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塔利亚吧 关注:228,375贴子:6,089,457

【拜吧】【露&中】浮游梦 (向《红霞》本致敬)

取消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一楼祭度娘?度娘您开恩~
另,文较长……= =||||||


回复
1楼2009-07-03 23:08
    浮 游 梦

    深冬的凌晨,寒冷刺骨的时刻,呼出的白烟瞬间变成迷雾一般,无声的冻结起来。这里面包含着死亡,绝望,以及最深沉的黑暗。
    树林的阴影沉默着,上面厚厚的积雪压迫着它们,它们像是坚韧的士兵,一动不动。
    万里冻土,水汽化为冰渣混在泥土里,如同青铜的刀剑,埋在地面之下,只露出锋芒。
    这是隔绝生命的天堑,深不见底的鸿沟。
    没有光,没有色彩。
    ——1941年12月。


    回复
    2楼2009-07-03 23:11
      伊万•布拉金斯基

      他身陷于一座迷宫,没有时间,他必须走出去!
      毫无疑问这是一个梦,但是他没空闲来享受这个充满未知的梦境。他必须醒来,越快越好!他在这个像是封闭却又无限的空间里慢慢走着,若是有什么东西能让他破坏,他粉碎掉阻碍的一切,必然可以醒来。哪怕是赤手空拳,这不成问题,对于伊万•布拉金斯基来说,这不成任何问题。
      当然若是有武///器,那么更好了。
      他怀里多了什么。
      啊哈!
      他眯起紫色的眼睛,那是一束向日葵,金黄色的花盘,精神的挺立着,像是骄傲的斯拉夫姑娘,睁着铜铃般的大眼睛。他用他的大鼻子碰碰花盘,未成熟的坚果有种毛绒绒的感觉,很惬意。不知何时,他身上带有硝烟和灰尘的军//装也变得干净整齐,一切都很得体——他要去拜访一个人。
      眼前出现了一扇熟悉的门,他毫不犹豫的敲响它。门的那一侧是异常的静寂,这让他心烦,他用力敲打木头的房门,几乎能看到木板在颤抖。
      门开了。
      “王耀!”他并没有惊讶,这是按计划的拜会——至少对于斯拉夫人来说是这样的。
      但是被拜访的人却是一脸意外,东方人脸色苍白得可怕,瘦弱的身体包在黑色的长衫里,同样黑色长发松散的束在一起。只有依然是黑色的眼睛,带有诧异瞪着门外的人,那眼神中间,还有着其他的感情……
      厌恶、恼火,和恐惧。
      “王耀,我来找您了,”他没有介意,伸出手,把向日葵花束直接塞到东方人怀里,带着快乐的笑容,“我来看您啦!”
      “你……又来做什么!”东方人紧皱眉头,全身戒///备。
      王耀,您太紧张了!他想。他伸出手,拍在矮小的东方人肩膀上,像是朋友间常做的那样。“王耀,王耀,不要这么……”他笑着,大声说,却发现眼前的人脸上露出痛苦的表情,整个人向前倒下去。连人,带着被强塞的大朵向日葵,昏倒在他面前。
      他把他放在硬而冰冷的床上,也不知道该做什么。这真是个意外!他和自己带来的向日葵一起坐在床边,他打量着空空的房屋,然后再去看床上的人。
      他真弱。
      他想,他需要我,我给他带来的好消息,会像这束向日葵一样受欢迎。
      经过一阵微弱的痉挛,床上的东方人慢慢睁开眼睛,在昏沉的光线下,他的眼睛带有琥珀的金色。而等到那金色中映出斯拉夫人高大的身影时,东方人一下坐起来,这剧烈的动作带来了不可避免的眩晕,让瘦弱的人不得不靠在床头,才不至于又跌下去。
      伊万•布拉金斯基摇摇头,他认为他眼里一定都是同情。
      “这不行的,王耀,您看起来随时都可能死///掉。”他想伸出友好的右手,可还没等他动作,对方戒备的眼神就已经彻底拒绝了他,“您太虚弱啦。您必须很快有一个明确的上司,不然,您的身体可吃不消。”
      “于是你准备也扶///持一个?”东方人带有强烈的敌意,“然后押着我跪在他和你面前?”
      这不是个好的开始。
      伊万认为不能再误会下去了,没法交谈,就更谈不上说任何事情。
      “王耀,王耀,”他把声音放平和,这样听起来亲切的像个神父,“您讨厌我,您害怕我,因为我做了很过分的事情。”他满意的看着东方人睁大了眼睛,这是个好兆头,“我换了新的上司,我改变了,您知道吗?我的新上司教会了我很多东西,以前我并不了解的。”


      回复
      3楼2009-07-03 23:14
        我服了……实在发不出来这段:



        回复
        4楼2009-07-03 23:26
          “我很感激他。”东方人开口打断了他,他的声调很怪,话语里带有一丝颤抖,伊万并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无论是当时的他,还是现在梦中的他。“我最尊敬的上司很赞赏你的上司。”
          “不过,”东方人抬起头,黑色的眼睛里没有什么感情,“请你离开这里!”
          这是一个太意外的回答!这回轮到伊万•布拉金斯基疑惑的眨眨他的眼睛。
          “王耀,王耀,王耀。您没有理解我的来意,您还不明白。”他用心考虑了一下,恢复了冷静,“如果您想让自己的人民像我的人民那样成为自由的人民,免遭在凡尔赛,”他明显看到对方身体震了一下,“为您准备好的那种,使您成为第二个任勇洙或者第二个印/度的命运,您就要明白,您在夺取自由的斗争中的唯一盟友和兄弟就是我,我的工人和农民以及我的红//军。”
          他说完了,他闭上嘴,他认为他的听众需要好好消化一下。
          “滚!”东方人突然说,毫不犹豫。
          什么?
          他急躁起来:“您还是不相信吗?您不相信我已经改变了吗?”他站起来,他想转上几圈冷静一下,他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他几乎要走上前去,抓住眼前这个瘦小而虚弱的人,他恨不得把心脏掏出来给他看看——是红色的,红的!
          “我已经改变啦,王耀,我学会怎么去爱别人了!”
          “很抱歉,我还没学会。”东方人用着拒人千里之外的声音,冰冷的回答,“你的确改变了。但是,这间房屋的主人,我,现在对你说——”
          “滚出去!”
          过去的他,的确改变了的伊万•布拉金斯基,用新学到的那些词句为自己的心脏迅速降降温,直到他的心脏可以直视东方人充满怒火的眼睛而不再发狂的跳动为止。他才像个懂得礼貌的绅士一样,向逐客的人致敬,转身离开。
          不过这都是梦境,过去的伊万走了,梦里这个还留在原地。
          影像无声的继续播放着。
          他不曾见过的场景。
          东方人呆呆的看着床边的向日葵,金黄的颜色像是太阳的光芒,是屋子中唯一的生气。
          太阳光芒刺痛了注视它的人的眼睛。
          两行眼泪默默的留下来。
          这是为什么?
          伊万•布拉金斯基不能理解,他走上前去,用带着破旧不堪手套的手,去碰触那泪珠……
          随着他粗大的手指与过去的影像接触,眼前的一切瞬间化为飞烟,无影无踪。
          1920年10月27日重新回到历史的记忆里。
          而伊万•布拉金斯基也重新回到了迷宫中。


          回复
          5楼2009-07-03 23:27
            ……我第一次贴文您至于么……




            回复
            6楼2009-07-03 23:34
              我干脆贴图算了……





              回复
              7楼2009-07-03 23:38
                继续………………





                回复
                8楼2009-07-03 23:40
                  伊万•布拉金斯基

                  他的手里,是密码写成的电报。他读出它们,就像读出俄语一样简单。
                  然而内容却并不简单。
                  路德维希和基尔伯特结束了在亚瑟•柯克兰家上空的狂轰滥炸,开始转向巴尔干半岛。这个消息让伊万•布拉金斯基感到一阵恐惧。他不认为浸润着橄榄油和慵懒阳光的海格力斯以及亚瑟能够抵抗住黑//色//十//字架,但如果那对兄弟俘///虏了海格力斯,整个欧罗巴大陆还有什么?
                  只剩下红色的他。
                  “现已与本田菊签订了中//立条///约,按照条//约规定,必须召回志愿队。我们不能再向王耀提供任何帮助。”
                  我要走了,王耀。
                  我都不知道您此刻在哪个战场上,不过,我想您知道我离开的事情。
                  一个黑头发的小战士走到他的面前,恍然间他以为是王耀。
                  当然不是,这名战士身上没有那么多可怕的伤口,没有被将近一个世纪折磨的虚弱身体,尽管他也长着和王耀一样的黑色眼睛,黑眼睛里带有不惧上帝的倔强。
                  小战士向他行了军礼,递给他一封信。
                  伊万拆开信封。
                  信纸上只有匆忙的两个字。
                  “谢谢。”
                  他收好信封,装进军装里面的口袋里。他想向送信的小战士道谢,一抬头,却看到那双黑色眼睛在瞪着他。
                  那个小战士说着他听不懂的话。
                  然而,在这个梦里,他,似乎听懂了。
                  那个小战士的脸慢慢变成了王耀的面孔,在王耀分不出是少年还是青年的脸上,带有王耀特有的气质,永远不会和任勇洙、本田菊混淆的气质。
                  在伊万眼前,那个幻影在重复着那句话。
                  “背信弃义的家伙,你会遭报应的,伊万•布拉金斯基!”
                  他恐惧的后退,他不清楚他在害怕什么——他,伊万•布拉金斯基还能害怕什么?可是他就是在后退,想躲开那双慑人心肺的黑色眼睛。
                  他更想躲避这可怕的诅咒。
                  他伸出手,去驱赶这一天的记忆。
                  1941年4月25日,终于在恐惧得发狂的人拳头下,化为梦魇消失了。
                  伊万•布拉金斯基陷入孤独之中。


                  回复
                  9楼2009-07-03 23:42
                    王耀

                    他很清楚这是一个怪诞的梦,他看着眼前,幽暗的战//壕里,坐在那里的伊万•布拉金斯基。昏暗的灯光下,浅金色的头发蒙上一层不舒服的灰色。
                    他从没见过这样的布拉金斯基。
                    双头鹰的桀骜不驯呢?还有那金色镰/刀铁/锤的热情豪迈呢?
                    你竟然也会垂头丧气,布拉金斯基?
                    他看着那个人焦虑的搓动手指,深绿色的军装上是战争的痕迹。他知道这个人什么地方受伤了,看了太多太多的伤员,他太了解这些了。斯拉夫人的右胳膊已经骨折,只要一动就会剧烈疼痛。他的半身都会沉浸在痛苦里,难以想象的痛苦——虽然对于王耀来说想象并不困难。
                    “您这是怎么了,伊万•布拉金斯基同志?”
                    他身后传来一个声音,他回头,一名斯拉夫战士端着搪瓷缸子向布拉金斯基走来。
                    “您哪里像一个红//军战士?”战士的嘴飞快的动着,看口型,这不是王耀会听懂的语言,然而王耀听懂了——这真是一个梦。“不要告诉我,您在绝望!”
                    “路德维希有个恶魔一般的恐怖脑子!您了解吗?”被指责的人抬起头, “他早就放弃了去打亚瑟•柯克兰,‘海/狮/计/划’见他的鬼去吧!他和他疯狂的哥哥在全力攻打我们,是的,我们!您去看看我们溃//散的战//线,您去看看他们的坦克在我们的平原上驰骋!”布拉金斯基抖动着右手,钻心的疼痛让他呲起牙齿,“我们红/军有不可战胜的骄傲,我们红/军有不惧强敌的勇气,我们红/军有钢铁一般的意志!但是,弹药在哪里?补给在哪里?指挥在哪里?”
                    紫色的眼睛里闪过一道寒光。
                    “还有,我们的敌人,到底在哪里?在西边,还是在东方?条约,哈哈,那就是用来撕毁的东西!他们轴//心//国,一个撕毁了条//约,另一个呢?在我背后,虎视眈眈的本田菊!”
                    “朱可夫//元帅38年已经在诺门坎狠狠教训了他们,那些东洋人在我们的坦克前绝望的逃走,您忘记了吗,伊万•布拉金斯基同志?”
                    “然而现在不一样了,这边,基尔伯特那个条顿骑士睁着他的红眼睛,正在我的土地上厮杀,我必须极力去阻挡那个嗜血的狂人!那么,您告诉我,谁来帮我守卫我的后背?谁来遏制本田菊,让他不响应他轴//心//国//盟//友的要求,对我来个前后夹击,置我于死地?”
                    战壕里沉默着。
                    “王耀……”突然,布拉金斯基长长的舒了口气,靠在掩体的土墙上,“他,这是他的诅咒吗?能够诅咒伊万•布拉金斯基的人,恐怕只有他一个……”
                    王耀看着,眼前的布拉金斯基挣扎的在兜里摸索着什么,他掏出来,是一张有些褶皱的信纸。
                    是他写的,王耀记起来,只有两个字的信,在战场上匆忙写下的。
                    “这是您对我的诅咒吗,王耀?”仿佛穿过梦境,他看到紫色眼睛的斯拉夫人注视着他,或者说注视着眼前的空气,斯拉夫人在自嘲的询问,“我背叛了一个条//约,那么就有第二个条//约背叛我。”
                    王耀皱起眉头,一把夺过斯拉夫人手里的信,在他握住那封信的刹那,无形的黑色火焰席卷了周围,一切在慢慢化为灰烬,回到时间的长河里。
                    包括战//壕里的日历,1941年7月15日,这本日历并不是用俄语写成的。
                    “我没有诅咒过你,布拉金斯基。”在火焰里,他握紧拳头,“是你,你们,看不清这一切!”
                    你们以为在欣赏一出大戏。
                    然而谁也没有看到吗?你们站在戏台上,而非台下!
                    这场战争,没有观众席。
                    踏着黑色火焰,王耀向前走去,他感觉到,这个梦即将结束。


                    回复
                    10楼2009-07-03 23:44
                      伊万•布拉金斯基 & 王耀

                      他们擦身而过,几乎没有注意到对方。
                      不知是什么提醒了他们,他们停住脚步,转过头来。
                      “王耀?”
                      “布拉金斯基?”
                      看了太多太多一碰即碎的幻象,他们不约而同的伸出手,想去触摸对方,确认彼此的存在。
                      在目光里,他们碰触到了,然而,指尖的触感却没有这么宣告。
                      他们之间,被一堵无形的墙隔开,看不见的真实之墙。
                      旋即,两个人松了口气,被分隔在两端,碰触不到彼此,这才是胜于雄辩的现实,梦境中唯一的现实。
                      他们依靠在无形的墙壁上。几乎走遍了这个太过巨大的梦,一阵阵疲倦席卷两人带伤的身体。此刻,靠在墙上,短暂的休息。
                      “竟然能在这里见到您,王耀。”
                      “是,无法想象。”
                      “您说,他们轴//心//国见一次面,也像你我这样困难吗?”
                      “不会的。”
                      “嗯,对的,我们其实根本不是什么同//盟呦。”
                      “我们只是先后被卷进战争的人,只不过站在同一个战壕里。”
                      “最早是您,王耀,在亚细亚。而后是亚瑟•柯克兰,在欧罗巴。”
                      “之后是你,伊万•布拉金斯基。”
                      “最后,现在,本田菊终于把阿尔弗雷德•琼斯拉扯了进来。”斯拉夫人发出闷闷的声音,“就像这样,我们背靠背,眼前是各自的战/场。”
                      “俄/罗/斯虽大,但已无处可退,后面就是莫//斯//科!”
                      “即使拼到青藏高原,我也决不放弃!”
                      他们转过身来。
                      他看着瘦小的东方人,看着他额头上浸血的绷带,看着他胳膊上刺眼的伤痕,看着他略显宽大的军装,看着他黑夜一般深沉的眼睛。
                      他看着高大的斯拉夫人,看着他嘴边巨大的淤青,看着他还在滴血的右手,看着他被火药炸得斑斑点点的军装,看着他永远不懂得臣服的眼睛。
                      他们笑起来。
                      伊万•布拉金斯基伸出手,握成拳。
                      王耀也伸出手,握成拳。
                      隔着这堵无形的墙,两人的拳紧紧压在一起,胜过无力的握手。
                      世界开始颤抖,黑暗慢慢崩溃了。


                      回复
                      12楼2009-07-03 23:48
                        王耀

                        他睁开眼睛。
                        工事里昏暗的光线,在机枪口的军人转过身来,和战友一起看着他。
                        “这哪里拱出来的伢子,搞得这副鬼样?”
                        “对啊,毛娃子,你哪里来的?”一边的战友也伸过头来,“咋弄得这么多伤,还不下火线。找死啊!”
                        “我不会死的。”他说。
                        “胡闹!知道这是啥地方吗?第三十七军!”有人在枪口照进来的光里一拉自己的番号,“我们是要死//守汨罗江,上头命令,守十五天!就你那身体,你撑得住吗?”
                        “废话!”他大声说,“当然撑得住!”
                        用枪用子弹,子弹打完了还有手榴弹,还有刺刀,大不了上去硬拼。
                        不过十五天而已!
                        他们互相看着对方,灰头土脸的,裂开嘴,只有牙齿白亮白亮的。笑,还是干干净净的,不曾被硝烟玷污。
                        机枪声响起,榴弹炮的爆炸声震得工事发抖。
                        “玩真的?”有人问。
                        “第三次,让鬼//子闷//死在长沙城!”另一个战友拍拍他的头。
                        子弹上了膛。
                        “血战十五天,然后再转移到社港山地,最后与七十八军会师,打死那群日//本//鬼//子!”
                        机枪口开始说话,复仇的咆哮。
                        突然,间隙间,机枪手回过头来。
                        “喂,伢子,看东边!”


                        伊万•布拉金斯基

                        他的头往下一颠,撞上了冰冷的铁家伙,拉动胳膊上的伤口,疼得他一下子清醒过来。
                        哄笑声。
                        一名战士走过来,拍了拍他头上的积雪。
                        “您真是一头熊,同志,”那个年轻战士说,“您守着大炮都能睡着!”
                        “我怎么是一头熊呢?我不会冬眠的,同志。”他活动一下睡眠带来的僵硬,“我最多只会小睡一下,我耽误时间了吗?”
                        “没有,您醒来得刚刚好。”
                        战士在大衣口袋里掏出一个白铁瓶子,给他的搪瓷杯里倒了些东西。
                        “哦,谢谢您,同志!”他紫色的眼睛闪过快乐的光,“给我那一点点配额的伏特加,还不够塞牙缝!您不自己享用吗?”
                        他小心的端起搪瓷杯子,抿了一口热辣的伏特加。
                        “我们的战士们已经按照计划,在黑夜里,沿着火堆指引的方向,杀进那些侵略者的营地啦。”战士拿着白铁瓶子,往嘴唇上沾了点伏特加,“您听,那些催人的枪声!我们守着我们的喀秋莎,不能加入他们,真让人心急!”
                        “您会和他们一样,得到您应有的勋章的!”他笑着说,“您也是英雄。”
                        “是吗?”年轻战士兴奋的搓了搓通红的鼻子。
                        “等到天一亮,就让我们的喀秋莎高唱吧,为我们身后的莫斯科!”
                        战士们端起杯子。
                        东方,略微显出鱼肚白颜色的天空。


                        他们见过无数次日出。
                        攀登到名山大川之上,看着一片酡红渲染了半边苍穹;驻立在桦树做的小木屋前,看着光芒从黑夜的残余中挣脱出来;飘荡在大海的怀抱里,看着深红而刺眼的球体带着光晕跃出海面;奔驰在广袤的平原上,看着饱含甜美的金黄在苍苍的山巅后面露出欢快的曙光……
                        他们有无数的词藻来形容这壮美的奇景。
                        用他们的诗。用他们的散文。
                        用他们的歌。用他们的乐曲。
                        用一切铭刻在他们细胞中的优雅和浪漫,来描绘它。
                        都是可以的,对他们,这轻而易举。
                        然而今天,这只是太过平常的一个黎明。
                        硝烟、战火、厮/杀、死/亡。
                        这些残酷的阴影,遮天蔽日,令人作呕的颜色充斥着每一寸土地。
                        其间,他们只是匆忙的抬起头,略略的看了一眼,东方。
                        那是什么?
                        是美。
                        是幸福。
                        是吉祥。
                        是欢乐。
                        是生命。
                        是希望。
                        是胜利!
                        是漫天的,夺目的,让人窒息的,给人力量的……
                        红霞。

                        太阳升起来了。
                        [完]


                        回复
                        13楼2009-07-03 23:51
                          第一次在贴吧里发文……
                          之前都是潜水党
                          文章很长……TAT
                          希望大家能喜欢。


                          回复
                          15楼2009-07-03 23:53
                            14l的亲我膜拜你!
                            动作好快!


                            回复
                            18楼2009-07-03 23:55
                              穷奇那篇就放过我吧……TAT
                              度娘这傲娇脾气我实在经不起折腾……
                              请大家有兴趣去我博客看吧……

                              哦,谢谢20L的亲,我不了解度娘的胃口~


                              回复
                              21楼2009-07-04 00:02