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熊小说吧 关注:17,726贴子:229,944

回复:原创小说【只待,漫城桃花开】

取消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被学委拉住搞什么综评去了。。嘤嘤嘤QAQ这么晚了,本来想尽量写点的,但是发现写一点点好像更不合适,。。。抱歉啊,明天晚自习不学英语了,拿开更新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72楼2018-03-06 23:45
    此时,所有的一切都不重要了,寂视和苏世谦抱在一起,互相感受着彼此的温度和呼吸。寂视的唇霸道的按在苏世谦的唇上,贪婪的舌头伸进了苏世谦嘴里。
    当然,总有人喜欢碍事,打扰这对小情侣捅破最后一张纸后的小暧昧。
    “滚蛋!死!你们两个贱婢,都得死!杀了你们,我要杀了你们!”刘家辉挣扎着想要起来,嘴里不断发出令人烦躁的声音。
    寂视停了下来,恋恋不舍的把嘴诺开,慢慢地把抱紧苏世谦的手从他身上移开。“世谦,等我一下,我去把那个聒噪的垃圾送回他该去的地方。”
    苏世谦轻轻嗯了一声,脸上那一抹潮红似乎在告诉别人他刚才经历了一段多么幸福的时刻。“嗯。”
    寂视把抱着苏世谦的手彻底松开,脸上的笑容也慢慢凝固,变成一股令人背后发寒的冷漠,那彻骨的冷漠中,还隐藏这一股竭嘶底里的疯狂!
    不止是刘家辉,在寂视这里,曾经经历过如同炼狱般生活的寂视,对刘家辉的杀意又怎么会少?!
    寂视漫步向前,掏出来一把小小的普通匕首。不同于刘家辉,寂视对于他们这些天选者的了解是极其透彻的。特别是他们这种变异型的宿命之力,寂视现在不想直接杀了刘家辉,而且想慢慢折磨,让他经历一生最痛苦的时刻!
    所以,普通的匕首就比他的武器更好用了。当然,寂视用宿命之力在刀刃上弄了些小小的手段。
    寂视一把抓住刘家辉的头发,另一只手掐住刘家辉的脖子,刘家辉惨叫一声,试图扒开寂视的双手,但是吸收了那么多信仰之力的寂视,力量之大怎么可能被刘家辉扒开?寂视一声低吼,抓住那一把头发,带着刘家辉的头皮,一下子硬生生扯了下来!一时间,整个地下室充斥着刘家辉的惨叫声!
    “**!死,我要杀了你,杀了你!”刘家辉的脸上被眼泪布满,瞬间的疼痛带来的冲击直接打散了他的理智。从头上流出的鲜血也留在脸颊上,显得格外狰狞。
    寂视残忍的一笑,把刘家辉按在地上,手中的小刀一转,向着刘家辉的肉体划入。“凌迟处死,才是对你,最好的结局!”寂视的手快速的移动着,一片一片的肉从刀刃边飞出去,伴随着飞溅的鲜血和刘家辉的惨叫,整个地下室被恐惧和阴影笼罩了起来。
    终于,不知过了多久,满地的碎肉中躺着一个奄奄一息的刘家辉。只有进气没有出气了。
    寂视扔掉了手中沾满了鲜血的匕首,脱掉了身上沾满血的衣服,走回苏世谦的身边。
    “他,死了吗?”苏世谦轻轻地问道。抓住寂视伸向他的手,被寂视的力气直接带进他的怀里。
    寂视抱住苏世谦,轻轻亲了亲他的头发。“现在还没有,但是马上就不会再出来烦你了。来,跟我来。”
    寂视拉住苏世谦,把他带到了奄奄一息的刘家辉面前,掏出一个打火机,打上火,交给了苏世谦。
    “扔在他身上吧,送他最后一程。”
    苏世谦犹豫了一下,看了看寂视的眼睛,然后看了看地上那堆令人作呕的东西,把打火机扔了上去。由于寂视把刘家辉的皮下脂肪组织也都弄了出来,一时间,刘家辉着了起来。
    “以后还会有人来伤害我吗?”苏世谦软软的声音,仿佛挠在了寂视心头肉上。
    “不会了,以后再也不会了。如果有人伤害你,就让他从我尸体上踏过去。”
    “你不能死,你要是死了,谁来保护我?”苏世谦抱住寂视,把头扎在寂视怀里。
    “好好好,放心吧,没人杀得了我,从今往后,你就有我保护啦。”寂视揉了揉苏世谦的头,“走,我们回去。洗个澡,好好睡一觉。”
    “回去吗,好远啊。这个点出租车也很少跑那么远的。”苏世谦说到。
    “不不不,不回那里,我带你去一个新地方。”
    “什么地方?去酒店吗?”
    “当然不是,来了你就知道了。”寂视拉着苏世谦的手便跑了起来,他们不会再看向背后燃烧的火焰,因为新的生活,正在向他们招手。
    ……
    某地下室
    “果然,刘家辉不是他的对手。”
    “那是当然,他本来就是一个炮灰。只可惜。没把苏世谦逼出来。”
    “没关系,早晚会有那一天的。”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20楼2018-03-30 11:30
      嗯,今天中午拍视频,终于忙完了。我继续码字,今天下午还有至少一更。今天晚上也有。尽量弥补一下这么长时间拖更吧,实在抱歉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21楼2018-03-30 11:32
        寂视带着苏世谦来到了他之前买的那座小房子前。苏世谦眉头皱了皱,问道,“这是哪啊?”
        寂视笑了笑,“我给你买的一座小房子,虽然地方不大,但是离A大蛮近的,而且我也装修好了,可以直接住的。”
        苏世谦有点想拒绝,毕竟这种东西不是吃顿饭那么便宜,但是他看着寂视坚定的眼神,也有点不好拒绝,只好点了点头。
        “还愣着干嘛,上去咯。”寂视弹了一下苏世谦的额头,快步向前,“在三楼,赶紧上来。虽然没有电梯,但是三层楼也不算高,就当锻炼身体吧。”
        苏世谦也赶紧跟了上去。楼栋里面没有灯,有点黑黑的,但是还算宽敞,两个人并排走也能走下,但是苏世谦还是选择走在寂视后面,他总感觉站在寂视后面会很安全。
        走了一会儿便到了三楼,寂视掏出一把钥匙打开了门,苏世谦探着头看了一下,发现屋子虽然很小,但是里面的东西却是应有尽有。苏世谦跟在寂视后面脱掉了鞋子,门的一侧放了一个鞋柜,上面有两双崭新的拖鞋。
        苏世谦换好鞋子后,看向客厅,虽然地方不大,但是设计的却是意外的合理,让这蛮小的屋子却显得很是精致,而不是粗糙。
        寂视看了看自己的衣服,本来还想在沙发上躺一下的,转念一想还是算了。他扭过头问苏世谦,“我要洗澡了,这个卫生间不太大,两个人可能会有点挤,要一起吗?”
        苏世谦小脸一红,轻轻摇了摇头。
        “那好吧,我洗快点,你先休息会儿,等下再洗咯。”说罢寂视便边脱衣服边向卫生间走去。
        苏世谦应自在房间里转了转,不仅是常用的电脑,冰箱什么的,就连他平时喜欢的PS4什么的都应有尽有,小小的空间里竟然能合理安排下这么多东西,他也略微觉得有点不可思议。
        就这样,他等寂视出来后,也去卫生间洗了个澡。值得一提的是,在他去卫生间跟寂视擦肩而过的时候,寂视趁他不注意,亲了亲他的脸蛋。
        ......
        “哎,苏世谦好慢啊。”寂视躺在床上,翻着手机,等着苏世谦过来。可是没想到苏世谦洗澡竟然那么慢,等了这么久都没来。
        他开始沾沾自喜,“幸亏当时选择了这个小房子,要是买了个大户型的,说不定他还要我跟他分床睡,嘿嘿。”在一起住了一段时间,寂视也慢慢了解了苏世谦。明明心里想着一些事情,却偏偏要害羞。
        但是寂视还觉得苏世谦这样挺可爱的,特别是在逗他玩的时候。寂视特别喜欢苏世谦脸红的样子,给他一种很想把苏世谦抱在怀里的冲动。

        门开了,苏世谦简单吹了一下的头发还有点湿热,嫩嫩的肌肤上裹着一条白色的浴巾,身上还有几滴没有擦干净的水。浴巾不是很长,只能从苏世谦的腰裹到膝盖,苏世谦的胸露在外面,又像是故意的。
        寂视心里一热,有一种好想抱抱苏世谦的冲动,但他还是忍住调侃到,“你是不是在里面挊了,怎么这么慢。”
        苏世谦一听,本来就有点害羞的他,巴不得抓住个什么东西扔到寂视脸上,但是看了看四周,只有身上的浴巾能扔过去,想了想还是算了。
        “怎么了,我又没要你等我,你睡你的就是了!”苏世谦噘着嘴回了一句,自顾自躺到了床上,背对着寂视,哼了一声。
        寂视见状,赶紧凑了过去,一把把苏世谦露在怀里。苏世谦的头发还有淡淡的洗发水的香味,寂视挨着苏世谦,静静地感受着苏世谦越来越快的心跳声。
        “死开啦!”苏世谦象征着挣扎了一下,就没再反抗,任由寂视抱着自己。
        就这样抱了一会儿,寂视突然脑回路折跃,问向苏世谦,“世谦,我突然想到一个问题欸。”
        苏世谦转了过来,看向寂视的眼睛,“什么问题啊?”
        “就是,emmmm,怎么说呢,我们算是在一起了吗?”
        “**,谁要跟你在一起。”苏世谦把头一低,突然发现寂视没有穿内衣,然后又把头抬了起来。
        “嘿嘿,那你说,那些情侣在一起一般会啪啪啪,我们两个男的在一起,是不是就不能啪啪了?”
        苏世谦一听,脸瞬间红的要死,“滚开,滚开!”然后便扭了过去。
        “诶,不是,怎么了嘛?”寂视抱着苏世谦,硬生生把他翻了过来。“我就问问嘛,别生气。我不说了还不行嘛。”
        苏世谦闭着眼,把头埋在寂视怀里,用一个很小的声音说道,“其实,也不是不可以。”
        寂视自然听见了苏世谦的话,问道“可以吗?那怎么做啊?”
        苏世谦的脸红的不行,他不知道怎么说,但是寂视却跟个孩子一样一直逼问他,于是苏世谦就用一个近乎听不见的声音说道,“就是...就是...就是后面啊......”
        寂视听了之后,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然后正打算继续问,苏世谦突然狠狠掐了他一下,还掐的他的大腿。突然间,寂视明白过来。
        “你说的后面不会是那吧?”说着,寂视开玩笑似的掐了一下苏世谦的屁※股。
        苏世谦嗯了一声,抱住寂视就不动了。
        “那...你想试试吗?”寂视咽了口吐沫,问道。
        “**,死开啦,你想疼死我啊!”苏世谦骂了一句,但还是紧紧抱着寂视。
        “会很疼吗?”寂视问道,瞬间打消了这个念头。
        “嗯”苏世谦回到,“不用油的话,会疼死的。”
        “什么油?”寂视皱了皱眉,一脸懵逼。
        “你自己搜索啦!”苏世谦不想再说了,用力抱着寂视。手还时不时掐他一下。
        寂视心里好奇,然后拿出来手机。不是寂视不知道同性♂恋这个群体,但是他平时的生活只有任务和杀戮,根本就不会有时间和心思去了解这些东西,
        随着他打开手机搜索,百度了一阵子,他感觉他发现了“新世界”。
        过了十几分钟,寂视坐了起来。苏世谦一松手,看着起来穿衣服的寂视,问道,“你干嘛啊?”
        “嘿嘿,我去楼下买点东西。”
        苏世谦自然知道寂视要去买什么,他一下子把被子拉上来,蒙住头,但是寂视自顾自走了出去,随着关门的声音传进他的耳朵,他摸了摸自己的脸,热的发烫。
        “啊啊啊!这个该死的家伙!”苏世谦骂道,但是心里却有点小期待。时间就这样流逝,过了大概一二十分钟,寂视回来了。
        他掀开被子,脱掉衣服躺了进去。“你说的是这种东西吗?”
        苏世谦睁开眼看了看,红着脸点了点头。
        “你想试试吗?”寂视不怀好意的笑了笑。
        苏世谦打了寂视几拳,点了点头。
        “可是,我一点经验都没....”说着,寂视也有点不好意思了,随说这么大一个人了,但是寂视仍然是一个处男,是一个连飞机都没打过的处男。因为他一直觉得这很无聊,直到现在,他遇到了苏世谦。
        “没事...你按我说的来...就行了......”
        苏世谦楠楠到,说罢也不知道该怎么开口了。
        寂视自然还是有点情商的,他用手捏住苏世谦的下巴,慢慢把自己的嘴也印在了苏世谦的嘴上。可是苏世谦却先推开了他,“窗帘,把...窗帘拉上。”
        现在的寂视可不会轻易的挪开,他的手里突然出现一根铁索,把窗帘拉了上去,接着便粗暴的开始亲吻苏世谦。
        他感觉的到,自己那个沉寂了二十几年的心,开始了跳动,自己那宛若冰山的世界,开始春暖花开。苏世谦也不再反抗,说实话,他很乐意接受寂视的,毕竟这是他这么多年来,喜欢的最深的家伙了。
        在两人的亲吻中,苏世谦的手摸索着关上了灯,一瞬间,这个世界只剩下他们两个人。
        窗外,没有人会看到屋子里的春光荡漾,一切都是那么的平静,然而平静中,隐藏着如同火山般的壮丽,一触即发!


        收起回复
        536楼2018-04-06 11:12
          一小时后
          寂视紧紧的把苏世谦抱在怀里,一只手总不由自主的去抚摸苏世谦的脸颊。
          “那个....还是很疼吗?”寂视就像是一个犯错的小孩子一样,但是一边道歉,却还是一边霸道的抚摸苏世谦的身体。
          “废话!谁让你刚才那么...”说着说着,苏世谦的声音就小的让人听不见了。
          寂视尴尬的挠了挠头,“抱歉哈,毕竟真的很舒服....”
          “对哦,你是舒服了,都不知道考虑考虑我!哼╭(╯^╰)╮,不想理你了!”
          说罢,苏世谦扭了过去,背对着寂视。
          寂视一时不知怎么好了,毕竟他刚才的确有点过分...
          “别生气啦。”寂视贴过去,“明天请你吃饭好不好。”
          苏世谦也不回头,只是把手背过去掐了他一把,而且是掐的寂视那个地方。
          “嘶~”寂视倒吸一口凉气,忍着痛说到“这下你满意了吧。”
          苏世谦轻轻哼了一声,多少还能听出来一丝调皮,“赶紧睡觉,都几点了。”
          寂视嘿嘿笑了笑,把苏世谦强行扭了过来“我要你待在我怀里睡。”
          苏世谦也不回话,把头埋在寂视怀里,默认了。
          寂视看着眼前令人怜爱的苏世谦,揉了揉他的头,也闭上了眼。
          “今年的桃花真是奇怪啊,都这个时候了,还没有开。”寂视喃喃自语。
          “肯定会开的啦,到时候我要你背着我在桃园里转。”苏世谦慢慢抱住寂视,话音里尽是依恋。
          “好好,我背着你在桃园里转。反正那个桃园是我的,不,是我们的了,你哪怕想在里面搭一个木屋都没关系。”
          说罢,寂视也不再说话,两个人感受着彼此的呼吸,拥抱着彼此的身体,感受着彼此的温度。就这样,一夜无话。
          ......
          俗话说的好,暴风雨来临前,总是平静的。
          寂视和苏世谦现在也是这样。
          两个人终于坦白了心声,走到了一起。自然会好好度过刚开始那激动的日子。小确信,小幸福。
          看电影,逛街,偶尔出去散散心。就这样,一个星期的时间转瞬即逝。
          ......
          某天夜里
          “嗯?”寂视半夜醒来,看了看身边熟睡的苏世谦,轻轻的把被子掀开,向卫生间走去。
          哒,哒,哒
          寂视的脚步声不知为何却显得那么吵闹,寂视的肾上腺素突然开始快速分泌
          寂视本来还有点懒散的神经瞬间紧绷,他四处看了一下,却没有看到任何人。
          “这种感觉......难道是夜吻的人?”寂视想了一下,他发动的那个信号传出去后,世界各地的传教所都开始疯狂的集结力量,夜吻和FPC的高层也都在秘密筹划着各自的事情。
          难道说,准备就绪,已经要开始行动了吗?
          寂视心里一紧,一旦战争开始,就不仅仅是他和苏世谦要暂时分开了,严重点说,很有可能寂视就要吧苏世谦送到寂教的总部去,这样才能最大的保护他的安全!
          “多少年过去了,现在的你,是否成长了点呢?”
          一道富有磁性的声音传进了寂视的耳朵里,他回头一看,那道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面孔,究竟沧桑、散发着一股稳重的气场。不是别人,不是夜吻的刺客,也不是FPC的搜查官,来的人,是寂视再熟悉不过的家伙了,这个人,是他的亲生父亲!那个寂视最想要杀掉的人!
          “你!你怎么会来这里?!”寂视的手里瞬间出现了一条黑色的锁链,他的身体不由自主的进入了战斗的状态,体内那沉寂了些许日子的信仰之力也开始躁动起来!
          “我吗?当然是来看看你了。”寂视的父亲笑着说到,“顺便来看看那个跟你在一起的小胖子到底是怎样的家伙。”
          “世谦?”寂视心里咯噔一声,一丝不好的预感席卷而来。
          “世谦...叫的蛮亲密啊。只不过,有了他的话,你的实力只会越来越差吧。”寂视的父亲向着他走过来,一时间,一股无形的压力笼罩在寂视的身上,冷汗瞬间便打湿了寂视的衣服。
          “那么,只能靠我来帮你解决这个隐患了呢,你说,是吧?”寂视的父亲说完,脸上瞬间浮现一抹冷笑。
          “不好!”寂视顿时反应过来,拳头握紧直接对着他父亲砸了过去,但是寂视的手只碰到了一抹残像。
          “怎么?你想在堕落的路上越走越远了吗?”寂视的父亲把苏世谦架在肩膀上,蹲在卧室的窗户上。“竟然因为他堕落成这个样子,真是该死啊。”寂视的父亲说到。
          “放开他!”寂视吼道。
          “我要是不呢?”寂视的父亲调侃道。“你,又能怎么样呢?”
          说罢,寂视的父亲向后轻轻一跳。
          寂视冲了过去,扶住窗台往前望去,只见寂视的父亲架着苏世谦飞快的穿梭着,不知目的是哪。
          “可恶!”寂视也顾不上身上穿的还是睡衣,也跟着跳了出去,紧跟着他父亲的背影,快速跟了上去。
          ......
          “傻小子,这么莽撞,如果我是故意这么做引诱他,随便布置几个陷阱,他不就直接输了吗?这个小家伙,还真的让他冷静的性格来了个翻天覆地的变化啊。”寂视的父亲看了看肩膀上的苏世谦,自顾自说了句。
          “嗯?”苏世谦被颠簸弄醒,突然发现自己正在空中飘荡,一时间清醒过来。
          “你是谁?”苏世谦问到,虽说害怕,但还是紧紧抓住寂视父亲的上衣。
          “我吗?或许你还该叫我一声父亲。”寂视的父亲继续调侃。
          “你到底是谁?也是为了那个东西来绑架我的吧?”苏世谦详装镇定,回问。
          “很可惜,你猜错了。那个东西的确对很多人都有吸引力,当然曾经的我也很在乎,但是现在,我已经一点都不渴望了。”寂视的父亲说了一堆话,苏世谦一时间也没有反应过来。
          “如果你不是为了那个东西,你为什么还会绑架我?”苏世谦心里有点奇怪,他不敢相信这个人的话,但是也没必要怀疑。
          “这样说吧,我,是欧亦诚的父亲,欧华。”寂视的父亲说出了自己的名字。
          “欧亦诚?那是谁?”苏世谦问到。
          “看来那小子并不打算承认自己身体里流着我的血啊。简单点说,那个睡在你旁边的人,被你们叫做寂视的人,他的原名就是欧亦诚,是我和他母亲在他来到这个世界之前就取好的名字。”
          “欧亦诚?”苏世谦心底一惊。的确,他根本不知道寂视的原名是什么。他知道寂视不想提,所以他也就没有问。
          “可是叔,你为什么要把我带走?”苏世谦继续问到。
          “因为我和他之间,只能活一个。话说回来,你应该看过那个东西了吧,如果你看过了,就应该知道我是在说什么了。”
          苏世谦沉默了,他知道,或许这一天会来到,但是他没想到这一天来的这么早。
          “我明白了,能告诉我为什么吗?”苏世谦问到。
          “可以。”
          欧华一五一十的把一切都告诉了苏世谦,从一切的开始,到现在的世界。欧华告诉了苏世谦他和寂视中所有的一切。
          过了十分种,这段从历史中抽出来的谈话终于停止,欧华已经来到了一片郊区。
          “就这里了,那就麻烦你,在这里站一会儿了。”欧华把苏世谦放在地上。就在此时,寂视也赶到了。
          “放开他!”寂视的手里瞬间出现两条锁链,他看见欧华身边的苏世谦,心中的怒火已经熊熊燃烧起来。
          欧华没有理他,反而掏出了一个卷轴,撕开,扔向了苏世谦。瞬间,一个如同用光铸成的牢笼囚禁了苏世谦,就连声音都无法传出去。
          “那么让我开看看吧,你想杀我这么多年了,到底长进了多少。”欧华的手中浮现出和寂视一样的锁链来。但是仔细看,却比寂视的更加坚实,更加沉重!
          “我会让你知道的!这么多年来,我经历了什么,我永远都不会忘记那一幕,忘不了,母亲被你亲手杀死的模样!”寂视嘶吼的声音震颤着他的声带,愤怒的声音仿佛来自九泉下的怒火!
          寂视的世界一直都是黑白色的,因为在他还是个孩子的时候,他亲眼见证了自己母亲的死亡,死在自己父亲的手里。他加入了寂教,他磨炼自己的意志,所有的一切都是为了有朝一日,他能亲手杀了欧华!
          “那么,出手吧。然我看看如今的你,到底能成长到怎样的地步!”


          回复
          537楼2018-04-06 20:28
            今天跟室友出去跑了一天
            大熊猫果然是一种除了吃就是睡的动物,嘤嘤嘤
            明天更新咯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38楼2018-04-07 21:36
              这两天在准备实习,下周一就去宜昌三峡了。。。明天更新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43楼2018-04-14 21:54
                实在抱歉,我现在人在三峡
                今天做了一天车,有点发烧
                本来说这两天更新的,明天下午自由活动我会更新的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46楼2018-04-16 21:16
                  寂视手中的锁链挥舞着砸向欧华,但是欧华的宿命之力比寂视更加完整,使用这个宿命的时间也更长。所以在宿命力量的对撞上,寂视是完全没有机会的!
                  可是,按照宿命的传递规则,一个宿命只可能出现在一个人身上,直到这名天选者死亡,宿命之力才会按照血脉传递下去。可是为什么寂视和欧华有一模一样的宿命?
                  当!铁锁与铁锁之间用力相撞,寂视的手腕传来一股酥麻的感觉,而欧华看上去没有一点点的影响。
                  “我还以为,这么多年过去,你会能追上我,看来我错了。本来想等到收益最大的时候再杀掉你,但是时间来不及了,只能现在就结束你了。”欧华脸上的表情开始变得残忍而狰狞,他手上的锁链突然如同有了生命一样,汇聚在一起,时而分散时而凝结。
                  寂视没有回话,他的眼神早已被复仇的怒火侵占,体内的信仰之力被他忽略一切代价的提取,寂视的身上再次浮现出坚硬的鳞片,在灯光下闪烁着。
                  变长的指甲勾住坚实的锁链,两者之间的摩擦声咯吱得响个不停。寂视的脑海里逐渐失去理智,不停地回放着欧华杀死他母亲时场景,他不知道欧华为什么会那样做,也不想知道!
                  “死吧,死吧!杀了他!他是,杀了她的!杀!”
                  寂视的耳边回响着凶兽的咆哮声,那声音仿佛从世界的四面八方传进他的耳朵!怒吼声夹杂着瘆人的惨叫声,或尖锐,或深沉,一次次击垮寂视为数不多的理智。
                  终于,被冲垮理智的寂视低吼着冲向欧华,手中的锁链如同拳套一般包裹着寂视的双拳!
                  咚!
                  寂视全力的一拳狠狠砸在欧华面前由铁锁组成的护盾上,虽然未能将那铁锁击溃,但是庞大的劲力还是传到了欧华手上。
                  “这力气!寂教的宿命之力愈来愈凝聚了,不知道他们的计划进行到哪一步了。看来现在的肉体力量上,我是敌不过寂视了。既然如此,那那一招应该好用。”欧华脑中快速思索一番,想出一个应对的方法来。
                  寂视的攻击并没有停下,只见他的身体快速转动,通过蹬地带来的速度提升,向着欧华的侧身打出一拳。
                  “果然,已经失去基本理智了吗?只有一些基础的格斗常识,拿什么跟我打?头铁?”欧华不屑的哼了一声,稍微侧了侧身子躲过了寂视的攻击。紧接着转守为攻,手中的铁链变得如同蛇一般灵活的缠上了寂视出拳的手,微微一拉,寂视的平衡点便出现了移动。
                  欧华的右手也被铁锁覆盖起来,对着身体前倾的寂视猛的砸下去!
                  碰!
                  巨大的冲击甚至砸飞了几个鳞片,但是还未能给寂视造成太大的损伤。
                  但剧烈的疼痛还是触动了寂视的神经,一声尖锐的声音从寂视嘴里发了出来,他想要对着这样的欧华直接发动进攻,但这种想法实在是太天真了!
                  “不好意思,我正好学过一些快速打击的拳击门法呢。”欧华的手突然加速,紧接着又是一拳!
                  这一圈对寂视来说就不是那么好受了,一拳下去,寂视的嘴里直接震出了血来!连理智也因为疼痛恢复了些许。
                  但是还没完!欧华的目的可不是为了让寂视清醒过来, 他要的,是让寂视直接丧失战斗能力!
                  咚!又是一拳,这一拳的反震甚至让欧华觉得手指发麻!当然,这一击几乎打断了寂视的脊椎,欧华的目的达成了。
                  完虐!无论是宿命还是战斗经验。
                  “我记得小时候我曾经教过你的,以完全丧失理智为代价换取你不能掌握的力量是最为愚蠢的。”欧华看着瘫在地上的寂视,一脚踩在了寂视的背上。
                  “**!杀了我啊,***杀了我啊!”寂视知道自己输了,但是他已经没有别的路了。
                  “杀了你?那是自然,不过我很好奇,那个家伙到底改变了你多少。让你变得如此脆弱不堪一击!”说罢,欧华把寂视一脚踢到了苏世谦的旁边。
                  咚!寂视的身体撞在牢笼上,他勉强睁开眼睛,看见苏世谦正在用力吼着什么,用拳头敲打着牢笼。
                  “哈,世谦他,应该还没看见过如此狼狈的我吧。”寂视自嘲到。“真是对不起,没能履行诺言呢。”寂视的视线突然温柔起来,哪怕他躺在地上奄奄一息,他还是想把最好的自己留给苏世谦。
                  “看来,愚蠢的感情毁了你啊。”欧华的手中突然多出来一根黑色的长矛,“那就让我帮你超脱这一切吧。”欧华的手举了起来,黑色的长矛上浮现出和关着苏世谦牢笼一样颜色的光。下一刻,欧华把那长矛掷了出去。
                  Chua!
                  黑色的长矛径直穿过了牢笼的表面,刺进了苏世谦的身体。
                  寂视看到了这一瞬间,那一刻,他的大脑放弃了思考。他能看见长矛刺破苏世谦白净的皮肤,刺穿他亲手挑给苏世谦的衣服,红色的血滴沾在长矛的尖端上,仿佛带走了一个生命的气息。
                  “苏世,谦?……苏世谦!”寂视疯了,他扑到了关着苏世谦的牢笼上,带着鳞片的手拼命地敲击那坚不可摧的牢笼。苏世谦的眼神也凝固了,他的头慢慢滴下来,双手不由自主地握住那个长矛,嘴唇颤抖着,发不出一丝声音。
                  “为什么,我感觉不到疼痛了?可是,好冷?”苏世谦的身体都颤抖了起来,无法思考,仿佛世界与他无关!
                  “不,不,不要!”寂视猛地转过头,冲着欧华喊到,“你杀了我啊,别杀他!别杀他!”一边嘶吼着,寂视的手指还是在不停地刮着那牢笼!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48楼2018-04-19 00:13
                    “诶,好像投偏了,这样要等到失血过多才会死啊,那,再来一次吧,这一次我保证不会投偏了!”欧华又一次取出了那黑色的长矛,眼神对准苏世谦,狠狠投了出去!
                    寂视知道,就算这根投偏,苏世谦也会直接失去生命,因为这根长矛上,被欧华附带了蕴含爆裂力量的宿命之力。
                    来不及了吗?
                    黑色的长矛下一刻便带着血从后背刺出!爆裂的力气被释放出来,瞬间炸出一个血洞!
                    滴答,滴答。
                    血液从矛尖滴落,无力的双手死死抓住长矛,无论多痛都不会松手!无力的双腿再也只撑不住一个人的重量,沉沉地倒了下去。
                    欧华的视线也凝固了,他的嘴角猛地抽搐一下,随即恢复过来,他的视线望向苏世谦,但视线里充满了祈求和希望!向是堕入深渊的人看到了救援队的灯光。
                    这一次,长矛并没有刺穿苏世谦的生命,而且被寂视的身体,硬生生挡了下来。
                    “我说过的吧……如果有人想杀了你,那就让他从我的尸体上踏过去吧!世谦,我……守约了呢。”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49楼2018-04-19 00:14
                      今天我负责的相声终于要比赛了
                      有一种爸爸终于把孩子带大参加高考的感觉。。。
                      嘻嘻,拖更这么久了
                      今天晚上回去更新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63楼2018-05-04 18:39
                        妈的,电脑出问题了
                        等到十一点还弄不好
                        老子手机码字,今天绝不拖!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64楼2018-05-04 22:10
                          “寂视!”苏世谦看着黑色的长矛刺穿寂视的身体,鲜红的血液顺着矛身和寂视的身体滴落。苏世谦疯狂地敲打那坚不可摧地牢笼,坚硬地牢笼把他的手震得发麻,失去知觉。
                          “还真是疼啊,这种被刺穿的感觉。而且,真逊啊,在那家伙面前却是一副败犬的样子,果然,还是要失败吗?对不起啊,妈妈,我可能没办法亲手杀了那个**了。”寂视的手紧紧篡住长矛,尽可能保持长矛的稳定。
                          “你已经变得这么失败了啊!”欧华的声音里尽是嘲讽,“难道我之前是教过你怎么丧失斗志吗?”欧华的手中,一条锁链突然飞了出去,如同一条任他摆布的皮鞭,狠狠抽打在寂视的身体上。

                          寂视在承受那一击后,双腿在疼痛的浸染下,完全扛不下那力道,硬生生跪在了地上。
                          “如果你已经堕落到了如此地步,那就没必要再按照计划进行了。你已经,可以死了。”欧华双手拖动着地上的锁链,向着寂视的方向,一步一步走过去。
                          “做点什么!我能做点什么?!”苏世谦还在击打那仿佛无法被摧毁的牢笼,尽管他的双手已经劳累到无法用力。“或许,上天早已把一切都规划好了吧。”苏世谦慢慢停了下来。
                          “喂,寂视,现在的你,就连我说的话,也已经完全听不见了吧。如果没有遇到你,我可能就不会遭受那么多苦难了,也不会缠上这么一堆烦人的事情,这么说来,你还真是个扫把星啊。”
                          苏世谦向后退了一小步,这样小小的一步,也把他带到了狭小空间的另一个边界。
                          “你不是一直很想知道那东西到底说了什么吗?我其实不想说的,但是,都无所谓了吧。”苏世谦把手指伸到嘴边,颤抖的双唇开始念起他父亲留给他拿最重要的遗产,那是一种语言,一个极其古老种族的语言。除了他那生死未卜的父亲之外,这个世界上,只有他还会这种语言。“谢谢你保护了我这么久,我怎么可能看着你死在我面前呢?”说罢,苏世谦闭上了眼睛,咬住了自己的手指,咬出了血迹。
                          于此同时,欧华已经来到了寂视面前不到一米的地方。
                          “如果没有被这个懦弱的家伙所影响,现在的你,应该会更强的,可惜了。”欧华的拳头举了起来,看着他身前半跪着的寂视,眼神中流露出令人心颤的寒意。
                          “即便如此,你永远也不可能知道,那个你所谓懦弱的家伙,带给了我多少东西。那些东西,的生命还要重要!”寂视抬头看着他的父亲,没有一丝恐惧,没有一丝愤怒,有的却是一种大义凌然的感觉。
                          咔!
                          “嗯?”突然的声音惊到了准备下杀手的欧华,那声音是从苏世谦那里传出来的,是什么?
                          欧华的视线转了过去,却发现,那个懦弱的小家伙,已经完全变了一个样子!
                          “那是?苏世谦?”寂视也看了过去,他的眼睛瞬间瞪大,这样的苏世谦已经完全超出了他的认知范围!“不可能!苏世谦他,他???”
                          “卡尔法利亚家族的祝福啊,我果然没有猜错!”欧华的表情变得十分精彩,兴奋感充斥着他的神经,“那么,你是要对谁使用呢?小家伙。“欧华明知故问。说着,他就像给主角让步一般,默默向后退了几步。
                          此时的苏世谦,已经不能再被那个小小的牢笼笼罩了,他的父亲留给他的不是别的东西,正是唤醒他母亲留在他体内的宿命,被称为卡尔法利亚家族的祝福的强大力量。
                          只不过,这股力量不是用来战斗的,而是用来强化别人的。
                          “爸爸,这一天终于来了,我也和妈妈一样,找到了自己愿意为其燃烧的人啊。”苏世谦慢慢地笑了出来。他几乎一瞬间就来到了寂视身后,他的手上燃烧着金色地如同火焰一般地东西,燃烧地右手,慢慢按在了寂视地背上。
                          “苏世谦,你?”
                          “嘘,不要说话,先把伤养好,然后,去做你该做地事情把。从今往后,一定记得不要自己一个人做傻事。”苏世谦身上都燃烧了起来,金色地火焰如同跳跃地精灵,进入到寂视地体内。很快,寂视地伤好了,不仅如此,他的身上也燃烧起同样地火焰,但是这股火焰却充斥地暴戾,而非是苏世谦身上地火焰一般,充斥着和谐。
                          “这股力量,好强!为什么你之前不……苏世谦?你身上怎么了?”寂视有些激动地说道,但是他突然发现,苏世谦身上地火焰正在慢慢消失。
                          “是像消耗品一样要慢慢补充吗?”寂视继续追问。
                          “不全是。”苏世谦笑了笑,“这火焰一旦燃尽,永不复生。”
                          “那,这火焰地动力是?”说着,寂视地心中出现了一个极其痛苦地念头。
                          “没错啊,就是我的生命力。”苏世谦地身体还是不住地颤抖了一下,“这个宿命地拥有着,一声只能使用一次,一旦使用,生命力就会枯竭。妈妈她,就是这样为了爸爸死的。”苏世谦突然加大了火焰地传输速度,“所以,这被称作卡尔法利亚家族地祝福地东西,在我们自己人看来,他地名字,叫做天谴。寂视,接受他,然后,带着我的命,双倍的活下去吧,记得,一定要带着我看一看,那我期盼已久,始终没有到来的桃花啊。”


                          回复
                          565楼2018-05-05 00:30
                            该楼层疑似违规已被系统折叠 查看此楼


                            回复(1)
                            572楼2018-05-14 23:45
                              寂视的身体飞速冲向欧华,手中的铁索如同两条露出獠牙的黑曼巴,金属与地面碰撞的声音在空气中传播着,伴随着敲击声的,还有寂视的脚步声。
                              “过度愤怒导致自己的身体变得无法自如的掌控,最愚蠢的行为莫过于此!”欧华不屑的一笑,手里突然摸出来几根银针。

                              银针被欧华飞速甩了出去,紧接着,两把飞刀又滑落到欧华的手里。
                              寂视的视觉变得比之前敏锐了数倍,银针的轨迹被他完美的判断出来,躲了过去。
                              “记得我之前告诉过你的,我们的宿命,是最适合用暗器的,为什么你就是不听呢?”
                              寂视离欧华只剩下三米的距离,他的双手前拉,两条锁链也紧跟着冲着欧华甩过去。“因为我会用自己的方法,杀了你!“
                              “愚蠢!“欧华的表情瞬间狰狞了起来,他迅速后撤,在两天铁索快要打在他身上的时候向后一跃,与此同时,两把飞刀被他扔了出去。
                              不同于刚才的银针,飞刀的轨迹是那么容易躲避,寂视轻松的躲了过去,但他的表情却比躲过银针更加谨慎。

                              欧华再次扔出两把飞刀,而在寂视想要躲避的那一刻,两条极其细长的锁链凭空出现,将刚才投掷出去的两把飞刀和欧华的手连接起来,欧华两手一拉,原本已经被寂视躲过去的飞刀从他的背后重新飞了回来!
                              “两前两后,侧闪就可以躲过去!”寂视心中揣度,像左侧微闪。
                              虽然这样可以躲过四把飞刀,但他的行动轨迹变得更加局限!
                              而最重要的是,欧华之所以被那么多人忌惮,不仅仅是因为他可以操纵扔出去的飞刀,那是因为他可以在操作十数个飞刀的同时,丝毫不影响自身的单独战斗!
                              对于寂视来说,八把飞刀不过多影响自身战斗已经是极限了!更何况寂视的主练武器不是暗器也不是他的宿命,而是刀剑。而这里,他根本没有自己的武器!
                              寂视心里清楚,这么拖下去,他的处境只会变得越来越艰难!所以他必须速战速决!而欧华手中的速度也提升了起来,这一次,他放弃了初次投掷的精度,一次扔出六把飞刀,并把之前的飞刀重新调向。
                              路基本被封死了,寂视手里的铁索一甩,挡掉了四把,剩下的四把飞刀勉强躲了过去。
                              “还没完!”欧华再次掷出四把飞刀。:我看你能躲到什么时候!“
                              “不能再拖下去了!”寂视牙关一咬,向着欧华不要命的冲过去!
                              十四把飞刀把路封的死死的!寂视只能不计受伤冲上去,因为一旦欧华再次增加飞刀的数量,把飞刀全部投射出来,他就可以自己也投入战斗了!那样一来,寂视在没有趁手武器的情况下,只要一回合,便必死无疑!
                              寂视尽可能选择了最好的路线,但一把飞刀还是直接划破了他的大腿,一条一厘米深的伤口直接被划了出来,但相应的,寂视的动作限制了欧华的动作,他放弃了再次投掷飞刀,而是选择正面迎上去!至少,表面上是这样的!

                              被铁索包裹起来的寂视的右拳,打在了欧华左臂上,欧华一龇牙,左手一疼没有成功召回那些飞刀,但右手的动作没有一丝迟疑。
                              欧华向下轻蹲,右手掏出来一把匕首,冲着寂视小腹刺去,寂视觉察到危险,稍稍往右一侧,匕首划出一道小伤口,并无大碍。

                              飞刀破空的声音传进寂视的耳朵里,寂视只好放弃进攻进行闪躲。
                              再一次躲过欧华的进攻,欧华已经和寂视重新拉开距离。
                              虽然欧华挨了寂视的一拳,但寂视知道,他那一拳根本打不出什么效果的!因为临时的发力再加上当时的欧华是处于一种迎击的状态,理应不会被他直接打断攻击节奏的。而且寂视一直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好像今天的欧华,不在状态?!
                              但这肯定是绝好的机会,寂视心中暂且把欧华的这种情况定位宿命之力残缺的后遗症,便开始考虑下一步的进攻了。虽然自己也受了点伤,但是在苏世谦的宿命加持下,寂视可以无视那些伤口带来的负面效应。
                              欧华把所有飞刀全部收了回来,向天上一扔。
                              “下一招,结果你。”欧华淡淡的声音传了过来,寂视心里一咯噔,大概猜了出来欧华要干什么。
                              “可恶啊,我没有什么趁手的东西,早知道就练习一下宿命的破铁索了!…..铁索?或许可以……”寂视突然想起来一个主义,他把右手的铁索缠了起来,同宿命之力硬生生弄成长条形的,并且强行拉伸压缩,弄出一把剑的样子。
                              “所说这样会很消耗宿命之力,但也是当下最好的办法了!“寂视右手握着这自制的武器,却有一种久违的亲切感。
                              欧华动了!他突然反常的向着寂视冲了过来,他的手指用一种极其快速的方式扭动,被他掷出去的飞刀全部被他用细长的锁链操控起来,于此同时,他的双手并没有被手指阻碍行动,还是自如的使用着。
                              寂视猜对了,他已经知道欧华会发动怎样的攻击了,这一次,不可能躲,只能迎击!
                              他轻轻甩甩手中的剑,也迎了上去,为了方便自身行动,他左手的锁链也直接消失掉了,“这样也算是我用自学的东西复仇了吧,无论是生是死,从今天起,一切都要结束了。
                              欧华操纵的飞刀飞行的轨迹是一个没有死角的包围圈,封死了寂视的所有躲闪方向,唯有正面迎击是唯一的躲避方法,然而,一根被宿命凝聚成的短矛,已经被欧华凝聚起来,直指寂视的胸膛,被欧华握在手里,准备终结寂视的生命。
                              寂视已经没什么好留念的了,或者说,也许死才是一种解脱吧。
                              就这样,两个人的手都开始向前推进。
                              “死吧!”不用多说什么了,寂视竭嘶底里的声音宣泄了他所有的感情,他一直都知道的,或许从一开始,一切都是错的!出生是错的!选择是错的!道路是错的!遇见他,也是错的!
                              “为什么上天要让我遭受这一切?!!!!!!”
                              “为什么我不能忘了所有东西简简单单的做一个平凡的人?!!!!!!”
                              “为什么要让他遇见我,为什么要让他死?!!!!!!!!!!!!!!!!!!!!!!!!!!!!!!!‘’
                              寂视的视线模糊了,他干脆直接闭上了眼,一切都结束了。他知道,自己已经输了,短矛的长度,在刺穿自己后也留给了欧华足够的时间脱离他,他已经输了,输的那么彻底,那么狼狈,失去一切,如同丧家之犬,最后被人踩在在街头。
                              “苏世谦,你不要走那么着急,至少在那座桥上,让我牵你的手一起走一遭吧,你等着,我这就来找你。“
                              然而在这一刻,在寂视闭上眼准备迎接死亡的这一刻。
                              欧华却笑了,那是一抹怎样的微笑啊?!是想要活着?!还是渴望救赎?!
                              他手里的短矛在一瞬间消失不见,他刺向寂视的动作戛然而止,取而代之的是他张开了自己的双臂,像是一个父亲在迎接离家旧未归的孩子一样。
                              下一刻,他任凭寂视手中的剑刺穿了自己的胸膛,却一把抱住了寂视,这一抱,又是那么用力。
                              滴答。
                              欧华的血滴落到地面上,鲜红的血液和泥土混合在一起,似是生命的轮回。
                              “我,终于能再抱你一次了。原谅我吧,亦诚,我亏欠你的,终究是一生难还啊。“


                              回复
                              583楼2018-06-17 01:11
                                明天还会更新


                                收起回复
                                584楼2018-06-17 01:11
                                  终于考完了
                                  最后一场物理
                                  40分钟提前交卷美滋滋
                                  今天晚上要收拾东西回家了,明天晚上的火车,等回家了安置一天就能直接一口气把结尾写出来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98楼2018-06-27 16:48
                                    一回来就让我感受医院的温暖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03楼2018-07-01 19:03
                                      我***
                                      码字马了半天,电脑重启了
                                      ****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07楼2018-07-10 23:41
                                        明天重新更吧,干他🐴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08楼2018-07-10 23:41
                                          我把我心里本来想的结局写出来了。但是这个结局,可能没几个人喜欢。。。
                                          所以,我会写一个幸福结局的。明天就开始写大团圆结局。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11楼2018-07-12 22:59
                                            我诈尸了
                                            拖更这么久,连理由我都编不出来了🌚
                                            明天晚上更新,把结局结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41楼2018-10-10 22:19
                                              **,被吞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45楼2018-10-12 15:52
                                                等下回宿舍重新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46楼2018-10-12 15:52
                                                  该楼层疑似违规已被系统折叠 查看此楼


                                                  回复
                                                  649楼2018-10-12 23:58


                                                    回复
                                                    650楼2018-10-12 23:59


                                                      回复
                                                      651楼2018-10-12 23:59


                                                        回复
                                                        652楼2018-10-12 23:59


                                                          回复
                                                          653楼2018-10-13 00:00
                                                            妈的,实习半个月,刚从山上下来,今天才到学校,明天更新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62楼2018-10-30 23: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