蹇齐吧 关注:2,757贴子:23,144

【蹇齐】【原创】上车!!!

取消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仅此一家,问你上不上?不上也得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8-03-18 09:15
    我要吊你们的胃口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8-03-18 09:16
      蹇齐
      “王上,末将参见王上。”
      坐在位置上的人下意识站了起来扶起来者:“……小齐受了……”
      “边关地区,自是……没有王城一般好。”
      “小齐可有受伤?”
      这话问得,自己却直接拉起他的手四处查看。
      “末将,并无受伤,该回去洗漱一番了,王上……也请早些歇息吧。”说着行了一礼,转身走了。
      是夜。
      “王上……”齐之侃撇着眉看着身旁的蹇宾。
      “王上怎么来了?末将……”话还未说出口,就被蹇宾堵住了:“唔~”
      吻了许久,二人分开之时,还划出一丝诞水。
      “王上……这……这……”齐之侃有点方了。
      “本王想你。”蹇宾伸出手去摸齐之侃的脸,道。
      “末将……”
      “哎,小齐在私底下,就不能与我当做寻常知己好友一般称‘我’不成?”
      “王上……”
      再次听到这话的蹇宾可就忍不住了,一扑,直接将人压在身下,小麦色的皮肤,近距离看,更是一副美好的风景
      蹇宾覆在上面,撩起齐之侃的衣角,指腹微微在腹肌那里顺着纹路划,似有似无,弄得齐之侃一直在缩。
      见到齐之侃一直躲,蹇宾也就直接把自己撑高了一点上去,将自己身下滚烫的那一物,隔着褒裤与齐之侃哪物贴在一起。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8-03-18 09:16
        大早上起来写肉文都不带有人理的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8-03-18 09:21
          目前车上有一名司机一名乘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8-03-18 10:54
            “王上……”齐之侃见已到床最里面,无处可躲,便抬起头,转向别处,任由那物贴着他那一处。
            “叫蹇宾。”
            “蹇宾……”
            最诱发情意的,也许就是对方情迷意乱中的一句话。
            看着小小声略带呻【度娘开恩】吟的小齐,看着他心心念念日想夜想的人,蹇宾直接将褒衣带子扯开来,拉着齐之侃的手隔着裤子贴在身下的某物,力气大到无法让他挣脱。
            另一只手扒开他的衣服,紧接着扒了自己的衣服,欺身压了上去。
            扯掉身下人的最后一层裤子,连着自己的也扯掉,齐之侃看了一眼背后,早已无处可躲:“王上……蹇宾!”
            正在把弄他身下小兄弟的人突然停下了:“小齐?”眉眼含笑,无处不是调侃的意思。
            “你要干……”
            “你知道我要干什么。”话直接让蹇宾截了过去。
            齐之侃哑口无言,只能让他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8-03-18 14:24
              我不会说我已经写到比较羞耻的那一段了,想看?先上车再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8-03-18 14:24
                可怕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8-03-18 15:12
                  没有人理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8-03-18 15:12
                    于是蹇宾再度吻上去,略带侵略的意思,轻轻吸着齐之侃的舌尖,舌尖不是略过他的虎牙。
                    嘴上未停,手上也没有客气,从那堆衣物中取出一盒香膏,手上占了些,向齐之侃后庭摸去。
                    齐之侃闭了眼。
                    “小齐……”说着微微刺入了一根手指。
                    齐之侃皱了一下眉,还好,还能忍受。
                    蹇宾退出来,又沾了一些香膏,进去时还多了一根手指。
                    二指了。
                    见他还没有反应,蹇宾又是退出来,这回可是挖了一大堆香膏了,进去时也变成了三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8-03-18 15:31
                      与度娘作斗争,厉害死了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8-03-18 15:31
                        终于来人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8-03-18 20:18
                          开车了诸位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8-03-18 20:24
                            “唔~疼~呜~蹇宾~疼……”齐之侃开始变得抽抽搭搭。
                            “不疼不疼,等下就好了,啊。”说着开始开阔“土地”。
                            “哈……哈……唔……轻点……”煎饼也没闲着,还要弄着身下人身下的某物。
                            身下人的某物也渐渐挺立,见到开阔地差不多了,就将他翻过去,挺身而入。
                            “啊——疼……唔……”
                            蹇宾低头吻掉对方生理性的眼泪:“不疼,一会就舒服了。”
                            说着对着后面掂了一番:“小齐现在感觉如何?”
                            “疼……”
                            说着蹇宾开始小幅度地运动了。
                            “哈~哈~轻点……”齐之侃撇过脸去,不去看蹇宾。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8-03-18 20:25
                              哈哈哈哈哈哈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8-03-18 20:25
                                勇敢与度娘作斗争哈哈哈哈哈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8-03-18 20:26
                                  我不会告诉你们我只有这么一点的哈哈哈哈哈哈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8-03-18 20:28
                                    “小齐,看着我。”蹇宾低沉富有磁性的声音响起,勾得齐之侃忍不住转过去,泪眼朦胧地看着蹇宾:“王上……蹇宾……你轻点……我疼……我打仗受伤……都没这么疼……你就欺负我……就会欺负我……”不知什么原因,整个人抽抽搭搭地哭,竟哭出了婴孩的感觉。
                                    “好好好,我错了,你别哭。”看不下去的蹇宾出声哄道。
                                    话虽如此,身下的动作可未曾停。
                                    再动了几下,身下人的身子突然一阵颤动。
                                    “嗯啊……嗯……”
                                    蹇宾倒是明白了:就是这里了!
                                    说着又掂了几下,身下人的呻吟越来越娇:“啊~嗯啊~我……我……”
                                    说不出一句完整话的小齐,也就不说了,把头埋进臂弯里,受着这些撞击。
                                    蹇宾却一把将他翻过来,让他看着自己身下:“小齐,舒服吗?”
                                    “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4楼2018-03-18 22:11
                                      物以稀为贵,睡觉去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5楼2018-03-18 22:12
                                        报数!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9楼2018-03-19 08:10
                                          一!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0楼2018-03-19 08:10
                                            上课的我居然在炖肉……心中默念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2楼2018-03-19 13:57
                                              尚在炖肉中,诸君报数,让我统计一下有多少人(报数!不然我很尴尬!我一尴尬就要逃,一逃就更不了!知不知道!)!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3楼2018-03-19 18:24
                                                我是不会告诉楼上我还没写完的哈哈哈哈哈哈哈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7楼2018-03-19 18:46
                                                  我来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0楼2018-03-19 21:33
                                                    话还未说出来,就被蹇宾托了起来,整个人坐到了蹇宾腿上,呈以一种坐姿的姿态,既能看得清楚,也能更加情欲。
                                                    羞【度娘】耻啊,羞【不删】耻!
                                                    “王上……放过我吧……”
                                                    听到又是一句王上,蹇宾莫名有点火大,于是不管不管,直接将他向下按。
                                                    “啊——”
                                                    “该叫什么?”蹇宾挑着眉看他,又拱到他脖子处,一连又吸又舔,挑逗着齐之侃。
                                                    “蹇宾……阿蹇……我……嗯~”听到这声甜腻的呻吟,蹇宾的心都要化了,征战沙场的齐将军在自己身下竟是如此般风景,难免有些得意。
                                                    “我疼……你快点……你慢点……嗯啊……”
                                                    一声又一声,齐之侃终于忍不住了,又是一声腻叫,准备卸的时候,某一只罪恶的手却是牢牢握住了某一物。
                                                    “嗯~唔啊……我……忍不住了……啊……”可是身下齐没有想到,自己越叫,身上蹇就越想把他吃干抹净。
                                                    “别啊……小齐可要等等我才是……”说着又是肯上了齐之侃的喉结:“嗯~”
                                                    “小齐……舒服吗?”
                                                    “呜……”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4楼2018-03-19 21:36
                                                      这货刷了我的屏???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5楼2018-03-19 21:46
                                                        没有人理我???
                                                        ¦•ˇ₃ˇ•。)
                                                        ¦•ˇ3ˇ•。)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6楼2018-03-19 22:26
                                                          我来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0楼2018-03-20 21:21
                                                            没听到身下人回应的蹇宾,却是放慢了速度,有一下没一下地掂,弄得齐之侃直接转了过来,双手搂上了对方的脖子,回应了。
                                                            齐之侃突然放松下来学着蹇宾一样在蹇宾脖子上一边舔一边吸,手中覆上了蹇宾胸前的俩物,用自己的贴上去,没想到啊没想到,征战沙场的齐将军在床上竟然也有此番媚态!
                                                            “啊~嗯啊~”一边呻吟的齐之侃还一边随着蹇宾扭动,跟上他的节奏。
                                                            蹇宾看到,不禁更加想疼爱他了,于是自己怎么凑近去,含住他胸前的红点,先是用舌头舔舐,再狠狠地吸,重重地允,再一路吻到腹肌处,手便也放开了齐之侃那物,再将里面那一点顶了几下,齐之侃也就卸了。
                                                            而卸完后的齐之侃后庭内便将蹇宾那物吸得死死的,又照着那里点了几下,也就卸了。
                                                            “哈~哈~哈~”二人第一次干这种事,将自己弄得气喘吁吁,齐之侃后面也疼,身上也疼,便也裹去被子,不去理会蹇宾了。
                                                            而蹇宾看见他这样,便也一把掀开被子,躺了进去,抱住:“小齐~”
                                                            “王上……”齐之侃闭了闭眼有些挣脱:“末将明日便回去。”
                                                            这话说得蹇宾有些急了:“小齐说的哪里话?回哪里去?这里便是你的家,有本王在就是你的家,小齐,床第之事,本王许久之前便想过了,小齐……”
                                                            “王上。”
                                                            齐之侃向里面躲了躲:“王上是王上……属下是属下。”
                                                            “小齐!我不许你这样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1楼2018-03-20 2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