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哀分析文吧 关注:35,139贴子:1,126,701

【同人】飞同凡想·孤独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一楼喂熊
原作:常磐柯南
监修&友情主演:国土


IP属地:山东1楼2021-07-07 13:58回复

    “哈哈!”张三看着眼前的两具尸体,兴奋地掏出火机给自己点了支香烟。
    “杀人真的不难。”说着他把打火机扔到了一摞纸上,转身离开。随即冲天的火光很快就吞噬了两人。


    IP属地:山东2楼2021-07-07 13:58
    回复

      莫名市oto纳斯酒店楼下餐厅
      “昨天晚上我市林场区一所居民楼失火……”
      “给我老老实实在宾馆呆着!”小孩儿啥都没说呢,坐在他对面的中年男子便吼道。
      “师父!”这个孩子看上去七八岁戴着副黑框眼镜。
      “小孩子就要有孩子的样子。”他师父放下碗,背上电脑包,拿起拐杖走了,“别整天往死人的地方跑。”
      “哦!”小孩儿看着他结了账走出粥铺有点儿失望。
      我们的镜头往林场区移动
      “这是什么情况!”莫名市是个不算发达的沿海城市,别的县市区因为靠海还能发展点儿旅游业,林场区离大海十万八千里,自然就成了一个不算发达的地方中的不算发达地方。刚上任一年的刑警队长处理过最大的案子就是在烧烤摊看球打破头。这是第一次遇上杀人案还是一杀杀两个。
      “咳咳!”一声咳嗽,刑警队长看到一个穿便服的青年男人站在他的面前。
      “什么情况!谁放你进来的!”他立刻就火了。这次事件非常棘手,因为案发现场是当地国土资源局财务股股长的家。
      “市国土资源局执法监察队副支队长傅羽凡。”年轻人出示了证件,“昨天刚刚接到举报说你们这儿国土资源局财务股股长张启航受贿,今天他家就着火了。你说我是走流程,还是……”
      “哎呦!大领导啊!”刑警队长立刻变了脸色,“您请!您里面请。”
      “我既不是检查机关也不是公安机关,进现场不好吧?谢谢!”傅羽凡接过旁边小警官递过来的香烟,自己掏出一盒熊猫,插进去。小警员看到以后知趣地走开了。
      “这话说的。您是市里的官,天生大我们一级。”刑警队长赔笑道。
      火灾现场
      “四楼……”傅羽凡看着门口的防盗门陷入沉思。
      “我们怀疑是入室行窃。”刑警队长如实汇报道,“您看这儿。”他指指墙围上的一个三角符号。
      “这是你们这儿小偷踩点儿的标记?”傅羽凡见那个标记足足离地一米五,如果这是随手画的,说明这人至少一米五四,这在普遍身高不高的南方已经接近成人了。不可能是孩子干的。
      “应该是的!不过具体是哪家小偷干的我们还要线人帮帮忙,毕竟杀人了,那些个地头蛇也不太敢藏。”刑警队长回答道。
      “里面可以看看吗?”傅羽凡扫了眼楼梯,总共六层,没有电梯。 “当然可以。”刑警队长接过一副手套鞋套递给傅羽凡。看他都穿好了打开门,傅羽凡看到门锁已经被破坏了。估计是灭火的时候,消防队干的。
      “这房子不大啊……”傅羽凡踩着防止破坏现场而搭建的踏板进入现场。这房子总共二室一厅一厨一卫。标准的不能再标准。房间可以看到的窗户都是完好的。除了厕所那个根本爬不进来人的换气窗都上了锁。一间房是书房已经被烧得面目全非。两具盖着白布的尸体放在这儿。另一间房是个卧室,双人床,床上的被褥被掀开好像是主人听见小偷进门然后起身去书房然后被小偷杀掉……二打一被反杀?这个小偷练过吗?
      “老赵,这位是市资源局的。”刑警队长对着一个浑身包着白大褂的人介绍。看来像是法医。
      “那个!”法医举着双手不知所措。
      “明白!明白!”傅羽凡知道他是怕验尸搞得一手脏自己嫌弃,赶紧作揖。
      “死者初步断定是死后焚尸。死亡时间需要等省里的法医过来。”
      “你不能做吗?”刑警队长问。
      “要是就死了一个我行。”法医耸耸肩,“现在规定,同一个案子出现两具以上的尸体,必须等省里的法医来主持解剖。”
      “你看……这……”刑警队长对傅羽凡表示道歉。
      “没事儿。照规矩来吧。”傅羽凡倒是觉得没什么,只要张启航不是被上线灭口,这件事儿就和他没有半毛钱关系,“能大概估个时间吗?如果他是在我们接到投诉前就死了,这就和我没关系了。”
      “那就要让您失望了,除非你们半夜十二点接警。”刑警队长说,“我们五点接到火警的同志报警,五点一刻到的现场和火警的同志交接。他们是四点接到报警,因为楼道的关系,破坏门锁花了半个点。五点二十五确定明火完全扑灭,我们进驻现场。根据交接记录……”他掏出笔记本,“根据现场可燃物残留,起火事件不早于十二点半。”
      “好吧!”傅羽凡点点头准备离开。却见到一个小警察凑过来和刑警队长说了两句悄悄话。
      “你确定?”刑警队长一惊。小警员点点头。
      “怎么了?”傅羽凡问。
      “那个……傅领导,安门区熟吗?”刑警队长问。
      “不太熟。只认识他们资源局的几个人。”傅羽凡如实回答。
      “那……我只能跟你说这有可能是个连环杀人案。”
      “这个结案报告怎么写呢?”傅羽凡从现场出来,又回头看了眼火灾现场,四楼,老式小区六层楼,外部没有防火梯。
      昨天刚接到举报,今天人就死了?他不是受贿的吗?难道他还有上家?那灭口也没必要这么快吧!不过这些关傅羽凡什么事儿?傅羽凡是来查他行为违法的。受贿有反贪局管。
      他叹了口气,只有先去当地国土资源局了解情况了。
      “领导视察工作!坐坐坐!”都说官大一级压死人。林场区分局和市监察队平级。所以眼前这个副局长理论上和傅羽凡是平级的。但傅羽凡是市局的人,那天然压副局长一头。
      “你们这儿可够忙的。”傅羽凡坐在沙发上说。楼下办事大厅人声鼎沸,就算坐在副局长办公室也听得见。
      “领导见笑了!还不是半个月前老罗家林场的事儿。”副局长说。
      “……”傅羽凡脸一沉,那个匿名举报人就是说老罗家林场的承包合同有问题,“具体怎么回事儿?”
      “还不是那个张启航张会计。”副局长一脸嫌弃,“当初老罗家那块地好几家想要。我们就按投标出钱最多的给了。可问题是老罗当时报了50万,他全部家当也就30万。”
      “啊?”这也能拿到地?
      “我们本来以为他是借钱租地的。”副局长叹气,“结果没想到,是他家姑爷,就那个张会计,挪了20万公款把窟窿填上了。这两天不知道谁给捅出来了。好家伙。原来那几家人全来讨说法。今天听说张会计家着火了,没准就是哪个脑袋发热的干的。”
      肯定不是……火源在室内。四楼又不可能直接丢进去。“为了一块地就放火?不值当吧。”
      “罗玉正这人本来就是远近闻名的抠门精连自家闺女的嫁妆还要打欠条。这把租下林场,结果从林场下面挖出了金子,那谁看着不眼馋。但他就【哔——】的不还钱。大账上20万的窟窿也放在那儿没填。现在张会计一死,我们可惨了。这不我们局长被纪委直接叫去过堂去了。刚刚来电话说下午财政局的人就来。要我安排好接待工作。”
      “谁告诉你,张启航死了?”傅羽凡问。
      “猜还猜不出来吗?现在10点了,他堂堂一个股长,还摊上事儿了,连请假电话都不打一个?打电话找他还关机。”副局长翻白眼。
      “他就不可能是畏罪潜逃了?”傅羽凡继续问。
      “就他?他要是敢潜逃,就不会在我们这破地方作18年的股长了。”副局长说道,“18年前,我在他手底下干出纳的。现在我都混到副局长。他动都没动。成天一副认命了的样子,说实话要不是内部查账查出来问题,这事儿我们都不相信是他做的。”
      “那内部查账别的有没有查出来?”
      “不好说。零碎账核对需要时间。”副局长回答的很干脆,“不过大的问题就这一笔。”
      “那你觉得他有可能受贿吗?”
      “你说他收人条烟或者收瓶酒还是有可能的。但他行贿受贿?我不信。你也知道他连孩子都没有。贪钱给谁啊!”
      从资源局出来,傅羽凡脑子里面一直回荡着副局长那句话,“连孩子都没有……”他昨天收到张启航的人事档案的时候知道他没有后代。40岁了,无儿无女。这对于混官场的很少见。特别是财务口这种肥缺。都是巴不得赶紧培养个接班人接自己的班的。这时候他的手机响了,“啊?易凡?啊?抬头?”傅羽凡看了眼马路对面,一个背着电脑包的中年男人拿着手机看着他。


      IP属地:山东3楼2021-07-07 13:59
      回复
        说话太快,未完待续


        IP属地:山东4楼2021-07-07 14:00
        回复
          马克


          IP属地:四川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21-07-07 14:33
          回复
            不明觉厉


            IP属地:广东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21-07-07 15:00
            回复
              看的一头问号


              IP属地:江西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21-07-07 18:04
              回复
                好家伙,我直呼好家伙


                IP属地:广东8楼2021-07-07 21:19
                回复
                  太强了


                  IP属地:广东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21-07-07 21:50
                  回复
                    好家伙


                    IP属地:山西来自iPhone客户端10楼2021-07-07 22:15
                    回复
                      我给你跪了啊!!!国独yyds!!!!!!!


                      IP属地:安徽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21-07-08 10:46
                      回复
                        lol


                        IP属地:英国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21-07-08 12:06
                        回复
                          “凶手狡猾?”傅羽凡听了案情下意识地有了好几个想法。剥皮萱草这是出自明朝的酷刑。是朱元璋为了惩戒贪官而设立。那个科长难道是个贪官?但平常人别说剥人皮了,杀人都未必行。这种人皮草人在战场上也许会有人拿来吓唬人。凶手可能当过兵?还是那种在战场上刀口舔血的雇佣兵?那凶手反侦察手段非常牛逼才是。但这种在档案上消失了好几年的人在小地方应该不难找才是吧?那应该是通过伪造身份出境的。可见其狡猾。
                          “是因为那四个夯货没查帮凶的不在场证明。”赵大宝用一副“我真没跟你说笑话”的表情。看傅羽凡不理解,便继续说道,“他们到现场第二天就向凶手的帮凶打听了他的不在场证明,帮凶说他去火车站送凶手了。但后来根据地方警方的调查,那天就帮凶一个人去了火车站,凶手根本没离开当地。”
                          “噗——”直接喷了。
                          “这肉你自己解决……”易凡继续叫老板加菜。
                          “你要不帮忙,我估计以他们的破案速度……”赵大宝直接靠到椅背上,表示爱帮不帮,“一个月以后你能继续你的工作。”
                          “不是……你的意思是你们的目的就是让他们破不了案?”
                          “不!是在他们前面破案。”易凡说,“民间人士参与破案,然后表彰。这样虽然案子破了,但不算他们的,他们的破案率就会被压下去,各地公安机关就会向公安部施压,不让他们继续来多管闲事儿。”
                          傅羽凡思考了一下,的确这种钦差大臣似的人物跑到下面去查案,架空了下面的办事机关的确办事机关会非常不爽……等会儿……易凡刚才说了个‘各地’?不止他们在这么干?
                          “我想全国没几个省市不想跟他们划清界限了。”大宝看到傅羽凡的表情,便摊手说。
                          “我考虑考虑!”傅羽凡郁闷地吃掉被自己污染的串,他不是很想掺和公安局的内斗,但他的直觉告诉他,放任特案组继续留在莫名,肯定不合适。
                          这场会议傅羽凡是逃不开的。昨天举报张启航的人没有透露姓名,电信局的查询记录也是在一个话吧打的。他举报张启航受贿,话务员好说歹说让他打反贪局,资源局不管这事儿。结果他抱怨了一句“交着林场的钱开金矿,这都不管,肯定受贿了。”好吧!这个肯定要管了。如果受贿了就要反贪局进场。那张副局长就免不了要被查。临退休来这么一遭,就算没查出问题来也有他受得。
                          “这位是市资源局的傅支队长。”王队的话打断傅羽凡的想象。他看到王队领着一个穿着夹克衫的年轻人,“特案组画龙。”
                          “国土资源局要管公安的事儿?”画龙无视了傅羽凡伸出的手。
                          “死的是国土资源局的人,牵扯到一起非法利用资源的案子,我必须给它定性。”傅羽凡见状收回手,“当然,如果画警官想要完事儿以后专门来我办公室向我汇报的话,我没意见。”说着他就站起身。
                          “别别别!”王队赶紧拉住傅羽凡。特案组那是公安部管的,跑去给一个市级单位的副支队长汇报那成何体统。这摆明是两方要对着干的意思,“画长官!死的怎么说都是资源部的人,要兄弟部门好好配合才行。”
                          “好吧!我卖你个面子。”说完就进会场去了。
                          “诺!看到了!”他身后秦明和赵大宝翻着白眼也跟进去了。
                          “请吧……别生气了!”王队安抚着傅羽凡说。
                          整个会议冗长不堪,傅羽凡盯得都快睡着了,终于在四个小时之后他搓着惺忪的睡眼总结下来几个要点。
                          一、四个死者被判断为连环杀人案的点有两个,一个是四个死者的现场都发现了中华烟的烟灰,看来杀完人抽一根烟是凶手的习惯。二是凶器是同一把。那把凶器好像是自制的。在刀具库匹配不上。
                          二、第一位死者是隔壁长虹区的一位女企业家叫叶蕾,一个月前午休时间被人砍死在办公室。现场监控拍下一个穿黑衣服戴黑帽子的人。凶手在现场抽了一支烟,烟头带走了,烟灰洒在烟灰缸了。
                          三、第二位死者也是林场区的,叫苏二毛,是个刑满释放分子。上个礼拜被人捅死在下班路上,因为在老区,没有监控不知道什么情况。
                          四、凶手杀人的手法越来越娴熟了。叶蕾是被乱刀砍死,苏二毛没扎到要害,要不是因为小巷没人经过他还是有救活的可能。而到了张启航和罗方玉就是一刀一个。
                          五、张启航家小区路口的监控可以看到一个类似于第一起案子的黑衣人经过。
                          六、张启航是在书房被杀的,而罗方玉在厕所,然后被拖到书房。
                          七、那个画龙是个SB。好几次打断当地警方的陈述完全是因为他自己压根没听懂,提出的问题都鸡同鸭讲。易凡偷偷发给傅羽凡的履历告诉他,这货就是个散打冠军。不是……特案组这是缺人还是缺钱?又不用他们出去抓凶手找这么个人干什么?


                          IP属地:山东15楼2021-07-08 14:57
                          回复
                            “有什么发现?”散会以后,大宝带着秦明拦下傅羽凡问道。
                            “我为什么要帮你们?”傅羽凡现在就想离那个画龙远点儿,他可没信心惹了他还能全须全尾地回家。
                            “唉!那个画龙的破案水平连王队都不如,你觉得这种人操纵公安部能好?”赵大宝没想到他不配合。
                            “那也是你们公安机关的事儿。和!我!没!关!系!”
                            “抱歉!和你有关系。”秦明开口了。
                            “有什么关系?”
                            “特案组背后的支持者叫白景玉。”秦明轻描淡写地说了一个名字,“你不会不认识吧。”易凡曾经说过,如果傅羽凡不配合,就告诉他白景玉的事儿。
                            “验尸报告就这么点儿?”傅羽凡果然立刻变脸,翻起报告。
                            “这只是我们经手这两人的。”赵大宝见他合作了便说,“另外两起的要靠王队长走正式手续从市局调过来。”
                            “张启航是胸部中刀,妻子罗方玉是后背中刀,这不像一个小偷,更像是直接来杀人的。”傅羽凡看着报告里的档案。
                            “深更半夜来死者家里,如果不是小偷,那就是熟人。”秦明说,“可……王队把主要关系人都过了遍筛子,所有人都有一定程度上的不在场证明。”
                            “大半夜的谁能给自己找个不在场证明。”傅羽凡叹气,“前几起案子呢?”
                            “苏二毛是孤儿,只有个哥哥苏大强现在还在监狱里面。苏二毛的工作是居委会帮忙找的,帮着老年活动中心看场子顺道打扫卫生。”大宝回答。
                            “至于叶蕾。老家在东北。她是自己跑到莫名打工的。她做服装生意的。关系比较杂。排了一个月没看到有几个有价值的。”秦明回复。这时候他的手机响了,“喂?林涛啊!什么?叶蕾的身份是假的?”赶紧切免提。
                            “是啊!我们查的这个叶蕾现在在河北打工呢!她老公带着她父母还有孩子现在在局里闹,说我们伤害他们的感情。谎报他老婆的死讯。”
                            “不是……他父母之前不是认尸了吗?”秦明纳闷。
                            “现在改口了!说上次认尸太伤心了没认清楚。大前天接到叶蕾的电话,才知道他们闺女还活着。她老公就赶紧坐着火车过来了。那个叶蕾也是,身份证被吊销了才想起来联系父母……”林涛在电话里面滔滔不绝地发牢骚。
                            “去人社局调资料。”傅羽凡说。这时候这个监察大队副支队长就比法医和刑警有用了。
                            一个小时后。一声铃响,电子档的档案已经投入傅羽凡的办公邮箱。
                            “要是人社局和我们合作也这么效率就好了。”大宝吐槽。
                            “做梦呢!”秦明摇头。除了检察院和法院哪个政府部门会闲着没事儿和公安局搞一块。
                            “这人18年前的资料都是河北那个叶蕾的……”傅羽凡在电脑上看资料说。
                            “只记载了18年前叶蕾来了莫名。”大宝指着一条条档案。
                            “死者多少岁?”傅羽凡捏捏鼻子。
                            “根据骨龄测试38岁。”秦明说。
                            “那么说年龄和这个叶蕾对的上。”傅羽凡看着叶蕾的年龄也是38岁,“38岁……她没结婚?”
                            “等一下!没结婚,怎么有孩子?”大宝突然问。
                            “未婚先孕又不是没有。”秦明对于大宝提这个问题感觉很扯。
                            “不是这个问题。”傅羽凡说,“这份资料显示叶蕾是已婚。如果婚姻状况是河北那个叶蕾的。那这个叶蕾就不可能结婚。那她就算有孩子也上不了户口。那她生的那个孩子呢?她要是没有妊娠迹象,你们也不可能认定她是那个在户籍上有个儿子的叶蕾吧?”
                            “bingo!”大宝竖起大拇指。终于让秦大法医吃了次瘪。
                            “这怎么查……上不了户籍的孩子。”秦明挠头发。
                            “手术刀口。”大宝说,“叶蕾的阴唇挨了一刀。这是顺产手术。防止撕裂伤做的。”
                            “也就是说她是在正规医院做的手术。”秦明赶紧打电话给王队。
                            “这么刁钻的点你是怎么想起来的?”傅羽凡好奇。
                            “我早晚也要生孩子啊!”大宝觉得奇怪。
                            “他的。”傅羽凡指指身后打电话的秦明。
                            “丝——”大宝深吸一口气,“他是……弯的。”说完就走了。
                            “弯的?”傅羽凡看着秦明打电话的背影,勾勾手,“我怎么看不出来。”


                            IP属地:山东16楼2021-07-08 14:58
                            回复
                              昨天说话太快,今天生吞活剥……回头继续


                              IP属地:山东17楼2021-07-08 15:02
                              回复
                                百度小说人气榜

                                扫二维码下载贴吧客户端

                                下载贴吧APP
                                看高清直播、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