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哀分析文吧 关注:35,140贴子:1,126,696
  • 8回复贴,共1

儒林墨案·黄池三杰被杀案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一楼喂熊。试着把武侠和推理融合的奇葩产物。


IP属地:山东1楼2021-03-03 22:01回复

    武林永远没有平静的时候,但武林也有自己的秩序。在中原某地一个本来幽静的竹林今天锣鼓喧天几百号的僧人、道士、儒生抬着一顶金轿来到一座青瓦小院前面。那个小院却是挂满了白纱,大大的奠字挂在正堂。
    “怎么回事!”带头儒生赶紧叫锣鼓队停下,自己上前去询问。
    “阿弥陀!”小院里面只有两个人,一个和尚一个道士,院子中间躺着一口棺材,里面装着一个白发苍苍的儒生,“摩柯少远来,恕我们怠慢之罪。”
    “林先生过世了?什么时候?”白衣儒生叫徵羽摩柯,是然山儒门掌教鬼锋神铸的入室弟子。他自然是认识躺在棺材里的老人的。
    “七天之前。”道士回答,“三途林一年无主,只有我们两个尽点儿心意吧。”
    “真是……”摩柯叹气,武林纷争不断。各种私仇公怨已经到了影响到三教运行的地步。于是三教在三途林设立公法庭专门审理江湖上的冤案大案。但十年前一起灭派大案中,三途林主裁不仅殒命还弄丢了三教为掌管人打造的象征·天道昭彰。加上璇玑宫事件,三教一把手同时殒命,三教开始权力内斗。从此三途林便无人问津。甚至到了副手三教裁死亡都无人问津的地步,“算了!你们先把棺材抬里屋,让新任主裁办完接任大典再说吧。”
    “新任主裁?”和尚和道士一惊,“天道昭彰不是丢了吗?哪儿来的主裁。”
    “唉!”徵羽摩柯叹气,“找到了呗!”
    “这……”两人看了一眼,赶紧跑回屋去。没让徵羽摩柯等太久,两人穿上了陈旧但依旧一尘不染的礼服,然后把棺材抬到内堂,山门大开等待新任主裁进门。
    大典之后众人散去,一僧一道看着眼前这位背着圣器的少年,窃窃私语。
    “想说就说吧。”少年从棺材前起身,“我不否认我是三教公敌的儿子。”
    “又来了!”徵羽摩柯一巴掌拍在脸上。少年叫无歌弦,是武林神话半天游龙易神香的私生子。而易神香就是在璇玑宫杀害三教教主的人。
    “主裁不是这个意思……”僧人赶紧摆手,“我只是见主裁你诵经十分流畅,请问是哪位大师的高徒?”
    “这个啊……”无歌弦笑笑,双手合十,“先师无遮寺明智大师。只可惜还没等到我梯度的日子先师就去世了。所以我一直是带发修行。”
    “唉……”明智大师僧人是听过的,不是什么大名号的僧人,但是这世道还像他那样走苦修的僧人真的不多了。
    “那你们先聊。我回然山通知林先生的死讯。让他们派新的副裁来。”徵羽摩柯道。
    “有劳了!”三途林三人行礼。
    “救……救命啊!”摩柯一转头就看到一个家丁模样的人出现在三途林门口。


    IP属地:山东2楼2021-03-03 22:01
    收起回复
      转 又一起谋杀案
      “靠!”与高府不同,严仁杰只是个在江上打渔的渔夫。所以他在自家小屋被烧死根本没有人发现。
      “这都烧得快成白地了。”看着被大火烧成架子的房间,无歌弦哀叹。
      “这是什么?”柯南从灰烬中扒出一小块残存纸屑,“像是写过什么?”
      “我靠!这人的字真丑……”无歌弦皱着脑门看上面写了什么,“气什么百汇……”
      “听着像武功秘籍。”一横拍脑袋。
      “严仁杰口中无灰不是被烧死的。”无瑕子验完尸道,“后颈被人刺了一剑。只从剑法看和高家灭门案应该是一路武功,不过因为尸体被烧了无法确定死亡时间。”
      “没有中毒迹象。”小哀擦掉针上的体液说。
      “剑……”一横看着手上那根被火熏得焦黑的长枪,这是他刚从尸体边上捡的,“用剑打枪?近的了身么?”
      “应该是偷袭。”无歌弦断言,但他的目光停在一处没被烧的地上。抬手就是一记大手印,吓得柯南和一横赶紧闪开。那块本来就松动的青石板直接被打得粉碎。露出一把剑。无歌弦拾起它,“这是一把很常见的重剑啊。在铁匠铺半两银子就能买一把。”
      “这是什么意思?”一横不理解了,枪和剑也不是一路兵器,如果说柯南靠深厚功力运使剑招还能说得通,要是一个用枪的人藏着一把剑,还不是什么好剑,那真是想不明白了。
      “案宗里面严仁杰的确是用枪的。还是从钓鱼里面想到一种枪法……”柯南思考,灵光一闪,“无瑕子爷爷!严仁杰的腿能站立吗?”
      “……”无瑕子一听赶紧检查,“他的腿脉淤积……的确很难站住……难道……”
      “这就是了!”柯南说,“刚才我就奇怪,如果严仁杰是用枪的,那应该去开阔场地打架才是,这个小屋长也就三丈,耍一杆七尺长枪对手根本没地方可以躲。但是凶手还是伤了他的后颈。那就一个情况。严仁杰是拿枪当拐杖,来给凶手开门。转身的时候被凶手偷袭。”
      “那凶手就是他们的熟人咯?”无歌弦说,“黄池三杰死了两个,第三个我们也该会会他了。”
      衙门
      “什么?跑了?”一横惊讶。原来三杰中的单世杰不是别人,正是县令大人。
      “是啊!”师爷非常无奈,“单大人那天从高家回来就浑浑噩噩的,昨天,人就没了。”
      “这是畏罪潜逃了?”一横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那他大前天晚上就该跑了,还用等两天?”无瑕子瞪了他一眼。
      “我们能看看县令大人的房间吗?”无歌弦问。
      “这个……你别为难我们。”师爷连忙摇手。
      “灰原!”柯南在无歌弦后面突然嚷道。
      “干嘛?”灰原哀露着半月眼和他唱双簧。
      “户部尚书尚大人临走的时候和我们说什么来着?”柯南苦恼地挠头,“说要是来黄池县,帮他看看当地是不是每年就能收3000石粮食的样子……”
      “哎呀!原来是尚大人的朋友啊!里面请!”师爷瞬间眉开眼笑,让开路让五人进入后院。
      “真是官字两个口。”无歌弦摇摇头跟上去。


      IP属地:山东6楼2021-03-03 22:14
      回复
        “《星爵剑法》……这名字怎么看着这么欠揍。”无歌弦看了一眼就交给一横,“你看看。”
        “好!”一横接过秘籍翻看起来,不到一刻钟就开始摸头当看完了之后,众人有种他的光头更亮了的感觉,“这本秘籍……招数上没问题。但是内功心法方面透着奇怪的诡异。以我的认知它有可能会造成走火入魔。”
        “走火入魔?”无歌弦在思考什么。
        “对了!”柯南右手锤左手,“我在鸿儒墨藏的《武经总要》看过,传说祸弱庄有一套不传之秘。而木家在前朝的封号就是叫木星爵。所以这《星爵剑法》是不是就是祸弱庄的。”
        “难道黄池三杰屠灭木家的真实目的就是这剑法?”无瑕子提问,“难道是木天野回来复仇了?”
        “木天野当时十八岁,现在怎么说也二十八了。”一横对师爷说,“赶紧派衙役挨家挨户找三十岁左右的男子!”
        “好!好!”师爷点头,他也明白如果是来报仇的,那他们老爷肯定也是目标之一。
        “不对……”无歌弦看着要落下的夕阳,“什么不对……柯南,你们来这儿早,知不知道哪儿有酒楼?”
        “唉?”柯南一脸坑。


        IP属地:山东11楼2021-03-03 22:21
        回复
          黄池县小酒肆。
          “主裁,你真是佛教中人吗?”无瑕子看着无歌弦大口喝酒非常纳闷。他师父是以苦修出名,喝酒?
          “我以前也不爱喝酒。但师父坐化那天,真的是……”无歌弦看着柯南,仿佛他会知道似的。
          “我又没死过师父。”柯南在心里暗暗骂道。
          “喝爽了……柯南!把账结了。我再去案发现场看看。”无歌弦起身。
          “为什么是我!”柯南看到已经凑到面前的小哀,不甘心地掏钱。
          “施舍一点吧!”刚出门一群乞丐就围了上来。小二收了柯南的钱赶紧出来敢,“去去去!这几位都是江湖上有名号的大爷。信不信!”他比划了一个砍头的动作,那帮乞丐四散而逃,“对不起啊!这个时间都是在这儿等剩饭剩菜的……扫了大爷的性。”
          “没事儿!酒是我的福星。”无歌弦摇摇手支开小二大步走到一个躺在街边头发花白的乞丐踢了他一脚,“起来吧!单大人!”
          听到这话单世杰不装了一个鲤鱼打挺站起身一掌拍来趁无歌弦躲闪之际跳上房檐就要跑。但无瑕子已经站在那儿了,“无量天尊!”随着手画道圆,单世杰被打下房顶,一横和柯南上前抓了他。
          “好棒好棒!”灰原哀则负责鼓掌。
          “别别别!别杀我!”单世杰转身就跪下了,“杀***是我不对。我也是一时迷了心窍。”然后开始抽自己的耳光,“我该死!我该死!”
          “我们不是木天野派来的。”无歌弦说着解开身后的三教圣器,圣光闪的在场众人不住遮掩,“此乃三途林主裁信物,你可认识。”
          “认识!认识!”单世杰继续五体叩拜。
          “说说吧!”无歌弦道。
          单世杰回答,“当年高英杰听说木家有一门不传之秘。于是派他长子去木家协商,本想购买此书。结果却没想到,他半道上就与木天野发生口角,死于他手。他本想去理论。但发现木天野居然仗着自己家大业大收买证人,毁尸灭迹。高英杰是可忍孰不可忍,伙同我与严仁杰杀了木家所有人。并且从他家房梁上搜到了那本《星爵剑法》。大人你可一定要救救我。屠灭木家高英杰是主犯,我只是胁从。高英杰已经被灭门了也算报了!我的命就给我留下吧!让我怎么赔偿都可以啊!”


          IP属地:山东12楼2021-03-03 22:21
          回复

            众人把单世杰送回衙门,一横留下保护他。
            “主裁,你说他说实话了吗?”无瑕子问。
            “我说!”无歌弦还没回答,柯南就抢着说,“他杀高英杰和严仁杰无非要掩盖灭门案真相。那他为什么要告诉我们。而且他们都是熟人,约出来杀掉不难,又何必灭门。”
            “灭门……”这句话点醒了无歌弦,“原来如此!”无歌弦一下子跃出。
            “喂!你去哪儿啊!”剩下三人狂追。
            无歌弦来到了高府。放了四天的尸体已经开始发臭,但无歌弦并没有嫌弃,径直走到大堂中间,“原来如此。”
            “什么叫原来如此啊!”剩下三人完全没看出发生了什么?
            “我问你灭门有几种形式?”无歌弦突然问柯南。
            “不知道……”我关心这个干吗?
            “两种。要么从外面打进来,这样的话家丁应该多多少少有人带着武器,除了高天杰全都是正面被一剑封喉,不可能所有人都来不及呼救吧?而另一种就是潜进来杀了他认为对付不了的目标,然后再杀剩下的人。可问题是高府最强的高英杰是最后死的。为什么?”
            “他不在家?”柯南问。
            “凶手依旧很反常,他没有自带凶器,而是用了高府的剑。”无歌弦却没理柯南的回答,“为什么?他都能悄无声息干掉所有人了,带把剑又不碍事儿。”
            “因为争执临时起意?”哀问。
            “杀人的不是别人,正是高英杰。”无歌弦也没理他。
            “什么?”所有人都愣了。看着跪死的尸体。
            “你们两个刚才的说法完全矛盾。事情严重到要亥时来找,那为什么不等高英杰回来就临时起意要杀人呢?”无歌弦终于理会柯哀二人了,“如果凶手不是高家的人。能在亥时和高家人起争执。那一定是高家的熟人。要不然连门都不会给他开。严仁杰也是死在熟人之手。两人共同的熟人只有单世杰。可单世杰被吓得一夜白头,根本没理由行凶。”无歌弦一边踱步一边说,“无论哪种解释都有一个问题绕不开。就是凶器呢?剑鞘丢在现场,它不会握着剑跑了吧?其实不然。因为凶器也在现场。”无歌弦向上一指,众人一看,房梁上嵌着七八片铁片,还有一个剑柄,“那最有可能的就是高英杰练剑练出走火入魔,杀光了全家人,又去杀了严仁杰,在打算杀单世杰的时候碰到了柯南,被柯南打了一掌,暂时恢复了神智。回到家发现大错已成。自断凶器然后自我了断。证据的话,凶器上的掌纹应该很清楚。凶手如果蓄意谋杀就应该自己带武器进来,如果是激情杀人,就不该消除掌纹,如果剑柄上只有高英杰的掌纹,就说明凶手就是他。”话毕身后天道昭彰发出圣光。
            “但还有个问题木天野哪儿去了?”柯南看圣器认同了无歌弦的说法,便问道。


            IP属地:山东13楼2021-03-03 22:23
            回复
              “这!”祸弱庄旧址,现在只剩一片坟地。而不知道多久之前,这儿又多了一具无人收敛的尸骨。
              “孩儿不孝,九年剑法未成。无法替父母报仇,今以死谢罪。”四行字刻在跪坐在两个坟的尸骨之前。
              “看这样的确死了一年多了。”无瑕子围着尸体转了两圈,“何必呢?就算报不了仇,活着也挺好吗!唉!”
              “无瑕子……你不也放不下廖平的命吗?”无歌弦合上木天野的眼睛说,无瑕子听了这话怔了一下,点头称是,“一横你看看坟前那个是不是就是《星爵剑法》?”
              “好咧!”一横上前,拿走供桌上的剑法,因为二人之墓选在有大树荫蔽之处,加上今年少雨,册子依旧完好。一横一边看一边点头,一刻之后,整本书已经看完,“嗯……这本剑法的确与那本不同。也是一本精妙的剑法,我感觉能到90分。但是问题是天赋不到80分的人根本练不成。而天赋80分的人但凡用点儿功,就算是罗汉拳也能练到85分。要我看只能算中下之物。”
              “让你一说这书一点儿用都没有吗!”柯南耸肩膀,“这还这么多人处心积虑地抢?还被一本假书骗的,一个练成了残废一个练成六亲不认的疯子,第三个人吓得和没魂似的?”
              “唉!”一横无瑕子纷纷摇头,连灰原哀也一脸烂泥扶不上墙。
              “柯南,你这是有了个好师父啊。”无歌弦接过《星爵剑法》道,“一般的武林人士,20岁能踏入黄阶就算年少成名,60岁之前能练到玄阶那就是人生巅峰。为什么?”无歌弦转身面向坟墓和干尸,“因为他们没有资源,一个剑术天才家里如果只有刀法的武藏,那他也就是一个平平庸人。如果他家连刀法资源都没有,那他只能拿着锄头去种地了。然后就算是有资源又怎么样?百晓生把天下武功分为三六九等。统计在册的数十万武藏,下品占九成,上品也就一分。上上品更是凤毛麟角。而武学之路哪儿由分说啊。就像玉石一样,第一刀雕下去成品的上限就定了。”他摇摇头把书递给柯南,“来!带回鸿儒墨藏归档吧!”
              “真的可以吗?”柯南惊喜,接过书册。
              “害人的是家书,真迹又没有涉案。”无歌弦说,“交给能好好利用它的人最好。儒门掌教开放鸿儒墨藏,只要能通过诚心七考的人都可以借阅墨藏典籍这就是他想让武林人士少走弯路吧……哦!对了。”无歌弦从袖子里面掏出一封信,“虽然高英杰是因为经脉逆行而死,但你那一掌仍是致死的原因。可是你又是自卫,所以此事三途林不再过问。你把这个交给你师父,让他决断吧。”
              “好……”想到自己仍旧是戴罪之身,柯南非常泄气,拿着信拱拱手,“那……告辞了。”
              “这个孩子身上的谜团好多啊。”一横看着柯南和哀离去的背影拍着自己的光头道,“一个六岁的孩子就能接近地阶水平。”
              “是啊!按照武林传闻,我爸也是8岁才到玄阶。14岁入地阶。20岁登天……”无歌弦仰头看着天空,“不过如果他师父是那个人的话,做得到也不奇怪。”
              “那个人?”无瑕子好奇,“是谁?”
              “我不知道他叫什么,只知道,他也姓易。”无歌弦苦笑,“单大人,好不容易脱离了苦海,就打算灭口啊!”话音刚落木家坟地周围出现了大批弓箭手与卫兵。
              “主裁,不是我不信任你们,实在是……”单世杰骑着马走到阵前,“死人最安全。”
              “你!”一横有点儿后悔当初没趁没人一棍子敲死他。
              “官场果然还是人缘最大。”无瑕子感叹,“放走柯南和小哀,是因为他们是尚可言的朋友对吧。”
              “是!这就是遗言吗?”单世杰问。三人都是短兵器单世杰有绝对的信心用弓弩让让他们插翅难逃。
              “是……不过是你的!”无歌弦抽动捆绑天道昭彰的绳索,脚一踢一捧黄沙漫天,绳索一弹竟是化成箭雨。
              “啊!”弓手的惨叫不绝于耳。
              “放箭!快放箭!”单世杰慌了赶紧命令弓兵反击。
              但射出的箭没有能近无歌弦身旁一尺便被一横用棍棒打下。
              “喂!”一个人突然拍单世杰的后背,单世杰回头,竟是无瑕子,他不相信再转头。
              “嗨?”无瑕子还站在原地向他打招呼,再转头,“下去吧!”无瑕子一掌把他打到马下,“单世杰已经伏诛,放下武器免死!”
              “听到这句话。”弓兵与卫兵都放下了兵器老老实实退开,由三人拿着单世杰的尸体下山去了。


              IP属地:山东14楼2021-03-03 22:27
              回复


                IP属地:黑龙江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21-03-07 14:27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