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比东吧 关注:2,706贴子:82,671

【2021比比东元宵节贺12h】凰浴火而灯复明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如果要再送钟声中的孤魂一程
欲的泥淖同她血染的裙哪个更冶艳
她只是偏执的追逐一轮将衰的落日
追逐永恒深爱与不灭的憾恨
.
还需几多无端的罪罚,生生死死
方可赐予一棵月桂被禁锢的高昂
若她在虚空里握住孤寂的权杖
锈迹斑斑里千万次的枯荣谢却
.
仍觉美人迟暮的虚幻
如何让忌邪的女神从容退场?
她双腕涂抹累累风霜
至真至深吻合着神话的轮廓
.
心底不曾宣判神祇的存在
以爱宠豢养寂寞,披风回雪在诀别前夜
再向长眠处的接骨木讨一段最美的枝叶
送晚钟声里的她一程。
.
.
凰自地狱涅槃而归,陨而重生,是为地狱凰之涅槃。
其时千灯而亮如白昼,亦如星辰,是为涅槃之火。
.
【2021比比东元宵节贺12h•凰浴火而灯复明】
.
.
参与人员:
.
12:00-14:00涵涵子
14:00-16:00逮虾小鹰归梦
16:00-18:00涵涵子
18:00-20:00堕夜之瞳
20:00-22:00云霓之歌
22:00-24:00鹿眸星河
.
策划人:云霓之歌、逮虾小鹰归梦
.
其他小伙伴有文也可以在楼里发哦!

@涵涵子♀🍀 @云霓之歌🌼 @爱比小公主 @堕夜之瞳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楼2021-02-26 10:52
    merlin洁、圣枪爆裂小女孩、哈呀啊哦嗷嗷嗷. . . 被楼主禁言,将不能再进行回复
    艾特上一棒:无
    艾特下一棒: @鹰院学渣归梦◎


    【短篇】回响
    今天是二月二。
    来看庙会的人很多,摩肩擦踵,络绎不绝
    聚集在小吃店前的人排成了一条条长龙,店主喜悦的吆喝声在空气中传得很远很远。
    热闹非凡。

    “惨了,”一名少年看着密集的人群发了愁,尴尬地挠着头,嘴里小声嘟囔着:“这下可怎么找到东儿啊……”
    他临走之前一看时间还早就又看了会书,沉浸在里面的世界中无法自拔。没想到不知不觉又一个小时过去了……
    这下怕是要挨骂了吧。
    想想也是,一个女孩子被放鸽子,会恼火也是自然的了。
    想到这里,玉小刚加快了脚步,试图从拥挤密集的人群中找到那个与众不同的身影。
    与此同时。
    一名少女靠在头一家小吃店铺侧面,整个人笼罩在背光的阴影中。
    此时的她,正撅着嘴,一副不满的样子。
    “小刚这家伙,居然放人家鸽子,”少女揉了揉眉心。“反正肯定又是因为看武魂研究方面的书看过头了吧。”
    “真是的……”少女有些恼火地挥了挥拳头,“在他心中,到底是武魂研究重要还是我重要啊!”
    也许是这个想法太过好笑,少女不禁“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什么嘛。
    我最大的情敌居然是武魂研究吗?
    小刚那家伙知道了会怎么想呢?
    想到这里,也许实在忍不住了,比比东不禁再次笑了起来。
    半小时后。
    玉小刚依旧在人群寻觅着。
    此时的他,已经满头大汗。
    不行啊。
    这么找下去可不是办法。
    玉小刚停下了脚步,思考着。
    如果是她的话,会在哪里等着呢?
    如果是她的话……
    ……会在哪里?
    ……
    “小刚,要是迟到的话你就要找出我在那里哦,”比比东冲玉小刚调皮地眨了眨眼睛,“找到我就给你个惊喜哦。”
    ……
    玉小刚一边回想着比比东的话,一边不断在心中叩问着。
    ----------你会在哪里?
    又是半个小时过去了。
    比比东明亮的大眼睛中多了一抹落寞。
    他,找不到我了吧……
    她不禁蹲下身,小声地啜泣起来。
    果然不该那么说的。
    对不起,小刚……我不该那么任性的。
    如今两个小时过去了。
    ----------你,能找到我吗?
    ……
    就在那里。
    她就在那里。
    玉小刚认准了一个方向,飞奔而去。
    ----------你就在那里,对吧?
    ……
    比比东依旧在默默等待着。
    他不会来了吧……
    我像个笨蛋一样……
    一直在等待着……
    他怎么可能找到我呢……
    泪水划过脸颊,下一瞬被手帕轻轻地擦去。
    “对不起,东儿,”玉小刚跪在地上,小心翼翼地拭去她脸上的泪水,语气满是自责,“我迟到了,还让你等了这么久……”
    “没关系,”比比东抱住他,下巴轻轻抵在玉小刚瘦弱的肩膀上,眼中再次浮现出了泪花。
    因为你找到了我。
    “但是小刚,”比比东仿佛想到了什么,缩回身体注视着对方的眼睛,“你是怎么找到我的?”
    “你说这个啊,”玉小刚有些意外地眨了眨眼睛,接着露出了笑容:“因为你的那句话啊。”
    “那句话?”比比东疑惑地看向他。
    “你昨天说过:‘要是迟到的话就要找出我在哪里’这句话对吧?”
    “这句话我确实说过……不过跟你怎么找到我有什么关系吗?”
    “关系大着呢,”玉小刚眼里闪烁着睿智的光芒,“‘要是迟到的话’也就是说,凭你对我的了解,你早就知道我会因为看书而迟到,而‘找出我在哪里’这句话看上去你似乎会因为我迟到而生气,然后躲进人群让我一个个地找,不过实际上却并非如此,从小到大你从来没做过让我焦头烂额的恶作剧,顶多就是无伤大雅的玩笑,所以凭我对你的了解,你一定会在不引人注意的地方默默等待,因为你知道时间会很久,”说到这里他渐渐露出了抱歉的表情,“我很抱歉,东儿,让你等了这么久,真的很对不起。”
    “是嘛……”比比东的表情突然变得阴沉。
    “嗯?”发觉气氛不对劲的玉小刚低头看去。
    “在你心中,到底我和武魂研究哪一个更重要啊?”比比东红色的眼眸中闪过一抹戏谑。
    “啊?这个……”玉小刚还真没想到她会这么问,不禁一时语塞。
    “嗯?”下一瞬那双眼眸就到了自己眼前,威胁似的瞪着他。
    玉小刚的手心不禁出了汗。
    太近了……
    “当然是你重要啊,啊哈哈哈哈”玉小刚一边打着哈哈,一边向后退。
    要是她揍我我可不敢还手啊……虽然真打起来我也打不过……
    还是先溜为妙。
    然而下一瞬衣领就被对方一把抓住。
    惨了,玉小刚这么想着,可能是自己哪句话说错了吧,索性闭上眼睛等待着一顿胖揍。
    然而那个瞬间并没有到来。
    反而是嘴唇传来异样的触感。
    异样的……柔软的……
    ……不会吧。
    小心翼翼地睁开眼睛,对方的脸近在咫尺,但因为距离太近,连她的表情都无法看清。
    一分钟后。
    “呜,憋死我了,”比比东急忙与玉小刚错身,伏在他肩上大口呼吸着。
    “东儿,你怎么了,脸怎么这么红,发烧了吗?”玉小刚注意到比比东像番茄一样红的脸,担心地问道。
    “笨蛋,”比比东差点被这个直男气死,不禁翻了个白眼。
    真是迟钝。
    这都看不出来,真是的。
    但是……
    “你的手放在哪里呢?”
    “啊?”
    玉小刚这才意识到他的手不知什么时候落在了对方纤细的腰上,赶紧收回自己的手。
    “走吧。”
    玉小刚愣愣地看着比比东的背影。
    “啊!”仿佛刚刚醒过来似的,玉小刚赶紧追上比比东的身影。
    “对了,”玉小刚看向身边已经恢复常态的比比东,“你说的找到我就有惊喜,惊喜呢?”
    “唉?”比比东眨了眨清澈的红色眼眸,害羞地垂下眼帘,“不是已经给你了吗?笨蛋。”
    “啊,抱歉,”玉小刚连忙别过头,一边尴尬地挠着头,一边抛开奇怪的想法。
    “那个,东儿,”玉小刚鼓起勇气叫住了比比东。
    有着一头浅金色长发的少女停下了脚步。
    “什么?”她回过头,红色眼眸中波光流转,浅金色的头发随风飘扬,这一刻的她,美得宛若降临人间的天使。
    “再不走的话庙会的最后一天也要结束了哦,”比比东笑着看向他,拉起他的手,“小刚。”
    “唉?可是我还有话没说……”玉小刚小声嘟囔着。
    算了,以后肯定还有机会说的。
    比比东轻轻的笑了,看着身边欲言又止的爱人,眼中流露着柔和的光晕。
    他眼中,只有自己。
    可他对我来说就是整个世界。
    “小刚,我……”比比东想说的话突然梗在了喉中。
    ……
    为什么……
    眼前的一切翻动起来,像是一块块被割裂的玻璃碎片,支离破碎。
    比比东突然从梦中醒来。
    眼前是武魂殿教皇的卧室。
    什么啊。
    “原来是梦啊……”比比东站起身,拉开窗帘,看到远方的万家灯火,依稀有嘈杂的谈话声传入她的耳朵。
    说起来,今天也是二月二呢。
    只是这中间,间隔了十年。
    想必今年的庙会,也是热闹非凡吧。
    她躺回床上,用被子蒙住了头。
    黑暗的房间里唯有低沉的啜泣声在不断的回响。
    折射出某人的绝望。

    ----END----
    作者:涵涵子


    回复
    2楼2021-02-26 11:59
      因为补课,涵涵子的第一篇文由云霓之歌代发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楼2021-02-26 12:02
        【元宵节贺文/14:00】罪孽

        上一棒:@云霓之歌🌼 (代发)
        下一棒:@涵涵子♀🍀

        —————分割线—————

        东雪亲情向 原著向 BE警告
        假设嘉陵关双神战双神死的不是比比东而是千仞雪
        文笔贼烂 不喜勿喷 霞姐别来 谢谢配合



        已成凡人的千仞雪推开了罗刹神比比东 。
        我用不着你来挡这一击。她倔强又任性地想。
        就像幼时在武魂殿,每一次被母亲冷落后那样。
        修罗血剑狠狠地刺中了天使的胸膛,刺穿了她的身体,六只残破的天使羽翼无力地张开,互助下面的罗刹。
        千仞雪挂在修罗血剑上,身子无力的后仰,白衣金发沾满了猩红的血液,无力后坠的身躯弯成一个优美而悲壮的弧线。
        死在喜欢的人手下,好像也没什么不好。一口血沫涌了上来,千仞雪被猛呛一口。
        唐三眯着眼睛,将剑从千仞雪胸膛里抽了出来,大片的血花在她残破的身躯上绽开,她闭上双眼,等待着死神的降临。
        她落在了一个温暖的臂弯里,睁开眼,看到的是青紫的罗刹面容。脸庞是狰狞的,然而那邪恶的双眸中的温柔,是她这个黑暗天使从未看到的。
        想不到她能在死前,看到一直憎恨自己的生身母亲对自己流露出的温柔。
        ”傻孩子……“比比东紧抱着自己从未碰触过的女儿,”你、你为什么要……“
        为什么要 ?也许你是我的母亲吧!
        ”女儿……“泪珠从比比东可怕的脸孔上滑落,”你真傻……你不用这样的……“
        ”母亲……“千仞雪失血苍白的面孔上挤出一个无助的诡异笑容,”原谅女儿不孝,女儿知道自己是一个将死之人,只有一个心愿,不知母亲能否满足……雪儿这个不孝女。“
        ”什么心愿,雪儿,你但说无妨……“比比东的声音哽咽的不像话。
        ”我想知道,你过去……为什么那么讨厌我。“妈,我不知道到底是为什么,但我知道我问的太残忍了……死到临头还如此索取,我大概也是这世上最不孝的女儿了。
        比比东没有迟疑,她点了点头,准许千仞雪的请求,开口讲述了那三十多年前的往事。
        所有人都静静的呆在原地,听着母亲对女儿的告白。在这战场上,一切都消失了,只有一对母女,母亲紧紧地抱着即将逝去的女儿,女儿静静的躺在母亲温暖的怀里,竟如出生时那般美好,那样不真实。
        比比东每说一个字,千仞雪的生命力就流失一分,但她依然活着,她的头安静地靠在罗刹的胸膛上,由着她抚摸他沾满鲜血的金色长发。
        即使是在数万年后科技高度发达的斗罗星,也无人能解释神位破碎的天使之神为何能以肉体凡胎在修罗神力的侵蚀下坚持那么久。
        比比东的故事讲完了,千仞雪即使在弥留之际,也震惊的无比复加。
        原来我的出生,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错误。
        我,千仞雪,本不应该出现在世上的……
        千仞雪感到眼皮越来越沉了。
        “雪儿……对不起……”这一代枭雄女皇紧紧握住了千仞雪逐渐冰凉的手,抽泣着,“是我这个做母亲的太不负责,害了你……”
        意识逐渐模糊中,千仞雪看到了很多虚幻的画面。
        比比东在武魂殿教她知识、教她读书写字,带领她修炼,陪伴她成长,守护她,与她并肩战斗……
        “妈……”千仞雪忽然抬起双臂,抱住比比东——毫无疑问这是回光返照——含笑轻声道,“我走后,您要好好地活下去啊。不要再把那些爱恨放在心上。妈,您知道的,我们输了,输得彻彻底底。我死后,如果唐三放过你和胡列娜,你们一定要好好活着。听我的。不要再想那些了。您前半生,太累了,太苦了,也是女儿不孝,害得您更加痛苦。幸好有胡列娜陪您。您别再劳累了,好好拥有一下自己吧,好好歇歇了。听您的不孝女儿一句劝,爱也好,恨也罢,都过去了,往后的日子,要向前看。不瞒您说,我方才突然想开了,我爱过唐三又如何,反正我也要死了。您也一样。既然您不再是武魂殿的教皇,您就不应该背着那么沉重的包袱。女儿不奢望别的,只求您如果被他们放过,一定、一定要和胡列娜一起好好活下去。答应女儿,好吗?“
        她蓝眸中再无其他,只有离别的希望火光。她带着安详的笑意,端详着母亲的可怖面庞,似乎要把她深深刻进灵魂,带到另一个世界。
        “好……”比比东颤声道。
        千仞雪嘴角扬起一个优美的弧度,安静而满足的闭上双眼,抱住比比东的手臂无力地滑落下来,垂在身体的两侧,额头似乎有一抹灵魂升天的亮光闪过。
        她死了。

        神位破碎,曾经高傲的权倾天下,不可一世的女皇就以那样丧家犬般极其狼狈而屈辱的姿态跪在她的仇人脚下。过去高傲地藐视天下的眸此刻失去了所有光彩,只余下单调的灰白。她怀中紧紧抱着女儿已经冰凉的遗体,仿佛那是她过去,现在,未来拥有的全部。在所有人的惊愕注视下,她低下头,像是认裁一般虔诚的忏悔,宣判了属于自己的结局:“我是万古罪人。”



        ——End.


        *最后一段是云霓小天使给我提的建议修改的。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楼2021-02-26 13:58
          咳咳,本眠插个楼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21-02-26 15:06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21-02-26 15:07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21-02-26 15:08
                本眠仔细一看,哦豁,全是刀子,喜庆的元宵节愣是过成了清明节,难道这就是咱东吧的特色?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21-02-26 15:14
                  艾特上一棒:@ 逮虾小鹰归梦
                  艾特下一棒:@ 堕夜之瞳
                  【短篇】月光
                  “血是无果之花,故而艳丽。对我来说,也许爱就是地狱之火,是将我的肉体与灵魂都吞噬殆尽的恶魔。 ——比比东
                  “小刚,我们分手吧。”
                  比比东冰冷的声音在雪雾中响起,慢慢扩散,最后消失。
                  她表情淡漠而平静,眼中甚至没有一丝因不舍而泛起的波澜,仿佛几秒钟以前说出的就是源自心底的想法。
                  看上去是那么的理所当然。
                  仿佛被锤子狠狠地砸中,对面的人脚下一个趔趄,险些跌倒。
                  寒风卷起地上的雪无情拍打在他的脸上,本就苍白的面容在一瞬间失去了所有血色。
                  他的身体在微微颤抖。
                  不知是因为太过悲伤还是太过寒冷。
                  如坠冰窟。
                  “为什么?”
                  干涩的喉咙好不容易发出了声音。
                  声音不知何时变得十分沙哑,难听的如同乌鸦在鸣叫。
                  这不是真的。
                  她一定是在开玩笑。
                  玉小刚不断自我安慰着,抬起头定定地注视着那双曾经流露过明亮温柔的红色眼眸。
                  尚怀抱着一丝希冀。


                  ……不可以。
                  心脏不受控制地阵阵绞痛,似乎在驱使着身体走向他。
                  好在大脑还保留着基本的理智。
                  ……我希望你可以好好活着。
                  ……即使你的身边不再有我。
                  “我可是武魂殿的圣女,怎么会看上你这个**。之所以选择和你在一起,不过是为了套取那些武魂研究的成果而已。”
                  从我口中说出的话语是那么残忍,就像一把锋利的刀刃,剜着他的,还有我的心。
                  细小的声音在不远处响起。
                  我忍不住向声音的来源看去。
                  ……啊,那是。
                  一枚戒指。
                  它从主人颤抖的手中滑落,摔落在雪地上,发出清脆的声响。
                  仿佛一颗心支离破碎,再也无法回到原来的形状
                  鼻子一酸,有什么温热的液体沾湿了眼眶。
                  ……啊,糟糕。
                  眼泪就要掉下来了。
                  我连忙闭上眼睛别过头,拼命压抑躁动的情感,下了最后通牒:“我们的感情到此结束,玉小刚,你走吧。”
                  拜托了,快走。
                  越快越好。
                  否则你的性命难保。


                  ……这就是你的回答吗。
                  “玉小刚。”
                  “你走吧。”
                  这是她第一次带着姓氏叫我,没有了以往的亲密,只剩下陌生。
                  带着异样的距离感。
                  ……如果你有了别的喜欢的人,哪怕让我远远的看着你也好啊……
                  ……而你却让我走。

                  玉小刚回过头,不在看这个深爱过的女人,离开了。
                  步伐是那么的决绝。
                  仿佛要去迎接死神一般。
                  满天萧索飞雪很快埋没了他孤独的身影。
                  只留***东一个人望着空空的路口,仿佛望着她空落落的心。
                  几分钟后。
                  她察觉他已经走远。
                  仿佛一下子失去了全部力气,比比东整个人软倒在地,泪水几乎是一瞬间涌了出来。
                  大颗大颗砸在地上。
                  此时,风停雪住,冷凝的月光穿透云层洒在女子的身上,为她镀上一层冰凉的银光。
                  少女绝望的呜咽成为了这个月夜的主题。

                  “够了。”
                  比比东抄起手边的红酒瓶向眼前的幻象扔去。
                  酒瓶被砸的四分五裂,幻象也随之分崩离析。
                  真该死。
                  虽然事先刻意压制魂力流转化解酒意,但还是喝醉了。
                  甚至产生不真实的幻觉。
                  如水的月光透过窗户洒在女人柔顺的长发上,映照着银色的光晕。
                  一如那日。
                  “果然,爱这种奢侈的东西……”比比东嘴角渗出一丝诡秘而疯狂的微笑,无意识地拿起一块酒瓶的碎片,“我不配拥有呢……”毫不吝惜狠狠地划过手臂。
                  暗红色的血液缓缓流淌而出。
                  剧烈的疼痛伴随着浓烈的血腥味。
                  却令她身心愉悦。
                  强烈的倦意袭来,女子伏在冰冷的地板上沉沉睡去。
                  冰冷的月光下,唯有滚烫的血液静静地流淌,在地板上回旋出永恒的情殇。


                  收起回复
                  11楼2021-02-26 16:30
                    补6楼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2楼2021-02-26 16:30
                      如果遇到了敌人
                      比比东会把另外两个护在身后,然后楚鸣直接拔剑冲了上去
                      ———————————
                      谈起唐昊
                      许宸轩:“七个武魂一起上就解决了”
                      千仞风:“用几个法术就解决了”
                      楚鸣:“躲过他的锤子,然后再(说了一大堆),差点就输了”
                      —————————————
                      谈起大明二明
                      三个人:“就这?单刷,你们一起上吧。”
                      ———————————
                      谈起职务
                      其他两人:“武魂殿少主”
                      楚鸣:“武魂帝国大供奉,长老殿兼斗罗殿主,帝国摄政”
                      ————————————
                      千道流对三人的评价
                      许宸轩:“让我惊讶的孙子”
                      千仞风:“令我自豪的孙子”
                      楚鸣:“你是雪儿的最后一道防线,帝国就靠你和其他供奉了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21-02-26 18:23
                        好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21-02-26 18:52
                          风景
                          月关一如既往拈着奇茸通天菊带起一阵香风刮进大殿内的瞬间几乎就察觉见不对,一扭身便落花一般飘飘然落地。一声殿下恭恭敬敬唤出的同时敛了一身洒脱不羁的气场,单膝跪地,完全一副臣子的乖顺模样。
                          ……怎么可能。正好跪在他左侧的鬼斗罗余光瞄着旁边浑身上下从容貌到气质在自己心中的形象都像镀了层金的爱人,对方正毫不留情地蹂躏自己的光辉形象,不断向他挤眉弄眼,其要表达的意思怎么看都像是在问前边那位今天怎么愿意上教皇殿的门。
                          “天斗帝国的皇帝命雪清河主持家宴,此次的出巡恐是不能随行,还望教皇冕下赎罪。”
                          少女清朗的声音回荡在大殿里,掀起所有人好奇心的罪魁祸首终于在万众瞩目之下出声。
                          教皇殿的装潢本已奢华到豪橫的程度,而那人面前立着的物什更是珍贵到了令人无法想象的地步。蓝色藤蔓状的刻痕从她膝下向前蜿蜒爬行,攀上前方第一级台阶时蔓叶敛起以黄色鸡冠替代,到最上一级时已经成了粗大的蟒状,隐隐溢着红光的牛角昭示着这纹路所象征的事物————正是星斗大森林帝皇十万年天青牛蟒,然而那高贵的魂兽王者此时正化作阶上的一抹纹路,被高高在上的王座压进地底。
                          “鬼。”
                          声音自王座上传下,往日里如沐春风的温和语调此刻却带着不容置疑的命令,冷冽的像是粒冰雹从头顶砸下。“给天斗皇室传信,本次武魂殿出巡地点……改为天斗城,与天斗皇室家宴一同举办,就当是天斗帝国与武魂殿交好的证明了。”
                          身着华服的女子轻轻摩挲着指间的羽毛笔,强大无比的实力让她不必抬头也能感知到自己这一句话的威力。阶下几乎所有人在她声音悠悠落下时脊梁便不自觉更加弯了几分。
                          但……教皇在手底下的文书上落下最后一字才愿意抬起头,少女璀璨如阳光的金色长发抢进她视野,就像置身黑暗太久骤然闪进眼底的光亮,猛然晃了比比东的神。她跪在那里,跪在王座之下,依然抬头望着她,一双蓝宝石样的眼瞳澄澈而明亮,其中带着的恭顺乖巧甚至是比比比东实力强再多的人约摸也看不出任何纰漏。只是……她与她之间埋在血缘里抹不去的羁绊告诉比比东,那双眸子里除了冷漠再没有什么任何发自内心的情绪。
                          “还有什么问题吗,圣女阁下。”猛然意识到自己似乎沉默的太久,比比东从思绪中惊醒过来“这次武魂殿和长老殿的联合出巡是千道流长老和我共同的决策,你打算推脱吗?”
                          “……臣知罪。”座下的千仞雪不易察觉的咬咬唇,低下头,眼中一抹复杂神色掠过。
                          ……那可是她和爷爷共同定好的事……为什么……会觉得如果自己去说的话她说不定真的同意呢……
                          “若是无事的话,今日便退下吧。”比比东抬眸淡淡向下方扫了一眼,不再过多留意,重新埋头于公文中。
                          只不过是个圣女罢了,若是真要表现长老殿与武魂殿的威仪,该是请千道流一同出巡才是……
                          只是......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让她无故执着。潜意识中有一种迫切的希望,希望她能离自己近一点,再近一点......
                          ————————————————————
                          只不过是换个衣服而已......
                          所以,究竟是怎么搞成现在这样的?
                          千仞雪僵硬的挺着背,按照要求转身,再转身,手足无措。
                          “雪儿,只是让你转身,你这是转圈。”无奈的声音在身侧响起,高高在上的教皇正扬眉望着她,准确来讲,那目光是落在她身上选好的礼服上,不时地再向她头上刚被套上的珠饰扫一下。
                          “教皇冕下……请问这也是出巡的一部分内容吗?”千仞雪硬撑着脸上冷淡顺从的表情,只是话音里轻微的颤抖暴露了她此刻的慌乱。教皇没空回答,只是忙着一转身又从一边拎了条简约风格的长裙“不,只是我认为,适当的了解如今的服装市场对武魂殿的经济发展有帮助罢了。帮助武魂殿也是你作为圣女的职责吧……还有,我记得我提醒过你,在外面随意暴露我的身份可能会引来没必要的麻烦。”
                          “……既,既然您希望如此……母...亲。”咬咬牙,艰难发出那两个本以为这辈子都不会念出的音节。千仞雪却感觉心底涌上一阵奇异的满足,好像是什么多年以来的憾恨终于得到弥补一般,甚至连动作都不再那么生硬了。
                          金发少女转身,洁白的裙裾飘动,像极了飞舞旋转的片片雪花。这样纯美的景象映在她的“母亲”,她的母亲眼中,比天下所有的皇权都要动人。
                          “你,会告诉你爷爷吗?”轻轻捻起千仞雪裙后的飘带,比比东若有若无的声音从背后飘来,带着几分不确的犹疑。不再是教皇冷冰冰的声线,反而夹杂着几缕笨拙的温热。
                          千仞雪看向前面的镜子,发现自己背后的女子正低头为她细心地整理衣装,手臂弯过来抚平身前的褶皱,柔软的臂弯将她圈住,像极了一个温柔的拥抱。
                          于是她没有出声,只是静静在母亲的怀中转过身来,此刻一切都被抛在脑后,天使殿的圣女将脸埋进教皇的颈窝,享受着这片刻的温暖安谧。
                          “……下次出巡一起去了解饮食市场吧,母亲。”
                          “好。”


                          回复
                          20楼2021-02-26 19:13
                            【介于我马上要出门,所以先发】
                            艾特上一棒: @堕夜之瞳
                            艾特下一棒:@鹿眸星河ლ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21-02-26 19:16
                              支持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21-02-26 19: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