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回复贴,共1

快穿之我背后有人罩-1802电竞女神vs天才迷弟(44)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诶,你也觉得他小时候可爱有趣些吧,我跟你讲啊芫芫,他小时候可聪明了,当然现在也不笨——之前为了早点上高中,他还说要跳级,结果被我拦下了……”
沈母以为池芫在笑她讲的沈昭慕小时候的事,便又滔滔不绝地给她挑沈昭慕以前的事说。
“你是没看到,因为这事,他和我闹了不小的脾气,这孩子从小就是不哭不闹的性子,就只有那次,他将自己关屋里,不出来也不和我说话……直到开学了,确认了没我同意不能跳级后,才死心了认命了。”
池芫不禁疑惑,“他为什么那么想跳级?”
难道是觉着老师教的都会,想直接上高年级挑战下难度?
沈母耸耸肩,“那谁知道,除了中学考过一次第二像个正常孩子,他在学习上的发挥,一度让我以为生了个怪咖。刚好那阵子我看了部高智商犯罪的电影,看他就怎么都觉得像是那个路子的……”
池芫囧了下,阿姨您可真是脑洞大。
“他只是不爱说话,但三观正,心地善良,没有不良习惯,不会走歪路的。”
下意识替沈昭慕说了好话,结果一偏过头,就对上沈母笑得意味深长的脸。
“……”
“阿姨明白,阿姨没说他不好。”
池芫淡定地咳了声,“阿姨,我去扔下垃圾。”
然后提起厨房的垃圾袋,就往外走。
沈母站在身后,双肩疯狂抖动,朝沈父比了个胜利的剪刀手。
她看男有情女有意,能成!
刚开门,就见池母和沈昭慕刚好回了。
两人双手空荡荡,池父不禁疑惑。
池母淡定撒谎,“哦,看错了短信消息,那是之前的快递,拿过了。”
但她眯着眼,给了池芫一个“回去好好收拾你”的眼神。
池芫咯噔一下,机械地转过视线,看向沈昭慕,果然,臭弟弟嘴角的笑是怎么都藏不住,看她的眼神,甚至带了点揶揄。
完犊子,翻车事件。
池芫:统子,你刚怎么不汇报下进度?
系统:你对着准婆婆还是别一心二用得好,再说了,翻车这事对你来说家常便饭,习惯了,小事,别慌。
池芫:……
她竟觉着有点道理。
“妈,你和爸先回去吧,我将垃圾扔了就回家。”
她现在只想离这俩远点,等她扔个垃圾,就又能来灵感,将他们忽悠过去了。
池母似笑非笑,“好啊,扔完赶紧回来,妈妈还有些体己话要和你聊聊呢。”
池芫:“……”妈,别这样,瘆得慌。
“我跟你一起下去。”
偏生沈昭慕从她手里接过了垃圾袋,去摁了电梯,没给她拒绝的余地。
沈母笑呵呵地嗑上瓜子了,觉着儿子不错,还是有点长进的。
电梯内。
池芫冷艳个脸,故作淡定地靠着电梯一壁,目不斜视。
“看中我?毕业立马结婚?最好是明年就生孩子,三年抱俩……”
沈昭慕每反问一句,池芫的气势就弱下去一分,最后恨不得脸都贴着墙了。
刚气势汹汹地转过身说了个“你别说了”,就被沈昭慕单手撑着墙壁,圈在了怀里。
他戏谑地低头看着池芫这强装镇定的小脸,只觉得从前怎么没发现,她还有这样一面呢?
巧舌如簧,颠倒黑白,倒打一耙?
还和阿姨说,他没相中她,嫌她年纪大?
不是一直都是她看不中他,嫌他年纪小?
但一想到她这些话,他就心下跟吃了蜜一样甜。
——叮,目标人物好感度+5,当前好感度80,宿主,这也行?您可真是躺赢中的人才啊。
“芫芫,我年轻力壮,三年抱俩不成问题的。”
他附耳,轻声对她说了句,然后就见她耳朵红了红。
便轻笑了一声。
伸手捏了捏,“所以还拒绝我吗?”
“叮——”
电梯门开了,池芫立即往下一蹲,然后灵活地钻了出去。
像是一阵小旋风。
沈昭慕跟在身后,慢悠悠的,嘴角的笑愉悦满足。
小骗子。
还说不喜欢他。
明明就恨不得他赶紧到法定年纪扯证,还想和他生孩子。
沈昭慕想着,就有些飘飘然,没看清,踩着一块冰面,趔趄一下,摔倒了。
池芫听见重物倒地的声音,回头,就见沈昭慕靠着垃圾桶,双腿岔开,低声吸着气。
“……”
不是吧,跑路的人没摔着,你个老年人散步似的却摔了?
但这大大缓解了池芫的尴尬。
她往回小跑了几步,避开地滑的地方。
伸手,“怎么搞的,这么大个人了还会摔跤……”
她如果不声音里带着调侃笑意的话,沈昭慕会以为她在关心他。
他看着这白嫩的小手,不服气地握住,往怀里一带,然后池芫成功跌他怀里了。
单手抱着她,摁着她的脑袋靠着胸口,一手将垃圾袋往左上方一抛,精准丢进垃圾桶中。
“起来!”
池芫爆炸,该浪漫的时候你不浪漫,在垃圾桶旁霸总拥抱是几个意思?
谁家偶像剧会带着垃圾桶的背景?
“起不来了,摔疼了——”
“那你撒手,我起得来。”
沈昭慕却抱紧了些,自己坐在冷冰冰的地上,但让她坐在自己怀里。
“撒手可以,你得答应我一个条件。”
池芫没好气地冷笑,“沈昭慕,得寸进尺了哈。”
都怪老妈,到底是哪个阵营的,就算我穿帮了,你也应该兜着我啊,怎么能什么都和他说呢!
现在好了,在这小子心里,她就是迫不及待想和他结婚生娃的饥渴姐姐了。
她的女神滤镜,破碎了。
“我不得寸进尺,我只得你进你。”
池芫:“……”
对不起,是她太污了吗,这破路,她都觉着在开车?
见她绷着小脸故作冷艳,沈昭慕心下意动,便问,“我能亲你——”
“不能。”
“哦。”
然后池芫就感觉脸颊上一个蜻蜓点水的吻落下。
就这?
她嘴角微不可闻地撇了下。
“你好像很失望。”
沈昭慕耳朵很红,他庆幸天是黑的,她看不到,要不然,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信心和勇气,就得被破坏掉了。
池芫咬咬牙,瞪着他,眼睛因为瞪人而亮得很。
下一瞬,她就见他的脸在眼前放大,忙闭上了眼睛。
随即,只听到他愉悦的笑声,被拥着一道站起来。
“嘶——”
乐极生悲的沈迷弟,刚走了一步,就觉得脚踝刺疼,他苦笑一声。
这还真是有得必有失。
但——
他顺理成章地伸手环着池芫的腰,微微弯腰,将下巴搁在她肩膀上,单脚抬高。
池芫:“放开。”
她木然着脸。
“不放。异世里,我们错过了五年,现实里,现在,和以后,我都不想再放开你了。”
(小迷弟这么春风得意开屏的样子,好像给他来个粉碎性骨折哦:)


回复
1楼2021-06-02 09: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