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钗吧 关注:2,878贴子:397,854
  • 5回复贴,共1

毛郎英版《何必西厢》造假始末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毛郎英版《何必西厢》造假始末

吴语弹词小说《何必西厢》,又名《梅花梦》,原本是清道光七年(1827年)寓居苏州的四川(今属重庆)涪陵人周兴峄创作的一部文笔不佳的晚清小说作品。该书以清康熙时期黄周星所作《补张灵崔莹合传》为素材,主要讲述明代正德年间才子张灵与佳人崔莹的爱情故事。同时,又剿袭清雍正时期佚名氏小说《疗妒缘》中朱纶、秦淑贞与许巧珠三人之间的婚姻家庭喜剧故事,改头换面变成秦钟、朱绣莺、吴幻娘三人之间的家庭喜剧,并以此作为整部书的故事副线。此书是道、咸时期以张灵、崔莹故事为题材并题名曰“何必西厢”的众多评弹类作品中的一种。该书解释书名由来说:“一自《西厢》工补恨,效颦重费商量。要叫笔墨显神光。暗移连理树,偏撒返魂香。觅得无双人两好,有情又见崔张。也从改谱注鸳鸯。别开生面目,何必看《西厢》。”而除了此书以外,留存至今的题名曰“何必西厢”的作品,还有道、咸时期鹤侣氏的子弟书《何必西厢》,与此书并非同一部作品,但故事题材大致重合,文笔明显优于此书。因此,周兴峄的吴语弹词小说《何必西厢》产生后的影响并不大,当时仅在诞生地苏州一带以及作者家乡四川涪陵一带小范围流传。整个有清一代,有关该书的记述,亦仅见于陈骧瀚《骇痴谲谈》、丁柔克《柳弧》二书。陈骧瀚为清光绪时期四川(今属重庆)涪陵人,系周兴峄的同乡晚辈。丁柔克为清末江苏泰州人,家乡距离苏州不远。等到该书重新被发现并两次引起学术界注意,已经是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和八十年代。发现者为四川乐山学者毛西旁、毛郎英父子。重新被发现的《何必西厢》版本源出四川,已明显遭人篡改,现藏于国家图书馆。这就是目前网上流传的《何必西厢》的由来。笔者称之为“毛郎英版《何必西厢》”,以区别于陈骧瀚、丁柔克所提及的清代版本的吴语弹词小说《何必西厢》。

据毛郎英版《何必西厢》,该书已被人添加了两篇序言,分别落款为“雍正甲寅仲夏桐峰外史谨序”、“嘉庆庚申春谷先生校定”。其中,“雍正甲寅仲夏桐峰外史谨序”声称吴语弹词小说《何必西厢》在雍正十二年甲寅(1734年)刊刻时已是再版。若此序文真实可信,则该书的创作时间可以上溯到雍正之前。又由于《何必西厢》正文中两次明确提到《红楼梦》:“好似《金瓶梅》、《红楼梦》笔仗,不合演义弹词体例”、“倒底可真个象《金瓶梅》《红楼梦》”,所以民族主义索隐派如获至宝,认为是找到了能够“证明”《红楼梦》成书于雍正十二年之前,甚至更早时期的“依据”。这也几乎成了伪何初本(鬼本)集团在网上竭力贩卖“反清复明”谬论的唯一救命稻草。但问题就出在这两篇序文之上。种种迹象都表明二序实为现代人伪造,绝非清代版本的原序。


回复
本楼含有高级字体1楼2021-05-31 22:38
    首先,“雍正甲寅仲夏桐峰外史谨序”、“嘉庆庚申春谷先生校定”两篇序文采用篆体书写,其纸张材质、印刷质量远远优于《何必西厢》正文,甚至版面的长宽比例都与《何必西厢》正文不同。从照片直观上看就可以察觉两篇序文与正文绝非一体刊印而成。是故,一粟编《红楼梦书录》关于《梅花梦弹词》之序言的评述便是:“伪托雍正十二年(1734)桐峰外史序。”





    回复
    2楼2021-05-31 22:39
      其二,陈骧瀚《骇痴谲谈·下卷·吴幻娘》明确提及《何必西厢》为“近时弹词小说”,已经直接将《何必西厢》的成书时间锁定为晚清,亦足证“雍正甲寅仲夏桐峰外史谨序”、“嘉庆庚申春谷先生校定”两篇序文实属后人伪造。其相关原文如下:

      吴幻娘
      凤阳柳生,精古学,工篆隶,年十四入郡庠,为人风流自喜。尝读《夷坚志》,见狐女谈经事,心慕之,恨不能获此奇遇。闻某大姓园亭,为狐所据,扃闭多年,因往税居,强而后可,乃于其中设绛帐,授生徒焉。两月余,毫无所见,夜中安卧悄然。窃笑人言之妄。从学者初犹疑虑,怠久无恙,亦共宁怡矣。
      ……
      是夜入寝,方将就坐,突有自后撤其椅者,猝不及知,仰跌地上。急起视,则一少妇立身后,笑颤如花。审谛之,眼波送媚,鬓雾流香,妖蛊殆无俦匹。生知其异,询之曰:“今晨见惠,余音绕梁者,非子也耶?”妇但憨笑不语。生揖之曰:“卿果仙人,幸祛烦惑。”妇乃曰:“人之所欲,仙必从之。君欲狐,斯狐至矣,奚问焉?”生邀之坐,曰:“既蒙帡降,足征好情。然胡不竟临,而先以言词见困耶?”妇曰:“君曩赴都门,无端于广众中辱我,使我不齿于同伴。今晨之事,聊以报前隙耳。”生惊曰:“仙凡路隔,素未省识春风,前此几时开罪?幸恕冥顽。”妇笑曰:“戏言尔。君既不忆,何必再提?”乃出纤手捉生臂,吹气如兰。生觉**一炉,直冲灵府,魂魄皆奔散无踪。相将入帷,极尽欢恋。已而,枕上私语,自云:“姓吴,名幻娘,举家栖园中。”生曰:“近时弹词小说《何必西厢》中有此姓名,卿胡取以自号?”妇笑曰:“焉知妾非其人耶?”次晨,日已高,犹酣卧不醒。生起着衣。一瞬间,榻上无人矣。由是夙夜必偕,来辄与生谈古事。一切书籍,靡不淹贯。百端问难,随答如流。
      ……
      古芗子曰:媚亦多术矣。媚仕宦者以禄,媚商贾者以财,媚秾艳者以酒食,媚清爽者以声歌。自来蛊惑之端,不外乎此。然尘俗之风习,未足以诱学问中达人也。惟以诗书道义之交,作刀锯鼎烹之用,狠心毒手,潜隐无形,以之垂饵于士君子之林,才愈高者中愈远,自非圣贤,鲜有不堕其阱中者矣。

      陈骧瀚,字嵩泉,号古芗子,晚清同治、光绪年间的文人,四川(今属重庆)涪陵人。《骇痴谲谈》创作于清光绪五年己卯(1879年)。对于书中提及的“近时”这个概念,陈骧瀚在《谲谈自识》中有一个专门的说明:“……管见偶及于此,爰集数十年中耳目近事,足以发明惠迪从逆之旨者,信手笔之,以戒子弟。”可见,陈骧瀚定义的“近时”就是指“数十年中耳目近事”。从清光绪五年己卯(1879年)上溯“数十年”,即使取最大值九十年(超过九十年就该称为“近百年”了),亦只能达到乾隆五十四年己酉(1789年)。足证《何必西厢》成书时间上限最多只能到乾隆末、嘉庆初,它实际上是一部晚清作品。“雍正甲寅仲夏桐峰外史谨序”可以直接判断是后人伪造。“嘉庆庚申春谷先生校定”中提及《何必西厢》一书有云:“《何必西厢》一书刊行已久……”亦跟清光绪时人所言“近时弹词小说《何必西厢》”相龃龉,故亦可以判定为后世伪序。



      回复
      本楼含有高级字体3楼2021-05-31 22:40
        其三,丁柔克《柳弧·卷五·梅花梦》对《何必西厢》评述,亦可证“嘉庆庚申春谷先生校定”在清代版本的吴语弹词小说《何必西厢》中并不存在。相关原文如下:

        梅花梦
        小说中有《何必西厢》一书,又名《梅花梦》。亦张崔二姓,张名灵,崔名素琼,婢名薇香。乃七字唱本。浪费笔墨,是亦不可以已乎!

        丁柔克《柳弧》对《何必西厢》一书丝毫不假辞色,直接抨击其文笔质量低劣:“浪费笔墨,是亦不可以已乎!”按照毛西旁、毛郎英父子以及现今伪何初本(鬼本)集团的说法,《何必西厢》有众多清代名人的题款及印章,包括《诗四言》的作者顾于观(桐峰)、《古唐诗合解》的作者王尧瞿(翼云)、《春谷小草》的作者盛复初(春谷先生)、才女熊琏(澹仙)、侍读学士英和(煦斋)、礼部主客司郎中郑日奎(静庵)等等。若果然如此,该书一定是声名赫赫。但丁柔克对于《何必西厢》一书,却是异常鄙视加厌烦,若有众多清代名人在前,同样注重于官场、文场声名的丁柔克会那样不假辞色地指责该书“浪费笔墨”,根本不该存在么?所以,很显然,丁柔克只见过《何必西厢》一书,根本就没见过顾于观、王尧瞿、盛复初、熊琏、英和、郑日奎这些人的题款及印章。那么,这些人的题款及印章又是从何而来?不言而喻,就是作伪者比照历史上这些人的印记,自己翻刻出来的!


        回复
        4楼2021-05-31 22:40
          其四,“雍正甲寅仲夏桐峰外史谨序”与文康《儿女英雄传》首篇序文的落款时间恰好相同,证明该序文明显是受文康《儿女英雄传》伪托古人作序的影响而作。文康《儿女英雄传》正文中曾提及《红楼梦》,又提及成书于道光二十九年的陈森《品花宝鉴》中的人物,后者足证《儿女英雄传》成书时间不早于道光二十九年(1849年)。但文康却为《儿女英雄传》伪造了数篇古序,落款时间最早的一篇为“雍正阏逢摄提格上巳后十日观鉴我斋甫拜手谨序”。“阏逢”是岁阳名,对应天干的第一年。“摄提格”是太岁名,对应地支的第三年。“阏逢摄提格”,就是干支纪年法的“甲寅”。所谓的“雍正阏逢摄提格”,即雍正十二年甲寅(1734年),恰与毛郎英版《何必西厢》“雍正甲寅仲夏桐峰外史谨序”的落款时间为同一年。因为“雍正阏逢摄提格上巳后十日观鉴我斋甫拜手谨序”这篇伪序的缘故,《儿女英雄传》很早就被民族主义索隐派说成是雍正十二年之前的作品,并以此反证《红楼梦》应该成书于雍正之前。而现在民族主义索隐派另一篇用来论述《红楼梦》成书于雍正之前的序文,也恰好落款在雍正甲寅。这仅仅是一种巧合吗?很明显,毛郎英版《何必西厢》的“雍正甲寅仲夏桐峰外史谨序”就是现代人比照着《儿女英雄传》“雍正阏逢摄提格上巳后十日观鉴我斋甫拜手谨序”而伪造出来的!

          综上所述,毛郎英版《何必西厢》上的“雍正甲寅仲夏桐峰外史谨序”、“嘉庆庚申春谷先生校定”,绝无可能是清版《何必西厢》的原序,只能是出自现代人伪造。自然完全不能用来论证《红楼梦》的成书时间。至于具体的伪造者究竟是谁,究竟是毛西旁、毛郎英父子,还是另有其人,则尚待进一步研究。


          回复
          5楼2021-05-31 22:41
            最后,再谈一下《何必西厢》真实作者周兴峄的情况。周兴峄(1760—1828),字鲁望,号桐峰,四川(今属重庆)涪陵人,清乾隆时期兵部尚书周煌之第三子。周兴峄本人系乾隆四十八年(1783年)举人,嘉庆二十五年(1820年),赴浙江任建德县县令。任职期间,主要做了两件事。一是于道光元年(1821年)主持重修建德县梅花城,次年竣工。二是从道光七年(1827年)起,主持编撰《建德县志》,并于道光八年(1828年)刊印。道光七年(1827年)周兴峄卸任建德县县令,前往苏州流寓一年。期间与名臣林则徐相遇于苏州。林则徐为其作有《题周桐峰大令兴峄<湖上谒祠图>七律二首》。足见毛郎英版《何必西厢》上的“雍正甲寅仲夏桐峰外史谨序”实际为盗用周兴峄之名改作,所谓的“桐峰外史”实际上就是这位周桐峰,也是吴语弹词小说《何必西厢》的真正作者。同时,也正因为周兴峄有重修建德县梅花城的经历,有很深的白梅花情结,故《何必西厢》的别名即为《梅花梦》。道光八年(1828年),周兴峄赴任萧山县知县,并于同年卒于任上。从以上人物履历来看,吴语弹词小说《何必西厢》只能作于周兴峄卸任建德县县令以后、流寓苏州的道光七年(1827年)。周兴峄死后,《何必西厢》很可能被其家人带回家乡涪陵重新刊印。这也就是五十二年后涪陵人陈骧瀚《骇痴谲谈》能够留下“近时弹词小说《何必西厢》”之记载的缘故。同时,毛郎英版《何必西厢》出自于四川,恐怕亦是源出于涪陵刊本。毕竟,1997年之前,乐山与涪陵同属于四川管辖,历史上川、渝本是一省。

            另外,再顺便说一下周兴峄与《红楼梦》的渊源。红学史上最早记载高鹗续书的张问陶,其妻周氏即是周兴岱之女。周兴岱系周煌次子、周兴峄之兄。换言之,张问陶之妻周氏就是周兴峄的侄女。张问陶之妻周氏虽然早卒,但张问陶在妻子在世期间和去世以后很长一段时间内都寄居涪陵岳家,与周兴岱、周兴峄兄弟均关系密切。张问陶是程本《红楼梦》在四川地区的最早传播者之一。通过张问陶,周兴峄也很容易接触到程本《红楼梦》。吴语弹词小说《何必西厢》屡次自称其模仿“《红楼梦》笔仗”,这当然也不是偶然的。正是周兴峄喜爱并学习《红楼梦》的真实反映。只可惜周兴峄本人文笔不佳,吴语弹词小说《何必西厢》的文学水准即使跟高鹗续书相比,也相差甚远。若不是民族主义索隐派屡次盗用《何必西厢》名义散布谎言,周兴峄和他的吴语弹词小说《何必西厢》恐怕早就在文学史上被人遗忘了。

            补充:毛郎英版《何必西厢》除了增添了“雍正甲寅仲夏桐峰外史谨序”、“嘉庆庚申春谷先生校定”两篇序文之外,还署有“心铁道人编次、和松居士谱订”等字样。其中,“心铁道人”很可能是序文伪造者依据张问陶《梅花诗》而捏造出来的虚拟作者。张问陶《梅花诗八首》之第三首有云:“花中资格本迟迟,铁石心肠淡可知。此世何人能领略,为君终夜费相思。看来风雪无多日,香到园林第几枝。自是不开开便好,清高从未合时宜。”虚拟中编撰《梅花梦》的这位“心铁道人”,大约就是从这句“铁石心肠淡可知”中脱化而来的吧。作伪者应该知道张问陶与周兴峄家族的关系,所以特意从张问陶的诗句中拈出“心铁”这么一个假名。只是作伪者没有意识到,张问陶卒于嘉庆十九年(1814年),并未活到周兴峄创作吴语弹词小说《何必西厢》的道光七年(1827年)。


            回复
            6楼2021-05-31 22: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