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人人吧 关注:38贴子:14,333
  • 3回复贴,共1

再聊两个有关精神分裂的话题

取消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说到精神分裂的心理治疗,虽然从弗洛伊德起就被看成无望的,但总还有“拼死吃河豚”的人在。当然啦,通过与患者进行互动,提供教育和辅导,总能够收到一些辅助医疗的效果,但问题是:能否通过单纯心理行为的沟通,把精神分裂患者治愈?有没有这个可能?这个前景总还是在“引诱着”某些“有识之士”。
要谈到单纯用心理学方法而不通过药物来治愈精神分裂,得有一个基本前提:精神分裂不是脑本身的毛病,而只是心理和行为上后天的错误积淀。但是关于这个前提是否成立,到今天还很难讲。确实有一部分精神分裂患者明确地有观察得到的脑缺陷或者病理体征,但也有大量患者其实没有这类明确可以指认的缺陷或体征。是不是至少有一部分患者并不存在真实的脑缺陷(而不只是难以检测)?毕竟没有判别性的研究证据。
接下来的难处是,精神分裂本来就是动机-意志-元认知-主观能动性这条线上的异常,而心理治疗能不诉诸一个人的这些心理活动吗?你又要通过病人的主观能动性,又要修理病人的主观能动性,结果,要么对病人起不到作用,要么引起病人对你的抵抗,终究是没法下手的。相对而言,重症病人是不理会你的,而较轻症候的病人很自然地就会抵触你——这正是主观能动性的一种表现啊!所以几乎找不到切入口。
有一种治疗途径是让病人卷入比起症状本身更具有情感震撼力的事件,这样来转移病人注意力和纠正病态心理活动。说起来精神分裂跟癫痫、帕金森病也有类似之处,比如帕金森病,越是崽静止状态颤抖越厉害,精神分裂也一样,症状是可以被额外更强的刺激转移的。不过这样的心理治疗一是成本忒大,二是疗效不巩固,三是不适合重症,疗效不是那么可观。
从精神分裂的心理治疗不成功,或许也可见出这种病不只是一个后天不良积淀的问题。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楼2021-03-01 23:47
    越是在静止状态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楼2021-03-01 23:49
      受控制感,这是一类很常见的精神分裂症状,尤其见于偏执得类型。
      我不谈自己形成推测的具体过程,我觉得,这种症状其实来自我们精神活动很正常自然的debug,只是像身体的自免性疾病一样,变得过度了、夸张了,变成对自身精神活动的破坏。
      虽然人脑作为生物计算机,有电脑不可比拟的运行原理,而且思维产生的一些基本脑活动(主要是形成完形的那种过程),并不遵循一般程序语言的规则。不过,至少到了有意识的精神活动领域,我们无可否认,人的思维是要靠一定的逻辑运算支撑的,而电脑正是由懂得逻辑运算的人类发明出来的。
      既然人脑和电脑有一定层面上的类似性、可比性,那么,像电脑软件编程那样,排除任何逻辑语义上不自洽的因素、防止思维“卡顿”、排除syntax error,就不能不是人脑这台计算机所必做的功课。
      那么“受控制感”来自哪里呢?也可能最初来自外在环境中不易确定的因素,也可能就来自脑内本身的一些病理性刺激,或者来自两方面的某种交互作用。患者正如普通正常人一样,需要对自己体验的异常刺激产生一个说法,凭着这个说法去修正自己的认知,使认知接近于正确。
      而作为精神分裂症状的“受控制感”,正是患者为了修正异常体验和意图接近正确所产生的说法。譬如说,也许环境中是有点什么影影绰绰(并非完全事出无因),但是患者的联想以及恐慌到了彻底离谱的程度;也许患者是对脑内一些病理性刺激(常见的是强迫性幻听)的逼真呈现,所无法避免的错误“说法”——即使她后来明白这是假的,也不可能摆脱。
      这类精神分裂患者也正是通过“受控制感”这样的说法,把自己无法避免的syntax error局限在某些事情喝问题上,类似于电脑“隔离损坏扇区”。
      当然,如果患者能够“不在意”那些异常的刺激感受,她也不用深陷在病理妄想的漩涡中了,正如人体免疫体系如果能够跟某些病毒“和平共处”也就没事儿了。但问题就是这做不到,而且不是道理讲给病人听,她就能“别转来”,其中必定触发的机制是不可控的。
      然而导致精神分裂“受控制感”的起因,恰恰是维护人脑精神活动正常开展的debug。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楼2021-03-02 00:23
        事情和问题上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楼2021-03-02 0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