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道朝天吧 关注:31,226贴子:432,944
  • 6回复贴,共1

第十三章 神明是如何诞生的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第十三章 神明是如何诞生的
  
  人类迄今未止,想象出来过无数个神明。
  
  但真正有据可查、真实存在的只有这一个。
  
  哪怕是从朝天大陆飞升的仙人对这位神明也会无比好奇,想象过很多次。
  
  赵腊月与柳十岁也是如此。
  
  此刻看着那个年轻军官,他们难免有些吃惊。
  
  如果神明就长这样,那也未免太普通些了吧?
  
  花溪看了那名年轻军官一眼,转身便找了一块石头坐下,似乎很不感兴趣。
  
  事实上,很多年前她时常来看他。
  
  只不过看的次数太多,翻来覆去都是那些话,她终究还是接受了那个事实。
  
  这个他不是真的他。
  
  既然如此,那还有什么意思。
  
  那名年轻军官的视线移动了会,最后落在了轮椅上,微笑说道:“问吧。”
  
  井九说道:“介绍一下你自己。”
  
  那名年轻军官说道:“我叫许乐,今年……不知道多少岁,我出生在帝国,婴儿时期经由百慕大通道被送往东林星,在那里长大。”
  
  花溪在旁补充道:“就是你们住了一年多的那颗望月星球。”
  
  那位叫许乐的年轻军官顿了顿,说道:“这个名字改的不错。”
  
  花溪生气地喊道:“改名字的时候,我就来这里告诉过你!”
  
  许乐想了想,说道:“是吗?可能是数据整理出了问题。”
  
  这个立体投影再如何逼真,终究不是真人,只是信息流罢了。
  
  井九说道:“继续说说你。”
  
  许乐接着说道:“我在东林的父母以及妹妹都死在了一次事故当中,就成了孤儿,在电子维修铺里认识了一个老师……”
  
  当神明还是凡人的时候,就已经显现出了不凡的一面,不是帝国太子的身份,也与那些离奇的经历无关,主要在于那些选择。
  
  每个选择都是一个还算有趣的故事,如果要讲完那些故事,完全可以写一篇三百多万字的小说,当然也可以只用简单的几段话便说完。
  
  “很正常的英雄的一生。”
  
  井九做了一个简单的总结。
  
  许乐说道:“是的,我觉得我当时做的那些事情都很正常,是别人不正常。”
  
  柳十岁连连点头,说道:“不错。”
  
  许乐看着柳十岁笑了笑,继续说道:“那些都是死之前的事了。我愿以为不管正常还是不正常,随着死亡都会归于宁静,根本想不到后面还要思考。”
  
  “你死亡的那一刻是什么感受?”井九问道。
  
  许乐说道:“既然我认为一切会归于宁静,自然感受也是宁静的。我爱的那些人在我之前都死了,我不相信有天堂,也希望能与他们相会。”
  
  井九说道:“是的。”
  
  许乐说道:“但我没想到自己没能死成。”
  
  这句话现在听着很寻常。
  
  想着当时的具体情景,却会令人极度震惊。
  
  有什么能战胜死亡的力量?
  
  “你听了我前面的故事,知道我的思维与意识一直与宪章网络相连。就在我死亡……准确说肉体死亡的那一刻,我的意识便忽然全部转到了宪章网络里。”
  
  许乐说道:“换句话说,宪章网络变成了我的身体,我与小飞变成了一样的存在。”
  
  花溪低头踢着石头,咕哝道:“哪里一样了,我是女生。”
  
  许乐笑了笑,继续说道:“你能够想象当时的我有多么慌张。”
  
  赵腊月说道:“难道没有劫后余生的庆幸?”
  


回复
1楼2020-08-13 21:16
      许乐应该没有听过这个问题,想了想说道:“还是慌张……确实有庆幸,于是更加慌张。他们都死了我却还活着,而且高兴自己活着,这让我有些不舒服。”
      
      这是比较复杂的精神层面的问题。
      
      井九听懂了,说道:“继续。”
      
      “看到真实的自我,令我慌张,这种存在形式也让我慌张。”
      
      许乐继续说道:“我思考了很长时间,这个我还是不是我。当我想明白这个问题后,慢慢开始适应这种存在形式。当完全适应了之后,我开始思考存在的意义,并且对自己产生了很强的警惕,所以我暗自发誓,什么事情都不能做。”
      
      宪章电脑不能进行物理操作,但他可以。
      
      花溪说他们的存在形式不同,真正的区别在这里。
      
      以意识形态生活在宪章光辉里的他,不受任何规则的限制。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只要他愿意,便可以成为神明。
      
      一个凡人忽然发现自己变成了神明,有的可能会狂喜,有的可能会精神失常。有人则会对自己生出很多的警惕,比如许乐。
      
      ——不受制约的神明,随时可能会成为恶魔。
      
      能够想到这些并且警惕,可能恰恰是他能够成为神明的原因。
      
      许乐说道:“神明的力量以及没有边界的权力容易让我们这种生命意识沉醉,使用的越多,沉醉的程度越深,所以在开始的那段时间我真的什么都没有做。”
      
      不管帝国与联邦的战争会不会因为他的死亡而爆发。
      
      不管HTD局被解散会不会引发生态灾难。
      
      不管宪章局的改革会不会带来想象不到的问题。
      
      他是真的准备什么都不做。
      
      只是静静地看着。
      
      问题在于。
      
      “可拉倒吧你,还那段时间……不就是三天你就忍不住了!”
      
      花溪一脸嘲讽说道:“能忍得住,那还能是你吗?就因为一件小事儿,你毫不犹豫开始进行物理操作,用战舰的激光炮轰平了临海州的一个小岛。”
      
      至于那座小岛上究竟发生了怎样令人不忍的惨事,她没有说。
      
      井九也觉得那不重要。
      
      残忍的事情到处都有,随时可能会有。
      
      作为人类的许乐死后,不管是联邦还是帝国都以为摆脱了他的影响力。
      
      那些事情也渐渐苏醒过来。
      
      “嗯……主要是那座小岛是我一个朋友很喜欢的地方。”
      
      许乐解释了一句,然后继续说道:“既然已经做了一件事,那就继续做吧,最后我就统一了帝国与联邦,改名叫做了星河联盟,我知道这名字起的不好……”
      
      这句话的描述方式很有趣,从小岛直接便转场到了帝国与联邦统一,就像前一刻说他开始学着怎么种地,下一刻便成为了多颗星球的主人。
      
      所有的细节都被他省略了。
      
      不过很容易便能想到,当他开始展露自己的力量后,联邦的恶性案件肯定会变得非常少,社会治安会非常好。不管是七大家的残余分子,还是三一协会的追随者,都不可能掀起任何风浪,再往后便是宪章光辉向着帝国推进。
      
      当帝国也沐浴在宪章的光辉下,自然渐渐与联邦合为一体。
      
      白槿怀氏在帝国民众心中本来就是如神明般的存在。
      
      他在那边率先封神。
      
      无数教士顺着宪章光辉,去往百慕大,去往联邦,去到东林圣地,宣扬他的神迹。
      
      他成为了全体人类的神明。
      
      这个过程他只用了一千三百年。


    回复
    2楼2020-08-13 21:16
      不错 继续写


      回复
      3楼2020-08-13 22:20
        这个弯转得牛B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20-08-14 01:08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20-08-14 11:08
            没错,人类政治制度的独裁者就是神明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6楼2020-08-14 16:18
                第十三章 神明是如何诞生的
                
                人类迄今未止,想象出来过无数个神明。
                
                但真正有据可查、真实存在的只有这一个。
                
                哪怕是从朝天大陆飞升的仙人对这位神明也会无比好奇,想象过很多次。
                
                赵腊月与柳十岁也是如此。
                
                此刻看着那个年轻军官,他们难免有些吃惊。
                
                如果神明就长这样,那也未免太普通些了吧?
                
                花溪看了那名年轻军官一眼,转身便找了一块石头坐下,似乎很不感兴趣。
                
                事实上,很多年前她时常来看他。
                
                只不过看的次数太多,翻来覆去都是那些话,她终究还是接受了那个事实。
                
                这个他不是真的他。
                
                既然如此,那还有什么意思。
                
                那名年轻军官的视线移动了会,最后落在了轮椅上,微笑说道:“问吧。”
                
                井九说道:“介绍一下你自己。”
                
                那名年轻军官说道:“我叫许乐,今年……不知道多少岁,我出生在帝国,婴儿时期经由百慕大通道被送往东林星,在那里长大。”
                
                花溪在旁补充道:“就是你们住了一年多的那颗望月星球。”
                
                那位叫许乐的年轻军官顿了顿,说道:“这个名字改的不错。”
                
                花溪生气地喊道:“改名字的时候,我就来这里告诉过你!”
                
                许乐想了想,说道:“是吗?可能是数据整理出了问题。”
                
                这个立体投影再如何逼真,终究不是真人,只是信息流罢了。
                
                井九说道:“继续说说你。”
                
                许乐接着说道:“我在东林的父母以及妹妹都死在了一次事故当中,就成了孤儿,在电子维修铺里认识了一个老师……”
                
                当神明还是凡人的时候,就已经显现出了不凡的一面,不是帝国太子的身份,也与那些离奇的经历无关,主要在于那些选择。
                
                每个选择都是一个还算有趣的故事,如果要讲完那些故事,完全可以写一篇三百多万字的小说,当然也可以只用简单的几段话便说完。
                
                “很正常的英雄的一生。”
                
                井九做了一个简单的总结。
                
                许乐说道:“是的,我觉得我当时做的那些事情都很正常,是别人不正常。”
                
                柳十岁连连点头,说道:“不错。”
                
                许乐看着柳十岁笑了笑,继续说道:“那些都是死之前的事了。我愿以为不管正常还是不正常,随着死亡都会归于宁静,根本想不到后面还要思考。”
                
                “你死亡的那一刻是什么感受?”井九问道。
                
                许乐说道:“既然我认为一切会归于宁静,自然感受也是宁静的。我爱的那些人在我之前都死了,我不相信有天堂,也希望能与他们相会。”
                
                井九说道:“是的。”
                
                许乐说道:“但我没想到自己没能死成。”
                
                这句话现在听着很寻常。
                
                想着当时的具体情景,却会令人极度震惊。
                
                有什么能战胜死亡的力量?
                
                “你听了我前面的故事,知道我的思维与意识一直与宪章网络相连。就在我死亡……准确说肉体死亡的那一刻,我的意识便忽然全部转到了宪章网络里。”
                
                许乐说道:“换句话说,宪章网络变成了我的身体,我与小飞变成了一样的存在。”
                
                花溪低头踢着石头,咕哝道:“哪里一样了,我是女生。”
                
                许乐笑了笑,继续说道:“你能够想象当时的我有多么慌张。”
                
                赵腊月说道:“难道没有劫后余生的庆幸?”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7楼2020-08-14 23: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