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钗吧 关注:2,882贴子:398,474

回复:批驳拥林派造谣诋毁宝钗读书观的谬论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拥林派的捧林诬钗蠢话简直要让人笑掉大牙!宝钗参加的是公主郡主读书陪侍这种选拔,根本就没参加过任何形式的选妃嫔、选秀女,哪里来的“选秀没选上”?书中从来都是林黛玉嫉妒宝钗有金锁,恼恨自己没有,不停地在那里尖酸刻薄,好不好?而且,林黛玉念念不忘于“何幸邀恩宠,宫车过往频”、“主人指示风雷动,鳌背三山独立名”、“双瞻御座引朝仪”之类的世俗荣耀,哪里来的“淡泊名利清心素性”?拥林派无非是拼命将宝钗愤世嫉俗、淡泊出世的精神风骨抢给黛玉,又拼命将林黛玉的阴暗嫉妒栽赃胡喷给宝钗而已


回复
35楼2021-06-28 14:35
    林黛玉嘴坏就是批判庸俗,宝钗懂得多就是样样在行令人讨厌,活该被林黛玉喷,这逻辑我也是服


    收起回复
    36楼2021-06-29 17:11
      书中众多歌颂皇权、表露渴慕功名之思想的诗句,都是出自黛玉之手或者黛玉之口:
      何幸邀恩宠,宫车过往频。(第18回,《世外仙源》)
      盛世无饥馁,何须耕织忙。(第18回,《杏帘在望》)
      双瞻御座引朝仪。(第40回,《牙牌令》)
      主人指示风雷动,鳌背三山独立名。(第50回,《騄駬谜》)
      色健茂金萱,蜡烛辉琼宴。(第76回,《中秋联句三十五韵》)
      林黛玉原本就是一个重名重利,热衷于“邀恩宠”、“独立名”之类世俗荣耀的女子。如果要说什么庸俗,林黛玉作为贾雨村的学生,才真的难逃庸俗二字!
      相反,宝钗才真是勇于“讽刺时事”、“借蟹讥权贵”,且“只以品行为先”的愤世嫉俗、淡泊出世的女性。对此,书中也有众多例证:
      1.宝钗讥讽贾雨村投机钻营一事:
      “这个客也没意思,这么热天,不在家里凉快,还跑些什么!”(第32回)
      2.宝钗作《螃蟹咏》“讽刺时事”,即所谓“薛蘅芜讽和螃蟹咏”一节文字:
      宝钗接着笑道:“我也勉强了一首,未必好,写出来取笑儿罢。”说着也写了出来。大家看时,写道是:
      “桂霭桐阴坐举觞,长安涎口盼重阳。眼前道路无经纬,皮里春秋空黑黄。”
      看到这里,众人不禁叫绝。宝玉道:“写得痛快!我的诗也该烧了。”又看底下道:
      “酒未敌腥还用菊,性防积冷定须姜。于今落釜成何益,月浦空余禾黍香。”
      众人看毕,都说这是食螃蟹绝唱,这些小题目,原要寓大意才算是大才,只是讽刺世人太毒了些。(第38回)
      3.“蘅芜君兰言解疑癖”时,宝钗还向黛玉表露了她对当时那些读书做官之人的总体看法:
      “男人们读书明理,辅国治民,这便好了。只是如今并不听见有这样的人,读了书倒更坏了。这是书误了他,可惜他也把书遭塌了,所以竟不如耕种买卖,倒没有什么大害处。”(第42回)
      4.脂砚斋将宝钗勇于抨击官场黑暗的愤世精神概括得很清楚:
      宝钗诗全是自写身份,讽刺时事。只以品行为先,才技为末。纤巧流荡之词,绮靡秾艳之语,一洗皆尽,非不能也,屑而不为也。最恨近日小说中一百美人诗词语气只得一个艳稿。(庚辰本第37回双行夹批)
      拥林派想把宝钗的愤世嫉俗、淡泊出世盗窃给黛玉,又想把黛玉的入世媚世、重名重利栽赃给宝钗,那注定是会被脂评本原著原文狠抽鼠脸的!


      回复
      37楼2021-06-29 22:11
        宝钗的愤世嫉俗、淡泊出世VS黛玉的入世媚世、重名重利


        书中众多歌颂皇权、表露渴慕功名之思想的诗句,都是出自黛玉之手或者黛玉之口:


        何幸邀恩宠,宫车过往频。(第18回,《世外仙源》)
        盛世无饥馁,何须耕织忙。(第18回,《杏帘在望》)
        双瞻御座引朝仪。(第40回,《牙牌令》)
        主人指示风雷动,鳌背三山独立名。(第50回,《騄駬谜》)
        色健茂金萱,蜡烛辉琼宴。(第76回,《中秋联句三十五韵》)


        林黛玉原本就是一个重名重利,热衷于“邀恩宠”、“独立名”之类世俗荣耀的女子。如果要说什么庸俗,林黛玉作为贾雨村的学生,才真的难逃庸俗二字!


        相反,宝钗才真是勇于“讽刺时事”、“借蟹讥权贵”,且“只以品行为先”的愤世嫉俗、淡泊出世的女性。对此,书中也有众多例证:


        1.宝钗讥讽贾雨村投机钻营一事:


        “这个客也没意思,这么热天,不在家里凉快,还跑些什么!”(第32回)


        2.宝钗作《螃蟹咏》“讽刺时事”,即所谓“薛蘅芜讽和螃蟹咏”一节文字:


        宝钗接着笑道:“我也勉强了一首,未必好,写出来取笑儿罢。”说着也写了出来。大家看时,写道是:


        “桂霭桐阴坐举觞,长安涎口盼重阳。眼前道路无经纬,皮里春秋空黑黄。”
        看到这里,众人不禁叫绝。宝玉道:“写得痛快!我的诗也该烧了。”又看底下道:
        “酒未敌腥还用菊,性防积冷定须姜。于今落釜成何益,月浦空余禾黍香。”
        众人看毕,都说这是食螃蟹绝唱,这些小题目,原要寓大意才算是大才,只是讽刺世人太毒了些。(第38回)


        3.“蘅芜君兰言解疑癖”时,宝钗还向黛玉表露了她对当时那些读书做官之人的总体看法:


        “男人们读书明理,辅国治民,这便好了。只是如今并不听见有这样的人,读了书倒更坏了。这是书误了他,可惜他也把书遭塌了,所以竟不如耕种买卖,倒没有什么大害处。”(第42回)


        4.脂砚斋将宝钗勇于抨击官场黑暗的愤世精神概括得很清楚:


        宝钗诗全是自写身份,讽刺时事。只以品行为先,才技为末。纤巧流荡之词,绮靡秾艳之语,一洗皆尽,非不能也,屑而不为也。最恨近日小说中一百美人诗词语气只得一个艳稿。(庚辰本第37回双行夹批)


        拥林派想把宝钗的愤世嫉俗、淡泊出世盗窃给黛玉,又想把黛玉的入世媚世、重名重利栽赃给宝钗,那注定是会被脂评本原著原文狠抽鼠脸的!


        回复
        本楼含有高级字体38楼2021-06-29 22: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