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掌门人吧 关注:2贴子:78
  • 0回复贴,共1

阴阳掌门人-第八百七十二章 马大壮帮忙查事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你说的是哪件事?”
  “跟着我一起干电工,赚钱买房子娶媳妇。”
  “张启东,谢谢你的好意,我早就不跟着我爸做捞尸人了,我现在跟着一个师父学本事。”
  “学什么本事?你跟着的师父靠谱吗?”
  “我一时半会也不知道该怎么跟你说这事,以后再说。”我表现得很为难。
  “这样吧,咱们俩互相留个手机号,你以后要是有用得着我的地方,就给我打电话,千万别跟我客气。”
  “也行。”我和张启东互相留了手机号,然后又互相添加了微信。
  来张老五家,我没想到能遇到张启东,更没想到张启东的转变会这么大。他在上小学和上中学的时候,喜欢欺负班级里的男同学和女同学,大家看见他特别头疼,我看见他都要绕着走。
  我和张启东闲聊的时候,张启东告诉我自己处了个女朋友,是一名幼儿园老师,本打算今年五月一号结婚。就因为张启东的父亲得了这么一个怪病,花光了家里面的所有积蓄,女孩家里面不同意两个人在一起,而且这个女孩转身就和别人处了对象。
  “张启东,是你的就是你的,不是你的,你想留也留不住,这年头好女孩多得是。”我拍拍张启东的胳膊劝说了一番。
  “何志辉,你说得对,是我的终究是我的,不是我的,我想留也留不住,只是现在想起来还是有点难受。”张启东挤出笑容对我回道。
  过了大约一个小时,一辆红色猛禽皮卡轿车停在了门口,随后马小帅和马大壮从车上跳了下来。
  看到马小帅和马大壮下了车,我带着张启东一同迎了过去。
  “马叔叔,麻烦你了。”
  “咱们之间就别说那客气的话了,你赶紧带着我去看人。”马大壮对我说了一声。
  我对马大壮点点头,就带着他向屋子里面走了进去。
  刚推开正门,就有一股腥臭的气味飘出来,马小帅忍不住地发出了一声干呕“呕”,并向后倒退了一步。
  “卧槽,这味也太大了。”马小帅捂着鼻子念叨了一句。
  马大壮没有表现得那么明显,他眉头皱了一下,就跟着我们走进东面屋子。
  马大壮打量了一眼躺在炕上的张老五后,便询问张老五是什么情况,张启东和他的母亲一人一句讲述了起来。
  “你这个人手可真欠,闲着没事打黄鼠狼干什么。”师父对躺在床上的张老五谴责了一番。
  张启东见马大壮这般谴责自己父亲,他有点看不过去了,张启东刚要怼马大壮两句,被我给拉了回来,我对张启东摇摇头,小声地念叨了一句“你还救不救你爸了”。
  张启东听了我的话,就闭上嘴巴,向后倒退了一步。
  马大壮穿着鞋子,蹦到炕上盘膝而坐,随后他从兜里掏出一盒烟抽出三根点燃放进嘴里面大口大口地抽了起来。
  没一会功夫,三根烟就被抽光了,屋子里弥漫着白色的烟气,张启东的母亲被呛得直咳嗽。
  接下来马大壮闭上眼睛,嘴里面小声地念叨着,也不知道他在念叨什么。
  “马叔叔在做什么呢?”我小声地问向马小帅。
  “我师父正在帮忙查事,查一下这个爷们得罪了那一路黄仙家。”马小帅指着张老五对我回了一声。
  “何志辉,这个人靠谱吗?”张启东小声问向我。
  “如果他处理不好你父亲的事,整个云海市就没人能救你父亲了。”
  “这人到底什么来头?”张启东继续问道。
  “出马仙中有一个很厉害的家族,名叫东北马家,马叔叔就是东北马家人,而且他还是咱们云海市出马协会的会长。”
  “听起来很厉害。”张启东说这话的时候,仿佛也看到了希望。
  之前我本想给师父打电话,让师父过来处理这件事,但我认为术业有专攻,这事情交给马大壮更容易解决。
  过了大约半个小时,马大壮睁开眼睛看向张老五。
  “你打的是黄家黄天霸的子孙,那只小黄仙偷吃了你们家的鸡,主要是因为它刚生完一窝孩子,没办法捕食。”马大壮说完这话,就从炕上跳到地上向屋子外走去。
  我,张启东,马小帅紧跟在马大壮身后向外走了出去。
  张启东家东墙外有个草垛,马大壮走过去,伸出双手就把草垛给扒了,张启东不知道马大壮要做什么,但也没阻止。
  草垛被马大壮扒开后,马大壮在草垛下面找到了一个窝,窝里面躺着五只黄鼠狼幼崽,这些幼崽已经风干了。
  “你爸把它们妈妈打死了,这些吃奶的孩子也都饿死了,这真是罪过呀。”马大壮指着这一窝小崽子对张启东说了一声。
  “这事也不能都怪在我父亲的身上,它要是不偷鸡,我爸也不能拿铁锹拍死它。我爸若知道那黄鼠狼还带着一窝崽子,我想我爸也不会伤害它。”张启东说到这里有些无可奈何。
  “马叔叔,你看这事怎么解决?”
  “这事很难解决,因为黄家黄天霸的脾气很暴躁,我刚刚查事的时候,有几路仙家和我说了,黄天霸就是要折磨这户人家的男主人,让他不得好死。”
  张启东听到这里,双腿发软,胸口发闷,自从看到那窝死掉的黄鼠狼崽子,他就相信了马大壮是一个有真本事的人。
  “马叔叔,请你一定要帮帮我同学的父亲吧!”我对马大壮商求道。
  “我找一下黄三太奶和黄三太爷,把事情跟他们俩说一下,如果他们愿意劝说黄天霸,那么这事就好办了,如果他们不愿意劝说,我也没办法。”马大壮对我回了一句。
  接下来马大壮让张启东准备一只生鸡,一条鲜杀的活鱼,煮熟鸡蛋三枚,烟,酒,香,蜡烛。
  张启东准备好东西后,马大壮开着车子载着我们就离开了村子,也不知道马大壮要带我们去什么地方。
  半个小时后,马大壮带着我们来到了一个破败的小庙,这小庙就一个正殿,正殿门口上方挂着一个牌子,牌子上面刻着“黄仙庙”三个大字。
  庙里面有两尊高大的神像,分别是黄三太奶,黄三太爷。黄三太爷头戴着一顶圆帽,脖子上挂着一串念珠,身穿黄袍。黄三太奶盘着头发,身穿红袍,手拿玉如意,两个仙家呈坐姿,他们长得是慈眉善目。在这两尊高大的神像旁,还有很多小神像,有男有女,他们的名字分别叫,黄天虎,黄天烈,黄天威,黄天猛,黄天霸,黄翠华,黄小红等等。
  虽然这庙不大,从外面看起来很破败,但是来这里拜访的香火客不少。我们来到小庙,正好有一群人离开,此时庙里面就剩下我们四个人了。
  马大壮走上前,就将张启东买来的供品摆在了供桌上。
  “上前点烟,倒酒,请香磕头。”马大壮对张启东吩咐了一声。
  张启东听了师父的话,走上前先是将三支烟点燃放在石制供桌上,随后又倒了三杯酒,接着又点燃三根香插进香炉里,并对着黄三太爷和黄三太奶磕了三个头。
  张启东做完这些站起身子就走到了马大壮的身后。
  接下来马大壮走上前,也抽出三根香点燃插进香炉里。接着马大壮盘膝坐在蒲团上,喝了一大口酒,就闭上了眼睛。
  我知道马大壮这是在跟仙家沟通,我们三个人默不出声地站在一旁不敢打扰马大壮。
  过了大约十多分钟,供桌上的香炉,烛台,还有碗突然跳动了起来,供碗里面放的生鸡还有生鱼第一从碗里面蹦了出来,这一幕把张启东吓倒了。
  “看来这件事是谈不妥了。”马小帅望着掉在地上的生鱼和生鸡叹息了一声。
  我看向马大壮,马大壮不仅面色苍白,表情还有些痛苦。
  供桌上的香炉碗跳动了差不多五分钟就停了下来,此时马叔叔的面色变得红润,表情也不是那么痛苦了。
  “看来事情有转机了。”我望着马大壮念叨了一句。
  马小帅听了我的话,没有出声,而是对我点点头,此时我的心里面有那么一点紧张。
  又过了大约二十分钟,马大壮从地上站了起来,然后长出了一口粗气。
  “你父亲的事,我已经跟黄三太奶和黄三太爷说了,他们倒是肯原谅你父亲的无知,但黄天霸不原谅,两位仙家也做了黄天霸的工作,黄天霸愿意不追究你的父亲,但是有条件。你爸打死的那个小黄仙的名字叫黄云霞,需要你家做一个牌位来供奉她,让她吸食人间烟火。再就是需要你买大量的金银元宝,还有纸钱到黄仙庙门口烧掉。”师父对张启东说了一声。
  “只要能治好我父亲的病,让我怎么做都行。”张启东选择妥协。
  马大壮对张启东点了点头,就走到供桌前,拿着一个空碗,装了差不多一碗的香炉灰。
  “咱们回去吧!”马大壮对我们三个人说了一声。
  我们再次返回到张启东家,看到张启东黄色的毛发开始变黑,但他身上的皮肤还在溃烂。
  “用这香炉灰涂在他的皮肤患处。”马大壮对张启东的母亲吩咐了一声。
  张启东的母亲按照马大壮的吩咐,将香炉灰涂在了张老五的患处,没过多久,张老五的患处便开始结痂,发生这一幕是张启东母亲所想不到的。
  张启东的母亲问向自己的男人“老五,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不疼了,也不痒了,感觉舒服多了。”张老五说完这话,就缓缓地闭上眼睛睡着了。
  因为张老五的身上溃烂流脓,患病这两个月对他来说是痛不欲生,整个人瘦得皮包骨,精神状态也很差,如果不把他的问题解决,不用一个月,这人就没了。
  “别忘记我之前的嘱咐,给黄云霞立牌,每天早晚请香,初一十五上供,再就是买纸钱,金银元宝到黄仙庙烧掉,你若是做不到的话,你父亲这病还会复发,到时候你就别来找我了。”马大壮对张启东说了一声,就向外走去。
  “马叔叔,这事应该给你多少钱报酬。”我从屋子里追出来问向马大壮。
  “看在你的面子上,一分钱都不要了。”马大壮笑着对我回道。
  “马叔叔,今天真是谢谢你了。”
  “行了,就别说客气的话了,我们回去了!”马大壮说完这话,就跳到了车上。
  “师父,我不想跟你回去,我想去何志辉家吃草莓。”
  “你别给人家添麻烦了,赶紧上车吧!”马大壮对马小帅招呼了一声。
  马小帅转过头向我看了过来,意思是想让我帮他求情。
  “马叔叔,你就让马小帅留下吧。”
  “那好吧,别给人家添麻烦。”马大壮对马小帅嘱咐了一声,就开着车子离开了。
  马大壮离开后,我和马小帅帮着我同学张启东去定制牌位,再就是到镇子上买纸钱和金银元宝。


回复
1楼2021-05-05 00: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