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掌门人吧 关注:2贴子:78
  • 0回复贴,共1

阴阳掌门人-第九百零七章 遭到围攻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没等大个鬼魂从地上爬起来,我又掏出一张神雷符咒对着半空中甩了出去,同时我还念了一句催符咒语。
  神雷符咒飞到半空中“呼”地一下就燃烧了起来,神雷符咒燃烧成灰烬后,上空中快速地聚集了一片阴云,然后是电闪雷鸣。
  大个鬼魂刚从地上爬起来,“轰轰轰......”云层中降下九道大拇指粗的闪电,劈在他的身上。
  大个鬼魂被劈得直挺挺倒在地上,浑身抽搐,瞬间失去了战斗力,如果我这个时候冲过去,挥起银龙霸王枪对着他的心脏或者脑袋狠狠地刺过去,等待他的是魂飞魄灭,但我没有这样做,而是收起了银龙霸王枪。
  大个鬼魂在地上躺了大约十多分钟,才从地上爬起来,他瞪着血红色的双眼露出一副恶狠狠的表情看向我,我一直保持警惕看着大个鬼魂。
  “把他给我围了,搞死这个家伙!”大个鬼魂指着我对围观的那些孤魂野鬼们喊了一声。
  岁数大的孤魂野鬼们向后退了一步,不想参与这事,年轻的孤魂野鬼们一同向我身边围了过来,这些孤魂野鬼的实力大多都是鬼魅级别,个别几个是鬼将级别,鬼帅级别的鬼魂,就一个。
  看到这些孤魂野鬼们围过来,我不仅不害怕,心里变得很兴奋。
  “我本不想与你们过不去,是你们咄咄逼人在先,今天来一个我杀一个,来两个我杀一双,来一群我就杀一群,我要杀你们个人仰马翻。”我舔了一下自己的嘴唇,用银龙霸王枪对着我前面的孤魂野鬼挥动了一下。
  一条银龙虚影从枪尖处飞出来,银龙发出一声震耳欲聋的龙吟声,将一个鬼魅级别的鬼魂撞得向后倒飞出去,连同他身后的几个孤魂野鬼也被撞倒在地上。
  “杀!”我冲着这些孤魂野鬼们喊了一声,便向前冲杀。
  我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势吓到了周围的孤魂野鬼,他们看到我气势汹汹地冲过来,一个个吓得向后倒退。
  “用石头砸他。”鬼群中也不知道是谁说了这么一句话,围着我的孤魂野鬼们一同散去。
  当孤魂野鬼们再次围过来时,他们双手不是攥着两个砖头,就是握着两块鹅卵石。
  若是上百个孤魂野鬼用砖头和石头一同砸向我,就算我再厉害,也躲不过去,我现在是一点退路都没有。
  我收回照妖镜,将道法输入进去,照妖镜变成直径一米的盾牌挡在了我的身子前,同时我露出一副谨慎的表情,向我的身后那群孤魂野鬼你们望去。
  “砸死他。”大个鬼魂冲着我周围的孤魂野鬼们喊了一声。
  孤魂野刚要砸我,坐在地上的张娜兰睁开眼睛突然飞到半空中,她将身上的阴气和怨气散发出去,压向周围的孤魂野鬼。
  “不想魂飞魄灭的,都给我退下。”张娜兰俯视众鬼魂大吼了一声,脸上的表情变得极其狰狞。
  那些实力只有鬼魅级别的鬼魂,吓得是浑身发抖,他们扔下手里的砖头和鹅卵石化为一团团黑色阴气钻入到各自坟地里消失不见了。
  现在只剩下六孤魂野鬼站在那大个鬼魂的身后,这几个孤魂野鬼的实力都是鬼将级别,他们露出一脸惊恐的表情看向飘在半空中的女鬼张娜兰。
  “大,大,大哥,这娘们比你还厉害。”之前挑衅我的鬼将对大个鬼魂说了一句。
  “把嘴闭上吧!”大个鬼魂对那个鬼将说了一句,并露出一脸紧张的表情看向张娜兰。
  鬼帅的实力与鬼王的实力,差得可不是一星半点,张娜兰对付大个鬼魂就是轻而易举的小事。
  “你们几个想要魂飞魄灭吗?”张娜兰对大个鬼魂还有他身后的孤魂野鬼们说了一句。
  “不,不想!”大个鬼魂支支吾吾地念叨了一句。
  “不想就***蛋,滚得越远越好。”
  “滚,我们这就滚。”大个鬼魂恭敬地对张娜兰说了一声,就带着身后的几个小弟离开了。
  张娜兰落在我的身边,关心地问了我一句“儿子,你没事吧”。
  “我没事,你的身体恢复得怎么样了?”
  “我的实力恢复一半了,谢谢你刚刚守着我。”
  “比起你救我三次性命,我为你付出这点算得上什么。”我挠着后脑勺对张娜兰回了一句。
  “时间不早了,你赶紧回去休息吧!”
  “我还是留下来多陪陪你吧!”
  “用不着,你赶紧回去休息,等我明天晚上去找你。”
  “那好吧,你自己注意点安全!”我对张娜兰回了一声,就拎着银龙霸王枪向公墓大门口走去。
  我向前走了五步,回过头看了一眼张娜兰,张娜兰面带微笑地对我摆了摆手。
  我离开公墓园后,张娜兰把之前挑衅我的那几个鬼将,还有大个鬼将喊了出来。
  “都给我站成一排!”张娜兰对着七个孤魂野鬼喊了一声。
  孤魂野鬼们像做错事的孩子,站成一排低着头不敢直视张娜兰。
  “抬起头,看着我!”张娜兰又对着孤魂野鬼们大喝了一声。
  孤魂野鬼们抬起头心惊胆战地看向张娜兰。
  “我长得好看吗?”张娜兰露出一丝邪笑问向大家。
  孤魂野们又一同对张娜兰点点头。
  “大姐,我们错了,放过我们吧!”大个鬼魂向张娜兰求饶。
  张娜拉挥起右手,对着大个鬼魂的脸使劲地抽了两个大嘴巴子。
  大个鬼魂是一点都不敢还手。
  接下来站成一排的这些孤魂野鬼都被张娜兰抽了两个耳光。
  “以后再敢欺负我儿子,我就弄死你们。”张娜兰对这些孤魂野鬼们警告了一句。
  孤魂野鬼们不敢出声,使劲地对张娜兰点了一下头。
  回去路上一辆车子都没看到,我一路小跑回到道尊堂,发现师父的车子不在,道尊堂的门也是关着的。
  “师父,我已经回道尊堂了,你什么时候回来。”我打通师父的电话询问了一句。
  “我这边有点事要处理,等一会才能回去,你先休息吧!”师父在电话里回了我一声,就把电话挂断了。
  回到道尊堂,我将奔雷剑挂在墙上,银龙霸王枪放在二楼小卧室后,就下到一楼坐在沙发上等着师父回来。
  早上五点,天蒙蒙放亮时,师父才开着车子赶回道尊堂。
  师父走进来,脸上挂着一副疲惫而又凝重的表情。
  “师父,是不是又出什么事了?”
  “之前我们在医院里看望你邢宇师叔,你邢宇师叔伤得很重,肋骨被打断了四根,右手臂也骨折了。”师父唉声叹气地对我说道。
  “这个该死的家伙。”我气愤地念叨了一句。
  “你小子怎么还不睡?”
  “不放心你,一直在等你。”
  “这天都亮了,赶紧上楼休息吧,今天晚上还要去寻找那个鬼魂张威。”
  “师父,地府办事真是差劲,他们找不到就干脆不找了,要是他们继续寻找的话,用不了多久,就能找到鬼魂张威。”
  “地府做事一向如此,别说是一两个人的性命不放在眼里,就算百八十人的性命,他们也是不放在眼里。地府做事,不近人情,而且还出人意料。”
  “师父,我觉得你很有必要给地府阎王写一封信,让他知道一下云海市有这么一个害人性命的鬼魂。”
  “十殿阎王哪有工夫管这事,你赶紧上楼休息吧,晚上咱们还要去找那个鬼魂张威呢。”师父苦笑地对我说了一声。
  我对师父点点头,拖着疲惫的身子向二楼走去。
  走进小卧室,我脱下鞋子,一头栽倒在床上就睡着了。
  大约在下午五点钟,师父走进小卧室,将我给叫醒了。
  “怎么了师父?”我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问向师父。
  “刚刚刘玉柱给我打来电话,他们接到报案,在河口镇发现一具男子尸体,男子的脖子上有四个牙洞,他们怀疑男子是被僵尸咬死的,咱们赶紧过去看一眼!”师父说完就话,就离开了小卧室。
  听到师父说的这番话,我心里面想着死去的人会不会是僵尸高海所为。
  我穿上鞋子,拿着银龙霸王枪向一楼跑去,师父已经收拾好了东西,我将挎包挂在脖子上,就和师父离开了道尊堂。
  师父开着车子来到河口镇,我们在镇子西郊区的马路边找到刘玉柱。
  案发现场被警察用警戒线封了起来,不许任何人进入。
  刘玉柱看到我和师父过来,他小跑到我们的身边,将我们带到案发现场。
  “陈道长,死者名叫李东,男性,今年三十二岁,两年前下夜班失踪,直到今天下午尸体才被找到。我们发现尸体的脖子上面有四个牙洞,怀疑是僵尸所为,于是我就给你打了个电话,让你过来看一下。”刘玉柱对我们说了一声。
  “小何,将白布掀开”师父对我吩咐了一句。
  我蹲下身子将盖在死者身上的白布掀开,死者的身子是湿漉漉的,有些浮肿,他脸色苍白得像一张纸,眼圈发黑,身子散发出一股腐臭味,脖子上面确实有四个牙洞。
  “师父,这牙洞看起来不太对劲,若是僵尸咬的,伤口会大面积腐烂并发出难闻的腥臭味,而他的伤口只出现小部分溃烂,也没有散发出腥臭味,只是普通的腐臭味。”我指着尸体脖子上的四个牙洞对师父发表着我的看法。


回复
1楼2021-05-22 02: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