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庸吧 关注:838,094贴子:51,964,954

回复:神雕后传之孽海情天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IP属地:江苏92楼2021-08-21 09:25
收起回复


    IP属地:江苏93楼2021-08-24 22:20
    回复


      IP属地:江苏94楼2021-08-24 22:21
      回复


        IP属地:江苏95楼2021-08-24 22:23
        回复


          IP属地:江苏96楼2021-08-24 22:23
          回复


            IP属地:江苏97楼2021-08-24 22:24
            回复


              IP属地:江苏99楼2021-08-24 22:26
              回复


                IP属地:江苏100楼2021-08-24 22:28
                收起回复
                  我有预感,这彭大川要输。


                  IP属地:江苏来自Android客户端101楼2021-08-24 22:36
                  收起回复
                    98楼又没了,都已经贴图了度娘还删。


                    IP属地:江苏来自Android客户端102楼2021-08-24 23:00
                    回复
                      黄蓉蹙起眉头,正要训斥。只见李保宁练了一会儿,白卝皙的脸逐渐涨得通红。黄蓉一开始以为他是气愤,却见他双卝腿渐渐又抖了起来。黄蓉正自惊疑,旁边一个红脸乞丐已经忍不住出声嘲笑道:李尿泡,你那一泡尿又夹不住了。众丐哄然大笑。
                      李保宁停下动作,怒视着那红脸乞丐。那红脸乞丐丝毫不惧,骂道:你个小尿泡神气什么?不服气去把那泡尿撒干净了来对练。老卝子若不是怕你小尿泡被打得尿在老卝子身上一身臊,现在就摆平了你。说着晃了晃手中的钢杖。
                      李保宁艰难地走到黄蓉面前,双目不敢看她,嗫嚅着告退。黄蓉刚一允准,他已经狂奔进了校场旁边的小树丛,围观群丐又是一阵哄笑。


                      IP属地:江苏105楼2021-08-26 21:40
                      收起回复
                        接100楼
                        李保宁知道彭大川不会先动手,身卝子一晃,便即抢上,并掌如刀,直取彭大川前胸,攻势甚是凌厉。彭大川双掌一上一下,护住了胸腹要害。彭大川知道自己掌力开碑裂石,甚是厉害,只怕一掌便取了这后生姓名,故而采取守势,等他招式用老,只消抓卝住他后颈往地上一摔便是。岂料李保宁中途一个踉跄,似乎绊到了什么,咕咚一声摔倒在地,连打几个滚。
                        众乞丐哈哈大笑。彭大川也不禁裂口而笑。可他刚笑出一声,地上的李保宁突然飞出一脚,正中他右腿膝后阴谷穴。阴谷穴是足少阴肾经的大卝穴,彭大川冷不丁中了一脚,顿感右腿犹如电轰般的一颤,虽然李保宁功卝力不足,却也差点踢得彭大川单膝跪地。


                        IP属地:江苏106楼2021-08-26 21:43
                        回复
                          彭大川心念电转,知道这李保宁一脚既中,后几脚必然接踵而至,索性气沉下盘。这后生手脚力道不重,便踢中也无妨,只需抓卝住他的脚踝,自己便已经稳操胜券,正转念间,只见李保宁翻身跃起,一双手爪竟然径直来抓自己眼睛。彭大川心里大骇,其时已不及后退撤步,忙使一个铁板桥向后急倒,却觉得胯间奇痛。原来李保宁出爪时同时左脚踢出,正中他的阴卝囊。
                          众丐齐声哄笑,同时亦倍感惊讶,李保宁这小丐原本只是手脚伶俐,奔跑迅捷,但刚刚得到郭靖黄蓉教了半天,竟然就能击倒丐帮中一等一的好手。那彭大川并非泛泛之辈,确已得了简长老的真传,群丐同感钦服。想到这里,群丐对李保宁等一干新军更觉艳羡,只恨自己当初没有尽力奔跑,没能入选,以至于失了高深武学的传授。众丐口卝中哄笑不绝,心中却更觉懊恼。


                          IP属地:江苏107楼2021-08-26 21:44
                          回复
                            群丐哄笑声中,彭大川一跃而起,右手抓过钢杖,便及使开鲁智深疯魔杖法。这钢杖极为沉重,若是砸中人身,轻则断人筋骨,重则内脏破碎、脑浆迸裂。他本来谨遵黄蓉之命,不敢使出重手,却被李保宁踢中了要害,好生疼痛,恼怒之下,便忘了刚才黄蓉的嘱托。这一百来斤的钢杖在他手中舞得开来,劲风激荡,李保宁要是中了一下,哪里还有命在。他见彭大川来势凶猛,哪敢用肉掌去接他的钢杖,只得连连后退。彭大川打得性发,哪里容得他退走,钢杖虎虎声响中,跟着步步抢上。
                            群丐见得彭大川如此威势,不禁喝彩,待见得他步步紧逼,毫不容情,不由得为李保宁担忧。人人心中均想:这小娃儿是个练武奇才,若是被彭大川打杀了,大是可惜。彭大川也必受重责。有几人便出口叫彭大川大人有大量,饶了这娃儿一遭。


                            IP属地:江苏108楼2021-08-26 21:46
                            回复
                              黄蓉眼见李保宁步步后退,小卝脸儿惊得雪一般白,知他确无还手之力,叫道:彭大川,住手!彭大川钢杖击出,听到帮主号令,这才醒卝悟过来:这娃儿是新军里的好苗子,是好好锤炼上阵的轻兵锐卒,怎可一杖打死了他?想到这里,钢杖转而击向地上,砰一声,将校场铺地的青石板击得粉碎,石屑纷飞。这一击着实威风凛凛,殊不可当。旁边围观的群丐便又大声喝彩。
                              彭大川喝道:小小娃儿,怎地如此阴损?我和你实乃同袍,比武较技,怎能用这样下作的招式?


                              IP属地:江苏109楼2021-08-26 21:48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