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驹吧 关注:179贴子:4,613
  • 11回复贴,共1

【现实衍生文】结束(西野视角的)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情景是生驹毕业con和最后一场以[乃木坂成员]身份参加的live。(关于毕业con和live西野的表现的图片之前发过。)


  因为是西野视角的,所以关于生驹的情节很少。


IP属地:广东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9-12-01 12:03回复
    然后呢


    IP属地:安徽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9-12-04 05:31
    收起回复



      IP属地:广东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9-12-08 20:21
      回复
        贴张七关于在驹毕业con哭的自述


        IP属地:广东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9-12-08 20:28
        回复


          IP属地:广东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9-12-08 20:30
          回复
            https://aoyu7.lofter.com/post/1e86c886_1c67ee271

            文件太大,发不出来,想看的点开看就行


            IP属地:广东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9-12-08 20:36
            回复
              七在con上的毕业赠言(当晚发的博客据说是说【live结束了,想去……(吃东西)……】)



              IP属地:广东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9-12-08 20:43
              回复
                  前台暗下去后,后台就亮起来了。


                  西野陷在化妆室带靠背的旋转椅里,用浸了卸妆水的化妆绵仔细地清洁着脸颊。略带冷意的化妆棉从额头划到眉毛,再到鼻尖和下颌。


                  Live结束了。


                  不对,Live早就结束了。


                  停滞了两分钟后,她迅速地用化妆棉清洁完了脸部,然后离开了化妆室。


                  就像之前的那天一样。


                  *


                  Live结束了,之后要做点儿什么呢?坐在旋转椅里的西野思索着,把化妆棉丢在一边,打开智能手机,在发送框里一个字一个字地打着——


                  “Live结束了,想……”


                  就在这时,化妆室的门突然被推开了,和冷风一起涌进房间里的,还有其他队员的声音,西野辨认出了麻衣,未奈央,真夏……当然还有生驹。


                  她们在说着什么,模糊嘈杂地响成一片。西野仍旧半躺在椅子靠背上,举着手,机械地打着字——


                  “想去……”


                  想去做什么呢?


                  西野知道她们在说什么,尽管她听不太清楚。或许也不是听不清楚,只是懒得去一个字一个字分辨:


                  无非是关于这场Live之后的事情,譬如生驹还会不会回来看她们。


                  “毕竟这是生驹的毕业con了。”


                  西野听到真夏这么说,她的声音里带了小小的哭腔。


                  但是西野并不想哭,至少现在,她不想哭。


                  她只是陷在化妆椅里,漫不经心地盯着移动手机的屏幕;并且,她感觉到了自己干涩的眼球转动的时候摩擦眼睑发出的声音,小小的,仿佛蜗牛啃着菜叶的沙沙声一样。


                  这声音过于相似,让西野觉得自己身体里仿佛也有一只蜗牛一样,缓慢地啃食着菜叶,一点儿一点儿把她啃空。


                  西野叹了一口气,把手机倒扣着放在化妆台上,等一下再编辑吧,她想,然后抬起头,对着化妆镜整理着碎发。


                  刚才,准确来说是Live开始之前,请来的化妆师在替她化眼妆时,不停地重复:


                  “西野桑,如果压痛你了,要跟我讲哦。”


                  “不会压痛,即使压痛了也没关系的。”


                  西野向上看着安装在天花板上散发出刺目白色的灯,平静地说。


                  “可是……”


                  化妆师欲言又止,西野略微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坐姿,坐直了一些,看到了镜子里一双明显红肿的眼睛。


                  她其实也不记得自己是不是哭过了,好像是,好像不是,她不记得了。


                IP属地:广东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9-12-08 20:44
                回复
                    *


                     舞台灯光亮起来的时候,准确说是登上舞台的时候,西野突然觉得自己仿佛就像一个洋娃娃一样,被装进了精美的包装袋里,和整个世界、和其他人隔离开来了。


                    嗯,其他人。


                    包括生驹。


                    她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其他人,看起来,她们仿佛真的隔了一层透明的包装袋一样,模模糊糊地,带着一点儿轻微的变形。


                    灯光亮起来,暗下去,暗下去,亮起来,随着歌曲的不同变换着,音乐敲在耳膜上,西野抬起手,挥动着荧光棒。


                    但是有好一会儿,她简直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完成舞蹈动作吗?但是,与其说是“自己”在完成舞蹈动作,不如说是“肌肉”在完成舞蹈动作,机械地、毫无感情地完成舞蹈动作。


                    变换位置的时候,西野转过视线,有些茫然地看向自己的右前方——生驹就站在那里,一如一切刚刚开始时一样。


                    有那么几秒钟,她甚至产生了混乱感:这是结束吗?还是开始呢?


                    《锡纸娃娃兵》。不知为何,西野突然想起了这个著名的童话——在某个孩子的玩具间里,由锡纸制成的士兵对八音盒上舞蹈着的少女一见钟情了。


                    但是,因为脚部被固定住了,这个锡纸士兵所能做的一切,只是远远地注视着少女,就像现在的她一样,远远地注视着生驹的背影,看着她纤细的胳膊和乖巧地蜷曲在脖颈处的头发。


                    灯光又暗了下去,西野的心里,不安和淡漠的情绪彼此矛盾又不可避免地混杂在一起,拉扯着她,把她分割成了两部分。


                    时间仿佛被无限地拉长了,再次亮起的舞台灯光下,穿着白色舞台服的生驹的背影又变得遥远了起来。


                    西野很想伸出手,抱住那个纤弱的肩膀。


                    但是,她没有这么做,她只是看着自己的右前方的生驹,她现在站在那里,仿佛一切开始时一样。


                    到底是开始呢?还是结束呢?


                    明亮到甚至有点儿刺目的舞台灯光铺洒下来,洒在所有人身上,光线从生驹的周身刺过来,她转过头,鼻梁和侧脸的线条干净整洁。


                    音乐声逐渐小了下去,是结束,该结束了。


                    西野觉得自己又被精美的包装纸包裹了起来,变成了洋娃娃,转动着干涩的眼球,摩擦着眼睑,发出沙沙的声音。


                    队员们接连敬上毕业花束的时候,她看着手臂上压满红色蔷薇的生驹,不知为何竟一如过去一般,向她做了个小小的笑脸。


                    生驹自然注意到了,西野看到她露出了自己所熟悉的、唇角微微上扬、眼神看向一边的笑。


                    但是,不是已经结束了吗?


                    西野觉得仿佛有个什么东西漂浮在半空一样,冷冷地注视着一切,注视着对生驹笑的她,注视着对她笑的生驹,注视着两个人,带着冷冷的、审视的意味。


                    就在西野胡思乱想的时候,舞台完全地暗了下去。仿佛要摆脱什么似的, 她迅速地走向了后台的化妆室,把其他人远远地留在了身后。


                  IP属地:广东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9-12-08 20:48
                  回复
                    临结束的送花环节的时候




                    IP属地:广东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9-12-08 20:51
                    回复
                      好了,让我歇一会儿


                      IP属地:广东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9-12-08 20:52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