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八荒吧 关注:346,004贴子:2,556,221

《那个贼》我也不知道我这个算不算女修向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是的,欢迎来到八荒故事会。第一次写这种东西,本来是想……唉总之一言难尽,最后成品居然是这个路数,一世英名啊!我读书少,懂行的朋友帮我看看这算不算女频文。


回复
1楼2021-02-28 20:32
    要刀的道友在这里报名


    回复
    2楼2021-02-28 20:33
      要糖的道友在这里报名


      回复
      3楼2021-02-28 20:33
        要看开房…呃,开放结局的道友在这里报名


        回复
        4楼2021-02-28 20:33
          要看男女主角双修的道友在……再您的见,早点洗洗睡吧。


          回复
          5楼2021-02-28 20:33
            预备


            开始


            回复
            6楼2021-02-28 20:33
              01
                第一次见到他时,是在玄明影山。
                那时她年纪轻轻,初入江湖,粗通剑道,慕名而来拜山学艺;他仅比她稍长一岁,也是来申请入门,但已是筑基初期,倒是小有名气。
                可惜不是什么好名声。
                反过来讲,倒也不是什么大奸大恶的名声。
                他,是个贼。
                偷的还都是女修士。
              --


              回复
              7楼2021-02-28 20:34
                02
                  若单纯是个贼,或许还不至于如此招人记恨。可他出手不纯为财物,明明东西已经得手,该平平安安全身而退的时候,他那双咸猪手却不知低调,非要捡着姑娘们身上最为敏感的几处地方顺手揩一把油再缩回去,全然不惜暴露自己的行径。
                  在等待入门小比的第一个月里,他就把山上所有筑基境之下的女孩子们摸了个遍,不知得罪了多少人。
                  她也不例外。
                --


                回复
                8楼2021-02-28 20:34
                  03
                    第一次被他偷的时候,她的荷包是挂在左腰侧的;他与她迎面走过,就在错身那一刻,两指一拈,她的两包丹药就被牵走了,她丝毫没有察觉。
                    直到他撤手时顺便在她左边庇股上摸了一把。
                  --


                  回复
                  9楼2021-02-28 20:35
                    04
                      她虽然自称初入江湖、粗通剑道,但那只是故作谦虚的说法。别看她天生一副倾国倾城的身子和谦逊温和的个性,但打从抓周时起便是个剑痴,又自小修习族中一位宗祖留下的橙品剑法,越境虐菜是家常便饭;区区一个筑基初期,压她不到半个境界而已,让他个鼠标右键都能稳赢。
                      被这种色迷心窍的小蟊贼欺负到自己身上了,不打的他满脸桃花开,还修个什么仙?
                      她当场娇叱一声,拔剑出鞘;他运起两路指法,与她周旋。他的指招点在她身上,不过阵阵酥麻,她则是剑气如虹招招致命。
                      眼见不敌,他转身要逃;她索性运足真气,右手一挥打出八道寒光,将他击倒在地。
                    --


                    回复
                    10楼2021-02-28 20:35
                      05
                        听之前受害的姐妹们说过,他身上那绿白相间太极纹路的配饰是个了不得的续命法宝;曾有被他轻薄过的小姐妹一怒之下将他一刀杀了,可没过多久就见配饰一闪,那家伙诈尸而起,原地复生、活蹦乱跳了。
                        毕竟已取了他一命,若是人又活了过来,倒还真不好意思继续穷追猛打。
                        她犹豫了一下,没有再补上最后一剑,只是逼着他归还了东西,连带着把认识的姐妹们最近被他窃走的失物都索要回来,便放他走了。
                        那些赃物,她倒也不贪图,全部都归还原主。
                        然后,还没等大家把失而复得的东西在怀里焐热,又被他一个一个的偷了回去。
                        不仅是那些失物,还把她们荷包里其他东西连本带利统统顺走,并且按照他的惯例,捎带着把失主们都摸了一遍。
                        她夺回来的那两包丹药,放回荷包挂在左边腰侧,也被他变本加利偷了回去,得手后还刻意绕过半个身子在她右边庇股上也摸了一下。
                      --


                      回复
                      11楼2021-02-28 20:36
                        06
                          这次他学乖了,知道这凶狠丫头一准动了杀心,才见她拔剑就撒腿狂奔。她一路撵着他追出宗门,可惜在荒郊野岭里跑了一个月也没能追到,眼看就要错过入门小比了,气得她直顿莲足,只得放他逃掉。
                          却没想到,她返回宗门之后,在入门小比上也遇见了后脚返回的他。
                          想动手的可不止她一个人;若不是有门里长老主持局面,怕是入门小比当场就会变成寻仇大会。
                          比斗开始,她气势如虹连赢三局,位列第一;他把偷来的丹药作糖豆般吞饮,连滚带爬的打赢了第一局,接下来直接躺倒投降,以倒数第一的名次混入了山门。
                          还没等散场,他已经被围堵了起来。要不是长老及时宣布了门规,严禁众弟子在山门之内自相残杀,只怕他就要血溅当场。
                          看着那吟贼大摇大摆扬长而去,她当即立下宏愿:我将来要当上掌门,修改门规,清理门户!
                        --


                        回复
                        12楼2021-02-28 20:36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21-02-28 20:37
                            歇口气儿,等下再来


                            回复
                            14楼2021-02-28 20:38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21-02-28 20: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