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门战神女婿吧 关注:1贴子:136
  • 0回复贴,共1

豪门战神女婿-第748章 前往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张铎当然知道对方不安好心,但是如果他现在不答应下来的话,估计对方又要在那里作祟,那么到时候陈欢的嫌疑更加洗不清楚了。
  但是如果自己答应他了的话,肯定会掉入他的陷阱,到时候自己能不能活着回来也说不准,虽说特别相信自己的实力吧,但是这一切的变数也是说不准的,所以说他这个人一向是稳妥起见。
  对面的心理医生听到张铎久久没有答复之后,瞬间就冷声说道:“怎么看起来你这样子是非常不愿意的样子?既然这样的话,我也不能勉强,只不过陈欢会不会变成一个杀人机器?我就不知道了。”
  听到这话之后,张铎瞬间就答应了下来,紧接着就见对面挂断了电话,说是等会儿给他地址,让他现在立刻出发。
  张铎看了看时间,发现现在已经到了下午三四点钟,如果再过两三个小时的话,那么肯定要天黑了,他到时候如果去了,对方给的那个地方,说不定真可能被对方给偷袭,所以说她也做点儿准备,但是却不能带人。
  不过从对方如此积极让自己过去的这件事情来说,张铎肯定也已经猜测到对方的目的,就是朝着自己过来的,所以说陈欢只不过是她对付自己的一个工具罢了,虽然说他不知道对方为什么想要这么针对自己,但是他知道的是对方肯定来者不善。
  此时只见手下从门外敲了敲门,紧接着就进来站到了张铎的身边:“您找我吗?”
  那就看着对方的到来,便点了点头,紧接着便站起身来,冲着对方说道:“我出去一趟,如果我天黑之前还没有回来的话,那么你就报警知道吗?”
  手下听到这话之后,瞬间惊动起来,紧接着连忙着急的说道:“您这是要去做什么?要不要我跟你一块去?您自己是不是太危险了?我怕您出了什么事情,那我们公司怎么办呀?”
  要知道自从跟着张铎干了之后,他深深地被张铎的魄力还有能力给折服了,所以说他现在可以为张铎平民,当然不可能,眼看着张铎去涉险。
  张铎听到这话之后就摇了摇头,因为他很显然觉得对方就在跟自己去也没用,而且对方已经说了,他只能一个人去,如果他到时候被对方看到,他们一块去的话,肯定是想再出什么别的办法,威胁自己,到时候肯定会对陈欢不利的,所以他当然不可能同意让手下同行啊。
  更何况这一次他告诉对方自己要出去的目的很显然,就是想要而对方在自己掉入对方陷阱的时候,赶紧报警,然后留一个后手,等会儿好去救他,所以说现在他只能让对方呆在这里,然后伺机而动。
  告诉了手下自己的想法之后,手下这才点了点头,但是还是有一些担忧的说道:“那个心里医生很显然是心里有一些不正常的模样,如果您去了,可千万一定要小心,不要上他的当啊!”
  就在对方说完这话之后,张铎突突然听到手机响了,紧接着她便拿起手机查看了起来,静音接着就见收到了一条信息,然后上面写着一串地址,很显然,这肯定就是心理医生要他去的地方。
  看到这个地址后,张铎就了皱了皱眉,很显然,这个地方并不是什么城市中心地带?很显然,这个地方非常的偏远,也就是说,如果他去了之后,那里肯定人烟稀少,那么对方很显然就是图谋不轨了。
  张铎刚想到这里,就听见手机又突然响起来了,张铎接听之后就听到对面传出来心理医生的笑声:“赶紧出发吧,我都迫不及待的看见你了,记住只能你一个人来,不然的话,你懂的。”
  挂断了电话之后,张铎便径直走出了公司,紧接着便开上自己的车,向着对方的方向跑了过去,他此时开着车,然后在路上走着半个小时,过去之后就见对面,突然又传来了消息。
  张铎临时停下了车,紧接着查看起来却发现对方突然说要变更地址,这也不知道为什么,看到这之后,张铎皱了皱眉,紧接着便掉头,向着对方说的那个地址,再次赶往,很显然,他无论再怎么变换地址自己也都是无所畏惧的,毕竟他现在真的没有什么安排,除了让人报警。
  就在这个时候,张铎马上要到达目的地的时候,就听见手机突然被打响,对面显示是那个心理医生的号码,这让张铎又皱了皱眉,他觉得对方又在搞什么幺蛾子,他觉得不可能,就这么简单,而且这个地方实在在是太显眼了,他刚才都一致怀疑这是不是最终的目的地?
  果不其然,就建在对面,又传出来了心理医生的声音:“不好意思,我刚才突然记错了地址,现在我重新告诉你一个,你现在就赶紧走吧,不要再在那里停留了,毕竟这里人实在是太多了,如果我一紧张紧张,我就哈哈哈哈……”
  听到这话之后,张铎气的使劲捶了捶方向盘,但是现在她真的没有什么办法,所以只能听着对方的话,然后又重新前往了一个地方,这一次他的车开到了一个郊区外的厂房,很显然,这边已经是荒弃了很多年的了。
  张铎下了车之后,然后警惕的走进去,紧接着就见厂房里露出了一个身影,张铎走进一看就发现前方的那个人穿着一身白色的衣服。
  就在这个时候,只见前方的那个人突然转头过来,然后看向张铎,这下子张铎可完全看清了对方的面孔,很显然,这个人不就是心理医生嘛。
  “你可算来了,你知道我等你许久了吗?你知道我哥哥也等你了许久吗?”
  听到这话之后,张铎皱了皱眉,很显然不懂对方是什么意思,因为在他的印象中,对方的哥哥不已经跳楼自杀了吗?但是对方正是什么意思?
  心理医生很显然已经看出了张铎的疑惑,紧接着就见他笑着走到了张铎的身边。


回复
1楼2021-06-02 00: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