獒龙吧 关注:4,923贴子:13,088
  • 0回复贴,共1

温酒(1)青梅酒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冬月雪林,冰泉梅晶;觅一方小院,温一壶酒,酒气氤氲间,吻一心上人,岁月静好,甜气弥漫……

贰》——热酒带着翠竹之气,入口清烈,浅淡但不单薄。
密林深处,一别房屋,居内一眼热池,门口立了一匾:入眠清醉,也是一番心意。
木门上轻浮的雪被震落,而穿门。。而过的两人也不在意这落地无声的雪。
张继科拉着马龙直奔正厅,随着门开的还有迎面而来的热气和香气。两人拍掉对方肩头薄薄的冰凉,看着眼前的饭菜还冒着热气,无非就是:黄瓜溜肉,红烧狮子头,糖醋鱼,丝瓜炒蛋,苦瓜酿肉还有一个永不缺席的---拍黄瓜辣椒圈。桌边立着一只褐色的泥炉用碳烘着一壶酒,马龙细嗅到竹气,想着半月前写信提到一句:竹色隐人,待后齐往。
“你就这样用内力?”马龙又想到之前的冰凉,怪不得会那么冰,原来把内力用在这里,他又如何不明白他的心意,因为太了解所以更心疼。
“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张继科扬了扬眉,颇有些桀骜不恭的姿态,下巴微抬,露出弧度正好的侧脸。“你能给我暖手,我就不能用了温菜?”
“这是歪理,你之前的伤受不得寒,又在雪里等我,你会,,”马龙有些无奈,心里渐暖,但是嘴上还是不停。
某人闻言眉眼减了笑意,直接落座,也不管还在絮絮叨叨的人,一口一口塞着拍黄瓜,两腮鼓鼓的,马龙话突然打断,看着吃素的某人,想起了之前在秦门看见的那只兔子,就连红眼都特别像。噗嗤的一声,马龙没忍住,直接笑出来了,张继科手指一紧,生出几分白色,眯了眼笑意盈容的人,把筷子一甩,直接走了。
马龙没想到这人火气这么大,只是摇了摇头,笑意不减,缓缓归座,自斟一杯酒,开始了“一个人的晚餐”,也挺惬意。
张继科站在侧门后越想越气,就他事多,说什么想看竹子,大冬天的他去哪给他找地方?念着他回来,开了坛竹叶青(原本刘师傅的贺礼,现在,没了)怕酒气散了,用细碳微微的温着,呵。老子辛辛苦苦做饭,还在雪地等某个没良心的家伙几个时辰,一回来就叨叨叨!没有良心!今天晚上别想好过!
即为江湖盛名之下,马龙自然察觉继科的动作,面上不显,心里却有几分担忧---自己的未来,屋里淡淡的竹香萦绕,炉上的酒还在有意没意冒泡,无论是饭菜还是温酒,也不过是心意的浅浅表态,在朔风之中的归人一份贴心的温慰。
这生活平浅,幸好有个趣人,能让冬日竹叶翠青,寒风喜人,在淡渺的酒气之间,所喜这岁月并不寡淡。

—未完待续—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21-09-22 0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