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世战车吧 关注:115,870贴子:2,037,966
  • 17回复贴,共1

【同人渣作】边缘区域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某种兴致使然的产物,写一写我心目中的大峡谷的同人故事。目前还没想好具体要写多少,自然也没有个详细的大纲——所以说看咯,随时随地弃坑跑路。
【小学生文笔警告!】


回复
1楼2021-04-28 14:29


    收起回复
    2楼2021-04-28 14:36
      好活


      收起回复
      4楼2021-04-28 23:03
        首页刷到了耶!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21-04-29 01:00
          草,最新的一章一直被隐藏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21-04-29 14:26
            还不错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21-04-30 20:09


              收起回复
              9楼2021-05-05 23:40
                【1-3】
                那是一辆深黄色的重型机械,看起来很像是创始者的装甲车,不过车上亮黄色的喷漆已经被风沙同化成了暗黄色。就跟很多创始者的装甲车一样,左侧车身的中间凸起一个矩形的驾驶室,而右边则是没有卸下去的施工设备——看起来像是某种折叠升降梯。
                它直接停在了海因斯面前,什么其他的动作也没有。双方就处于这种奇妙的静默中。
                “你好,朋友我......”海因斯先下了车,用双手招呼着。
                “等下...哎呀!”工程车的司机探出半个脑袋大喊着,似乎在收拾什么东西一样。他又消失了大约半分钟,接着就一脚顶开厚重的车门,直接跳了下来。
                那是一名相当年轻的男子,甚至连眼眸都还没有发光。他上身已经磨破的黑红色外套与有些掉色的绿色T恤看起来完全不搭,而他过于肥大的裤子松垮垮地随着热风飘荡着,过长的裤腿在棕色靴子上面留下几层厚厚的褶皱。
                他直接用力握了握海因斯的手——年轻人的手掌,甚至没有什么老茧。
                “你应该就是...呃,探寻者了?”他似乎有些紧张,原本放在裤线旁的左手一会插进裤兜,一会又抓着夹克的拉链,“叫我维鲁姆就行,不过当然镇子上的也管我叫‘无线电男’。”
                海因斯也简单地介绍了一下自己以及他所肩负的任务——当然,他也问了一下“无线电男”是什么意思。
                “啊,我家一直都住在一座通讯塔下面,而且我们家也一直负责维护这座通讯塔,毕竟说这座塔是这附近唯一的通讯塔了,”维鲁姆转身看了看四周,似乎在地平线上寻找着什么,“我本来想直接用无线电呼叫你的,但是骑士没告诉我你的频率,所以就...”
                远方地平线上驶过一支车队,看起来全副武装。
                “还好,最近克拉西玛应该看得还是比较紧,不然下车的话很容易吃埋伏...我们还是进城再说吧。”

                好在骑士选的这片高地离铁人镇并不是很远,两人开着车很快就到了。

                “欢迎来到铁人镇,探寻者,这里是克拉西玛最重要的中转站之一。”维鲁姆一边看着后视镜中缓缓跟在自己身后的海因斯,一边抓着无线电说着,“还好最近没有什么商队,要不然光是排队检查就要好久,更不要提那时候的塞车了!”
                “你们这里会塞车的吗?”
                “当然,不过只有商队都到了的时候才会塞车...你就看看这外城区的窄道吧。”
                的确,狭小的观察镜外面挤满了低矮的平房与简陋的住屋,偶有一口带着手动水泵的水井或是斜拉着的电线。蓬头垢面的孩童在尘土中追逐打闹着,裹着头巾的妇女坐在屋檐下的阴凉处劳作着——全然一副贫民窟的样子。
                “克拉西玛拿了太多钱了,但是要不然我们能怎么办呢?”
                两人的装甲车继续向前开着,在转过了几个路口之后,在一处检查点那里停了下来。
                “等我一下。”维鲁姆说完直接从车里跳了出来,走向岗亭旁一名军官模样的男子,似乎是在说着什么。
                海因斯耐心地看着维鲁姆双手来回打着手势,似乎在尽全力解释着什么。不过那名军官似乎并没有什么耐心,只是抱着双臂默默地看着维鲁姆浮夸的哑剧,接着做了一个叫他回去的手势。
                这座岗亭可能是这片贫民窟里最“奢侈”的建筑物了。灰白色的混凝土墙板包裹着黑色的金属塔楼,塔楼下面停着两辆土黄色的武装厢型车和一辆用来当作大门的武装客车,另一侧则是一座拉着沙漠伪装网的帐篷——哦等等我提了塔楼上面盯着的太阳能板和空调外机了吗?

                维鲁姆也没有上车,只是坐在驾驶室外面的踏板上,死死地盯着那座帐篷——也就是那名军官消失的地方。
                大概过了五分钟,军官掀开伪装网走了出来。他直接把几张文件扔给维鲁姆,又指着维鲁姆说了几句话之后,就又回到了帐篷里面。看起来交涉并不是很顺利,维鲁姆也只是收好文件上了车。
                那辆堵路的客车缓缓驶出道路,而维鲁姆也直接一脚油门冲了进去——看起来他是真的有些不耐烦了。

                客车后面的城区仿佛像是另一个世界一样,宽阔的街道甚至可以让一辆拖挂车轻松调头,笔直而密集的电线连接着街道两侧整齐划一的建筑,远方的沙石山丘被密集的太阳能板和风车挡得严严实实,而在街道的尽头,正是那座注视着所有人的工人雕像。
                “欢迎来到内城区。”海因斯跟着维鲁姆停在路边,无线电中传出维鲁姆轻松的声音,“整片边区里最奢华的地方。”


                回复
                10楼2021-05-06 00:50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21-05-06 12: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