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太吧 关注:406,339贴子:17,528,408
  • 18回复贴,共1

我来水楼了哎,初二狗不容易啊三个月没来了想我不?(不想,那算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我来水楼了
哎,初二狗不容易啊
三个月没来了
想我不?(不想,那算了)
emmm
是哥哥和弟弟的故事(看过的不要bb哈)
(没文采,不会写)
我看完想哭死
感人啊~
我试过网恋,最后还是放弃了
楼下正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20-06-28 22:07
    《弟弟我的太阳系》

    “辰,我们的未来是什么”
    “我… 不知道”
    “你长大后想… ”
    “我想!想… 我现在想喝水”
    “你!… 破坏气氛!”
    “嘻嘻”
    ——【辰月】平淡的生活,就给它慢慢煮着吧,不裂,不执,不断。
    你大了,我要开始习惯经营自己的世界,我等,我不怨,我不弃。
    又是一年,我们又大了,大,更多的是心上的吧。我们都壮了,壮,更多的是
    志吧。我们都变了,变,变得更加可爱,似那翠草应风摆动,笑着;埋在下面的是不愿为人所知的根。
    “先生,一共是34元,谢谢”。
    我接过咖啡,小票在手机一揉扔进垃圾桶,推开咖啡厅的玻璃大门,斜阳射进我的衣熊,徐风拂过我的脸,跟去年的风比,不那么刺了。捧着热腾腾的咖啡在路上瞎逛,无意走进大学里。 已是夕阳落日的余晖照着高高的玻璃窗使它闪烁着火红的亮光。
    伴随着醇香,我打开盖子小心的吸了一口咖啡,身旁竟有一条短而浅的“小溪”,我朝着小鱼争先恐后游去的地方走去,一座矮矮的假山出现在眼前,绕着山,影影约约地几只小鸟。 顾着好奇心我再走进,这,这不是我小时候和宇辰来玩的地方吗?变化怎么这么大,不禁惭愧起来,多年以来的回忆竟没有一点是留给这块地方的。
    老人带着孩子们伴着夕阳。
    一个小男孩突然朝我撞过来,把我刚买的咖啡撞飞到地上,我扶起他,他不好意思地向我道歉,我摸摸他的头给他走了,把纸杯捡起来扔进垃圾桶。
    “哥!你不要把泥巴弄到我身上!”
    “哈哈哈”
    随声我转过头,看到一对兄弟。看着他们笑我也跟着笑。哥哥在风中显得特别黑,反倒是弟弟白的可爱。
    找了个石凳慢慢坐下来,戴上耳机。我记起来了,爸爸和妈妈带我们来玩过,只是不知道为何现在才记起,只是不知道为何会突然走来。我想,它一定是念我了。
    “乒… ” 铁链掉从石凳滑到地面,弯腰轻轻将它捡起来。
    ——那晚,项链从我身后放到我面前,
    “呐,熠辰。给你的”
    “你… 你是?”
    他的手肘小力地裹住我脖子,“你是不是今晚吃撑了,我是小智啊,怎么我的声音都听不出来!” 突然才晃过神来,原来,原来不是他…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20-06-28 22:10
      “哦!哎!你刚刚不是跟你哥在一起吗”
      “我哥在接电话!正好… !这条项链送给你!见证我们的兄弟情谊!” 说罢,捧着我的脸亲了一下。 “谢谢,你干嘛亲我!”
      宇辰张大嘴巴,“宇辰啊,我跟你哥开玩笑,不要吃醋,要不我也亲你一下?”
      宇辰听完双手盖住脸,“唔唔… !不要!我不吃醋,你亲我哥我才不吃醋!我吃醋的是你不给我送东西!”
      我捏捏宇辰,“要不哥把项链给你”。他嘟起嘴摇摇头。 小智把宇辰抱起来,“哈哈,你的礼物当然有啦,当你房间了,全都是进口的零食哦”
      “啊?我怎么不知道?”
      小智看着我,弟弟随后盯着我,“哥哥!”
      “哎。我没吃,偷偷放的,给你惊喜的准备”
      凯凯和他哥哥不知在诉说着什么,指着星星,大头挨着小头。——
      看看表,也该起身回家了,有个女孩从我身旁走过,我们的肩,擦了一点距离,清香扑进鼻子… 我和她同时回了头,随后又尴尬的各离其去。
      “熠辰,回来了啊,今晚给你和弟弟弄好吃的。” 老妈忙得十分乐。
      “妈,知道了,你别太累。对了,宇辰呢。” 我一脚踢开他的门,“谢熠辰!你老哥买东西回来了!吃的哟!”
      弟弟裹在被子里,小身子懒惰的蠕动着,我把零食一扔扑在他身上,“哈哈哈 醒来啦!”
      “唔… 呜呜… ”。 双手托住他,他像考拉一样被我抱走,“快点起来,洗个脸吃饭了”
      “哥… ”。娇气地在我脸上贴了一下又睡着了,把他放在沙发上,静静看着他。“妈!宇辰的脚怎么又有创口贴!”
      “啊!你弟弟今天不好好走又撞到门了”。
      看着宇辰闭上眼睛还吐着口水,我用力往他脚一掐,
      “啊!妈!哥又欺负我!” 他坐起来眼睛迷迷地。我又把他搂在怀里,“你今天又受伤了。”
      “嗯。我。我不小心的嘛”
      “下次注意点,多大了连路都走不好” 宇辰穿好鞋朝我吐舌头后冲向洗手间,没想到门没开,“嗙!”一下撞到门上,就是撕心地哭,坐在地上,我马上去把他抱起来,“没事吧啊?你看你,能让哥和妈省点心么。”
      老妈闻声来,和我笑着他,弟弟哭的更厉害,我往他嘴靠近,紧紧贴住,他减少了抽搐。“你们兄弟两腻不腻。我做饭去了… 亲来亲去,好肉麻。”
      将他举起来,“哥… 哥哥… 我没睡好…”
      “我知道了。”
      “哥。”
      “干嘛”
      “mu…”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20-06-28 22:12
        他是我弟弟,我喜欢看着他成长,更是在看着自己成长。
        难得的邂逅,一家人在沙发上看电视,笑笑,说说,谈谈,嘴也没停过。宇辰吃得最狼,我一把夺过他手里的薯片,我感觉他眼里的“凶恶”,“不要吃了,上火呀”。
        “不要!人家吃得最舒服的时候。”
        老妈又从我手中夺去,“你们都别吃了。”
        然后自己吃起来,我和弟只好乖乖地看着。
        “宇辰啊,妈跟你讲哦,你们还在读小学的时候,你整天跟着你哥屁股后面”
        “现在也是”我插了一句话。弟弟掐住我的胳膊,“哼!” “啊! 痛!松手”
        “熠辰你还记得你弟弟在离开广州之前,你说了什么吗。”
        “我… 我当然记得啦!”
        “妈!哥说了什么!是不是舍不得我!”
        我捏回宇辰,看准机会,抓住他的手让他被“锁”在我怀里。
        “不要打!听妈讲,你会弄痛你弟的!… 你哥哥真是傻到家了,哈哈,你出发前一段时间发烧了,你哥很担心,跟我说在学校连上课都想着你。”
        宇辰抬头摸摸我的头,“哥哥… ”
        “好了,妈 不要说后面的了,到这里就可以了。”
        妈妈把宇辰抱过去,边笑边说,“你哥哥哭着跟我说了下一句,我模仿你哥哥,他是这样说的,"呜呜,妈妈,我好怕弟弟在家突然病没了… ” 哈哈哈。”
        弟弟一拳击中我的胸,“哼!什么叫我病没了!” 我唔住胸口,“咳,妈… ”
        妈妈把我们两搂在一起,“你们都大了,好快… 特别是熠辰… ”
        一瞬,家里静下来了,只有电视机的声音。
        “我希望你们兄弟两长大后能互相依靠。”

        母亲做服装生意,我和宇辰总是穿的很好,这段日子,她忙的不可开交,于是要给我们找一个保姆。
        “妈,不用找嘛,我照顾弟弟啊,早餐午餐我都可以做啊。” 弟弟愣愣地看着我,“不放心啊,再说你做菜没把厨房灭了我都很省心了。”
        说不过母亲,她也有自己的梦想不是么,总不能因为我和弟弟,停下脚步吧。
        经过母亲和父亲多方位地寻找,找到了一个朋友介绍的,爸妈称TA为:“李伯”。 没错,怎么会是一个老头呢!我和宇辰笑得前仰后翻,
        “哎呀,不要笑了,其实也就是照顾你们这段时间而已啦,他以前是个厨师,李伯而且写得一手好字,是我和你爸一个朋友的父亲,他看过许多书… ”
        我和宇辰抱在一起苦哭,我们都知道老妈的意图了。 “就这么决定,不错,妈妈帮你们买好了纸和笔。”
        弟弟贴住我的耳朵,:“哥,怎么办… 本想妈妈不在家我们可以好好玩。”
        “没办法啊,母亲大人已经下了“旨” 不服从,我们就得送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20-06-28 22:12
          他摇摇头紧紧挨住我。
          “你们在嘀嘀咕咕什么纳!”
          “没有!妈,我和弟弟听你的!”
          那天还是来了。
          大早,我就听到客厅叮叮咚咚地响,终于,睡不下去,我跑到弟弟的房间钻进他的被窝。 没想到宇辰倒着睡,他一脚踩到我脸上,我连摸带爬地被踢下了床。 “哐铛!”
          弟弟立马坐起来,头发乱糟糟地,“哥。你跑来干嘛啊… ”
          我抚着鼻子,“你干嘛不好要倒着睡!客厅好吵,睡不着。”
          辰把我拉上床,夹住我继续睡。
          快要睡着的时候我们的被子被掀开,充满雄性浑厚地声音,“起床了!你们就是熠辰和宇辰吧,哈哈哈!我就是你们这几天的老师!”
          我和宇辰揉着眼睛,坐床头,“不是保姆吗… 你是李伯吗… ”
          “对!早上不要睡懒觉!吃早餐!然后练字!”
          宇辰撅起嘴,“乖伯伯… 哼… ”
          “没礼貌!!在没礼貌就打手心!” 说完拿戒尺敲了下门,我和弟弟吓得直哆嗦。
          吃早餐的时候,我和弟弟困地脸都贴上碗了,李伯敲下桌子,“吃饭好好吃。” 我和弟弟吓得坐直身板。
          李伯带着墨黑色眼镜,吃饭的时候喜欢听收音机,里面播放着我们都从不听的说书,时不时有卖药的广告,弟弟笑着跟我说,“李伯好好笑”。
          看着我们吃得很香,笑了笑,脸上的皱纹皱着像泛起的层层浪,嘴下的一撮小白胡子会轻轻摇动。
          这是和我们见面第一次露出笑容。宇辰跟我说,李伯好凶,不喜欢他。
          “忍忍就好嘛,妈妈最多忙那么几天而已,晚上妈妈就可以回家了啊”
          “吃饭不要讲话!”
          “知道了… ”
          弟弟摇摇头,小腿委屈地摆动着。
          李伯绝对是我们成长路上不可缺少的人,后面的日子,会证明这一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20-06-28 22:13
            “雨下着夜,我的爱溢出就像雨水”。 几片孤叶被刮下后,窗外落起小雨。李伯用手指轻轻顶了一下眼镜框,镜片折出的光,“写书法呢,首先不能烦,你们年轻人啊,绝不能忘记这些老祖宗的东西!”
            我和弟弟额额地直点头——说好的放假呢。
            “哥… 哥哥,我不想写” 宇辰不开心地蹭蹭我手臂。 “不写不行呐。”
            “不要说话!” — 尺子重重地砸向桌子。对于我来说,以前还碰过,零零散散地记得些基础,倒是宇辰,弄的到处都是墨。尽管戴着袖套,感觉没多大用。 我很快就能写上几个字,李伯夸了几声。
            电视机里播着戏曲,音量非常小。用手抚纸的声音,笔碰到瓷碟的声音… 不知不觉,我练完了李伯要求的字,伸个懒腰,喵了宇辰一眼,他很认真的练笔画,完全没注意我停下。
            趁着李伯去厨房烧水,我低下头慢慢朝宇辰的脸上… “哥!不要弄,你害我写错了! ”。 “好好好, 你累吧”
            “你说呢,哥我好累 不想写我想玩嘛”
            宇辰提起笔有模有样地蘸上墨,“哥哥,你把头低下来看我写。”
            我低下头那刻他大笔一挥往我脸上一霍,“哈哈哈啊,哥哥是大黑猫。” 我提起他对准他屁股就是一掌,
            “啊!呜呜… ”
            “还大黑猫,多大了还大黑猫!” 李伯急忙跑出来,嘟着大嘴的宇辰,脸上有“黑疤”的我,可想而知,我们被训了一顿,还罚写多一张字…
            “哎。都是你,这下好啦,我们都要写”
            “哼… ”
            有趣的是我们居然听到了呼噜声,抬头一看李伯熟睡在沙发上,宇辰笑的合不拢嘴,拉住我的手,“哥哥,我想吃东西,啊~ ” 蹑手蹑脚地抽把伞后带宇辰去楼下,伞不够大雨也不小,尽力把弟弟“放”在中间,买完零食我也淋成落汤鸡,李伯居然还没醒。 “辰,你休息下吧,吃零食小声点哦,不要把怪教授弄醒了。” 和他飞个眼神。 在洗手间脱下试衣服,甩甩头上的水,就那么一刻他悄悄扑向我,“哥… 你都淋湿了… ”。
            “知道我淋湿还挨着我,走开,我没穿衣服,羞不羞啊”
            我推开他脸,他死活不松手抱住我腰。“你要干嘛啊,给我换衣服啊!”
            “哦。。 ” 又跳着跑去客厅了。 透过镜子看到那条十公分的伤痕,我不禁哭了出来,还好没给宇辰看到…
            “哥… 哥哥,好没啊,我要喂你吃!”
            “你好烦啊,不要叫了,马上”
            李伯睡的眼镜挂在鼻子上,嘴还直吐气,我们很满意地吃着刚刚买的东西,“哥哥,你眼睛红了”。 本能反应地摸了下眼,“啊,有吗?”
            “有的啊,刚刚回家你眼睛还没么红!”
            “哦,哈哈,刚刚洗脸的时候水进眼睛了。” 宇辰低下头轻轻哦了一声。 贴上的耳朵,“辰辰,下次哥哥光着身子不要看好吗”。 “嗯… 可是哥哥我… ”
            “你光着我当然给看啊!哇哈哈”
            “哼。”
            “还哼”
            “啊,不要捏我,好痛。”
            电话在这时响,终于让李伯醒了,他顺手接起电话,把眼镜戴好,“ 喂?嗯,好,没事你忙,没事的,今晚我会要他们早点睡觉。”
            什么?! “熠辰,宇辰,今晚妈妈不回家,我今晚就不回家了。”
            弟弟瞪大眼睛小嘴停下咀嚼,睫毛抖了抖,“唔… 哥哥我想妈妈了”
            “我也想。”
            “你们练得怎么样了,啊,我来看看。”
            我们手背对着,站好迎接“首长”的“视擦”。李伯点了点头,抽张纸巾往宇辰的嘴上拭去零食渣,“下次练字不许吃东西”。
            弟弟躲在我身旁,“哥… ”
            “今天写的不错,明天继续,然后你们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吧。”
            应着欢呼和大叫声我们冲进房间,各玩各的电脑。关上门的那刻,我注意到李伯脱下眼镜,手臂拭向眼睛,像是去擦掉什么。依我看李伯不会那么随便啊,难道… 他…
            感觉有些不对我又打开门,他在厨房里忙碌着,茶几上有一个单子,列好了每周早中餐我们吃什么,今天老妈不回家,例外地加了个晚餐。
            弟弟打着游戏,我也不用担心,他很听话,自己可以规划好时间,不像我那时那么烈。
            各自在各自的房间,我抽出那张带有透明胶的信,打开窗门,看着它随风离去,它很不舍我知道,它哭了我知道,我也哭了。
            就到这里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20-06-28 22:14
              手中的铅笔,一勾一印,一笔一线… 白的发光的速写纸闪着,耀着,炫耀它多么纯。可是狂风一卷,它飘出橱窗,慢慢… 最后停在地面上…
              “嘿,熠辰!” 我抬起头,还没将纸拿起,眼前是一个十分清秀的男生,乍一看原来是凯凯他哥。
              “嘿… 好久不见啦”
              “嗯嗯,平时用手机聊天却很少见面,你变化还挺大的啊 上高中很累吧。”
              “哈哈… 对啊,有点累呢。凯凯呢?没忘记我吧?”
              “没呢,凯凯在家刚刚好叨念你,说要找熠辰哥哥玩。宇辰呢”
              “哎,你是不知道啊,我们家来了个"保姆” 我们过个假期,还要“训练”。 辰辰在睡觉呢。” 他一把搭住我的肩,红润的小嘴,修长的眉毛,从未如此仔细注意过他,凯凯确实没他哥长得好。
              “辰啊,好久没聊过了呢”
              “对啊,哈哈,我近期可能会带凯凯去澳洲学习,但他实在不肯学外语,现在也就这么僵着。”
              “你就让凯凯做他喜欢做的事情吧。” 他用手托住下巴,欲言又止,“可我们都想让凯凯有良好的教育环… ”
              “你忘记了吗,那天去划船我跟你聊了那么久,我把宇辰从机场追回来,我跟父亲谈了那么多,其实不一定要那种环境啊!国内能差到哪去呢!国内照样的好啊!”
              他轻轻将背靠向后面,我有点激动了,
              “啊,对不起,我只是有点感触而已,毕竟,凯凯在这里挺好的啊… ”
              “嗯… ”
              “换个话题!哪天在天台看烟花!你和凯凯在聊什么呢?那么开心,我吸取下经验。”
              他放佛还沉在刚刚的话题里,眼神有点呆滞,随后似乎感觉到换新的话题了,立马冲我笑,“啊… 那天晚上啊… 额… 凯凯大了好多呐,跟我谈很多,他对某件事情的看法,说些小笑话,甚至文学类的,比我那时候懂事,聪明,知识范围广多了。” 我也暗自窃喜,凯凯是我们的天使呐!
              聊了许久,手脚有点僵僵的,暂别了他,打开家门,迅速地闻到了厨房里的香味,“回来了啊,”。听到老妈的声音我从她背后抱住她,“妈~ 今晚你做饭啊”
              “是啊是啊!这么大的人不要抱着 我要做饭,出去玩去,”
              粘不了老妈我去逗宇辰,他居然破天荒的练起了字,看他很认真,我没打扰。
              “熠辰,端菜。”
              “哦!”
              “今天我有空回家,正好李伯没时间。”
              “妈,我想问一下,李伯的老板呢。”
              老妈放下筷子,迟了一会儿,回答我,“李伯老伴啊… 宇辰快来吃饭咯”。就这样,我也没敢追问下去。
              “哥哥,我练字哎,听话吧。”
              “听话。” 趁他眨着闪亮水灵的大眼,我箭速地亲向他肉肉的小嘴唇,
              “哥… 唔!哥!… 口水… 我和辰辰躺在床上,饱意十足的晚饭后,抱着pad看视频。弟弟突然问我,“哥,如果我以后做一些事情,要是别人不喜欢怎么样。”
              “为什么你会这么问?”
              他拉住我的手,“我的梦想是出国!可是同学们,都嘲笑我,说我外语很差… ”
              “你外语不一直都很好吗?再说他们不喜欢看不起你,你就这样把你的梦想甩一边啊?” 宇辰挽住我的腰,
              “没有啊… 哥,可是我觉得… 如果我做的事情别人不… ”
              “不是!他们不是不喜欢,是看不起你,那你要做得更好,他们成绩比你好你就要努力,更何况,你慢慢长大,难道你走一步就看一下别人的脸色吗?你经常跟哥哥说,你未来想怎样,可是你去谈的话,就不要去太在乎别人的感受,你有没有伤害到他们。”
              弟弟泯泯嘴,“哥… ”
              “我知道了。” mua… 宇辰就在我怀里睡着了,不吱声,不打呼噜,只有静下心来,才能觉到那缓慢平和的呼吸声,小嘴动弹,我靠下去,身体开始发热…
              将温暖传到了那红嫩的嘴唇上,怕打扰,我悄悄地挪动。其实我想到了一个机会,让他出国… 可是…
              “熠辰哥哥!我是凯凯”。(qq)
              “凯凯啊,还不睡觉,什么事啊?”
              “我想你和宇辰哥哥了!”
              “哈哈,我们也很想你啊,哪天出来玩好不好,宇辰哥哥睡着了。”
              “咦,宇辰哥哥好喜欢睡觉”
              “是啊,凯凯 你懂事了好多呢,会跟你哥哥聊很多了呢。”
              “啊啊?熠辰哥哥… 我哪有啊… ”
              “哟,还害羞啊,那天看烟花,你跟你哥哥聊很多,看把你哥哥乐的。”
              “… 啊… 可… 可是… 那晚… 哥哥一直说个不停啊… 我发现哥哥去了国外,懂了更多东西呢。 ”
              宇辰翻了一下身子,蜷伏,背靠着我。
              月牙也渐渐消失了。
              我爬起来,握紧拳头,更痛了。辰辰突然醒来,抱住我,“哥你抖什么?”
              “没,没事,哈哈,快点睡吧”
              “真的吗?” 他揉着眼睛。 “真的,不骗你,睡吧… ”。
              看着他闭上眼睛,没多久又进入梦乡。我后悔,后悔当时为什么那么狂。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20-06-28 22:15
                睁开眼,习惯性地把双手向身边伸展—竟然是空的,“宇辰…!” 我有气无力地喊着,没一会儿他就朗朗跄跄地跑进房间,我闻到一股浓浓的奶香味,“你在干嘛… ” 宇辰看着我,似乎有些生气,
                “辰,起来那么早干嘛… ”
                “哼… ”。他冷冷地跑去厨房。哪还睡得着,我也跟着去。
                弟弟居然在做早餐,我笑嘻嘻地抱起他,“今天起来这么早是做早餐给我吃吗?” “哼… ” 他狠狠地咬向我的手臂,“啊… !宇辰 你咬哥干嘛!”
                “哼!你不知道吗?!今天是我要去学校参加英语演讲比赛!”
                我才恍过神,“哦!对啊!哈哈哈… 对不起啊… 我忘记了”
                “哼,你就知道玩,就知道玩… ” 在我不停地道歉下他还是原谅我了,早餐也还是我来做。李伯有急事,不在家,弟弟吃着我做的,直摇头,“没有李伯做的好吃”
                我盯着他看,“再说一次… ”
                “哥… 哥哥做的… 更好吃… 哈… 嘻嘻”
                给他套上校服,我也随便穿了一件,他拉着我的手,“哥哥,我… ”。 我感觉到他手心的汗。
                “你紧张吗?” 他不说话了。 “那 哥哥亲你一下。” mua… “ 哥!好肉麻!”
                “那就不要了”
                “不要!”
                “那你是要还是不要啊!”
                “要迟到了… !呜呜… 都是你!快点啦”
                到了后台准备,我目送着他进去,他挥挥手里的演讲稿,嘴角稍稍翘起,露出一点点净白的露齿。
                我不知道为什么我比他还要紧张,特别是在视觉范围内,渐渐地消失,我知道是暂时的,我知道还可以见面,可,我忍不住,加快脚步跟上…
                门无情地关上。我被拦在外面。
                站在观众席,焦急地等待他出现… 一个,两个,三天… 唯独他… 为什么连这刻都等不了。
                台幕是猩红的鹅绒,在亮丽的华灯下,看着周围家长跟我一样,我试着舒口气。上一位孩子表演完后台下是一片掌声,才发现,实在是厉害。
                宇辰慢慢走上台,一个深鞠躬。小小的脑袋在人海中寻找我,迟迟不肯开口,我有点着急但又不能叫出来,我伸起手,众人注意着我,红着脸也要让弟弟找到我。
                看到我后,宇辰笑起来,开始演讲。由于是英语我也没仔细去听意思,时不时他会朝我笑,我也会回一个微笑。可是他的声音开始颤抖,目光也没先前那么带着自信… 手里捏了好几把汗…
                他停下,我想坏了,他是不是忘词了。宇辰向舞台走进,朝我着我的方向说了一句,“thank you brother ” 然后放开嗓子也放开了胆子,嗓子松弛了许多,弟弟音域又阔,声音像起伏的破浪在观众台回旋。
                演讲完毕,弟弟的脚步也变的轻快了,向评委道谢,向观众席道谢,随后,响起春雷般轰轰地掌声。
                结束的时候宇辰站在空地上发呆,桃心刘海被吹起,他用手捋捋,阳光照在他嫩白的肌肤上,折到我的心中,太萌了,这还是我弟弟吗。
                蹑手蹑脚走过去把他抱起来,他吓的叫了一声我乘机吻住…
                “唔… 唔…哥哥… 哈哈,哥哥我就知道是你”
                “好厉害哟,说的好流利哦,你哥我一句都没听懂~ 嘿嘿”
                “哥哥!我说了谢谢哥哥你也没听到吗”
                “那个啊~ 我不知道啊”
                弟弟挣开我的手,跑回家,“来追我啊~”
                我才懒得跟他疯,直直的大道上,一个170几大男孩手里提着书包,缓慢的步伐,前面一个小矮子,小脚轻快十足,跑着跳着…
                树上的树叶热热闹闹,可也有几个不合群的“家伙”飘下,停在土里,停在地上,停在… 弟弟的头上。他停下脚步,好奇地取下头上的树叶,“哥~ 好巧啊”
                “是啊哈哈”
                我不愿消失在你的世界,更不愿成为那最后最深的惦记。宇辰,哥哥爱你。
                弟弟,哥哥爱你。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20-06-28 22:17
                  加三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20-06-28 22:18
                    加三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20-06-28 22:27
                      加油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20-06-28 22:28
                        去写小说吧,小老弟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20-06-29 12: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