曜镜吧 关注:75贴子:259
  • 16回复贴,共1

【曜镜】不死鸟的吻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不死鸟会为它吻过的人做出一个预言。

一吻是未来渺茫,二吻是阴阳两隔,三吻是永生不灭。



短/一次性发完/BE

希望能写出我心中的曜镜。

人物归天美,ooc归我。

菜鸟写手瑟瑟发抖。

不爱请不要伤害。

不喜者左上退出。


回复
1楼2020-11-28 20:55
    001




    “站起来。”比男孩大不上三岁的女孩冷漠地命令道。
    女孩留着银色的短发,五官精致而清秀冷峻。她的个子很高,男孩要站在她的阴影下仰视她。即使这样,除了她紫眸中的冷漠,他还是看不清她。
    男孩方站起身,女孩的镜刃便又挥来了。尽管这次男孩早有准备,但终是不敌女孩出手的凌厉狠辣,再度被击倒在地。
    女孩收起冰冷的镜刃,冷漠的嘴角扬起一个冰冷的嘲讽:“没用的小鬼。”她高傲地大踏步在斜阳下离开,命令道:“不准乱跑,直到打败我。”原因,就是你不够强。
    她走向了阴影处他们的房子,把男孩扔在灿烂的余晖下。冰冷的镜刃映着炽烈的金红斜阳,映出一只正在涅槃重生的不死鸟的身影。


    回复
    2楼2020-11-28 20:59
      002







      几年过去,女孩长成少女,男孩也长成少年了。

      男孩东方曜,现在是稷下武道学院的第一名。他就像他所擅长操控的能力一样,闪亮花哨的简直晃瞎人眼。他狂妄,自大,喜欢招摇着出风头,嘻嘻哈哈地插科打诨,学着大唐那位青莲剑仙李白叼着一根草叶,晃荡着剑对月吟诗。他总是像一轮太阳,不管是初升的还是将落的,喷吐着金红的光芒和炽热的烈焰。

      东方镜却永远都是阴沉冰冷的。她很美,也很冷。

      若不是有好事者利用一些蛛丝马迹挖出他们是姐弟这个事实,任何人都不会相信这截然不同的两个人是亲姐弟。事实上,在校园里见到问他“你和东方镜是不是姐弟”这句话的人的时候,东方曜也是相当惊诧的。

      “你从来没跟我们说过。”浣纱少女轻笑道。

      “她从小就逼着我跟她训练对打,说‘打败我之前,你哪也去不了。’她就没笑过,虽然我猜她笑起来应该挺好看的。相信我,提起这个姐姐,简直是对我张扬狂放天才的一种侮辱。”少年咧着嘴,嘻嘻哈哈打趣道。

      姐姐。

      弟弟罗里吧嗦吹嘘了半天,东方镜只听到了两个字。

      她将身形更深的藏匿入建筑物下只属于她的阴影中,努力不去看某种似有星辰大海波澜起伏的少年在浣纱少女额头轻吻一下,如同四岁的她抱着襁褓中的幼弟在寒冬的夕阳下瑟缩时接受那只金红色大鸟的一吻般。


      回复
      3楼2020-11-28 21:06
        003







        东方镜很久没去再看东方曜了。

        她只在夜最深的时候出来战斗。越黑的夜色,越没有炫目星辰的夜,越适合她这潜行于黑暗的猎手。

        她从未想过,那只喷吐着霞光烈焰的不死鸟会在这种时候找上门来。

        十三年来,她第一次再见到它。它依旧像以前那样,灿烂美丽,炫目而骄傲。

        它在她面前轻轻弯下修长的脖颈,口吐人言:“距离当年你我约定的时间,还有五年。”

        见东方镜没反应,它又道:“你长大了,长高了,也更美了。”

        东方镜高傲地扬起头,紫眸中尽是冷漠:“你闭嘴。”

        “你还是那样。”金红的羽毛落在她肩头,宛若红莲飘落,“可是他……”它言语里带笑,轻声道,“和你完全不一样啊。他是星星,可你,多久没见光了呢?镜子的反射,并不能带给你什么。”

        “我说了,你闭嘴。”猎手骤然暴起,挥动在冬日阳光下用寒冰铸就的镜刃向不死鸟砍去。哗啦一声,不死鸟灿烂美丽的羽翼上血珠飞溅,金红羽毛旋转飘落。

        她冷漠的嘴角扬起一个冰冷的嘲讽:“永生不灭的你也会受伤吗?”

        你也没什么厉害的嘛,她冷酷地想。一剑砍向不死鸟,与一剑斩破万镜之厅中的幻象并没有什么区别。

        她收起镜刃,高傲地大踏步离开,走向只属于她的黑暗与孤独。那几根沾血的金红羽毛被扔在林间空地上,冰冷的镜刃映着涅槃的火星与她冷彻骨髓的银发紫眸,映出镜像万千星河浩瀚。


        回复
        4楼2020-11-28 21:10
          004







          “他们于寒风中相守,于夜色中相离。他们相依相背,选择了相反的方向和殊途同归。他们必定有一个撕裂另一个,必须由他们二人亲手完成。——不死鸟的第三百五十九个吻。”

          老夫子念诵的这段神神叨叨的话,东方曜一个字都没听见。

          长成女人的少女已经把他拉走了:“训练。”

          本性跳脱张扬的他还是像幼时一样,被她毫不留情地拖走——即使他已经比这个个子很高的女人还高了。

          看着女人拔出镜刃——这个动作他太熟悉了——他就抢在她前面一剑砍了过去。她没有防备,双臂张开如拥抱般身子踉跄着向后倒下,幸好她及时支撑住了自己。

          她站起身,甩开脸上凌乱的银发,几乎是咆哮着开口:“你在做什么?”

          东方曜愣了。他有些木然的开口:“和你战斗啊。你说过的,真正的敌人几乎永远会抢在你面前出手。”

          “那又怎么样?!”她确乎是在咆哮了,“你个**——”

          她到底为什么,又冲他发泄了什么怒火,他根本没听。他只是低头盯着她发白的指节握着的镜刃寒冰般的刃锋上映着她的怒容,在他眼中却不如幼时的记忆中那么“可怕”,甚至有些茫然。他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镜刃上她的怒容,似乎要永远把她刻在自己的记忆里。

          “过来!”她咆哮着挥动镜刃刺来。这是她对他出手最狠的一次。她腾挪躲闪如闪电般,他根本看不清她和她的镜刃在何处,只晓得自己身上被镜刃一次又一次刺破。

          “你早点长大变强,再来挑战我!”她站在伤痕累累的他旁边,高傲地说。这让他大惑不解:明明是她把自己强拉来的啊。

          她冷漠地斜睨了他一眼,高傲地大踏步走开了。这次,镜刃没有映出她紫眸中的泪水和嘴角的殷红。他却在她站立过的地方捡到了一个金红色的小药瓶,颜色形状宛如一只正在涅盘重生的不死鸟。

          东方曜带着疑惑,收起那个金红色的小瓶子,凝望着她离开的方向。

          东方镜,我的亲姐姐,我一定要亲手打败你。


          回复
          5楼2020-11-28 21:10
            005







            东方曜又是很久没有看见东方镜了。

            直到那天,他被唤去万镜之厅。

            他又一次见到了东方镜。

            她比以前更美了,也更冷了。

            “你的对手,是我。”

            没有过多的言语,姐弟俩拔出了武器开始战斗。星光流转,镜影交织,兼以殷红的血花飞溅,不知情者第一眼看到这场景时定会为这炫目美丽二折服。

            东方曜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他确乎是渐渐占上风了。强悍狠厉的猎手在张扬跳脱的少年一波狠似一波的攻势下只有只有横着镜刃抵挡的分了。他可以看到,姐姐的脸色比他的更加苍白,嘴角渗出的血丝比他更多。

            他拼尽全身力气向她挥出最后一剑,她踉跄着后退,双臂张开如拥抱般跌入身后那面仿佛用碎冰打造的镜子,镜刃的碎片飞了过来护在她身前,但他依然看见她美丽的脸上和镜刃上的影像都向他展开了一模一样的温暖微笑。他看见她银发沾血凌乱,紫眸中热泪滚烫,嘴唇无声地翕动着向他说——“你很强。”

            他愣愣的站在那里,不晓得发生了什么。忽然,他醒悟了,奔上前去试图拉住她冰冷的手。可她只是含泪笑看着他,把手缩了回去。

            “不要过来……”声音温柔如春风。

            她消失在了冰冷的镜面后。

            骤然,一道金红的烈焰流光如初升的朝阳自镜面后喷涌而出。是那只不死鸟。它舒展开宽大的翅膀,低下头给了什么东西一个深沉认真的吻。

            不死鸟的第二个吻,带走了他的亲姐姐,东方镜。

            东方曜忽然意识到,那天他捡到的那个小瓶子,和不死鸟,一模一样。



            回复
            6楼2020-11-28 21:11
              尾声

              二十年之后。

              东方曜已成为王者大陆第一高手。

              别人都晓得这星河流转间恣意而张扬,却无人知道暗处寒冬间镜影万千助星光绚烂。

              他笑着转头望向冬日的阳光。恍惚间他看到一个银发紫眸的少女清秀冷峻的面容冲着他温柔的微笑,眼中含泪嘴唇翕动:“你很强。”

              远处,似有一片金红的流光喷薄而出旋舞而起,如同刚刚涅槃重生的不死鸟从不知何处的远方飞来。

              不死鸟的第三个吻,永生不灭。







              ——End.


              回复
              7楼2020-11-28 21:11
                菜鸟瑟瑟发抖。


                回复
                8楼2020-11-28 21:11
                  啊哈?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20-12-01 22:28
                    就就就,就没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20-12-01 22:29
                      ddd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1楼2020-12-05 19:29
                        “我们终将成为世界上最后一对不死鸟。”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2楼2020-12-12 18:52
                          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21-02-12 13:37
                            ddd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4楼2021-02-19 10:37
                              让不死鸟救救你惨 死 的老 🐎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6楼2021-04-03 12: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