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波吧 关注:3,467贴子:10,520
  • 16回复贴,共1
致敬兰波


IP属地:山东来自iPhone客户端1楼2021-04-28 14:02回复
    夏尔鲁瓦的黄昏非常美。


    流浪者正汲拉着破洞的靴子,勉强赶路。


    身披落日倾泻的忧郁金流,他在旅馆门口

    的沙地上席地而坐,信手吹奏了一首轻快

    的手风琴曲。


    一个颇有仪式感的流浪者。


    “嗨!”漂亮的蓝色眼睛被点亮了。


    有一座绿色的小酒馆。


    他选了一只瘸腿的椅子,乱蓬蓬的金色脑

    袋来回摇晃,双臂交叉,右腿搭在左腿

    上。


    流浪者要了一份黄油面包和半块火腿肉。

    真幸运,一个绿色的奇迹!


    酒馆灰扑扑的墙壁上挂着一条橘红色的挂

    毯,图案是用棕色染料胡乱涂抹成的一只

    小狮子,非常可爱。


    颜色与干涸的血迹非常相像。


    “世界是一把颤抖不已的大竖琴!”流浪

    者欢呼道。


    一片嗤笑声。


    流浪者并不理会。


    一位身材丰满、目光火热的姑娘在一片轻

    浮挑逗的口哨声中出现。


    她满面春风,托举着彩色的杯盘,上面有

    温热的火腿和黄油面包片。


    酒气将年轻流浪者的脸熏红了,红白相间

    的火腿发出大蒜的香味,姑娘为流浪者盛

    满一大杯啤酒。


    夕阳的光辉溶解在啤酒的泡沫中,整个酒

    杯熠熠闪光。流浪者没能看清姑娘的脸。


    又一片嗤笑声。


    空气中混合着油漆与水果的香味,流浪者

    美美的咀嚼着他的晚餐。可爱的姑娘来带

    走杯盏,给了他甜甜的一吻。


    “你的小脸冻了我一下。”


    流浪者为她吹奏小夜曲,他热情又腼腆的

    拉着姑娘的手。


    某种欲望悄悄破壳而出,一个阴谋在酝

    酿。


    漏风的阁楼成了流浪者的休息室。楼下传

    来放肆的笑声和激烈的争吵,流浪者长长

    的吹了一声口哨。


    他从破洞的屋顶下沐浴柔和的月光。


    他实在非常疲惫,意识逐渐飘远,姑娘可

    爱的脸庞占据了他的脑海。


    他挠了挠金色的短发,为自己唱了一段摇

    篮曲,流浪者落入隐秘危险的梦境。


    她就那样自然的袒露,在柔和的月光下,

    猫儿一样来到流浪者身边。


    如一场美梦。


    流浪者抚摸着她柔软的手臂,在轻颤的乳

    尖落下冰凉一吻。


    她徜徉在流淌的月光里,下一秒却几乎溺

    毙。


    流浪者舔舐着她湿润的眼角,充满虔诚,

    如亲吻圣体。


    两具身体紧紧贴合在一起,仿佛本应如

    此。


    温热的液体落在他脸上,落泪的眼睛就成

    了最后一幕。


    年轻的生命正在消逝。


    蓝色的眼睛失去了光彩。


    IP属地:山东来自iPhone客户端2楼2021-04-29 09:43
    回复
      排版不太对,重发一次


      IP属地:山东来自iPhone客户端3楼2021-04-29 09:45
      回复
        夏尔鲁瓦的黄昏非常美。
        流浪者正汲拉着破洞的靴子,勉强赶路。
        身披落日倾泻的忧郁金流,他在旅馆门口的沙地上席地而坐,信手吹奏了一首轻快的手风琴曲。
        一个颇有仪式感的流浪者。
        “嗨!”漂亮的蓝色眼睛被点亮了。
        有一座绿色的小酒馆。
        他选了一只瘸腿的椅子,乱蓬蓬的金色脑袋来回摇晃,双臂交叉,右腿搭在左腿上。
        流浪者要了一份黄油面包和半块火腿肉。
        真幸运,一个绿色的奇迹!
        酒馆灰扑扑的墙壁上挂着一条橘红色的挂毯,图案是用棕色染料胡乱涂抹成的一只小狮子,非常可爱。
        颜色与干涸的血迹非常相像。
        “世界是一把颤抖不已的大竖琴!”流浪者欢呼道。
        一片嗤笑声。
        流浪者并不理会。
        一位身材丰满、目光火热的姑娘在一片轻浮挑逗的口哨声中出现。
        她满面春风,托举着彩色的杯盘,上面有温热的火腿和黄油面包片。
        酒气将年轻流浪者的脸熏红了,红白相间的火腿发出大蒜的香味,姑娘为流浪者盛满一大杯啤酒。
        夕阳的光辉溶解在啤酒的泡沫中,整个酒杯熠熠闪光。流浪者没能看清姑娘的脸。
        又一片嗤笑声。
        空气中混合着油漆与水果的香味,流浪者美美的咀嚼着他的晚餐。可爱的姑娘来带走杯盏,给了他甜甜的一吻。
        “你的小脸冻了我一下。”
        流浪者为她吹奏小夜曲,他热情又腼腆的拉着姑娘的手。
        某种欲望悄悄破壳而出,一个阴谋在酝酿。
        漏风的阁楼成了流浪者的休息室。楼下传来放肆的笑声和激烈的争吵,流浪者长长的吹了一声口哨。
        他从破洞的屋顶下沐浴柔和的月光。
        他实在非常疲惫,意识逐渐飘远,姑娘可爱的脸庞占据了他的脑海。
        他挠了挠金色的短发,为自己唱了一段摇篮曲,流浪者落入隐秘危险的梦境。
        她就那样自然的袒露,在柔和的月光下,猫儿一样来到流浪者身边。
        如一场美梦。
        流浪者抚摸着她柔软的手臂,在轻颤的乳尖落下冰凉一吻。
        她徜徉在流淌的月光里,下一秒却几乎溺毙。
        流浪者舔舐着她湿润的眼角,充满虔诚,如亲吻圣体。
        两具身体紧紧贴合在一起,仿佛本应如此。
        温热的液体落在他脸上,落泪的眼睛就成了最后一幕。
        年轻的生命正在消逝。
        蓝色的眼睛失去了光彩。


        IP属地:山东来自iPhone客户端4楼2021-04-29 09:45
        回复
          流浪的兰波估计只能跟非洲的黑女人上床,法国的女人可瞧不起他


          IP属地:浙江来自iPhone客户端5楼2021-06-21 12:53
          收起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