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审核吧 关注:28,104贴子:903,437

《胡不归》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王者荣耀tk,请大家再再再再相信一次我的人品这只是个短篇,预计字数不会超过一万,已有存稿五千,好歹我会把木兰写完的。
以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21-01-24 18:04
    《胡不归》

    巍峨的城墙屹然矗立,绵延万里,横亘在北方广大的荒漠上。坚壁割断了茫茫的沙海,守护着背后的东方帝国。

    一面是无垠富庶的平原,一面是苍茫的不毛之地,使得长城的存在成为分界线,在魔种之前,撑起大唐的脊梁。

    只不过,今日的帝国脊梁,有如血染。

    铁与血,哀鸣与长歌,无数倒下的不具名的身躯,这是长城的过往,也是长城的今夕。

    绯红秀发的女将拄剑倚在城墙下,已经不再掩饰自己气力将竭的事实,胸脯时起时伏间,剧烈的喘息声被身前的魔种听得清清楚楚。

    两柄轻剑早已在之前的激战中被挡飞,不知落在什么地方。眼下,花木兰的手中只剩一柄重剑,那柄在长城乃至大唐都立下赫赫威名的重剑。

    她或许只剩下挥出最后一剑的气力。

    长城上执弓的女子,被泪水打湿的眼眶有些模糊,只是看见花木兰握紧重剑,目光随着挪向不远处被魔种们簇拥着的——在典籍中被称为“猩红龙种”的高阶魔种。

    那是这次魔种侵袭的领导者与指挥官。

    伽罗清楚的洞悉了花木兰的想法,很简单,试着用手中的剑,砍下敌首的头颅,砍出长城万余将士共同的生路。

    花木兰的心很静,尽管不明白魔种们为何在这只需一拥而上就能击毙自己的紧要关头,却畏畏缩缩的止步不前,还是目不转睛的紧盯着自己的目标。

    魁梧的身躯覆满鳞甲,血红的色泽不仅是浴血奋战的象征,更多的是原本的体色。

    猩红龙种当然觉察到了花木兰的目光,并也意味深长的喃喃了什么,但她听不懂它此时所用的魔种语言,也全然不在意,她只需要一个能接近的时机。

    就是现在!

    花木兰终于抓住了魔种间错位的空隙,长靴重重踏地震起尘灰,第二脚又踩在身旁一头矮小魔种的肩上借力,腾跃而起,生生将自己拔离到了距地近一丈的距离。

    魔种们像是被解开了本性的枷锁,蓄满怒意的嘶吼与利爪挥动掀起的气流,此刻通通被她踏在脚下,冷冽的眸中,唯余魔种中央的猩红龙种。

    花木兰开始拧转身体,手中重剑高高挥起,前驱的动势正好抵临猩红龙种身前不到半个身位前时,伴随一声高喝,锋刃顺势斩向其头颅。

    “铮——”

    重剑划过沉郁的弧度,溅满的血污遮掩不住寒冽的锋芒,蓄起的悍然势能足以撕裂空气。

    然而猩红龙种出手更晚却后发先至,空气中顿时荡开铁器与利爪相互交碰激起的长音,让人目眩耳鸣。

    转瞬即逝的,花木兰的目光与猩红龙种交接,在魔种狰狞的脸庞上,她竟依稀也能分辨出讥讽这种情绪。

    城墙上的伽罗凭借自己出众的目力,漫天飞扬的土灰中也勉强看得清楚,却不由将手中长弓攥得更紧了些——

    这一剑,被格开了。

    ——重剑脱手,倒飞了出去,落在花木兰身后不远的位置,插入浸没着尸骨血液的土壤里。

    宛如长城最后的脊梁被无情摧折。

    花木兰的身体像雕塑般滞默在半空,却不仅是因为交手失利的惊异,而是猩红龙种双臂由内而外撑起的同时,不止格开了她的重剑,双爪顺势如铁箍一般,牢牢钳制住花木兰的手腕。

    力量的绝对差距,让花木兰的双臂分毫也挣扎不开,体型的差距,也让猩红龙种在完全伸展双臂之后,花木兰的双脚高高离地,至少有四五尺的距离。

    花木兰的心已经沉到了谷底:对方的实力,竟远比自己预估的所还要更强的多!

    猩红龙种的脸上彻底展露出笑意——讥讽的笑意,既是对被自己控制于掌中的对手,更是对整座长城。

    “开放长城,配合,可活。”

    高阶魔种,已经有了通人言的能力,猩红龙种出口的声音干涩嘶哑,像是许久没有说过话,但花木兰依旧听得字字清晰。

    她没有作答。

    长城上,伽罗清清楚楚的看见了已经彻底脱力被猩红龙种攥在手的花木兰,神色霍然变得无比庄重,手中的长弓泛出了惊人的魔道之力波动,一袭长裙无风自动,露出双腿修长。

    俄顷,奇异古老的魔道阵法以伽罗为中心朝着四周扩散蔓延,铺就长城的石板上泛起淡蓝色的光芒。

    神圣而不可亵渎的吟唱响起。

    “纯净之域!”

    莹白的光芒涌入伽罗的四肢百骸中,没有犹豫,神色坚毅的女子举起了长弓,白皙纤指扯起弓弦,光芒汇聚。

    “破魔之箭!”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21-01-24 18:04
      凌厉的破空声在耳边响起,然而花木兰最是清楚,就连自己拼尽全力的最后一击都没有奏效,就算此刻漫天是覆满魔道之力的箭矢,只怕也是无用之功。

      箭矢破空,在洞穿了沿途数头想要拦下的魔种之后,转瞬仍至。

      但——再次被格下了。

      没有多余的任何花里胡哨的动作,只是抬臂,凝息,箭矢犀利的攻势在顷刻间被化解,重新溃散成天地间一股魔道之力。

      遭受偷袭,猩红龙种倒也不恼,只是抬眼望望长城的方向,低头给花木兰又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

      “队友犯下的罪过,惩戒就暂且记在队长的身上。”

      没等花木兰想明白,猩红龙种忽然张开了嘴,鲜红的舌上还带着倒刺,只不过似乎并不锋利,服服帖帖的顺贴着舌面。

      接着,猩红龙种的舌头骤然“弹射”而出,在半空中掠过不可思议的长度,准确的抵临了预计的目标点——花木兰的腋窝。

      方才还在舌上服服帖帖的倒刺,在接触到女子肌肤的瞬间活跃起来,都迫不及待的探索周遭释放着温度的地方。

      在一瞬间的惊异过后,花木兰能感受到的就只剩下了酸、刺、痒的交织感受,后者最甚,三者混合的感受,远远超出了其中的单一一种。

      在战场上无往不利近十载,习惯了痛与伤痕,这样的异样感受,新鲜的同时,也更加难以忍受。

      从上臂的末端到胸脯上方,所有没有被盔甲覆盖到的地方,都经历了倒刺的洗礼,每一寸肌肤都在高呼着“痒”这个字眼。

      花木兰当然想要挣扎,但是猩红龙种似乎铁定了心思想要看她的笑话,双手攥的愈发用力,让她只能通过晃动双腿和攥握拳头的方式来舒缓——尽管根本就没有什么用处。

      余光里,花木兰还瞥见几只体型瘦小的魔种在自己脚下窜来窜去,眼里泛着绿光,时不时还伸出爪子,似乎想要扒下她身上的什么东西。

      但她没空关心这个,好在,猩红龙种也没有多浪费时间的意思,片刻之后就松开双手,任凭她摔落在沙地上,身边的魔种顿时拥上,团团把她围在中间。

      魔种们的眼神都毫不掩饰的透着贪婪,盯着她身上每一处部位——尤其是双脚和因为刚刚的折磨而布满细密汗珠的腋窝。

      尽管不明白魔种的奇异行为,但至少它们目前似乎慑于猩红龙种的威严,只是蠢蠢欲动,不敢真有什么举措。

      接着,猩红龙种动了,爆发出的是与它魁梧身躯完全不相符的速度,顷刻就来到城墙之下。蓄力后的脚掌在城墙上猛踏几步,每一踏都留下一处深邃的凹陷,它就这样硬生生跃上了城墙!

      这更像是丛林里敏捷的猿猴身上会出现的举动。

      花木兰被魔种们挡住视野,看不真切,只是耳边传来阵阵闷响,接着又是一声物体跌落地面的脆响。

      魔种们在她身前空出一条通道来,猩红龙种从长城上跃下,不出意外的,手中握着伽罗纤弱的身躯,她素来不离身的长弓,已经不见踪影。

      “到底是弓箭手啊,近身之后就还是孱弱无比,威名在外久了,便真当长城就是固若金汤牢不可破,能护下自己不成?”

      猩红龙种用空闲的手臂,从地上一抄,捞起了花木兰,一左一右像是攥着两只木偶,神色轻松且傲然,还有闲心点评一句。

      “押回。”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21-01-24 18:05
        以表诚意【狗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21-01-24 18:05
          洞壁上跳窜着火苗,洞窟内温度逐步升高,烘热了花木兰的脸庞,视野慢慢清晰。

          此刻自己身处的洞窟占地面积算不上多大,但是极高,洞顶至地面少说也有两三丈的距离。

          虽然目前没见着出口,但洞壁也并不是密不透风,缝隙间空气尚可流通,助长着火焰燃烧,不算猛烈,但也让其不至于熄灭。

          花木兰的四肢皆被铁链绑缚,有一定活动的范围,但并不大,修长的双腿前伸,被下面金属铸成的平台托起,后背上冰凉坚实的触感,似乎身子也并不是直接贴在洞壁上,而是隔着金属板一类的物件。

          再环顾四周,并没有见到伽罗的身影,大抵是被关押在了其他地方。

          大略了解情况,花木兰心头正思索着对策,一阵窸窣声突兀的响起,却打断了她的思绪。

          花木兰循声望去,就见不远处洞窟的另一端,没有被火光照见的阴影处里,走出一道粗壮魁梧的身影, 步履不急不缓的走向花木兰。

          花木兰心里默默记下了那大概就是出口的地方。

          等到那身影走到更近处,已经完全被火光映照清楚的脸庞跃入视野,让花木兰霍然一惊。

          不是别人,入眼的正是猩红龙种的狰狞面容,然而此刻它的体型却缩小了许多,原先近两丈高,现在却与花木兰也相差不多,可谓天差地别。

          花木兰疑惑的眼神几乎要刺破猩红龙种一身的鳞甲。

          “得感谢那位千窟城曾经的公主,准确来说是千窟城里浩如烟海的藏书,虽然它们大都已被烧毁,但总还有残余者,记载法相秘术的典籍就是其中之一。”

          猩红龙种耸肩冷笑着,算作回应,花木兰却隐隐从它的冷笑中看出些期待的意味——也不知道它在期待些什么。

          猩红龙种不再言语,已经走到了花木兰脚边,伸手捏住她的一双长靴,用力向外准备脱下来。

          “恶心的**,滚开!”

          虽然不清楚猩红龙种是要做什么,但花木兰还是本能的缩脚,紧接着怒喝,却只扯得铁链噼啪一阵响,声势大了点,实际没有半点效用。

          “女子之身,终究还是在乎自己的贞洁么,连戍守边关的女将都是如此。”

          猩红龙种的话里含着几分叹息,又能听出几分讥讽。

          两条长靴还是没费多大劲,就被脱了下来,在猩红龙种将鼻腔贴近靴口深嗅一口之后,花木兰的脸上已经很难说清究竟是什么神色了。

          羞愤,鄙夷,亦或不解。

          至少她黑丝紧裹的双腿,微微的颤动是难以遮掩的。

          “在行刑前,我还是要问你一句,木兰将军是否愿意配合?”

          猩红龙种将长靴搁置在一边,抬头紧盯花木兰双眸,认真道。

          “现在不认清现实,到时认清的,就只能是自己的脆弱与丑态。”

          “我的回答,你不该是早就清楚了么?”

          花木兰傲然的昂起头,绯红秀发早已如瀑散在脑后,沾了不少尘灰,至少在魔种面前,长城守卫军的脊梁绝不会弯下。

          “那就——由不得你了。”

          猩红龙种在花木兰脚边蹲身,伸手在她腿下的金属平台上寻摸着什么,只听“啪”的一声脆响,旋钮转动,金属平台的下层被缓缓抽拉出来。

          满满一层,放置了各式各样稀奇古怪的物件,令人完全摸不透其作用,说是刑具,却也不像;说是机关造物,但博大精深的机关术,就连人类中精通可谓大师者都不多,遑论先天灵智未开的魔种。

          花木兰暂且按下心中疑虑,继续关注着猩红龙种的举动。

          “先生说,对付你们这种女子,适合以柔克刚,但我不这么认为。”猩红龙种从平台上拣出两柄板刷,放在手心掂了掂重量,满意一笑,“精细的物件留给那位千窟城公主,至于木兰将军,‘以毒攻毒’这话虽然糙了点儿,但理不错。”

          先生?先生是……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21-01-24 18:07
            活的浊酒?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21-01-24 18:10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21-01-24 18:37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21-01-24 18:39
                  你的山河什么时候更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21-01-24 18:53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21-01-24 19:07


                      收起回复
                      11楼2021-01-24 19:32
                        刚才一看感觉写的挺好,还以为是有一个厉害的新人,结果一看是你这老鸽子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21-01-24 19:42
                          没等花木兰捋清楚思路,脚上霍然传来的痒感让她一惊,再一看,正是猩红龙种握着板刷在脚底刷动起来。

                          花木兰的双脚较寻常女子要稍大些,支持起高挑出众的身材,然而这样的双脚,却恰好为本就偏大的板刷,提供了满满的施展空间。

                          花木兰本能的尽力蜷缩起脚趾,但脸上呈现的仍然是一股不服输的傲气,腰杆依旧挺得笔直。

                          “松开!”

                          猩红龙种话语里是不容置疑的权威,然而花木兰根本不为所动,“你们魔种,对于女子也就只有这样卑劣的手段了,可惜我告诉你,没用!”

                          “是么?”猩红龙种似笑非笑,暂且搁置下板刷,双手悄然攀上花木兰的大腿,难以想象常年征战沙场的女将,肌肤竟还能如此白皙细嫩,令人血脉贲张——而后,尖锐指端攀住袜口,向下发力,顺滑的黑丝轻易便被脱了下来。

                          猩红龙种将两条丝袜团成一团,塞入花木兰的靴筒里。

                          没来得及反应,猩红龙种就已探出了手指,在花木兰脚底挑拣了一处因蜷缩而鼓凸的嫩肉,尖利的指端毫不留情的猛刮几下,花木兰受痒,嘻嘻一笑,脚不自觉的就伸展开来。

                          猩红龙种抓住时机,用力把住花木兰双脚脚趾,向后逐渐加大角度,直至完全扳直。

                          “接下来,才算是正戏的开始。”

                          猩红龙种声音里充满威严,单手继续控制住花木兰双脚,另一只手在平台上摸索出两处铁铸圆环,分布在花木兰两腿的小腿附近,每处圆环上都连接着五条几寸长的软绳,像是用什么兽类的筋脉制成。

                          软绳的另一端又绕成圆圈状,只有手指粗细,打的是活结,一旦套上,只会越挣扎越紧。

                          花木兰当即明白了猩红龙种要做什么,拼尽全力想要蜷缩起脚趾,羞愤之下爆发出的猛力竟一下也挣开了猩红龙种的手指,让它的眼神也诧异了刹那。

                          但也仅仅只是刹那而已。

                          或许是不屑,猩红龙种甚至没有再度拿起板刷,只是抬起五根手指,在花木兰脚心涌泉穴边画起了圈,动作看起来轻飘飘的,但落在花木兰心头,却足以压垮她所有的抵抗。

                          没支持上几息,冲涌而出的笑声连带着脚趾松开,猩红龙种立即动作迅速的给她每根脚趾套上活结。

                          “呵,还以为木兰将军能有多么硬气呢,也不过尔尔。”

                          不顾花木兰愤怒的闷哼和眼神,在悦耳的笑声中,猩红龙种很快又如法炮制的完成了另一只脚。

                          推动圆环边的滑轮,活结很快收紧,软绳也背缓缓收向平台的方向,拉动者花木兰的十根脚趾也不断向后,直至到了一个已经能让脚底光滑展露无遗的幅度。

                          这时猩红龙种再拿起板刷,在脚底上下比划,纵使是花木兰,也不禁感到了阵阵胆寒。

                          “你,你敢?!”

                          连猩红龙种都听得出花木兰的声音里已几乎没有了底气,也难怪,她本来就是为极其敏感怕痒的女子,不会因为长城守卫军的身份就改变。

                          猩红龙种将刑罚进行到底的决心,也同样不会改变。

                          这次板刷再在脚底刷动的时候,已经几乎感受不到任何阻力,猩红龙种刻意的让刷毛在花木兰的脚心过多停留,直至她开始倒抽冷气,表情愈发狰狞。

                          一对柳眉,再也无法保持原先处变不惊的姿态。

                          “还在压抑着自己不要笑出声来么?没有用的,我敢担保,只需要再在天平的这一端再添加哪怕一点点砝码,你就会彻底溃退。”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21-01-24 20:09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21-01-24 21:45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21-01-24 22: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