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诚吧 关注:50,196贴子:607,435
  • 20回复贴,共1

伪装者前传——童年轶事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看了很多伪装者同人相关文字,很喜欢看大家关于明家姐弟小时候的各种发挥想象,很有意思。受启发也随便写一点,主要是楼诚,纯兄弟。不喜勿喷。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21-03-22 22:44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21-03-22 22:52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21-03-22 23:05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21-03-22 23:07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21-03-22 23:09
            顶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21-03-22 23:57
              现在几乎都没人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21-03-22 23:58
                👍👍👍楼主继续更文吧!已收藏。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21-03-23 13:10
                  谢谢!小短篇,这个就结束了。还有一个小片段等我找出来发上去。都是几年前热播的时候写的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21-03-23 20:02
                    补发三楼(一)
                    大姐有时和明楼打趣“我从没和阿诚发过脾气,他倒是怕我,你看你动不动训他,他反倒和你最亲….”当然,事情总有例外,这不,阿诚就第一次被大姐打了……这天下午刚上班不久,明镜就接到了学校老师的电话,让她过去一趟。明镜急急应了,也没太清楚具体什么事,心想八成又是明台这个臭小子调皮捣蛋。到了学校,教导主任亲自把明董事长迎进办公室。一进门明镜就愣了,居然自己的两个弟弟阿诚和明台都被请到了教导处!两个小家伙此刻垂头丧气站在一边,一看就是犯了错准备挨罚的样子。见到大姐进来,明台糯糯地叫了一声“大姐”略带一点撒娇。阿诚这还是头一回进教导处,偏偏大哥社会实践这周出去了,要今晚才能回来,请来的竟是大姐,阿诚紧张得要命,略抬抬头低声喊了一声“大姐”就又把头底下去了。“明董事长,真是打扰您百忙之中抽时间赶过来,只是令弟这作业实在…实在说不过去”教导主任见明镜亲自来很是客气,而要当着明董事长这个大金主的面儿批评她心尖儿上的宝贝弟弟,措辞上尤其斟酌了一番,并双手将明台的作业递给明镜。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21-03-25 00:31
                      补发三楼(二)
                      明镜满脸尴尬的接过来,低头细细看着明台的作业。要说明镜也不是第一回被请来学校,但因为学习的问题被请家长还真是头一遭,这在一向最看重学业的明家算得上是破天荒了。“令弟的作业字迹明显前后不一,后来我们比对,竟和您二弟明诚的字迹相似……”教导主任递上阿诚的作业本在一旁解释,剩下的话也不好再说下去。明镜接过来对照着一看,可不是,明显是阿诚帮着明台写的作业!她抬眼扫过两个小家伙,阿诚只管盯着脚尖,大气不敢出。明台低着头偷偷用眼睛瞟向大姐一脸的人畜无害的样子。“有劳孙主任了,这确实是太过分了,回家我一定好好管教他们。日后还请老师多费心,有什么需要我们配合尽管告诉我。”“明董事长客气,这都是身为老师该做的。”孙主任也看出明镜的尴尬,尽量客气地缓和气氛,“我们也都教育过了,叫您来主要是希望家长了解一下情况,回去也别难为令弟了。”“那我们就先回去了,给您添麻烦了,不好意思。”明镜说着往门口走,回头瞥一眼两小只,两个小家伙赶紧向孙主任深深鞠躬道“谢谢孙主任。”然后灰溜溜地跟在自家大姐后面离开。一路上明镜不发一语,两个小的大气也不敢出,都知道这下大姐是生气了。就连一向爱找大姐撒娇的明台也乖乖坐在车后座上。阿诚此刻很是紧张,这事怎么说自己都是主犯,毕竟那一笔一划可是自己亲手写上去的,就算说是明台一个劲儿央求他,但是身为哥哥不但不阻止反倒助纣为虐,怎么样自己都逃不了干系。尤其这回碰到的是大姐,更令阿诚不安。来了明家这么久,大姐基本没冲阿诚发过火儿,可是大姐怎么教训大哥的阿诚可是看在眼里。这也是为什么阿诚一直比较怕大姐,因为在他心目中英雄一般的大哥,在大姐面前也是俯首帖耳说一不二的。这回偏偏不巧,在大哥不在的时候惹怒了大姐……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21-03-25 00:33
                        补发三楼(三)
                        阿诚倒不指望大哥在会给他求情,那也是完全不可能的。只是如果大哥在,教训他的便是大哥,怎么也是个熟悉的套路,心里总归有点谱。可现下看着大姐铁青的脸,真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正想着,车子已停在了明公馆的门口。明镜自顾自下了车,径直走进客厅毫不顾及两个小的有没有下来。那两小只哪里还敢磨蹭,一声不响地紧跟着大姐进了家。“你们俩给我跪在客厅,好好反省!”明镜撂下一句话,直接上楼回了房间。“是。”两小只不敢怠慢,立马选了客厅正中间直挺挺地跪下。阿香探头看了一眼,感觉气氛不对赶紧回自己屋里待着,免得一会儿大姐火力全开伤及无辜。明台抬头向楼上望了望,大姐房间门开着一点声音也没有。“阿诚哥,你说大姐会打我吗?”明台小声问。“你还问我,都是你的好主意,这下捅到大姐这里全完蛋了”阿诚垮着脸,感觉快要哭出来了。如果此刻是大哥罚他,兴许没有这么害怕,毕竟大哥的“套路”阿诚是熟悉的。可是大姐接下来会怎么样她完全无法预测,这害怕更多的来自于这份未知吧。半晌,听到明镜下楼的脚步声,两小只赶紧挺一挺背,跪的更直了。“说吧,怎么回事?”明镜换了衣服下来,不紧不慢坐在沙发上开始审这桩公案。“大姐,我知道错了…”明台扁着嘴一副就要哭出来地装可怜,阿诚只管低着头跪着,不知道该如何回话。“为什么找阿诚帮你写作业?”明镜见明台撒娇耍赖开门见山地问。“因为,因为写不完了…”这个理由明台也知道站不住,所以声音越来越小。“写不完?暑假放了快两个月,这点作业何至于写不完?”明镜啪地一下拍在茶几上,吓得面前两个小东西都是一颤,“天天就知道疯玩,把作业都堆在最后!你有把一丁点的心思用在学习上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21-03-25 00:34
                          补发三楼(四)
                          “大姐,明台知道错了,你别生气了。”明台弱不可闻地向大姐认错,希望大姐的怒火能尽快平息。“手伸出来!”明镜说着拿起茶几旁的鸡毛掸子站在明台面前。明台战战兢兢地伸出左手,眼圈已经红了,“大姐轻点…”阿诚偷偷瞟一眼明台,又看着眼前大姐的旗袍下摆心突突直跳,好像就要蹦出来一样。实话说,明台虽然小错不断没少被大姐数落,但让大姐这么震怒的还是头一回。“不写作业!找人帮忙!欺骗老师!你说,你对得起每年交的学费吗?”明镜骂一句打一下,左手攥着明台的手指根,右手挥着鸡毛掸子一下又一下毫不惜力地抽下去。“哇…大姐…我知道错了,好疼…啊…”几下下去,明台就开始了嚎啕大哭。阿诚跪着一旁越发忐忑难安,怎么说是他帮着明台写的,他也有责任,可大姐偏偏当着他的面狠狠责罚明台,而自己却安然跪在一旁,看明台哭得上气不接下气,阿诚终于大着胆子开口,“大姐,别打了,都是阿诚的错。”阿诚想要抓大姐挥下来的那只手,可是又不敢,也不知道该怎么样竟一头磕了下去肯求着。明镜本就更恼阿诚助纣为虐,还没来得及教训他,他到送上门来了,回手一下抽在阿诚弓着的背上,“你还好意思替他求情?还没顾上说你呢,你这个哥哥就是这么当的?不知道起表率作用,反倒联合起来一起骗老师?”阿诚被毫无征兆地一抽,整个人抖了一下,也不敢抬头继续跪趴着。“啪”又是一下抽在阿诚手臂上,“跪直了,好好反省!等收拾完明台再来教训你!”明镜现在简直双眼冒火地瞪着阿诚,对于这个一直最懂事最让人省心的弟弟做出这种事,明镜更多的是震惊。阿诚老老实实直起腰端正地跪着,颈椎折断一般低头看着地板。看来大姐今天要狠狠教训自己了。“啪啪啪啪啪”“啊…呜呜呜…大姐我错了…别打了…呜呜”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21-03-25 00:36
                            补发三楼(五)
                            明镜和明台这一唱一和此起彼伏,对于阿诚来说都远如回音,此刻他正在紧张着接下来会面对什么……“回你房间,把所有不是你写的作业全部重写一遍!写不完不许出来,今天晚上拿来检查!”噼噼啪啪打了不知多久,阿诚被明镜冲着明台的怒吼唤回现实中。“是。”只见明台踉踉跄跄从阿诚身边爬起来,一边抹着眼泪一边往楼上房间走。阿诚此刻紧张的要命,他不敢抬头看大姐,盯着地板的视线范围内只见大姐的旗袍下摆离自己越来越近。“大姐,阿诚错了,认打认罚。”大姐迟迟不说话,阿诚不知道该怎么办还是先承认错误吧。“自己说,哪里错了?”从语气上听大姐的怒火并没有削减这也让阿诚更加紧张。“我不该帮明台写作业,不该…不该和他一起骗老师…”阿诚越说声音越小。“道理倒是都明白,那当初为什么明知故犯?你就是这么当哥哥的?”明镜越说越生气声音也越来越大,“伸手!”阿诚低着头,把左手高高举过头顶送到大姐面前。明镜二话不说,攥住阿诚的手指扬手就往上打。鸡毛掸子在空中飞舞飕飕作响,抽在阿诚手心一片清脆的响声,好像是让他记住教训一样。阿诚抿着嘴唇忍着疼,不敢发出一点声响。大姐一口气连着打了十几下,手心就那么大点地方,一下接一下重叠着落在一起,不一会儿已经肿起一道两指宽的红印。阿诚克制着想要缩回手的生理反应,但眼泪已经不由自主地充满了眼眶。“明台写不完作业找你,你不但不给他讲明白道理,反倒帮着一起骗老师?那这个作业写得还有什么意义?”明镜停下来喘口气,但嘴上依然没打算饶过阿诚,“你大哥不让我插手管你,原来他就是这么教育你的?等他回来我倒要好好问问!”阿诚一听大姐怪到大哥头上,立马急了,抓着明镜的手摇晃着恳求,“大姐,不关大哥的事,都是阿诚的错,您要怎么罚我阿诚都听您的,您千万别怪大哥”说着阿诚已经抽泣起来,眼泪也不争气地流出来了。对阿诚来说,在这个家里他最亲最最在乎的人就是明楼,如果因为自己的错误让大哥被数落,这比狠狠打自己一顿更让他难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21-03-25 00:38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21-03-30 23: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