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生物吧 关注:20,314贴子:667,809

新人报道,另外我之前在这里发过一次文,但是后来被删除了。现在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新人报道,另外我之前在这里发过一次文,但是后来被删除了。现在继续发


IP属地:陕西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9-12-07 13:05回复
    第一章
    “诶呀,也只有这种时候能出来放松放松了,你也好开心一下啊。”
    “还不是你硬拉着我出来的,不然我现在还在steam上混战着呢,压根不想出来。”
    “别天天盯着游戏啊,迟早你会变成废人的。”
    “好好好,出来就算了,为什么还带上他。”欧阳宏回答道,还时不时看了看旁边的某人。欧阳宏旁边的那位就是和他从小玩到大的朋友,不过最后因为意愿与欧阳宏不和所以便待在了老家,也就是欧阳宏现在所在的地方
    “怎么啦不行么,这是为了增加你们的友谊。还有,为了给你增加运动量你去找些柴火来,反正烧烤原料是我带的你不去找,可别想吃啊。”老舅说到,此时欧阳宏心里一万个不爽。不过没办法,谁让这次国庆放假家里的人都跑去度假了,当初他老哥本想邀请上他但是却被欧阳宏光速拒绝了。随后欧阳宏便来到他老家找死党去玩了。
    “如果出什么事情赶紧打电话我,我好去救你。”随后老舅又补充了一句。
    “算了吧叔叔,别让他去了,上次你让他去打水回来,还好我到的及时,不然他就溺水了(因为我不害怕任何事情,当时我往湖中小岛跳过去,结果掉水里了)。”死党这时突然补刀。
    “你能不能别揭我黑历史啊,还有别小看我啊!”欧阳宏不爽的回答道。随后就摆着一副在路上走会被人打的姿势去往森林深处。再走了将近一个小时的路程之后,欧阳宏依然没有捡到一根像样的木柴。
    “走了大半天,为什么连一根像样点的木棍都找不到啊。”欧阳宏喃喃道,随后他便抬头看了看走过的路程,此时欧阳宏在距离他不远的地方突然出现了一个古旧木屋。
    “嗯,这里为毛会有一个木屋啊?难道里面有啥特别的东西?”之后欧阳宏便朝着木屋走去。
    这个屋子貌似废弃很久了,有点抗日战争时候的气息。然而屋内并没有没什么值的注意的东西,这时候欧阳宏发现自己脚下刚踏过的这块地板发出的声音和之前的地板不同,之后便蹲下来检查。之后便找到一个类似把手的东西,欧阳宏将它搬起来后,便发现了一个地道。
    也就在欧阳宏犹豫不决的时候一股吸力迎面而来,仿佛有一双无形的手将他硬往地道里拉。
    “为什么我的身体不听使唤了”欧阳宏在反驳着这股力量,可是始终无济于事。
    地道走廊很深,差不多走了十多分钟才走出了地道,紧接着欧阳宏的视野变得开阔,他重新审视了一下四周,此时的他正处于一个大厅。这个大厅四周居然点着蜡烛,四周都露出一种诡异的气氛。之后原本束缚着欧阳宏的吸力渐渐消失,欧阳宏向大厅的四周看了看,发现这个大厅的最里边缘处有一团红色的东西,在仔细地查看了一番之后,欧阳宏露出了惊恐的眼神。
    那是一只头上长着角,四肢都有爪子,背上长着翅膀,还有一条长长的尾巴,差不多有一间小平方这么大的生物。欧阳宏脑子里疯狂地搜索着一切与之相像的东西“蜥蜴?不,蜥蜴没有翅膀,而且也不可能会长得这么大。”此时欧阳宏脑海里闪过一幅画面“难道说。。。不,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一定是我眼花,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龙!”


    IP属地:陕西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9-12-07 13:06
    回复
      第二章
      正当欧阳宏在胡思乱想的时候,突然眼前的这个红色的庞然大物将它的头抬了起来,默默的看向这里。在感觉到被盯上的欧阳宏慢慢抬起了头。此刻,四目相对,时间仿佛停止了一样,双方就这样互相看着对方。也不知这样过了多久,欧阳宏才梦如初醒,不知名的恐惧慢慢袭上了来,全身被恐惧支配着的欧阳宏大叫一声,捂住狂跳的心脏连滚带爬的跑出了地窖。在转身的那一刻,欧阳宏借助蜡烛发出的微弱光芒隐隐约约的看见那个红色的庞然大物背上布满了可怖的伤口。
      出了地窖,欧阳宏感觉到前所未有的惊吓,冷汗浸透了他的全身,随后便一屁股坐在老房子的地板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直到心跳渐渐的平静下来才从地上站了起来,之后欧阳宏便朝着老房子的出口走去。
      欧阳宏现在只想赶快找个找一些木棍回去,途中他一直在胡思乱想刚才见到的那个红色的庞然大物究竟是不是龙,毕竟它和欧阳宏在网站上看到的龙图是那么的相似,完全找不到一点瑕疵。欧阳宏思考着,以至于没看见前面的大树。咣的一声和便和大树来了个零距离接触。撞的欧阳宏头昏脑胀,随后便站了起来拍了拍屁股上的土,随后便继续朝前走去。
      并默默的思考着刚才的事情:如果说那个庞然大物真的是龙的话,为什么它不在龙族呆着反而来到了人类的世界,还搞得浑身是伤?算了,反正这件事和我没关系,又不是我弄伤他的。想到这里,欧阳宏不由得心情愉悦起来,之前的烦恼也都烟消云散了,大踏步的想野餐地走去。
      当欧阳宏走到了一条小溪旁边的时候不由得停下了脚步,欧阳宏透过水面看到一条条鱼在水里游着。此时欧阳宏又陷入了沉思:不知道哪条龙来到这里多久了?它的伤口怎么样了?有没有感染?它吃过饭了没?它一条龙孤独吗?靠,怎么会冒出这么多问题啊。而且都是关于哪条龙的。要不给它捉点鱼,让它填一下肚子?欧阳宏这样想着
      算了,那就给它捉点鱼吧,让它对我有点印象,不要一口吃了我就行。想到这里,欧阳宏立刻走下河滩捉鱼去了。再次上岸后欧阳宏用装木棍的篓子装了些鱼再次返回木屋。到了木屋,欧阳宏再次来到了那个地道门口,虽然此时还是很害怕,但是有了第一次的经验,所以不会再向上次那样了。
      欧阳宏在地道门口深深的吸了口气,最终鼓起了勇气打开地道门走进了地窖,又是这个熟悉的地方;还有,熟悉的面孔。。。那条红龙依然还是默默的看着欧阳宏,在经过了好几次的心理挣扎,终于再次深吸一口气,鼓起勇气将准备好的鱼放在地面并用一根粗长的木棍将鱼推到了那条龙的旁边。在一切就绪之后欧阳宏便逃也似的跑了出去,然而他所不知道的是,那条红龙的嘴角扬起了淡淡的微笑。


      IP属地:陕西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9-12-07 13:06
      回复
        第三章
        从地窖里出来后,欧阳宏径直的走出木屋直奔野餐地点。
        “你怎么才回来啊,赶紧的,开吃了。”不知什么时候,欧阳宏的死党将其拉到了餐桌旁,之后便将它们来时带的可乐打开,随后将手搭在欧阳宏的肩上说到:“你马上就要离开这里去寻找工作了,在此我祝你一切顺利。”说完便将手里的可乐一饮而尽。
        “好啊,那我就提前谢谢你了哈。”欧阳宏说罢,也将手中的可乐一饮而尽。
        再吃饭的时候欧阳宏脑中一直想着之前的事情,那只龙为什么会在这里,而它身上的伤口到底是怎么回事,它一只都在那里呆着吗,有没有被发现。毕竟龙只是存在于神话之中,这样的生物如果被发现了的话肯定会引起全球轰动的,到时候谁知道那条龙会不会被拿去被切片研究。想到这里欧阳宏不由得心疼起那条龙来(具体是不是龙还有待进一步沟通以及确认)。
        吃完饭后欧阳宏他们又去KTV唱了一会歌,但是由于欧阳宏经历了一连串的事情,因此身心疲惫没有去唱歌,便坐在沙发上休息。无聊的时候便拿起手机刷着微博,但是这并没有让欧阳宏感到放松,反而更加的疲惫不堪。
        “那,那个,我先回去睡觉了,今天实在是太困了。”欧阳宏疲惫的说。
        “嗯,如果你困了就先回去睡吧。喏,这是你房子的钥匙。”老舅说道。
        欧阳宏疲惫的接过钥匙“那我就先回去了。”
        “嗯,赶紧回家去睡吧。”
        “知道了,那我就先走了。”
        “嗯,注意身体。”我点了一下头,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家去了。
        回到家后,由于今天经历的一系列事情,外加本身早已疲惫的身子。所以欧阳宏没过多久便睡着了。。。。。
        "嗯,这是哪里?"当欧阳宏再次醒来时发现自己处于宇宙之中,身边时不时划过几颗流星。
        正当欧阳宏处于震惊之中时耳边突然传来一个古老而沧桑的声音:“当一颗流星划过天边的时候,将是一个新的故事的开始。”
        “你是谁?我为什么会听到你的声音?"带着疑惑欧阳宏说出了这句话。
        “我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接下来要说的话,这便是我与你通话的目的。另外,还有一件事是你必须知道的。”
        “什么事情?”
        "你的命运将会被改变,而改变命运的核心就在你的一念之间。"不知名的声音在说完这句话后,欧阳宏只感觉眼前一黑,巨大的疼痛将他从睡梦中惊醒,冷汗遍布了全身。欧阳宏下意识的抬头看了一下窗外,天边的月亮高高挂起,仿佛给这个城镇披上了银色的丝绸。
        “呼~原来只是个梦啊。。。”欧阳宏说道。
        早晨的阳光总是那么温和,欧阳宏洗漱完毕后便骑着自行车朝菜市场走去,准备买好今天一天所需的食物。回到家,欧阳宏在做好早饭后便打开了电视,一边吃早餐一边看着早间新闻:“据报道,今天晚上将会有一场罕见的流星雨将从本市的上空划过;据天文学家报道这场流星雨是人类历史上第一次规模庞大的流星雨,超过了往年所有的流星雨记录,希望电视机前的观众们准备好观看的设备。”


        IP属地:陕西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9-12-07 13:07
        回复
          第四章
          “等等,流星雨?!”正在吃早餐的欧阳宏突然浑身一震,顿时想到了之前做的那个奇怪的梦:“当一颗流星划过天边的时候,将是一个新的故事的开始。”
          “不会吧,搞什么!我昨晚刚做了一个有关流星雨的梦,你就给我来了一个流星雨的报道。你在逗我吗?!!”
          欧阳宏强压住心中的冲动随后便坐在沙发上冷静的思考起来:“这应该不会是巧合,可是这又不像是故意安排的。但是总不可能你的梦是预知梦吧,如果真是这样那也太奇葩了吧。可是你所梦见的却在现实中真的发生了。这到底是为什么?”欧阳宏这样想着,之后不知不觉的走出了家门。
          “啊,好烦呐,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欧阳宏骑上了自行车继续向前走去,一路上还是在想着那条新闻,随后又不知不觉的骑到了森林之中。
          终于欧阳宏再也忍不住了,将背包一扔便躺在了草丛上。“啊,烦死了,无论怎么想都想不出头绪。”说完便一屁股坐在地上,抬头看着天空。突然注意到四周多了一些树,欧阳宏环顾四周:额,这里怎么这么熟悉,我好像来过这里。。。等等,这里分明就是我们野餐的地方啊?!
          顿时欧阳宏突然想到了什么,只感到后背一凉,因为这里还有一条受伤的龙!想到这里,欧阳宏正准备拿起背包离开时,又停下了脚步。心想:不知道那只龙怎么样了,要不我在去看看他?也不知道昨天晚上它过的怎么样了,我给它捉的鱼它吃了没,还有它到底是不是龙啊,搞得我很焦灼啊。
          最终,欧阳宏又一次向着那座木屋走去。。。
          走到木屋之后后,欧阳宏又一次站在了地窖门口,由于有了前两次的经验因此欧阳宏这次已经不怎么害怕了。伴随着厚重木板被打开的声音欧阳宏进入了地窖,里面还是原本的样子,大厅四周点着蜡烛,那只红色的生物依然躺在那里,它的爪边还放着欧阳宏上次给它捉鱼时用的筛子,不过装在里面的鱼已经全部被吃了,只留下一筛子的鱼骨头。
          欧阳宏暗暗的在心里舒了一口气:既然它吃了我给它送的鱼,那我应该对于他来说并没有什么威胁。欧阳宏放慢脚步,小心翼翼的向着它走去。最终欧阳宏走到了它的旁边,虽然脸上没有什么表情,但是欧阳宏的心却在狂跳,这是他第一次和这个红色生物近距离的接触。
          带着对眼前庞大生物的未知以及恐惧,欧阳宏鼓足勇气在它的旁边坐下望着眼前的庞大生物。由于这是和它近距离的接触,所以欧阳宏清清楚楚的看到了它的样貌,基本上长得和蜥蜴差不多,唯一不一样的地方莫过于它背后的翅膀了。
          因此欧阳宏不难看出它就是神话传说中的龙(长着翅膀的大蜥蜴 ╮( ̄▽  ̄)╭)。由于是和它近距离的接触欧阳宏看清了它那令人心疼的惨状。
          它身上插了很多武器,全身上下没有一块完好的皮肤,伤口处全都在流着血,周围还有一大摊伤口处流下的血液,从远处看它仿佛躺在一个血池之中。正当欧阳宏在想着如何将它身上的武器都拔掉的时候,一股温热的气息从他的的头上掠过。
          “欸?这里的温度升高了吗?”欧阳宏抬头向上看去,正好和一双眼睛相对,而这双眼睛的主人正是那条巨龙。。。此时空气中流露着一种说不出的氛围,仿佛空气静止了一样,一人一龙就这样看着对方。只有一只乌鸦嘎嘎地飞过天空(额,这种情景好像在哪见过= =b)。
          “那个 。”一人一龙同时说出了这句话,场面再一次尴尬。
          “额,你先说吧。”欧阳宏首先开口到。
          “呃,好吧,谢谢你的鱼。”


          IP属地:陕西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9-12-07 13:08
          回复
            第五章
            “不用谢,这是我应该做的,那个,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可以把我的筛子拿回去吗?”
            “好的。”
            “哦,谢谢。”说完后欧阳宏伸出手拿回了筛子。
            看到这一幕后,那只巨龙开口说道“人类?你难道不怕我么?”
            “老实说,我第一次见到你时确实很害怕,但是我看见你身上的伤口时却感到万分痛心,以至于我虽然害怕,还是要在这里对我们所犯下的罪行表示深深的道歉,即使这些伤害你的人不是我,但同样身为人类的我还是要对你道歉。”说完欧阳宏站起身对着眼前的这只红龙深深的鞠了一个躬。
            “没关系,因为曾经有人和我说过这样一句话‘从来都不要相信人类,因为无论它们说的是真是假都是潜在的谎言。容易受各种环境的影响,从而能够做到全心全意的认为自己并没有说谎的谎言。但是你却和他们不一样,明知道这并不是你的错,但是你却为此对同样身为人类的他们而感到抱歉,可见你是多么的善良。”
            “谢谢你对我们人类所做的事情给予原谅,但是你身上的伤我该如何帮助你?”欧阳宏问道
            “拔出来吧,让我死个痛快。能死在一个善良的人类手里,我也知足了。”
            “谢谢你能信任我,不过我会尽全力帮助你的的,不过希望你可以忍住疼痛,不要乱动”。说完,欧阳宏便爬到了龙的身上。
            龙一脸疑惑的看着眼前的这个人类,但是它也没有多想,很配合的趴在地上一动不动。任由欧阳宏在它的背上爬来爬去。
            欧阳宏用力拔出其中一把剑,但是由于剑刺的很深,所以欧阳宏拔地很费力。在欧阳宏从龙的背上拔出的瞬间龙吼了一声应该是疼痛导致的吧,不过龙依旧很配合,没有多动。
            在拔出武器的同时,欧阳宏从背包里拿出了医用酒精和无菌纱布。由于欧阳宏常常考虑到一些意外情况,所以在他的背包里都会有些预防意外发生的医疗用品。欧阳宏拿出酒精打开盖子,一股刺鼻的酒精味从中蔓延出来,然后欧阳宏便从棉棒盒里拿出几根医用棉棒沾了一些酒精。
            然后便对红龙说:“我给你伤口消一下毒,会有些痛,请坚持一下,好吗?”红龙对着欧阳宏点了点头,然后便再一次趴下去。随后欧阳宏便用酒精棉棒朝着红龙的伤口上抹去。在棉棒接触到伤口后,红龙全身的龙鳞在颤抖着,可以想象它现在是有多么痛苦,在忍受着酒精对伤口的刺激却不发出任何声响而做出了多么大的牺牲。欧阳宏在处理完伤口的同时便将无菌纱布贴在伤口上并用医用胶带固定住纱布。
            第一处伤口处理好只后,欧阳宏又一次重复同样的步骤:拔下武器——用酒精消毒——贴上纱布并固定。直到处理完所有的伤口之后自己也累瘫了,欧阳宏坐在在地上,看了一眼他面前的红龙。
            “呼~现在没事了,你的伤口我已经帮你全部处理好了,应该不疼了吧?”欧阳宏说道
            “嗯,感觉好些了,谢谢你。哦对了,我叫艾塞克·格里芬,你可以叫我格里芬。请问你叫什么?”
            “格里芬,不错的名字。我叫欧阳宏,你叫我小宏就可以 。”
            “嗯,谢谢你,小宏。”
            “不客气,哦对了,我再去给你捉些鱼回来吧,想必你现在一定饿了。”
            “谢谢,路上小心一点。”


            IP属地:陕西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9-12-07 13:08
            回复
              第六章
              “知道了。”
              说完欧阳宏便拿起筛子向外面走去,看见欧阳宏出去之后,格里芬趴在地上想着:欧阳宏真的是一个好人,不仅为我包扎还为我捉鱼,像这样的人类我已经好久没有见到过了。
              格里芬上次见到这样的人类是在一千年之前的事了,那时他是在被人追杀的途中被格里芬救了下来,当时格里芬还是比较单纯所以就将他留在了自己的的身边,直到在一个下雪的夜晚,格里芬永远的失去了他。那个夜晚、那个场景,以及他那时为自己挡住了最致命的一击。也就是从那时起,格里芬改变了对人类的看法,人类的贪婪以及自私。而之前格里芬对欧阳宏说的话,就是那个人类对格里芬所说的话。这句话一直伴随着格里芬直到现在,但是欧阳宏的再次出现,让格里芬看到了当时那个人的影子,从而让它再次从中清醒过来。
              不一会,欧阳宏再一次出现在地窖里,手里拿着筛子,筛子里装满了鱼。他端着筛子走向格里芬,“吃吧,格里芬,我特地为你多捉了一些鱼,毕竟忍受疼痛是要消耗大量能量的。”
              “谢谢。”格里芬说完边吃了起来。之后好像突然想到什么似的,用它的爪子给欧阳宏推了一条鱼“你也一起吃啊,不要光顾着我,你为我处理伤口一定很累了,你也吃点补补体力。”
              “额,不用,这本来就是给你捉的,你吃吧,我不饿。”说完欧阳宏又把格里芬递来的鱼推了回去,可是他的肚子却不合时宜的叫了起来,欧阳宏的脸一下子红到了耳后根。
              看到这一幕和格里芬顿时笑了起来“看来你不怎么会说谎啊,来吧,别死撑着了,你的肚子已经暴露了你。”说完又将被我推开的鱼有推到了我的身边,然后对着鱼喷了一口龙息(其实就是吐口水= =b)
              “我记得你们人类不吃生肉的对吧,所以给你烤了一下。”
              “额,谢,谢谢。”此时欧阳宏的后背被冷汗遍布,当时欧阳宏还以为格里芬是要烧他,之后欧阳宏便拿起被龙(kou)息(shui)烤(tu)过的鱼吃了起来。
              就这样过了一段时间欧阳宏抬起手表看了一下“靠,都晚上六点半了。流星雨时间快到了。”说罢欧阳宏赶紧抓起背包向外面跑去,跑到房子外面后欧阳宏发现格里芬跟了上来,但是走的很慢,应该是伤痛的原因,此时欧阳宏也放慢了脚步。
              “额,你就在这里面疗伤啊,跑出来做什么?”听到这句话后,格里芬的脸不自主的红了起来,虽然它是红色的。
              “那个,我可以和你一起看流星雨吗?”格里芬说罢,欧阳宏突然明白了什么。之前它由于受伤所以一直在地窖里呆着,现在好不容易被自己处理好伤口,一定不会放过这个机会的。
              于是欧阳宏也笑了笑“那好吧,不过你的伤才刚刚处理好,到时候受寒了可不要怪我哦。”
              “嗯,肯定不会怪你。现在可以走了吗?”
              “可以了,既然你也要来看,城镇里肯定是不行的,那么我们就在这里找一个空旷的地方看吧。”
              "嗯。"
              欧阳宏和格里芬走到了一处距离木屋不远的空地上,欧阳宏找到一处蓬松的草地坐了下来而格里芬就趴在他的旁边。当流星雨来临的时候,欧阳宏抬头看着流星,心里默默的许下了愿望。直到流星消失在它们的视线之外欧阳宏才起身,和格里芬一起朝着木屋走去。


              IP属地:陕西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9-12-07 13:10
              回复
                第七章
                回到木屋后欧阳宏将格里芬安顿好后转身准备回家,就在他准备出门的那一刹那格里芬叫住了他“那个,你可以留下来陪我吗?我一个人感觉有些寂寞。”
                “啊?你这几天不都是一个人在吗,怎么感觉寂寞了?”欧阳宏疑惑不解。
                “那是因为我本以为我会在这里结束,与其被人类发现,还不如躲在一个角落里安静的死去。但是,你出现了。不仅为我处理伤口,还给我送来了食物。让我原本虚弱的身体渐渐好转。而且,我所认识的人,就只有你一个而已。”说完,它脸上多了一抹红晕(虽然它是一条红龙~( ̄▽ ̄~)~),看着它脸上的表情,欧阳宏拍了拍它的龙头无奈的笑着说“好吧,看来救了你还要对你负责啊。”听见欧阳宏的答复后它兴奋的甩了甩它那粗壮的尾巴,并用头蹭了蹭欧阳宏。看着它这个样子欧阳宏有一阵无奈,没想到龙也会撒娇,这也太意外了(==b)随后欧阳宏在一条龙的百般撒娇下,留了下来。不过他可没办法睡觉,毕竟格里芬睡觉的地方留下了一摊用龙血组成的血池。于是欧阳宏又用了几个小时的时间把那摊龙血以及散落在周围的武器清理干净。
                “呼~现在总算是个人呆的地方了,累死我了。”说完欧阳宏便累的一屁股坐在地上,由于发生了太多的事情,累了一天的欧阳宏没过多久便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格里芬看到欧阳宏睡着了后便走到他的旁边以龙嘴对龙尾的方式睡了,而被龙圈在里面的那位幸运的人,就是完全不知道这一切发生的欧阳宏…
                在木屋里睡着的欧阳宏和格里芬此时没有感觉到有一场灾难正在悄悄的接近这做毫无防备的老旧木屋。。。
                23时45分25秒
                大街上已经空无一人,就连平时被称为“不夜城”的城市都像被施了魔法一样变得昏暗,就连街上的汽车也越来越少。
                23时55分45秒
                昏暗的灯光照耀着每一座城市,街上只有零星的几辆汽车,绝大部分建筑都已经不见一丝光亮,只有几栋房子还亮着微弱的烛光,村庄里偶尔传来几声猫狗的叫声。
                23时57分29秒
                街上已经看不见汽车了,所有的建筑物都没了灯光,就连村庄里的猫狗叫声也听不见了,世界一片寂静,仿佛早已没有了活力一般,街上的灯光也暗淡了下去。仿佛世界被披上了一层厚厚的黑纱。
                23时58分00秒
                在远处的一座森林保护区内的一座老旧木屋上空出现了一抹黑色,紧接着那抹黑色越来越大,随后笼罩了整座房子。
                0时00分00秒
                那抹黑色慢慢消散,伴随着月亮的光亮消失在空气之中,随着那抹黑色一同消失的还有那座老旧的木屋。随着木屋的消失留在原地的只有一片草地以及几棵树木。一切归于平静
                7时30分00秒
                街上奔跑着汽车,街道上到处可以看到排队等候公交车的人们。新的一天已经开始。欧阳宏这个名字也从他亲戚朋友的记忆中消失。如果有人和他们说起欧阳宏时他们会说“欧阳宏是谁?新出来的明星吗。”


                IP属地:陕西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9-12-07 13:10
                回复
                  第八章
                  一觉醒来,神清气爽。“嗯,今天也是个美好的一天呢。”欧阳宏伸着懒腰站起来向木屋外走去,谁知他刚迈出步子却被一条长长的东西绊了个狗啃泥。
                  “靠,谁这么不道德,在地上乱丢垃圾,疼死我了。”挣扎着从地上爬了起来,抓起那条长长的东西准备往外面仍,就当欧阳宏手抓起那条长长的东西的那一刻感觉到有些不对劲,
                  “欸?怎么回事,触感怪怪的?好软。”定睛一看,”靠,这什么东西?!“只见欧阳宏手上是一条红色并且带有鳞片的又粗又壮的东西,循着这条粗壮的东西的尽头望去,只见一条龙趴在那里打着呼噜。
                  “沃!德!。。。。。这里怎么会有条龙啊!!!你在逗我吗?!!”心里呐喊着,猛地擦把眼睛,大脑传来昨夜的记忆片段,接收到这些记忆后欧阳宏才知道,眼前的这条龙是格里芬,而手上的那条又长又软还附带鳞片的东西是格里芬的尾巴。。。。
                  “好吧,是我太敏感了”慢慢的放下尾巴环视了下四周,欧阳红发现发现他处于一个被格里芬的身体围成的小圈里。“额,我昨晚是不是错过了什么?“看着格里芬的龙头说到,随后欧阳宏看向被纱布包裹着的身体。心里想到:不知道它的伤怎么样了。现在还好吗?差不多也该换一换了。看着那被龙血染红的纱布心里不由得担心起来,也不知道有没有感染,它的身体还好吗?就这样胡思乱想着。以至于完全没注意到一双龙目正在慢慢睁开。随着龙目睁开的同时,一条有温度的舌头正在向毫无防备的欧阳宏袭来。。。而我们的主角完全没有意识到危机,仍在那里自顾自的想着事情。近了,更近了,只有不到三公分了。。。
                  “哎,到底要不要说。。。欸,怎么感觉背后湿湿的,而且还温温的。哎呀,好痒。”笑着向后看去,原来是格里芬正在用龙舌头舔着自己。“好啦,别闹了。很痒。”欧阳宏笑着企图躲避格里芬的舌头袭击,但是格里芬却更加不饶人,直接将欧阳宏按在地上用舌头使劲儿的舔,一会舔舔左脸,一会舔舔右脸,搞得欧阳宏整个人都不好了。在将近三分钟的舔舌头攻击下,终于安静了。一切又归于平静 。被舔了一脸的龙涎的欧阳宏哭笑不得,没办法,幸好自己的旅行包里还有一统一升的未开封的纯净水以及一次性的洗漱用品,用它匆匆的洗了脸。
                  “呼~累死我了,干嘛对我这么情热。”欧阳宏趴在格里芬背上说道。
                  “谢谢你。”
                  “不用谢,毕竟我无法对你的 伤口坐视不管。对了,你的伤口怎么样了?还疼吗。”
                  “已经差不多可以了。”
                  “那我再给你换一下纱布吧。”说完欧阳宏从格里芬的背上爬了下来开始拆除纱布。当揭开纱布的那一霎那,欧阳宏整个人愣住了,原本伤痕的皮肤变得干干净净,完全看不出有受过伤的样子。揭开第二处纱布,同样是没有任何痕迹。第三,第四处直到全部的纱布揭开也没有看到一丝伤口,甚至连痕迹也没留下。”靠,这恢复的也太逆天了吧。“欧阳宏心里想着,默默的收拾掉取下来的纱布。经过这一次的大开眼见欧阳宏意识到:原来龙的恢复力是这么逆天的吗。。。。。。
                  欧阳宏擦擦头上的冷汗:“没想到你的恢复力这么好啊。”
                  “呵呵,主要还是你照顾的好啊。”
                  “是这样吗。”欧阳宏笑了笑继续说道:“既然我们都起来了,不如我们去外面找点吃的?”
                  “好啊,待在地窖里都好几天了都快闷死我了(作者:额,昨天不是刚出来过吗?)而且现在我的伤也痊愈了,正好可以去外面走一走。”之后欧阳宏和格里芬陆续走出了地窖。
                  当欧阳宏打开门本打算呼吸一些新鲜空气的的时候,却被眼前的一幕震惊到了。


                  IP属地:陕西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9-12-07 13:11
                  回复
                    第九章
                    在打开门的那一瞬间,欧阳宏本以为会是阳光明媚,可谁知映入眼帘却是一片荒芜,一眼望去,尽是看不到边的黄沙,这里人迹罕至,甚至没有一点绿色生机,偶尔有一小片绿色,却在风的洗礼下变得摇摇欲坠。。。
                    “一定是我开门的方式不对。”欧阳宏这样想着一转身反手关上了门,然后又迅速的打开了门,映入眼帘的还是同样的景色。
                    “肯定是我眼花了。”再一次关上门,然后又打开门,还是同样的景色。这样重复了好几次(门:我有一句mmp不知当讲不当讲。),欧阳宏最终确定,这是真的。深呼吸,转身,开门,冷汗,狂汗,“搞!神!!马!!!”欧阳宏的吼声吓地窖里某龙一龙跳。格里芬立刻从地上爬起,龙头向吼声传来的方向看去,同时迈起腿向声音传来的方向走去“发生什么事了?”格里芬出了地窖,看见欧阳宏呆立在门口,向着欧阳宏走去,到了欧阳宏旁边用龙头蹭蹭欧阳宏说到“怎么了?突然叫那么大声。”
                    “你看看外面。”说完用手指了指前面,格里芬向着欧阳宏手指的地方看去,只看见一片荒芜,没有一点活力。“额,谁能告诉我这里发生了什么?”就这样,一人一龙矗立在风中以及后面的老旧木屋,与眼前的景色形成了一道靓丽的风景线。。。
                    。。。。。。
                    回到木屋里关上门欧阳宏冷静下来一屁股坐在地上(由于木屋里空无一物,只有一些蜡烛所以只好坐在地上了-_-||,不过一些日常用品到后期会出现哦٩( 'ω' )و ),而格里芬就趴在欧阳宏身边。
                    “让我来整理一下思路。”欧阳宏(认真脸ing):(就在这时不知名的音乐响起。。。格里芬抬起头(四处张望ing),“嗯?哪里来的声音???”,(作者:不会吧?死神小学生附体?!)注:BGM请自行脑补,如有雷同,不是巧合。再从复一遍:不是巧合。)首先我在一次野餐中意外遇到了一条受伤的红龙格里芬;接着在意念的驱使下救了它;随后在梦中听到了一种奇怪的声音;最后在和格里芬睡觉的时候由于某种原因就到了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恩……综上所述(学着柯南的样子)‘真相只有一个。’我穿越了。从小学就受到二次元熏陶的他这样说道。(作者:鼓掌ing)


                    IP属地:陕西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9-12-07 13:12
                    回复
                      第十章
                      推理出自己穿越之后欧阳宏又想到:根据穿越小说的狗血剧情来看,应该要有这个世界的一些基本概念啊,为啥我关于这个世界的基本情况啥都没有?这样想着,欧阳宏转身拍拍格里芬的龙头,“格里芬,要不我们出去走一走,了解一下这里的情况?顺便在周围找找看有没有什么可以吃的。”
                      “哦,好吧。”说完便抬起腿和欧阳宏一同向外面走去。荒凉的土地上,一大一小的两个影子并排走着。四周一片寂静,所能听到的声音只有风声以及脚步声。走了将近一个小时的路程还是没有看到任何植物或者动物。“搞什么,这里没有活物吗?喂!有人吗?”欧阳宏对着四周大喊,但回应他的只有呼呼的风声。“靠,累死人了,这是什么破地方,怎么一个人甚至一个活物都没有。”欧阳宏做在格里芬的前爪上喘着气。
                      “要不你坐到我背上来,我驮着你这样就不累了。”说完,格里芬趴下将自己的身体尽量与欧阳宏平行准备让欧阳宏坐上去。
                      “什,什么。你让我坐上去?”带着巨大的震惊结结巴巴的说到。要知道,飞上天空几乎是每个男孩子的梦想尤其是欧阳宏对此更是兴奋。
                      从古至今,人们对于天空一直怀着无比热烈的崇拜与向往。也许是因为天空所代表的神秘和辽阔,让漫长的人类历史几乎一直与探索天空的过程相伴。从“盘古开天”到“女蜗补天”,从“夸父逐日”到“嫦娥奔月”……无数凄美而感人的神话故事都与天空有关,都表达了人们对天空的向往和追求。人类,一路坎坎坷坷,从天圆地方的地心说,走到日心说。都表达了人们对天空宇宙的好奇。可是谁曾想到一直无法实现的梦想却在此时即将实现。翱翔于天际的机会就摆在欧阳宏面前,只要再向前走一步就可以抓住这个机会,但欧阳宏却怎么也迈不出这一步。因为这是他想都不敢想的。“你的伤才刚好,这样不太合适吧。”
                      “有什么不合适的,对于你们来说,伤刚好确实不能多活动,但是对于我们龙来说,你的伤刚好就基本可以干活了。不存在养病这一说的。”把龙头对着欧阳宏催促道:“好了,你就别矫情了赶紧上来吧。”
                      “可是我不能。”说完起身欲走,格里芬见状直接将头伸向欧阳宏巨大的龙嘴一张一合将欧阳宏的衣领咬住,然后龙首一扬,像叼玩具一样直接把欧阳宏叼起,任凭欧阳宏大喊大叫,然后龙头一转直接将欧阳宏扔到自己的背上对着背上那慒逼的小人说道“抓稳了。”随后双翼一展,腾空而起。


                      IP属地:陕西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9-12-07 13:12
                      回复
                        我上次在吧里看的时候记得要审核来着


                        IP属地:江西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9-12-07 17:36
                        收起回复
                          萌新来帮顶


                          IP属地:上海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9-12-07 21:24
                          收起回复
                            顶顶星辰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9-12-10 21:01
                            收起回复
                              第十一章
                              随着格里芬的起飞,欧阳宏下意识地抓住了格里芬的脖子(虽然不能完全的搂住脖子)过了好一会儿,感觉到好一些的时候欧阳宏渐渐从慒逼的状态恢复过来,原本以为会从格里芬的背上掉下来的他这时候才发现他不仅没有掉下来,反而觉得很舒服,这让欧阳宏感到不可思议,而且坐在格里芬背上的时候有一种安全感,以及一种无法描述的感觉。欧阳宏抬头看了看四周云彩从身边掠过,欧阳宏下意识的摸了摸,感觉到湿湿的,这时候想起他以前在初中的时候听老师讲过,云是大气中的水蒸气遇冷液化成的小水滴或凝华成的小冰晶,所混合组成的漂浮在空中的可见聚合物。所以会有湿的感觉,欧阳宏躺在格里芬的背上,风时不时的吹过这让欧阳宏遐逸的闭上了眼感受风吹过脸庞时的享受。格里芬飞了差不多一个钟头停了下来。“怎么停了下来,发现什么了吗?”欧阳宏从格里芬的背上跳了下来。
                              “你看看前面,有一座房子。”格里芬说到,欧阳宏向着前面望去,发现有一座茅草屋座落在一片田地里,一位老伯正在田里耕耘。“太好了,终于见到活人了,格里芬,你在这里等我一下。”
                              “哦,知道了。”,说完便呆在这里,欧阳宏向着茅草屋走去。正当欧阳宏向那位老伯走去的时候,突然天空突然暗了下来乌云笼罩着天空眼前一片昏暗。远处一道电光闪过。
                              “不会吧,刚才还是晴空万里,怎么这时候就要来暴风雨了?这天气也变得太快了吧。”欧阳宏这样想着,脚下同时不停的向格里芬跑去“趁暴风雨还没有把我们变成落汤鸡之前赶紧走吧,把这里记下,我们明天再来。”
                              欧阳宏跑到格里芬旁边,深吸一口气,上了龙背后说道:“希望我们明天来时这里还在吧。”欧阳宏望着在风中摇摇欲坠的那座茅草屋叹息了一声。随着格里芬龙翼一展,巨大的气流将格里芬和欧阳宏向上托起,向着他们来的方向飞去。。。。
                              但是他们所不知道的是,就在他们离开后不久一道闪电伴随着耀眼的蓝色光芒向那座茅草屋劈去。。。
                              第二天一早欧阳宏和格里芬再次来到这里,然而昨天的那座茅草屋现以不复存在,留在这里的只有一片被烧成灰烬的茅草。
                              “我就知道会是这样的下场。”欧阳宏惋惜道“算了,就在这附近搜一下看看有什么我们可以用的吧。”
                              在将近两个小时的寻找下欧阳宏最终发现了一些石制工具,虽然握把已经烧黑,但是勉强可以使用;然后在一些还算比较完好的角落里找到了一些庄稼种子。“看来以后的食物有着落了。”欧阳宏自言自语着,同时将这些东西装入自己的背包里,因为在来之前欧阳宏将自己的背包整理了以下,腾出一些地方。(顺便一提,欧阳宏的背包是登山专用的所以里面容量很大。)然后又收集了这里所有能用的完整的木板(因为欧阳宏需要用木板做一些生活工具),然后走向格里芬准备回去的时候无意间瞥道在几块废弃木板交叉的地方有什么东西散发着淡蓝色的光芒。
                              “哪里好像有什么东西。”欧阳宏心里想着,向那处散发着光芒的地方走去,当走到那里才发现那个东西在两块将近三米高的木板之间。
                              “额,好像有些高啊。”望着高他一个身子的木板不经“望板兴叹”随后欧阳宏左右看了看,突然目光停在离他不远的一处角落,发现了一条烧的乌黑的麻绳,不由眼睛一亮,快步向那里走去。到了旁边抽出麻绳然后在麻绳的一头打了个活结将其做成了一个套索。然后向发出光芒的地方再次走去。到了那两块木板底下左手抓着麻绳的中间,右手抓着套环的底部转着手腕,同时眼睛看着木板比较长的一角,等到目测好距离后右手一扬将套环扔出使套环刚好挂到那一角,然后双手用力一拉,伴随着木板的倒下同时那发着淡蓝色光芒的东西也掉了下来。欧阳宏走近一看,发现那发着淡蓝色光芒的东西是一支笛子。
                              “额,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天降正义’?算了不管了一道拿回去。”说着准备将其拿起,就在欧阳宏接触道笛子的那一瞬间,一股刺痛从食指上传来,感觉到痛的欧阳宏一哆嗦,猛地将手收回来才发现自己的食指上多了一根木刺,血从木刺的地方流了下来。
                              “靠,我的命也太背了吧,那个东西都受伤,搞什么。”欧阳宏咒骂着,将木刺拔出来同时将手指放在嘴里吮吸着,然后从背包里拿出一个创可贴贴在手上,同时把笛子从地上拿起放入背包,掉头就走。但他所不知道的是,在木刺刺破他手指的那一瞬间一滴血落在了笛子上面,并被笛子所吸收。。。
                              。。。。。。


                              IP属地:陕西15楼2019-12-12 00:10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