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体吧 关注:414,584贴子:6,140,664

【20210402 科幻相關】星环城日记——三体吧吧刊回归计划第五期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回复
1楼2021-04-02 23:36
    制作:三体吧吧刊委员会。
    本期编辑:944828583
    本期负责人:944828583
    本期监督:944828583。
    设计指导:944828583。
    素材来源:贴吧三体吧、三体吧文赛组、三体吧议事堂、三体吧务内阁等。
    以上。


    回复
    2楼2021-04-02 23:36
      嗨~!欢迎收看三体吧吧刊第五期~为了避开愚人节的干扰,本期吧刊延时了一天,听说在昨日,我们的首吧7s发表了辞职感言,有多少吧友为此“欢欣鼓舞”呢?在昨天的日子里,不知道有几位小伙伴成功的愚弄了别人,又有谁成为了被捉弄的“愚者”呢?生活总是需要这些无伤大雅的玩笑,吧刊组全体祝大家笑口常开哦。
      本期目录如下。
      一:【朝闻体校】
      二:【几句碎碎念】
      三:【今日科幻】
      四:【吧推小说】


      回复
      3楼2021-04-02 23:39
        【朝闻体校】
        1:第二647工程启动,随时欢迎有兴趣的吧友加入新的平台yoto!
        2:由体吧&论否的联动辩论赛正在报名中,请有意者积极参与。
        3:三体吧第四届文赛结束,有兴趣的读者可以前往体吧精品区自行查阅。


        回复
        4楼2021-04-02 23:39
          【几句碎碎念】
          伴随着假期结束,以学生党和工作党为主体的体校暂时沉寂了下来,但是这不等于体校应该放宽对帖子的审核力度,请诸位吧友提升主题帖质量,拒绝水贴,感慨贴,为建立高质量的同人社区添砖加瓦。


          回复
          5楼2021-04-02 23:40
            【今日科幻】
            科幻相关——中国科幻发展历程简述(5)新的复苏
            经历了80年代的打击,时间到达1991年,整个90年代,堪称中国科幻文艺复兴时期,大量杰出作品一一涌现,《奇谈》杂志也正式更名为《科幻世界》,世界科幻小说协会也在成都开始举办,对于这一后来成为中国科幻文学第一阵地的杂志,承载了太多值得大书特书的丰功伟业,而今天,正是因为这本杂志,启蒙了中国的一批具有广泛购买力的科幻读者,中国科幻,进入了市场经济时代。
            更令人欣喜的是,新时期以刘王何韩(刘慈欣,王晋康,何夕,韩松)开始展露头角。从《科幻世界》第二期开始,“新生代科幻四大家”之一的韩松,以《流星》一文正式开启科幻创作,后来作品《宇宙墓碑》获得了台湾地区“倪匡科幻奖”,这也是当时华语文学界最大的科幻类奖项。同年,原名何宏伟的何夕,四大家之一,发表处女作《一夜疯狂》。1993年,老王横空出世,作为四人中最年长者,王晋康带来了处女作《亚当回归》,也带来了核心科幻理念。四大家之首,最为人熟悉的大刘,处女作《鲸歌》与《微观尽头》均在《科幻世界》首发。
            当然,最早的《科幻世界》还是小众中的小众读物,销量印刷并无什么可圈可点,转机出现在了1999年,当年的七月七日高考中,语文作文考题《假如记忆可以移植》,在两天前发行的科幻世界杂志上 一篇同名小说被刊登,在第二年《科幻世界》杂志订阅量暴增,中国90后为主体的新一批次科幻爱好者,在家长对高考押题的趋之若鹜情况下,开始了自己的科幻阅读生涯。也是99年高考,一个碰巧读了那期科幻世界的高三生,在自己的语文作文中拿到了接近满分的成绩,后来,这个人导演了新中国科幻工业电影历史上标杆《流浪地球》,这个人是郭帆。
            可以说,我们今天所处的中国科幻环境,正是九十年代开始缔造而成的,在新的千年里,中国科幻还会面对诸多挑战,但是相比于过去的风浪似乎小得多了。
            请关注下一期科幻相关——中国科幻发展历程简述(6)李万事件


            回复
            6楼2021-04-02 23:40
              【吧推小说】
              本期的吧推小说选择的是本吧资深写手@永恒的希冀 的作品《傀儡》,希望大家喜欢
              现全文如下:
              傀儡
              作者:希子

              在霍夫曼的印象里,木偶戏师匠的背总是驼着的。
              师匠每年都会来这家小旅店几次,摆弄着那些简陋而粗糙的木偶,讲着那些他还听不太懂的故事,这些成了他对孩提时代为数不多的记忆。
              “想把木偶戏演好,就得让每个木偶都活起来,好像他们都是一个个真人似的。”
              师匠曾经对好奇的霍夫曼这样说。
              “那这是谁呢?”
              霍夫曼指着师匠手中的木偶问。
              “这是一位大商人,旁边的是他的车夫。”
              师匠一边把木偶的提线梳理好,一边回答着。
              “可我看它们都一个样子,都是木头人啊。”
              霍夫曼撇了撇嘴,他觉得自己可不是一个好糊弄的孩子。
              “当然,现在还没好,还差这个。”
              师匠说着,从背包里翻找出一顶小小的帽子,帽子是用碎布头做的,但样子却模仿的是有钱人的礼帽,正适合木偶的大小。
              师匠把礼帽戴在了其中一个木偶头上,提线微微颤动,这个木偶直起了身子,昂着头,一种独有的气质让它立刻就和一旁的车夫木偶区分开来。
              霍夫曼的眼神亮了起来,直到现在他还能清晰的回忆起师匠那得意的声音在说:
              “现在,它是大商人了。”
              ……
              昏暗的煤油灯里,火焰跳动着,霍夫曼从回忆中回过神来。
              木偶戏师匠早就不知了去向,就像威廉皇帝一样,只有霍夫曼还守着这座旧旅店,但现在,这座旧旅店恐怕也开不下去了。
              有些破旧的大门发出吱呀的声音,霍夫曼惊讶于这个时候还会有旅客,随即他看清了来者的样子。
              破旧的军大衣上满是污渍,一头凌乱的头发和脸上尚未干透的泥巴,斜跨在背后的步枪邋遢的就像一根烧火棍。
              “该死的逃兵。”霍夫曼在心中暗暗咒骂。自美国人登陆的消息传来已经过去大半年了,日子一天比一天差,逃兵也越来越多。那些没有荣誉感的逃兵简直比土匪都不如,在他们的影响下城市的秩序与日俱下。
              “喂!伙计,给我弄点吃的!”
              逃兵吆喝着。
              霍夫曼指了指吧台,示意他先付钱。
              “我说,给我弄点吃的!现在!”
              逃兵抄起步枪比划着,他的手抖得厉害,看得出他也十分紧张。
              短暂的对峙之后,霍夫曼走向了厨房,犯不上逼急一个什么都可能做出来的逃兵,他这样安慰自己。
              看到霍夫曼去准备食物,逃兵终于松了口气,他瘫坐在旅店一楼餐厅的桌子旁,眼睛盯着煤油灯的火光,不知道在思索着什么。
              就在霍夫曼端着糊糊一样粘稠的食物从厨房出来的同时,旅店的大门再次被推开,一双皮靴踏了进来。
              那是一名穿着崭新制服的军官,他用帽檐下深邃的眼睛扫视了一圈之后,把目光停留在了逃兵身上。
              “你是一个逃兵?”
              军官开口了,语气与其说是询问,不如说是在作出裁断。
              “不,不,我是个工人!”
              逃兵触电般的站了起来,步枪磕在桌子上,发出砰的声响,他连忙把枪扔的远远的,就好像它会烫手一样。
              “枪……枪是捡来的,在街边捡来的!”
              他结结巴巴的解释着。
              “元首下过命令,所有的逃兵都要被处死。”
              军官无视了他的辩解,平静的说道。
              “求求您……长官……求求您……”
              逃兵嗫喏着,高大的身躯蜷缩下来,好像被抽掉了脊柱似的。
              “去后院挖个坑。”
              军官如同说一件很平常的事情一样吩咐道。
              逃兵拼尽了最后的勇气抬起头,军官的面孔是一片模糊的阴影,笔挺的制服融化为一个符号,唯一清晰的,只有帽徽上泛着寒光的铁鹰正冷冷的注视着他。他仿佛一下子被抽掉了所有的力气,软着脚向后院走去,军官则靠在通往后院的门口看着他一铲一铲的扬起泥土。
              “我去为您准备晚餐,长官。”
              霍夫曼恭敬的对军官说着,把为逃兵准备的糊糊放在了吧台后面,从厨房的角落里找出了藏好的两个鸡蛋,还有一小块肉排。
              “再帮我准备点热水,一会儿我要洗个澡。”
              军官吩咐道。
              霍夫曼连连应声。
              就在霍夫曼往烧水的炉子里填着柴火的时候,后院里传来了一声清脆的枪声,他愣了一下,随即把火烧的更旺了一些。
              霍夫曼弓着身子,热情的把填饱肚子的军官迎上二楼的客房,那里的浴缸早已经准备好了温热的水。他看到自己佝偻的影子,像驼背的木偶戏师匠一样。
              随着楼上传来微弱的水声,旧旅馆里又恢复了平静,霍夫曼估量着时间,犹豫着什么时候把干净的毛巾送去楼上。
              就在这时,楼上传来了东西翻倒的响动,随后是重物撞击的声音。
              霍夫曼慌张的跑了上去,他看到军官赤裸着身体,倒在浴缸的旁边,鲜血从头上洇开。
              霍夫曼用了几秒才意识到发生了什么,或许是军官起身时滑倒了,正好头部磕在了地板上。他跑上前想要扶起军官,却发现军官已然没了生气。
              水滴落在地上,滴答,滴答。霍夫曼怔怔的看着眼前赤裸的男子,这是他第一次仔细观察这位军官,宽大的脊背,粗壮的臂膀,还有手脚上只有农夫才有的厚实老茧。
              霍夫曼茫然的站起身,他看到挂在浴室外面那身军官的制服,精细的布料,考究的剪裁,帽徽上的铁鹰直直的注视着他。他下意识的低下头去,做出恭敬的姿势,旋即他意识到那不是军官,只是一身衣服而已。
              回过神来时,他已经将这身制服穿在了身上。
              制服并不合身,袖子和裤腿多出了长长的一截,霍夫曼努力的把长出来的裤腿塞进靴子里,但还是显得松松垮垮。
              直到一楼的大门传来响动,才让霍夫曼清醒过来,他匆匆忙忙的跑下楼梯,迎面遇到了今夜的第三位来客。
              邋遢的装扮,歪斜的头盔,满是泥污的裤腿,那又是一个逃兵。
              霍夫曼和逃兵同时愣住了,霍夫曼突然想起,自己竟然还穿着军官的制服,这让他头皮发麻,大脑一片空白。
              然而在霍夫曼在回过神来之前,嘴巴就自作主张的行动了。
              “你是一个逃兵?”
              他开口问道。
              “我……不是……长官……我……”
              在逃兵结结巴巴的辩解中,霍夫曼自己也没有注意到,自己已经缓缓的直起了身子,昂着头。
              “去后院挖个坑。”
              霍夫曼惊诧于自己的语气和军官如出一辙。
              逃兵就像被提线牵动着的木偶,惊惧着,哀求着,但同时也坚定的,向后院走去。
              看着逃兵的背影,霍夫曼再一次的恢复了对身体的知觉。
              【当然,现在还没好,还差这个。】
              他的耳边再次响起了木偶戏师匠的话语,他看着自己手中军官的帽子,铁鹰的帽徽也在看着他。
              就像师匠给木偶带上礼帽那样,霍夫曼庄重的把帽子戴在了自己的头上。
              【现在,它是大商人了。】


              收起回复
              7楼2021-04-02 23:42
                文评:相比于科幻,本文更确切的是一篇荒诞讽刺小说,霍夫曼本来只是个开小旅店的,他畏惧逃兵,而逃兵畏惧军官,如果说前者真的有现实威胁——也就是那杆枪的因素存在,逃兵对军官的畏惧纯粹就是因为那件衣服罢了,畏惧权力的符号——军官制服并没有什么可笑的,但是在即将战败,旧秩序即将赴灭的前夜,恐惧一个权力的标志物深入骨髓——即使穿着它的人只不过是个冒牌货,一个胆小如鼠开旅店的,这种反差就值得所有人笑过之后心生恐惧了——木偶师给木偶戴帽子,谁有给人类社会的“戴帽子”了呢?
                本文有电影《冒牌上尉》的影子,叙事风格和内涵也类似,希望作者在原创性上更进一步,当然本文依旧叙述完整,内核合理,是本吧内值得一看的佳作。


                回复
                8楼2021-04-02 23:54
                  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21-04-03 00:54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0楼2021-04-03 07:01
                      顶贴。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1楼2021-04-03 07:37
                        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21-04-03 08:59
                          度娘永远都是好胃口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21-04-03 09:34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21-04-03 09:35
                              好!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21-04-03 13: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