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钗吧 关注:2,880贴子:397,897
  • 8回复贴,共1

史游集后记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后记
这个集子很特殊,不是一般的论文集而是一个杂文集。有几点说一下 ;
1,家风漫谈其实是邀约写的征文稿,没想到这篇急就章居然是全县一等奖。说是急就章是因为我得到写作任务到脱稿不过三个小时,完成的时候已经是夜深人静。没想到这篇东西居然拿到了奖项,因此作为全书开篇。留作纪念。
2,周瑜、商鞅、唐玄宗这几篇都是10余年前的旧作了,当时痴迷历史,读了书以后,有感而发就写下这些文字。这些年再也没有精力去接触这些历史人物了。不过需要说的是,我对商鞅的看法并没有任何改变。这个人是开法家独裁之先河。如今研究法家思想重韩非轻商鞅实在是有一点本末倒置。不过,我已经不打算再去研究这个东西,就不说了。
3,关于陈晓旭的一篇,陈晓旭是我最喜欢的演员。这里收录一篇关于她的文章留作纪念。
4,关于旅游的三篇文章都是出门以后回来写的。如今再读感慨颇多,权当是人生的纪念吧。
5,关于四大节的东西,也是临时写的,只在于普及一些基础知识,希望大家喜欢读,我也就高兴了。
6,关于三国,当年在宝钗吧我曾经同时开了两个札记性的帖子,一个是红楼梦,一个是关于三国演义的。遗憾的是关于红楼梦的早已经成书名曰小说红楼【后来收进红海 遨游】,关于三国的却没有整理,这次借机把当年的东西重新发出来,大家赐教。不过我有一篇谈三国演义书名的东西,却找不到了。
7,关于清史的都是在当年清史论集基础上增加了几篇后来写的,这也是我这个清史爱好者的小想法。
8,本书以宝钗作为最后一篇,完全是感恩。感谢宝钗吧,让我在写作的路上加持下去,感谢各位好友。
这个集子不长,希望大家喜欢。
一个怪鸭
于诸葛亮诞辰1840年。



回复
1楼2021-05-25 14:26


    回复
    2楼2021-05-25 17:27


      回复
      3楼2021-05-26 08:45


        回复
        4楼2021-05-28 11:06
          几年以前我就说过,新红学腹背受敌。除了索隐派企图翻案以外,纯虚构说也是跃跃欲试。打出是小说应该研究文本这些来混淆是非。其实新红学研究文本是下了大功夫的,周汝昌在文本上研究出来宝玉不是神瑛侍者这还不算研究文本吗?到底怎么样才是研究文本?这些人是含含糊糊没一个说清楚的,这里我想说一个新发现。就是纯虚构派喜欢胡编。他们和刘心武不一样,刘心武只是结论是胡编的,论据都是客观的,不能说刘心武戏说红楼梦。克非就完全不一样了,他发现裕瑞的其叔脂砚实在是无法回避 ,为了维护他那些破绽百出的东西,居然胡编出来一前一后两个脂砚斋,他没有拿出任何的证据就敢说这是两个骗子。如此做学问真是叹为观止。胡编乱造的东西居然不是为了索隐派而是为了维护纯虚构说,真是不可思议
          新红学最大的错误就是容忍了纯虚构说,也许刚刚开始纯虚构派不敢怀疑脂砚斋更不敢说曹雪芹的著作权的问题,周汝昌就没当回事吧,现在想想周汝昌把红楼梦艺术研究排斥在红学以外,多多少少可能预感到这些人可能闹事。只是没想到他们竟然用自己纯虚构的东西维持纯虚构说


          回复
          5楼2021-06-10 07:31
            周汝昌、刘心武的很多“证据”也是假东西,包括立松轩伪脂批、伪靖批、清末端方藏本等等,都是后人写的,跟脂评本原著原文无关。只不过欧阳健、克非、陈林等人更蠢更没证据而已


            回复
            6楼2021-06-10 08:31
              脂本伪造说老郑最近 提出三分说,我认为其实陈林和朱大江不过是索隐派内部分歧罢了。我认为还是两分发比较好,就是索隐派和纯虚构派。再说句纯虚构派的欧阳建其实也发现纯虚构是朝不保夕,于是支持所谓的洪升说、康熙年间著书说 等无稽之谈,只有克服到死坚持纯虚构说【说句题外话,克非曾经出书批冯其庸,没想到这两个人同年同月同**】。这里就不说了。
              需要和老郑说几句的是,你是不是默认索隐派等于反曹派?这是两回事。不说刘心武这种,陈林其实只反小曹【我是说曹雪芹著书】,但是不反大曹【曹寅后代著书】,这种人也是索隐派但是不是反曹派。可是陈林也是反对脂本的,你把他喝朱大江分开是不合适的。


              回复
              7楼2021-06-18 13:23
                情榜有一个问题就是它的位置。就是说他到底是在末回出现呢,还是在小说结束以后?这个问题我其实考虑很久,因为我拿不准。从甲戌本来看,凡例是在第一回之前的,就是说第一回前面是有文字的,在小说结束以后再写一个情榜,成为两个独立的东西似乎很正常。可是这样一来情榜的作者是个大问题,如果这样安排,情榜只能是曹雪芹定的。按照小说的整体构思情榜当然是太虚幻境出示不可能曹雪芹直接出面。小说结束以后又让警幻再度出场让她结束红楼梦,似乎也不太合理。。情榜的位置实在是需要研究。
                附带说一句情榜其实就是三个册子,正好三十六人。很简单又副册都写到晴雯这种可怜的孤女了,判词又说晴雯是**,那里去找比她更为卑贱的女儿呢?所以说,六十钗,一百零八钗都是无中生有。还有周汝昌说的一百零八钗对应梁山伯一百单八将也是靠不住的。这里只说一点。梁山伯有顾大嫂、孙二娘、扈三娘三个女性,如果曹雪芹想对照只能在情榜里头出现男子【宝玉除外】,这是不符合太虚幻境清净女儿之地的构思的。


                回复
                8楼2021-06-21 07:48
                  up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9楼2021-06-21 08: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