物正好出现在全集上。
                      为了适应空中观察计数中可能出现的错误,人们对猎物的可用性数据进行统计,结果大多数物种的雅各布斯指数略高,但疣猪、薮羚和麂羚的指数较低。这可以用修正系数来解释,这三种物种的修正系数最大,导致可用性增加最大。
                      在沙瓦里重新引入狮子后的前三年里,对猎物特征和偏好的分析表明了猎物转换的程度。与第一年相比,第三年南非白面大羚羊和斑马被杀的频率更低,雅各布斯指数为负,而疣猪在第三年被杀的频率更高。对南非白面大羚羊和斑马的偏好减少可能意味着猎物丧失了天真(大概意思就是和狮子混熟了,知道狮子不是啥善茬,就开始回避狮子),警惕性提高。
                      捕食者和被捕食者的体重之间存在正相关关系(Gittleman 1985;Carbone等人1999年;Radloff & du Toit 2004;2005年),
                      狮子喜欢中等和大型的猎物(Funston et al. 2001),体重在190到550公斤之间(Hayward & Kerley 2005),平均猎物体重为126公斤(雌狮)和399公斤(雄狮)(Radloff & du Toit 2004)。本研究的结果(校正后的平均猎物质量约为130公斤)与之前报道的成年雌狮捕杀的结果非常相似。全集和子集产生了非常相似的校正后的平均猎物质量,这表明猎物的外形不仅在物种水平上相似,而且在年龄和性别水平上也相似。如果要获得与捕食者大小相关的猎物大小的精确测量(Radloff & du Toit 2004),就必须对猎物质量进行校正,以解释猎物的性别和年龄。
                      据广泛报道,虽然狮子杀死的猎物种类比大多数其他食肉动物都多,但它们会对一种或多种动物表现出偏好。例如,在内罗毕国家公园,48%的被杀动物是角马(Foster & Kerney 1967),在Manyara公园,62%的被杀动物是水牛(Schaller 1972)。这种偏好受到各种因素的影响,包括栖息地类型、种群大小和组成以及猎物数量(Funston等,2001年),而猎物偏好则随时间和空间而变化(Dunham, 1992年)。在沙瓦里,最受欢迎的物种包括角马、疣猪和鸵鸟。许多研究报告说角马和疣猪是首选的物种(参见Hayward & Kerley 2005年的综述),但鸵鸟常常被避开(Hayward & Kerley 2005年)。Shamwari (Jacobs’index, 0.4-0.6)对伊兰羚羊的偏好大于Hayward & Kerley (2005;雅各布指数,0.18)在他们对32项研究数据的荟萃分析中的报道。这凸显了一个荟萃分析的弱点,往往掩盖时空变化。Shamwari最不受欢迎的猎物是小羚羊(麂羚、黑斑羚和跳羚),这支持了狮子更喜欢大猎物的理论。


                      回复
                      11楼2019-11-23 09:44
                        接楼上
                        据广泛报道,狮子会杀死数量最多的猎物种类(Manyara公园的水牛,Schaller 1972;克鲁格国家公园的角马和黑斑羚1969年Pienaar),这一点在Shamwari得到了证实,在Shamwari,捻角羚是数量最多、最常被杀死的物种。
                        对这两个数据集的分析得出了非常不同的每日摄取量的结果,因为数据子集只包含了34%的时间内所有捕杀的64%。以前的研究报道的每日摄取量从4.9 kg/FEQ/day (Kruuk & Turner 1967)到11.35 kg/FEQ/day (Stander 1991)不等,平均9项研究为7.1 kg/FEQ/day (Kruuk & Turner 1967;夏勒1972;Elliot & McTaggart Cowan 1978;格林等,1984年;Packer et al. 1990;Smust1991;Viljoen 1993;Funston等,1998;power 2003)。Green等人(1984)使用钠通量率计算摄取量为5.97±1.53 kg/每头狮子/每天。这一估计是根据不同的生理过程作出的,可能比从观察中得出的估计更准确地反映每日的需求。我们研究的结果显示了两种模式。首先,两组数据的预估摄取率从第1年到第3年都有所下降。在第三年,这至少在一定程度上是由于观察者的努力减少和记录的死亡数量减少。然而,在第1年到第2年之间,死亡率和每日摄取量很可能确实有所下降。第一年,狮子被杀死的数量超过了需要的数量,尸体也没有被完全保存。当面对高密度的猎物时,狮子会杀死更多的猎物(Packer et al. 1990;机架1991)。另一个可能的原因是在第一年,羚羊很天真没有被大型捕食者捕食的经验。此外,从数据子集得出的每日消耗量估计值总是大于从完整数据集得出的估计值。由于杀戮名单上已知的差距,整个数据集的估计是不准确的,低估了实际每日摄取量。相比之下,我们认为使用数据子集的分析,尤其是第二年(6.7 kg/FEQ/day)的分析,要准确得多。
                        总之,通过仔细分析,生态旅游保护区收集的典型猎杀名单可以用来生成猎物概况,检查猎物偏好,并计算每日摄取量。调整猎物的体重以适应猎杀的性别和年龄是很重要的,操纵完整的数据集以消除差距是计算每日摄取量的关键。


                        回复
                        12楼2019-11-23 09:53
                          最后是一个感谢的部分
                          我们感谢Shamwari野生动物保护区的工作人员提供的帮助和信息;国家研究基金会和罗兹大学的财政支持;Dan Parker和Charlene Bissett对手稿草稿的评论。


                          回复
                          13楼2019-11-23 09:54
                            👍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9-11-23 10:24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9-11-23 11: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