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樱吧 关注:14,877贴子:191,757
  • 5回复贴,共1

【原创】卡樱短篇小合集/万金

取消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原创】卡樱短篇小合集/万金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楼2020-04-01 00:04
    之前都在lof发过,id家书抵万金
    顺便来这边发一下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楼2020-04-01 00:04
      《雨花》

      他看起来异常疲惫,比之前查克拉透支时还要疲惫。

      我不清楚他的具体工作,也无法亲身体验他每日都经历着的忙碌。我能涉足的,仅限他的每日饮食。

      不能太油腻,不能太辛辣,不能太凉,也不能太热……静音师姐的唠叨我已经听烦了。我知道她重视火影大人的身体,但我也在意他的身体,并不是因为他是火影,只因他是我的卡卡西老师。

      我有时会偷偷在便当里藏些盐烤秋刀鱼和味增汁茄子,要看到老师惊喜的表情后才会离开。

      也许他一开始就注意到了办公桌突然出现的花瓶,每日的新鲜花束,还有每天插花的人。但他大概不会知道那些花朵的含义,以及背后少女的一颗心。

      每日去买花束,我知道井野那家伙早就看透了我的心思,但她从来不曾提起过。我感谢她的沉默,因为这大概是我最后的慰藉。

      经历过一次刻骨铭心的单恋后,我想,我不会再像之前那样猛烈进攻了。仅仅是花束和便当,就已经足够我激动许久了。

      “还是七朵玫瑰吗?”今天早起买花时,井野多问了一句。

      “是的,怎么了吗?”

      “他昨天傍晚来了一次。”井野一边说着,一边把花束递给我。“也买了七朵玫瑰。”

      “嗯。”我没有多说一个字,对井野笑了笑,便收拾心情去上班了。

      我不知道他是不是已经了解了那花的含义,也不知道他买花是为了什么。自作多情一直都是最愚蠢的行为,和今天的繁重工作比起来,我没有时间浪费在那种事情上。

      我偷偷潜入火影办公室,将花束放入素白的花瓶中,又迅速地逃离,防止被他发现。但事实上,他早就发现了,也许正因为如此,护卫都不曾拦过我。

      当泪水坠入沏好的清茶,荡起微弱的涟漪,我才从上午的工作中脱身出来,挤出时间喘了口气。

      我从来没说过累。因为我知道,作为火影的他,身上压着整个木叶的重担。和他相比,我根本没资格说累。

      泪水止不住地往下流,我已经习惯了这种感觉。从小到大,我一直在哭。开心,难过,恐惧,激动……但这次不同,我并没有很大的情绪波动,只是感到内心无比的空虚,对一切都那么无力。

      中午为他做好便当后,我会亲自送到他面前。对我来说,这是一天中最美好的时光。

      正午的阳光刚好错开他的窗,温暖的光线映衬着他慵懒的银发。在成山的文件堆中,我瞧见他那带着些许憔悴的容颜。

      他总是会第一时间发现我的到来,满面笑容地接过便当,眼睛像月牙一样,弯弯的。

      他的笑容一直挂在脸上,也许直到我离开关门的那一刻,他才会继续带上那副严肃的面具。

      “小樱的手艺真是越来越好了!今天没有秋刀鱼吗?”他狼吞虎咽地吃着,像是八辈子没吃饭了一样。

      “今天没有买到。但是给老师买了些草莓。”我把洗好的草莓装进了饭盒里,拿出来时才发现边角的地方有些压扁了,有些后悔不用大一点的盒子。

      “这种酸酸甜甜又长得那么可爱的小果子,感觉和老师这种大叔很有违和感啊。”他虽然嘴上说着违和,但还是一颗一颗地全都吃掉了。或许是因为静音师姐叮嘱过他要补充维生素吧。

      “老师还真的是口嫌体正直呢。”我打趣道。待他全部吃完后,我便带着餐具离开了。在每日相处的这短短的三十分钟里,我来不及和他说些什么话。但,只是看着他吃饭的样子,我的心中就已经被满足感填满了。

      我究竟是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容易满足了呢。

      与他告别后,我又要投入工作中了。午休和他相处的这段时间,与其说是为他着想,倒不如说是我的一点私心罢了。

      有几个同事知道我每日做便当,也知道我是为谁做便当。但是,在她们眼中,我只是六代目大人的爱生而已。十几岁的年龄差让她们想象不出罗曼蒂克的关系,同时,也阻挡着我的脚步。

      或许对他来说,也是如此……不,他肯定没有往那种方面想过吧。

      没想过也好,我并不奢望能得到他的回应,只是每日这样与他短暂地相会,就足够了。和他在一起什么的,不过是痴人说梦罢了。我并没有幼稚到那种地步。

      不过,我仍然难以想象他和别人在一起的样子。如果真的有那一天,我不知道我会作何反应。

      傍晚的夕阳躲进了厚重的云层,灰暗的颜色霸占了整个天空。连闪电都未发声,风竟先喧嚷起来,无情地吹落了新生的嫩叶。

      我趁着还没下雨,赶紧往家跑,却被倾盆暴雨拍在了半路上。电闪雷鸣,狂风暴雨,我虽不会怕这些,但是浑身湿透后又着凉,一场感冒在所难免了。

      既然早晚都要感冒,就没必要那么快回家了。我潇洒地漫步在雨中,踏着路面上的积水,乘着呼啸的风,竟感受到了久违的自由。心头轻松得很,连呼吸都顺畅了。

      “小樱?”

      背后传来了那个熟悉的声音,我转过身去,刚好装进他温热的怀里,我连忙退了几步,与他拉开距离。

      “卡卡西老师这样用火影斗笠披风真的好吗?”

      他平常并不喜欢穿火影套装,今天下班时穿着,大概是当雨衣用了吧。我提起这个话题,也是为了化解刚才亲密接触的尴尬。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楼2020-04-01 00:04
        “嘛,要我说,这才是它的正确用法。”

        他似乎没有理会刚刚发生的事情,边说话边向我走近,摘下火影斗笠后,戴在了我的脑袋上。

        “老师,这个不……”他伸出手轻轻捂住了我的嘴。

        “没什么不可以的。着凉了会感冒的。走吧,去老师家。”

        我像一个迷路的小女孩,听话地跟着那个银发男人回到了他的家。至于为什么要答应去他家,我想,这应该是我一直想做的事吧,好不容易有机会让他本人邀请,当然机不可失。

        他刚进屋就像加速了一样,摘下我头上的火影斗笠,把一块大浴巾盖在我的湿透的头发上一通揉搓,让我坐在沙发上,给我倒了杯热水,自己急忙去收拾了一番原本就很整洁的屋子。

        他先让我洗了澡,然后自己才去洗了澡。我没有干净的换洗衣物,只好穿着他宽松的T恤,对我来说,就像是裙子一样。衣服虽然是干净的,却依然带着属于他的味道。至于是不是我的心理作用,谁也不知道。

        “小樱今天就在这里住下吧,好吗?”

        我永远无法拒绝他那双温柔的双眼。

        他为我铺好了床后,自己倒在沙发上就睡着了。他太累了,我从来没有见过他这么累。

        待他睡熟后,我把他横抱起来,小心翼翼地放在床上。他似是无意识地握住我的胳膊,用力把我圈进他的怀中。他的胳膊压得我很难受,但我没有挣脱,反而享受着这一刻。我知道,如果不珍惜这次的话,怕是没有下次了。

        我抛开了廉耻,安心地躺在他的怀中。

        我缓缓脱下他的面罩,一张俊秀的脸庞呈现在我的眼前。他的鼻息落在我的脸上,我刚才的困意也刹那间消失不见了。我忍不住伸出手,抚上他的脸颊,那温热的触感让我感到自己的指尖也开始发热。

        他的疤痕依然那么深。眼角和眉间的细纹,如果不是贴得这么近,是绝对无法发觉的。

        我用指尖抚过他的眉,他的鼻梁,他的唇,他嘴角的美人痣。

        虽然之前幻想过无数次,但现实中真的看到了他的脸,竟然这么好看,比自己幻想的还要好看几千倍。

        他睡得很熟,让我可以肆意妄为。我企图抚平他眉间的蹙起,但他的眼皮突然轻微地颤动起来,让我不得不收回了手。

        “卡卡西老师,其实我……”即使是面对熟睡的他,我也没有说出那句话。

        什么时候怎么懦弱了?我扪心自问。

        待衣服干了后,我便挣脱了他的怀抱,逃离了这个如天堂一般的小房间。如果就那样待下去,我不知道自己还会做出些什么出格的举动。如果就那样待下去,我也不知道第二天如何面对他。

        我逃了,仓皇地逃了。外面的雨早已经停了。

        我回到家,推开门,澄澈的月光穿过淡薄的云层,洒在茶几上的花瓶表面,映出洁白的光。

        花瓶中,七朵玫瑰正灿烂绽放。

        end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楼2020-04-01 00:04
          《情书》

          樱:

          如你所见,是我亲笔所书。

          接下来我要写很多,可能有些废话,希望你能体谅一下老师,人老了么,唠叨也在所难免。我想从我们的最初开始回忆,你就当作是和老师的一场时光旅行吧。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

          或许你早就忘记了,我们的初见,并不是在那间教室。那时我还在暗部,而你还在用长刘海遮住额头,就像不曾打理的枝丫,是无雕琢的自然之美。那淡粉色的发丝下的碧绿双眸,让我记了许久。我总贪念着哪日能再见一次,便有意无意地总是路过那儿,那时你已经系上红色的发带了。

          我知道你最喜欢穿红色,我也最喜欢看你穿红色。老师的世界,灰暗得无边无际,鲜血和我的左眼,是暗夜中的唯一色彩。当你成为我的同伴之后,像只小兔子一样绕着我蹦来蹦去,我才意识到原来红色是那样好看。

          后来便是我们共同的回忆,第七班支离破碎,晓组织活动猖獗。我负伤昏睡时,在朦胧中看见过你,虽然我分不清那是现实还是幻梦。

          我知道你一直在看着佐助和鸣人渐行渐远的背影,无助又自责的表情也深深刺痛了我。虽然你本来就是个爱哭鬼,但当你一个人躲在训练场的树桩后流泪时,我暗自发誓,会尽我所能,给你你想要的一切。

          如果你说想要爱,那我也便给了。

          但你从来不曾向我索取过什么。和纲手大人训练几年后,再度与你相见,我看到了一个让我陌生,却让我欣慰的姑娘。你坚强得太快了,让我不再拥有机会被你依靠。有时,我也会有一些疯狂的想法,希望你不再成长,一直是老师身旁的小姑娘。但终归,老师还是想看你长大的。

          当我不再是高高在上的老师,而是与你并肩战斗的同伴时,我仿佛能看到更加真实的你了。强大,温柔,明媚,坚强……不要嫌老师肉麻,毕竟老师也是第一次写这种东西,而且以后也不可能有机会了。

          其实,你与佐助的感情,你与鸣人的感情,老师才是那个最清楚的旁观者。感情这东西没有对错,没有高低,最多也不过就个得失而已。既然存在“拥有”,那么就一定会经历“失去”。无论你做什么样的选择,只要无愧于心,便足矣了。至于老师,只想看着你幸福。

          老师比你早生了十几年,在感情上却没有你那般热情通透。虽然一起经历了许多,暧昧也有,但时至今日,我都不敢确认你有没有喜欢过老师,也从来不敢表白我自己的心意。现在我也算是明白了,有些事不说出口,就一定会错过的。

          我很开心你能和佐助终成眷属。但对不起,我没有勇气参加你的婚礼。佐良娜出生后,佐助很久都没有回过家,我也没有勇气去陪伴你。这样的距离,就是我对我自己这份,也许是不该有的感情吧,最后的一点坚持。

          能看你越来越成熟,老师既开心又落寞。火影退休后确实悠闲了许多,但人一闲下来,就总是会回忆到过去。即使是老师这样的,看似对世事默然的人,有时也会想念身边蹦蹦跳跳的那个身影。但我也明白,回不去的。

          我还记得,婚礼前,你曾过来找我,说想要让我做证婚人。樱,你这样真的太自私了。哪怕你再仔细地看看我,只是看一看,也会察觉到……我是多么努力地在抑制着自己的不舍吧。你不是个聪明的小姑娘么?怎么会在老师身上犯傻。

          所以,老师只能理解为,你是难以承受老师沉重的感情,所以才故意忽视的吧。罢了,这些都是老师的抱怨。老师并非想让你难过,老师从来都没有那么想过。

          作为忍者,我们有追求幸福的权利,却也有保护村庄的责任。既然我拦不住你奔赴前线,也请你别怪老师参与这次秘密任务。不过,我想……如果你真的看到这封信了,就没有机会怪我了吧。

          生离总比死别不甘。与你分别的每一天,也并非无时无刻不在你。只是走在路上,看见阳光,看见蓝天,看见云,就希望也能看到身旁的粉红色身影。已经形成习惯了,习惯最难消磨。不过这一次,我可能会真正地走出习惯。

          因为在死亡面前,连时间都不足为惧吧。

          老师的所有东西,都留给你了。其实我想了很久。如果给你留下遗物,你或许会睹物思人想到我,不免徒增伤感。但如果没有留下遗物,你想到我时连个慰藉都没有。我实在不想看到那样,所以我把一切都留给了你。对了,还有老师的绝版亲热天堂,记得好好保管哦!

          傻姑娘。如果我不在了……算了,我知道你肯定能好好照顾自己的。别想我什么的,估计你也做不到,那就想想吧,想想就够了。哭的话记得不要一个人哭,试着去依靠他吧。老师知道你一直是个独立又坚强的人,老师也希望你这样,但老师不忍心你一个人。

          如果我留下了尸身,那就将我葬在陵园吧,我想去陪陪老师,陪陪带土和琳……还有父亲。如果我没有尸身,那就为我立个碑吧,刻个名字就好,如果必要的话刻个六代目也行,我无所谓,只是希望你……还有在乎我的人,能有个承载伤感的地方,不至于无处寻觅。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5楼2020-04-01 00:10
            老师喜欢你做的菜,记得以后做茄子和秋刀鱼时,给老师也带上一份。我的忍犬们,它们都能照顾好自己,如果你需要它们,直接召唤就好了,帕克很喜欢你的。还有,穿露肚脐的衣服虽然性感,但是容易着凉的,自己多注意一点……

            如果幸运的话,许多年后,能在天堂与你再会。到时候你就别想逃了,你任性了那么多年,也该让老师自私一次了。

            说了这么多,其实也没什么有用的。你已经长大了,也不需要老师再嘱托什么。我只是……只是还放不下罢了。就这样,我马上就要出发了。没有我的日子里,小姑娘,记住……

            没有过不好的一生。


            你的老师,
            旗木卡卡西



            End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6楼2020-04-01 0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