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日相扑大会吧 关注:4,988贴子:269,420
  • 0回复贴,共1

地缘文化,历史,民族主义的解构,与魔怔

取消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我从小就在大连生活,小时候我爸不让我看动画片,我只能跟着家人看看抗日剧,对日本人在中国的昭和往事有着一些偏差的理解,大概和菟差不多。其实奇妙的是,我比中国的大部分人离日本人更近一些,我小学和初中有日语课,初中有日本课任老师,我妈的闺蜜有个小她十多岁的日本男友,我吧以前在有日本背景的公司上班。楼下饭馆老板娘是个日本阿姨。就差个霓虹青梅竹马了。
有些时候闲来无事,乘轻轨到旅顺去遛弯,旅顺大屠杀纪念馆与日俄监狱遗址离日企区很近,在一条线上。上下班的日本人可能天天路过那些地方,这个世界真是荒诞。很难想象,一百年多前,就在他们写字楼所在的位置,也许有哪个他们的爷爷的刺刀上挂着他们中国同事的爷爷的脑袋。而在此刻,他们正在商讨中午去吃啥。
其实大连也有很多俄国人,我家楼上就住了俩女毛子,这里被沙俄→日本→苏联分别控制过,我估计世界上没有第二个能看见俄国新古典主义建筑和日本明治~昭和风格建筑与苏联未来主义建筑还有罗森便利店同时出现的地方了。
我经常拿这些事例去为难我的菟友朋友,质疑他的价值观。今天我自己又去了一趟日俄战争和旅顺屠杀的遗址,感觉那些时刻离我那么近,那时遗留在墙壁上的弹坑还未被时间消磨掉。场馆里有个日本老头在给家人讲那段历史。苏军陵园也在不远处,后面是沙俄时期的墓地,很多东正教风格的石碑与建筑。两代俄国人死在这里。
看完之后迷茫带着些压抑,总想归总出几个问题,但我连问题都提不出来。想感慨什么,但啥也说不出来。
茨威格说,我们同过去的一切桥梁已经拆毁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20-09-04 03: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