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竹吧 关注:7,118贴子:305,172

【原创】短篇合集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我懒鬼鸽子归梦又来挖坑了
本人初三狗一只,学业繁重,人还懒,质量数量双量渣,各位大佬轻喷


回复
1楼2020-08-05 15:01
    收起回复
    2楼2020-08-05 15:02
      @爱斐0 @陌墨sjn @cdwada @琉理029773 @冷菲love秋 @口可9420


      收起回复
      3楼2020-08-05 15:04
        @1097544441 @小古右 @fpbpeggy


        回复
        4楼2020-08-05 15:06
          这。。怎么有人艾特不上啊。。


          回复
          5楼2020-08-05 15:07
            发文了发文了
            刀子预警!!!


            回复
            6楼2020-08-05 15:25
              羌笛(一)


              戴沐白走出营帐,茫茫戈壁标志性的朔风利刃便裹挟着飞沙走石迎面砍来,扬起他的金发,与身上的金甲一同映着大漠斜阳灿金色的余晖。
              苍茫大漠间尽是望不到头的漫漫黄沙,偶尔有一阵空灵的驼铃声穿透金色瀚海的重重阻碍而来,告诉驻守在荒原边疆将士们故乡与邻邦的消息或事何处有一条被染成金色的河流和一片绿洲。贫瘠干旱的土地上没有活物——这么说其实不准确——有时还是能看到衰老枯死的胡杨、深深扎根的骆驼草、以及虽谈不上美却依旧倔强绽放的瓣鳞花,一如多年在外不及思乡的边疆将士。
              金发少年凝望着落日余晖。夕阳的光芒在他眼中一如沙场上飞溅的血花,以将士战马的身躯为饲料肆意绽放的战火红莲,鲜艳夺目的刺痛人眼。
              敌军已退,大漠依旧。
              他迎着大漠的狂风,饮下一口辛辣的酒。
              酒亦如大漠,狂野不羁。


              回复
              7楼2020-08-05 15:26
                羌笛(二)




                一阵悠远苍凉的羌笛声在他背后响了起来。
                他回头一看,是她。
                少女黑眸中有月泽流转,抵在笛口上的红唇边漾起一丝如羌笛声中塞外春风般温柔的笑。
                塞外的月光清冷皎洁明亮通透,一如白马背上吹响了悠悠羌笛曲的少女。
                “羌笛悠悠吹落梅,故人一去何日归?”
                朱竹清放下口唇边的羌笛,笑眼如花弯弯似月。
                戴沐白不假思索就接了后两句。
                “大漠浮沙鸣孤雁,斜阳边角终尽时。”
                他们对视一眼,笑颜更甚。
                那是多年共携手的默契,彩凤飞翼灵犀一点也无法相比。
                他们的家族是助国君登上帝位的赤胆忠心的义臣,他们自己则是国中最光彩照人的一对少年男女,无论文武皆是一起习练,一同吟诗作对驰骋疆场,他们的光使年逾百岁的太皇太后为他们订下婚约,祝他们此生幸福相守。
                当订婚的消息传开时,京梁震动。


                回复
                8楼2020-08-05 15:45
                  来了来了


                  回复
                  9楼2020-08-05 15:47
                    羌笛(三)




                    看惯了大漠的苍凉茫远不羁奔放,回到或细腻婉约或庄重森严的皇城,总归是不习惯的。
                    月色依旧皎洁,却少了塞外那份清高通透。
                    风是温柔和煦的,却甜腻的让人心里烦躁。
                    夕阳的余晖也浓的像胭脂铅粉,透出一种纸醉金迷的奢华气息。
                    “这里的梅花虽美,总是比不上那里。”
                    羌笛能吹落梅,寒风也能抖落梅。
                    金銮御座上,帝王震怒。


                    回复
                    10楼2020-08-05 15:57
                      来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20-08-05 16:08
                        我刚才手滑把好容易码的第四章删除了


                        回复
                        12楼2020-08-05 16:08
                          好了好了找回来了


                          羌笛(四)




                          大漠斜阳红的极艳,似乎浸透了血。
                          没错,它就是浸透了血,既在隔壁,也在皇城。
                          昔日的忠臣良将成了乱臣贼子,繁华喧嚣间人头落地血流成河刽子手累的手臂酸痛举不起屠刀,光辉的牌匾被血雾烟尘模糊了。
                          天,也模糊了。
                          当敌军将领被尽数斩落马下士卒已溃散奔逃时,友军对他们举起了手中的弓弩。
                          诛叛贼。
                          屠夫看着面前一对少年人儿已被血水烈焰毁的看不清五官的脸上绽放出了笑容。
                          他竟有些惊惧。
                          下一秒,剑散,花绽。
                          他们牵着手,于血原大漠间永久长眠。
                          国已背,血溅疆。
                          缥缈虚无间似有一阵跨越千年的羌笛声幽幽传来。
                          吹羌笛和听羌笛的人都已经走了,可羌笛还在兀自的响着。
                          羌笛声止,梅花渐落。
                          花瓣随着忘川的水波踏着阵阵羌笛声飘荡,载着魂伴的人儿到了三生的彼岸。
                          羌笛悠悠吹落梅,故人一去何日归?
                          大漠浮沙鸣孤雁,斜阳边角终尽时。




                          ——End.


                          收起回复
                          13楼2020-08-05 16:09
                            这是一篇刀子。
                            说实在,比起小甜饼我更擅长金刚玻璃刀。
                            但这个明显级别不够。
                            我计划写三篇古风刀子,这是第一篇。
                            后两篇比这个虐,如果你们给我寄刀片我就把它加到文里


                            回复
                            14楼2020-08-05 16:11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20-08-05 16: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