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钗吧 关注:2,882贴子:398,464
  • 10回复贴,共1

伪何初本(鬼本)抄袭造假的三大铁证

取消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伪何初本(鬼本)抄袭造假的三大铁证

伪何初本(即伪癸酉本、伪吴祖本、伪吴氏石头记,被网友讥讽为“鬼本”)本来只是一部文笔拙劣、情节荒诞、格调低下、心理阴暗的劣质网络同人文,却被其制造者、鼓吹者强行包装成《红楼梦》的所谓“原稿”、“初稿”予以四处兜售。在其文笔、语言风格等方面遭遇红友质疑时,其制造者、鼓吹者总是一概推诿说现有文字系由何莉莉凭回忆写出,所以方如此拙劣不堪,但其故事情节却能“契合脂批”。但伪何初本(鬼本)的故事情节是否当真“契合脂批”呢?答案当然是否定的。凡是认真看过脂批的读者都知道,脂评本对于钗、黛的立场乃是尊钗抑黛,盛赞宝钗,批判黛玉。而伪何初本(鬼本)的立场却是捧林诬钗,吹捧黛玉,诋毁宝钗。脂评本对于朝政的立场是包括书中林黛玉在内的人物皆遵奉清乾隆正朔历日《时宪书》,拥护清朝统治。而伪何初本(鬼本)的立场却是宣传反清复明,痛恨清朝。伪何初本(鬼本)最基本的爱憎褒贬,处处跟脂本、脂批相反,所谓的“契合脂批”又不知从何谈起?实际上,伪何初本(鬼本)所“契合”的从来就不是脂批,而是官方红学会长期以来对于脂本、脂批的各种歪曲性解读,甚至是红学圈内流行的各种现代伪书伪批。可以说,伪何初本(鬼本)的故事情节就完全是比照着这些现代红学谎言和现代伪书伪批而写的。连错都错得这些现代红学谎言和伪书伪批一样,这倒是无可争辩地说明了伪何初本(鬼本)不过是现代人抄袭造假的产物!以下举三个最为突出的例子加以说明:


回复
本楼含有高级字体1楼2021-05-26 22:24
    第一,伪何初本(鬼本)所谓宝钗“改嫁”贾雨村谬论,完全是抄袭自吴世昌、朱淡文等现代拥林派编造的诬钗谎言。关于贾雨村的“玉在匮中求善价,钗于奁内待时飞”,脂批早已经解说的很清楚:“表过黛玉则紧接上宝钗。”(甲戌本第1回侧批)“前用二玉合传,今用二宝合传,自是书中正眼。”(甲戌本第1回双行夹批)——作者的本意,不过是要以贾雨村的贪酷革职及起复上任为媒介,先后引出黛玉和宝钗进京,然后跟宝玉相会合的事迹,所以才有脂批所说的“前用”和“今用”于两个“合传”。到了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吴世昌、朱淡文等拥林派出于造谣诋毁宝钗的目的,将“钗于奁内待时飞”强行歪解成所谓宝钗“改嫁”贾雨村。若此说能够成立,则“玉在匮中求善价”岂不是指林黛玉堕落青楼卖身?对此,吴世昌、朱淡文等人却完全不敢应声,足见其诬钗谎言之荒谬!伪何初本(鬼本)却跟在吴世昌、朱淡文等人的身后,捏造了所谓宝钗“改嫁”贾雨村的虚假情节,而又完全没有提及黛玉在青楼卖身的事迹,将脂批注明的“表过黛玉”、“前用二玉合传”等信息彻底丢弃于一旁不管不顾。这怎么可能是符合脂批提示的原稿情节?不过是看了吴世昌、朱淡文等现代拥林派编造的诬钗谬论,跟在别人身后人云亦云地重复谎言罢了。实际上,单是这一个例子,就足以说明伪何初本(鬼本)故事形成绝对不会早于二十世纪八十年代。而伪何初本(鬼本)抄袭朱淡文诬钗谎言的地方,还不只有这一处。


    回复
    2楼2021-05-26 22:25
      第二,伪何初本(鬼本)所谓宝钗穿轻薄衣衫荡秋千“勾引”贾雨村谬论,也是抄袭自朱淡文编造的诬钗谎言。贾宝玉的《女儿酒令》本来跟宝钗毫无关联。二十世纪八十年代,朱淡文却根据“女儿悲,青春已大守空闺”、“女儿愁,悔教夫婿觅封侯”两句,强行曲解说贾宝玉《女儿酒令》有“预示宝钗结局的作用”。导致伪何初本(鬼本)将贾宝玉《女儿酒令》的第四句“女儿乐,秋千架上春衫薄”也附会到宝钗头上,进而捏造出所谓宝钗穿轻薄衣衫荡秋千“勾引”贾雨村的荒谬情节。但实际上,贾宝玉《女儿酒令》不过是泛说女子的悲、愁、喜、乐四种情形,根本没有一句涉及宝钗!“女儿悲,青春已大守空闺”指的是未婚女子年龄已大,尚未出嫁,跟所谓“预示宝钗结局”完全八竿子打不着。“女儿愁,悔教夫婿觅封侯”跟脂批提示宝钗主动引导丈夫悟道出家,“虽离别亦能自安”、“香可冷得,天下一切无不可冷者”的情况也完全格格不入。第三句“女儿喜,对镜晨妆颜色美”,可宝钗却是不喜“富丽闲妆”、“从来不爱这些花儿粉儿的”。尽管宝钗对自己的美貌有最充分的自信,但她却从不把人生的乐趣放在晨妆打扮之上。第四句“女儿乐,秋千架上春衫薄”指的亦非大家闺秀。庚辰本第63回叙及作为贾珍之妾的“佩凤偕鸳两个去打秋千顽耍”。此处,脂砚斋专门批云:“大家千金不令作此戏,故写不及探春等人也。”(庚辰本第63回双行夹批)——既然连探春等都“不令作此戏”,所谓“秋千架上春衫薄”就更是绝不可能语涉宝钗。只因为朱淡文出于抹黑宝钗的需要,强行将贾宝玉的《女儿酒令》附会到宝钗头上,伪何初本(鬼本)也跟在后面捏造相应的诬钗情节,这也是伪何初本(鬼本)故事形成绝对不会早于二十世纪八十年代的一个绝佳证明!


      回复
      3楼2021-05-26 22:25
        第三,伪何初本(鬼本)所谓“林黛玉还魂证前缘”,抄袭自毛国瑶制造的伪靖批。毛国瑶制造的所谓“靖本脂批”产生于1959年。从二十世纪五十年代起到九十年代为止,曾被官方红学会的很多拥林派当作真脂批加以引用。但实际上,越来越多的证据显示,伪靖批不过是现代人依据1954年俞平伯整理出版的《脂砚斋红楼梦辑评》(即“俞辑本”)抄袭、造假而成。比如,庚辰本第48回有一条感叹香菱身世的脂批:“细想香菱之为人也,根基不让迎、探,容貌不让凤、秦,端雅不让纨、钗,风流不让湘、黛,贤惠不让袭、平……”俞辑本收录该脂批时,漏掉了“不让纨、钗,风流不让湘、黛,贤惠”这几个字,于是变成了:“细思香菱之为人也,根基不让迎、探,容貌不让凤、秦,端雅不让袭、平……”伪靖批也跟着脱漏相同文字。庚辰本第12回写贾瑞遭凤姐算计,被人泼粪一段,有畸笏叟的眉批云:“此一节可入《西厢记》批评内十大快中。”俞辑本收录该脂批时,将“此一节”误抄为“此节”,脱漏“一”字。伪靖批也跟着写作“此节”。庚辰本第13回先有一条眉批云:“不必看完,见此二句,即欲堕泪。梅溪。”紧接着又有一条眉批云:“可从此批。”后一条眉批的“此批”,显然指的是署名梅溪的那条批语。俞辑本却误以为“可从此批”指的是甲戌本第13回的一条眉批:“九个字写尽天香楼事,是不写之写。”伪靖批果然也跟着将“可从此批”紧接着排在“九个字写尽天香楼事,是不写之写”的后面。伪靖批再三再四地跟着1954年出版的俞辑本犯错,足见它就是现代人比照着俞辑本抄袭、造假而成。而伪何初本(鬼本)所谓“林黛玉还魂证前缘”则源于一条仅见于伪靖批的批语:“试观‘证前缘回’黛玉逝后诸文便知。”伪靖批既然是现代人制造的伪批,伪何初本(鬼本)又据此写入故事情节,自然也说明伪何初本(鬼本)故事形成绝对不会早于1959年。

        综上所述,吴世昌、朱淡文等现代拥林派出于诋毁宝钗的目的,编造了一系列违背脂本、脂批本意的诬钗谎言。毛国瑶也出于近似的目的,在抄袭俞辑本的基础上捏造了伪靖批。伪何初本(鬼本)却屡次将这些现代红学谎言和现代伪书伪批写进自身的故事情节之中。结论当然只能有一个:伪何初本(鬼本)本身也是现代人造假的产物,而且造假的时间必然晚于上述吴世昌、朱淡文、毛国瑶等人。


        回复
        4楼2021-05-26 22:25
          up


          回复
          6楼2021-05-27 10:45
            伪何初本(鬼本)的故事情节本来就毫无逻辑,毫无常识,满篇都是东拉西扯、生搬硬套。对于宝钗,何莉莉之流只是跟在吴世昌、朱淡文后面人云亦云地造谣诽谤,妄想通过这些卑劣谎言诋毁宝钗的清誉,当然更是完全顾不上人物行为的合理性。已经说了,若要将“钗于奁内待时飞”强行歪解成所谓宝钗“改嫁”贾雨村,“玉在匮中求善价”岂不是指林黛玉堕落 青 楼 卖 身?


            收起回复
            8楼2021-05-27 14:44
              伪何初本(鬼本)的故事情节本来就毫无逻辑,毫无常识,满篇都是东拉西扯、生搬硬套。对于宝钗,何莉莉之流只是跟在吴世昌、朱淡文后面人云亦云地造谣诽谤,妄想通过这些卑劣谎言诋毁宝钗的清誉,当然更是完全顾不上人物行为的合理性。已经说了,若要将“钗于奁内待时飞”强行歪解成所谓宝钗“改嫁”贾雨村,“玉在匮中求善价”岂不是指林黛玉堕落 青 楼 卖 身?


              回复
              9楼2021-05-27 14:48
                up


                回复
                10楼2021-05-27 18:48
                  uop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1楼2021-05-28 08:11
                    拥林派蠢鼠的目的就是为了造谣诋毁宝钗,人物行为的合理性一概不顾


                    回复
                    15楼2021-05-28 09:09
                      up


                      回复
                      17楼2021-07-01 08: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