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火线吧 关注:9,444,329贴子:246,574,078

为亲哥顶罪,被判了6年有期徒刑。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回复
1楼2019-12-13 17:12
    在我很小的时候,父母就天天吵架;都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可吵着吵着就怒目而视,摔锅砸碗,甚至大打出手。
    父亲还爱酗酒,喝醉了就打我,没有任何理由;轻的时候拳打脚踢,重的时候拿凳子砸、拿绳子勒;母亲最开始还劝过几次,后来被父亲打怕了,她也变得麻木不仁,权当家常便饭。
    打完我,父亲自然是要找母亲睡觉的;农村的房子不大,我和爸妈的房间,只隔着一堵墙。多少个深夜,我都是一个人缩在床角,忍着浑身的疼痛和惶恐,听着隔壁的床“吱嘎”乱响。


    回复
    2楼2019-12-13 17:13
      那时我真的特别害怕,尤其打雷下雨天,我甚至裹着被子,钻到床底下睡觉;农村的鬼神邪说特别多,老人们都传,说打雷是上天劈小鬼的,小鬼最爱往小孩的屋里躲,然后把不听话的孩子,抓到十八层地狱。
      我觉得自己不是听话的孩子,不然父亲怎么能天天打我呢?所以从童年开始,我胆子就特别小、特别敏感,每天都活得战战兢兢,不敢跟任何人接触。
      家里还有个哥哥,比我大一岁,可我们兄弟俩的性格和待遇,却截然相反;哥哥油嘴滑舌,很会哄父母开心,他从没挨过打骂,吃最好的、穿最好的,经常欺负我不说,而且还不学无术;若不是我们兄弟俩长得像,我都怀疑自己是被父母捡来的。


      回复
      3楼2019-12-13 17:13
        直到念了高中,在县城住校了,我的生活才稍稍有所好转;虽然因为性格原因,同学们都对我爱搭不理,但我依旧特别满足;至少不用每天挨打,活在极度的恐惧当中了。
        高中时光,所有同学都抱怨假期太短,一个月才放一天假;只有我觉得,放一天假都太长,因为我实在不敢回家,回到那个让我压抑又恐惧的地方。
        所以每次放假,我都蹭到深夜才回家,第二天一早,就赶紧找母亲拿生活费,逃命般的坐上客车,离开村子。
        我们家不富裕,即便到了县城,我也不会跟其他同学那样,去网吧、打台球、逛超市;后来我找到了一家新华书店,里面可以免费看很多课外书;那成了我每月最快乐的时光,因为只有沉浸在书海里,我才能找到自己,在这世间微弱的存在感。


        回复
        4楼2019-12-13 17:13
          在书店里,我还经常能碰到那位漂亮姐姐;她一看就是城里人,打扮的特别洋气,个子很高,皮肤白皙,身上香香的。
          我们虽没说过话,但经常坐在一起看书,她还拿薯条给我吃,那是我人生中,第一次吃零食;小心翼翼吃了一根,我舔了半天手指头,她笑得前仰后合。
          后来我看到了一本书,是讲“原生家庭”的,当时我一边看,泪就止不住地流;因为我觉得那就是在说我,句句都能扎到心灵深处!
          上面说,恶劣的家庭环境,会给孩子的内心,留下深深的伤疤,会让他们变得懦弱、胆小、自卑,造成性格上的缺陷;而这种缺陷,会跟随孩子一生,逃不掉、抹不去……
          我本以为念了高中、远离家庭,一切都会变得好起来,可这本书,却让我陷入了深深的绝望!因为我发现父母给我的阴影,并没有因为距离而远去;相反地,它在不停地左右着我的性格、我的行为、我的人生。


          回复
          5楼2019-12-13 17:13
            泪眼婆娑间,一张洁白的纸巾,递到了我面前,是那个漂亮姐姐递来的;她半蹲在我身边,看了看我,又看着我手里的书说:没有什么是过不去的。
            那声音仿若天籁,更如甘泉般,灌入了我的心灵;当时我多想跟她说句话啊,可骨子里的懦弱与自卑,却压得我根本不敢抬头。
            接着她又拿出圆珠笔,在我手上写了一行字;那是我们省的经贸大学,她说她要考这所学校,她还会在这所大学里等我,跟我一起看书。
            只是从那以后,我就再也没见过她,她应该是考学走了,离开了这座县城。
            再后来,我的人生依旧没有光,阴暗闭塞、胆小怕事;父母聊不到三句,就开始吵,吵不过就打;既然彼此这么仇恨对方,当初又为什么要结婚呢?
            可即便打得头破血流,他们每晚还是睡在一块,床被晃得震天响;就是这时候,彼此也要骂对方:“天杀的!”“我弄死你!”……


            回复
            6楼2019-12-13 17:14
              这样的家庭环境,我一刻都不想呆了;父母只是给我吃穿,却从没给过我任何关怀,他们也从来不顾及我的感受,彼此都很自私地活着。
              我有过很多次轻生的念头,可每次铅笔刀对准手腕时,那个漂亮姐姐的话,那句“没有什么是过不去的”“她在大学里等我”,就会在我脑海里浮现;那成了我生命里,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一年后,我很争气的考上了经贸大学,这并不是因为我多么爱读书,而是除了学习以外,我根本没有别的事情可做;我没有朋友,不敢娱乐;只要看书写字,父母就不会打我,只要学习成绩好,老师就会护着,同学就不会欺负我。
              最最重要的,我要找到她,找到那个在我最无助时,给我希望的姐姐。


              回复
              7楼2019-12-13 17:14
                高中母校为优秀毕业生,开了庆祝大会;还让我们上台分享经验,讲一讲到底是什么样的理想、什么样的目标、什么样的远大情怀,促使我们有如此骄人的成绩。
                我不知道该怎么发言,本身胆子就小,而且嘴特别笨,三脚踹不出一个屁的那种;站在台上,看着台下一双双眼睛,我怕的厉害,浑身筛糠般的抖,脑袋一阵阵眩晕。
                在主持人不停的催促下,最后我慌得大喊:我为了一个女孩!她说她在经贸大学等我,让我一定要考上!
                此话一出,全场都沸腾了;很多同学跟着起哄,唏嘘和口哨声此起彼伏。
                校长直接“嗷”一嗓子,像被人踩了尾巴似的,窜上台夺掉我的话筒,一把将我推倒在台上,恶狠狠地盯着我。
                我吓得“哇”一声就哭了,特别丢人;因为我从来就没有过远大的理想,也没想过考大学,是为了报效祖国、回馈社会、奉献科研;我只是说了实话,考经贸大学,就是为了找到那个,在我最无助时,帮助我、激励我的姐姐。


                回复
                8楼2019-12-13 17:14
                  高考后的假期,尽管父母对我依旧冷落,但我对生活,却有了热切的渴望;因为我终于要摆脱这里了,上大学,就是我人生的转折。
                  可偏偏那个高考落榜,在外闯荡一年的哥哥回来了;他是带着女朋友来的,两个人准备订婚,女方张口就要10万块钱彩礼。
                  当时我害怕极了,因为家里只有2万块钱存款,那是我上学的学费,也是我摆脱家庭、改变命运唯一的机会。
                  娇生惯养的哥哥,跟爸妈发生了激烈的口角,最后还掀了桌子、砸了电视;我没想到父亲,第一次站在我的角度说了话:家里只有两万块钱,那是给你弟弟,上大学的学费,绝不能动!
                  听到这话,我哥二话不说,直接揪着我领子,把我拽到院子里,按在井台上往死里打!我想反抗,可真的不敢,多年来父母和哥哥,对我造成的恐惧意识,早让我失去了反抗的能力。


                  回复
                  9楼2019-12-13 17:14
                    我抱着头,缩在地上,早就习惯了这种家庭暴力;尽管这次身体的疼痛,超过了以往任何一次,可我还是强忍着,不停地告诉自己:没有什么是过不去的,只要挺过来,我就能上大学,就能摆脱这里,就能见到漂亮姐姐了……
                    不知打了多久,我的头上、嘴里都冒了血;缩在屋里的父亲,终于站出来说了句话:你就是打死他,家里也拿不出十万块钱。
                    我并没有把这话,当成是父亲对我的维护;他们让我上大学,也只因我能给老陈家光宗耀祖而已;况且,家里是真拿不出那么多钱。
                    从没被父母拒绝过的哥哥,变得更加愤怒了!他拿着打火机,直接把家里的厨房烧了;院子里火光冲天,父亲没有阻止,我想那时,父亲也打不过人高马大的哥哥了。
                    “给你们10天时间准备,拿不出彩礼钱,我杀光你们全家!”哥哥红着眼,像来自地狱的恶魔,阴狠地盯着父母。
                    “你就是杀了我们,也拿不出这么多钱啊!”母亲伏在门框上,哭得声嘶力竭。
                    “我不管!别人父母都有,你们也得有!”他扔下这句话,就拉着女友离开了。


                    回复
                    10楼2019-12-13 17:15
                      疼痛、惶恐、无能为力,那段时间一直在我脑海里盘踞着;我被哥哥打得不能下床,每天都窝在被子里瑟瑟发抖,我害怕他再回来,抢走我的学费,毁了我的一生。
                      伤好后刚能下床,爸妈突然对我好了起来;他们不仅在我面前,各种数落哥哥的错,还给我买了新衣服,夸我有出息;从小到大,我从没穿过新衣服,浑身上下,都是哥哥穿过的旧衣服。
                      那时候,我竟天真的以为,父母真的开始关爱我了;或许是我考了大学,或许是我懂事听话,跟哥哥一对比,我成了爸妈眼中的好孩子。
                      看着那些新衣服,我跪在地上就给爸妈磕头;在这个家里,我就是如此地卑微,只要他们对我有一丁点的好,以前所有的事,我都可以既往不咎。
                      “爸、妈,等我大学毕了业,一定好好孝敬你们,把你们接到城里住!”泣不成声间,我掏心掏肺地说了这话。
                      母亲没绷住,“哇”地一声哭着离开了;父亲慌乱地摸着我的头,激动地说:好孩子、好孩子,大学咱一定念!但有个事儿,我想跟你商量一下。
                      只要能念大学,还有什么好商量的;我一个劲儿地点头,父亲就说:你哥在外面打了架,这事儿要传出去,人家单位就不要他了;正好你跟你哥长得像,就替他到派出所顶一下,拘留几天就能出来。


                      回复
                      11楼2019-12-13 17:15
                        听到这话,我的心都死了,为什么他打架,要让我去顶罪?!父亲忙说:你不想念大学了?顶了罪,你哥就感激你,还不会找家里麻烦;等你一出来,咱直接就去念大学。
                        那时法律意识淡薄的我,根本没想到,后果会那么严重;更没想到同样作为儿子,父母会那么狠心,那么卑鄙的坑我!
                        为了念大学,为了不给家里惹麻烦;我顺从地被父亲带到派出所,顶着我哥的名字自首了。父亲还花钱找了关系,几乎没有任何审讯,我就在一份口供上按了手印;当时他还骗我,说一个星期就能出来。
                        可一星期后,我竟然上了法庭,那时我才知道,我哥是犯了抢劫罪和故意伤人罪!越听越觉得不对劲儿,心里的委屈、绝望和惶恐,几乎逼得我要把事实说出来。
                        可台下,我看到了父母杀人般的眼睛,他们似乎在警告我:你要是敢说,不仅念不了大学,将来也不会有任何好果子吃!
                        那年我刚好18岁,已经能自立了;很多人肯定认为,你都成年了,就大胆的把事实说出来,哪怕跟家里断绝关系,又能怎样?18岁的男人,有手有脚,难道还能饿死不成?


                        回复
                        12楼2019-12-13 17:16
                          我也想啊,可是你们没生在我这样的家庭环境里,没有童年时,心灵受到的创伤和恐惧,所以你们无法理解和指责我的懦弱;那就像一根线,风筝飞的再高,也始终摆脱不了父母的掌控;他们对我一瞪眼,我骨头缝儿都跟着颤抖。
                          我真的不敢反抗,逆来顺受几乎成了习惯;从小到大死读书,我也没有养活自己的能力;我害怕父母和哥哥的报复,害怕那个家,却又离不开那个家,最终我选择了妥协,被判了6年有期徒刑。
                          临近开学的前三天,父母来监狱里探监,厚厚的钢化玻璃对面,我看到了逍遥法外的哥哥!他活得很滋润,还买了翻盖手机;母亲给我买的新衣服,都穿在了他身上。
                          热泪涌出眼眶,我捏着电话,听着父亲无关痛痒的叮嘱:“陈默,你哥就要去念大学了,明天就走,你要不要跟他说两句?”
                          “啊!!!”一股热血冲进脑颅,我一头撞在了钢化玻璃上;“为什么?那是我考的大学!”
                          血沿着玻璃缓缓流淌,父亲视而不见地说:你不是进去了嘛,你哥跟你长得像,年龄也差不多,好好的大学,不能白白浪费了;你哥还说,等他毕了业,将来会给你安排个好工作。


                          回复
                          13楼2019-12-13 17:16
                            看着父母麻木不仁的样子,我当时已经疯了;牙齿狠咬,我只想撕了他们的肉、嚼碎他们的骨头!我用力地捶打着厚厚的玻璃,我想冲到他们面前,问问他们到底有没有心!
                            被狱警拉出去,打了个半死之后,我就被扔到了禁闭房;黑暗狭小的空间里,我非但没感觉到恐惧,反而有种说不出的安全感。
                            因为在这个铜浇铁铸的屋子里,谁也不能伤害我;而头顶上方,那巴掌大小的出风口,映射进来的一束光,像极了那个漂亮的姐姐。
                            “没有什么是过不去的”,这句话我永远都记得;有黑暗的地方,就一定有光,只要沿着那束光走,终有一天,我能找到活着的意义。
                            从那时起,我爱上了关禁闭的感觉,那种与世隔绝的环境,那种能让我心无旁骛,细细幻想漂亮姐姐的滋味,成了我人生中,难得的幸福时刻。
                            所以牢房里,只要有人欺负我,我窜上去就咬!只要被我咬住,撕不下来一块肉,我绝不松口;因为我心里有怨气,我把那些欺负我的人,统统当成了我的家人来泄愤!被打得头破血流又如何?被狱警棍棒相加又怎样?
                            我只知道咬完人,就可以被关禁闭,就可以享受在狱中,那难得的幸福时光。
                            再后来,所有的狱友都不敢招惹我了,他们甚至觉得我是怪胎!因为我是唯一一个,每次从禁闭室出来,还能保持精神正常的人;也是唯一一个,从来不怕被关禁闭的人。


                            回复
                            14楼2019-12-13 17:17
                              有段时间,我的脾气异常暴躁,眼睛里到处都是血丝;因为我始终咽不下那口气,我痛恨自己的家人,明明是我哥犯了罪,明明我考上了大学;可就因为父母的偏心,我成了阶下囚,我哥那个不学无术的**,却顶着我的名字,上了我的大学。
                              更让我惶恐的是,漂亮姐姐在大学里,会不会把我哥,误认成是我;我哥好-色,而且油嘴滑舌,很会哄别人开心;当时我真的特别害怕,漂亮姐姐跟他恋爱了、发生了关系……
                              像我这样的老实人,虽然懦弱卑微,可一旦逼急了,我真的什么事都敢干!当时心里盘算最多的,就是等出狱后,怎么报复父母,还有那个**哥哥。
                              我想杀人的欲·望,几乎每时每刻都写在脸上,以至于牢房里的人见到我,大老远就绕道走;睡在我上铺的狱霸,晚上憋尿都不敢起夜,他害怕把我吵醒,害怕我咬掉他的命根子;忽然间,我成了牢房里的恶魔,周身两米,无人敢近。
                              这样的日子过了一年,我心里的怨气,也渐渐没那么冲了;我从不相信监狱能改造好一个人,促使我转变的,还是那个陌生姐姐的话:没有什么是过不去的。
                              这话宛如春雨,在我干涸的心里,一点点洒下雨露,缝合着那些沟壑纵横的伤口。
                              一年后监狱整改,号召劳·改犯人积极学习文化,全市还发起了征文活动,要创刊《监狱文化报》,鼓励犯人积极投稿;写的好、能在报纸上发表的,还有减刑的机会。


                              回复
                              15楼2019-12-13 17: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