獒龙吧 关注:4,912贴子:13,053
  • 2回复贴,共1

无聊的产物(ooc警告)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自从19年比赛结束后,马龙和张继科的交集几乎为零。
他不是没有关注那个奶团子的动向,只是那个人与他好像始终都在错过,他不甘心却无能为力。
那卑劣的爱意就像荒芜之地开了一朵花,脆弱而又迷人,他怎么能够忘记?午夜时分,他一次次的回忆手臂上曾经的触感,一次次尝试自己平息燃烧的欲望,不够,缺了什么。
“如果爱你是种禁忌,我愿意永远囚禁此地。”
张继科简单的收拾了一下自己的狼狈,空气里散发的石楠花气息还在诉说他刚刚的罪行。
张继科握紧了手机,看向通讯录里单薄的两字--a龙,他想听一听声音,听一听就好,不是比赛纪录片里他呼唤那些碍眼东西,而是在这一刻单单属于自己的声音,还有人。他的爱实在是一份邪物,让他入魔而不望挣扎,
“喂?是继科儿吗?怎么了?”
手机里传来了日日夜夜妄图的声音,张继科一时慌神,而马龙不知为何心心念念的人好不容易主动打了个电话,却无人理会,也有些担心。
“继科儿,怎么了?遇到什么事了吗?”
马龙不自觉的放柔了语气,他其实也在担心自己这样欲情故纵会不会过了些,毕竟张继科比他经历的多,可是恶魔滋生,爱意卑劣,他不是看起来的奶团子,他有一颗爱意浸黑的心。
张继科察觉到语气那一丝的牵挂与担忧,他承认他想利用马龙的善意,可能在这一刻,他的罪恶曝于光明,但是他不想隐藏了,如果龙儿不同意,,,那就缠着他不放,这也可行。
“龙儿,我,,想告诉你”
或许是爱意蓬勃,连声音也带上了激动微微发颤,马龙以为继科儿紧张什么,在想如何安慰心上人,伴随夜风的拂过一句“我爱你”砰发在马龙耳边,有些轻,仿佛是风在告白,他有些懵。
张继科数着秒,心一点点的下沉,就像窒息,没有在海里他却偏偏觉得这里深不见底,将电话急匆匆的挂掉。在黑暗中告白,果然没有光明。他自嘲的想到刚刚的行径,打算继续。
马龙被挂断的声音带回了神,连忙敲响隔壁的门。张继科一时敛了心意,去看了门,看见面前的奶团子有些错愣,他没想到就在隔壁。马龙如何不知,拉着张继科的手进了卧室,带上了门。
“你说你爱我,对吧,我没有听错。”张继科看着明明在黑暗之中却依旧闪闪发光的双眸,呆呆地点了点头,看见马龙升起的笑意更觉得莫名其妙。
“你不觉得我很脏吗?我居然爱你啊。我,居然喜欢你”张继科觉得自己被握着的手腕在发烫就像心尖尖的温度,高的离谱。
“不会啊,因为,我也喜欢你,我也爱你昂~”
马龙欢喜的声音响起,张继科觉得房间太空不是一件好事,因为此刻狭小的空间里马龙每一个字都清晰的可怕。
喜欢可以隐藏,爱意不能,荒芜会有繁华,黑暗背后就是光景,我以为的单向暗恋,原来是我们的小心翼翼。
张继科明白了马龙的意思,或许是屋里淡淡的石楠花气息挑断了他的神经,他用力将马龙推到床上,屈膝分开了他的腿,他俯身温湿的气息扑向马龙的脸庞,“可以吗?龙~”,马龙撇开脸,“可,,可以,,我,,第一次,,轻一点”张继科闻言一愣,旋及继续放任自己的卑劣。
“第一次?”
张继科闻言一滞,缓缓起身,马龙感觉身上那块热源离远了些,心里骤空。他使劲的咬了咬下唇,本就自带粉色的唇添了几分水光,更加诱人。
张继科自是不知床上人想些什么,他起身打开了床头那一盏夜灯,橘黄色的灯光微弱而又温暖,石楠花气息仿佛被光所加热。
马龙看见张继科立在光影之间,温暖与冷漠交映,独有一番禁欲美,他目光放柔,直盯着张继科,泛着欲气的红唇牵起弧度,手上一颗颗的解开自己的扣子。
房间过于静谧,那解扣声一如鞭炮声炸在张继科耳边,他默默吞咽,目光在暖光的隐处越发锐利,他盯上了。
马龙脱下上衣,又开始解裤子,看似他在诱惑但是那指尖微微的颤栗却让他停了下来。
“要不,还是下次?”
“嗯~?不行,就现在”
张继科扑了过去,几秒就拉开了,马龙一时慌神,感受到身上这人的体温,马龙明白了,他硬了(明明就脱了个衣服,这就?)。
张继科灼灼热视着马龙的唇,他想尝尝而他也这样做了。唇形被他用舌尖一点点勾勒,很软很舒服,有些上瘾,他将舌伸进去,邀请马龙回应,一边脱着自己的衣服。
一吻成瘾,一爱成魔,如果黑暗之中,那爱你就是唯一的光。
张继科的唇舌与他纠缠不清,马龙感受到张继科的压抑,试图给他一些回应,动作不大却足矣勾起欲火。
张继科开始顺着马龙的唇开始向下,唇舌发麻的马龙突然被胸口的疼一惊,本能的挺腰,刚好张继科下部的滚烫贴到私处,一切水到渠成。。。。。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21-10-03 00:16
    蹲蹲蹲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21-10-03 01:07
      来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21-10-03 02: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